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启五邮谭》八周年

    2018-06-21 18:51:01


  • 当诗情撞上世界杯的激情

    2018-06-17 15:52:33


     

    当世界杯揭幕战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打响,我在心里默默地祝愿俄罗斯队能拔得头筹,结果是酣畅淋漓的五比零,真想写一首诗点赞点赞,我突然记起那年世界杯大赛期间,杨钧炜在《厦门日报》“海燕”副刊发表一首题为《阳刚之歌》的“足球诗”,可谓语惊四座!我至今仍认为它是当代中国写足球大赛的新诗中最地道、最动情,最凝练的一首,当诗情撞上世界杯的激情,夜空中将划出一道怎样璀璨的流星?!

    你看,鈞炜兄写道:“这里有黑蜘蛛长臂猿轰炸机三剑客,这里有非洲雄狮欧洲红魔美洲神豹,这里无须冗长讨厌烦琐最忌懦弱,这里阳刚硬朗标悍标准男子汉雄风。”哇噻,头两个“这里”就汇聚了三大洲七支强队各种肤色的球星风采,而后一对“这里”更是敞开双臂把足球的魅力倾泻得痛快淋漓!“哈!光明的阴谋和平的战争友好的撕杀,球是圆的运气是圆的一切都在滚动”如此精彩的矛盾修辞,如此富有哲理的描述,为足球的神奇作了精妙的注脚!

    常识告诉我们,喊口号是新诗的大忌。但杨钧炜反其道而行之,在《阳刚之歌》的结尾,他断然振臂高呼:“呵,神奇!呵,魅力!进取万岁拼搏万岁足球万岁!”他居然成功了,如此“三呼万岁”却入心入肺,因为这是“标准”的球迷之喊,浓浓的球迷之爱啊!

    鈞炜兄逝去多年,但他的足球诗依然激情澎湃,<阳刚之歌>蛰伏在一本名为《厦门情愫》的诗集里,由此诗人的生命与故乡和足球同在!


  • 特雷泽盖的微笑

    2018-06-17 08:42:58

        看了2018年世界杯法国队险胜澳大利亚,却情不自禁想起2002年世界杯法国队败给塞内加尔,那场大战令我最感慨的一瞬不是塞队英雄迪奥普的进球,不是法队门将巴特滋的失手,不是场外齐达内低头的懊丧,更不是长哨一声,西非“打工仔”的“乌合之众”终于得手……

    我没有为这黑人好兄弟初出茅庐的一球小胜而想入非非,眼前始终挥之难去的是法国前锋特雷泽盖魅力无限的微笑:那是上半场22分钟的时候,他那一记漂亮的劲射如闪电一般,纵然黑脸门神席尔瓦有九天揽月的神奇,也断然无奈于这雷鸣的一击!但不巧或万幸,球居然击中了门楣!尽管没有齐达内牢靠的“刀座”,特雷泽盖这把利刃依然青锋如霜!本来这1:0的开局是高垆人的胜利,本来这场世界杯的第一粒进球是法兰西的曩中之物,本来这势在必进的怒射是特雷泽盖千百次旋风般的冲击中又一道耀眼的闪电,本来世界杯的揭幕战就在这道闪电的照耀下顺理成章,但门的横蛮球的浑圆断然改写了一切!

    没有呼天抢地,没有捶胸顿足,没有仰天长叹,没有倒地不起,甚至那两道乌黑的浓眉之间连皱都没有一皱,英武的特雷泽盖只有矜持得近乎腼腆的一笑!感谢我们的转播大师,感谢神奇的卫星线路,就在塞内加尔的门框还在颤抖的第一时间,就赫然为世界了捕捉了法兰西锋线尖刀特雷泽盖最酷的微笑!

    不要只死死盯住世界杯的第一粒进球,不要为黑马的一时得逞而兴高采烈得太早,最初的热闹终将烟消云散,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然而值得品味值得回味值得玩味的是特雷泽盖的微笑,比《泰坦尼克号》英俊小生情爱的微笑更潇洒,多少年之后这微笑依然会香槟酒一样地醇美:这是沙场虎将初露锋芒的微笑,这是冷血杀手小试牛刀的微笑;他在为足球的浑圆而微笑,他在为门框的横竖而微笑;那是千球百进后的泰然自若,他含情脉脉笑别擦身而过的幸运女神,调皮而狡黠地说:“您好,小姐,我们后会有期!”于是乎快乐足球神奇足球魅力足球都闪烁在特雷泽盖这样晶亮的微笑里!

    绿茵场上从来都不缺乏山崩地裂的欣喜若狂,却少有穿越时空的微微一笑,感谢我们的转播大师,感谢神奇的卫星线路,在第一时间,定格了特雷泽盖经典的世纪微笑!

    2018俄罗斯,你也会有这样的微笑吗?


  • 贪生怕死说喝茶

    2018-06-11 11:23:00

     

    鹭江讲坛”是厦门市规格最高的文化讲坛之一,市图书馆的小蔡在安排高考后首个周日讲题时把绣球抛给了我,让我说说茶文化。四年前他主持中国图书馆协会的青年论坛,曾邀请我做过茶话类的讲座,这次则希望我更加高大上一点,谈谈茶文化和养生。

    其实我对茶文化是心怀芥蒂的,讲到中国茶文化,人人都言精深博大,博大好说,七七八八都往里面装,而精深则难言,我逐一询问了陆羽、曹雪芹以及鲁迅,老先生要么含珠不吐,要么王顾左右而言他,要么欲说还休,终究没有一个所以然的回复。

    从质疑中国茶文化的“精深”,我开始了自己的思考,认定几千年前从神农尝百草开始,就奠定了中国茶文化关照人类生命“精深”的基石……

    我侃侃而谈,越说越激动,举例酷爱喝茶的长寿老人张天福和长寿老婆婆童希珠,以及《茶与茶疗》的作者盛国荣,提出了人类生命对接茶树长寿基因的科学幻想……

    九十分钟一气呵成,所有的思考与观点都烂熟于心,我可是没有电脑、没有PPT、没有讲稿的“三无讲师”,让“照本宣科”见鬼去吧,我竭尽全力面对冒雨前来听讲的男女市民,对得起座无虚席的巨大信任,特别是厦门茶文化研究会亲爱的茶友们。

    本文“贪生怕死”绝对是标题党,但我以为,享受着如此甘美的新时光,我们茶友们和市民们又有谁不倍加呵护自己的生命与健康?!来来来,让我们同饮一壶中国茶,有滋有味享受生命的进程,“贪生怕死”共度好时光!



  • 随缘入画一杯茶

    2018-06-06 17:08:18


       北京画家田耘潜心画茶,公众号乃《田耘茶画》,最近推出“文人与茶”十二幅,撷取林语堂、周作人、老舍、阿英、钟敬文、葛兆光、陆文夫、忆明珠、贾平凹、谈正衡以及本人的茶散文十二段文字,做画题字十二幅,气度不凡,其画作在技法上似乎有待深厚,但意境的追求脉气十足,耐嚼耐看茶回甘,“形式既像传统册页又像笺纸,相当于一册图文本小品,雅致精巧,古色古香,可赏可读”,这是我友曹鹏的点评,曹兄茶、画两通,可谓权威之见。

    实话实说,吾平生首次有文字入画,极感新鲜,但茶人自有自知之明,灌木一株跻身名山大川,全凭茶缘。田耘画家素昧平生,拿拙文入画,大概素材源自辽宁教育出版社2011年3月出版茶文选《吃茶去!》。该书编选的是鲁迅、周作人、林语堂、郁达夫、梁实秋等62位现代文人的茶散文73篇,被称为“20世纪茶散文精品大全”,难得我有两文跻身其间,它们分别是《成都文殊院品茶》与《“茶园”的内涵与外延》。后者完成于2006年,记得是年厦门市图书馆要编一本文集,编辑李颖约我写茶文化的文章,一再强调文化味要浓一些。后来这部取名《抒》的文集由厦门鹭江出版社出版。这回此文片段有幸入画,我感恩茶,感恩我一辈子的中国茶。上三炷香,在几千年的中华茶文化面前,我们都是一介顶礼膜拜来去匆匆的茶客!
       我在读袁鹰主编的茶散文选《清风集》曾写有读后感,以“内行”自居,点评名人茶话,且大言不惭道:“名家谈茶的开场白有两大共同点,一是老实,不会喝的就开宗明义坦陈自己是‘大碗茶’,即便是汪曾祺这样的美食家;而绝无像某些‘茶文化抄家’们那撑出的一副博大精深的嘴脸。然而作家能侃,茶之逸事茶之趣闻潺潺而来,令人十分解渴。二是不慎雷同,大多言必称‘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为的是说明茶的重要。笔者实在不敢苟同,‘柴米油盐酱醋茶’是生活的排行榜,把茶排行尾巴,恰恰说明茶连醋都不如!‘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众茶客一旦上了袁鹰的‘清风’号,那就身不由己,势必得在侃茶论饮的擂台上花拳绣腿一番,渐渐笔者看出赛台的趋势:青壮不如长辈,女士不如先生,精妙的茶散文大多为老男的好戏。”信口开河也张狂,直言不讳更少年!


    处暑多品茗,梅雨读闲书,端坐于《吃茶去》及其文绉绉赏心悦目的《田耘茶画》,尽管名家如云,但老衲清茶一杯,欣欣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吃茶去》目录

    第一辑 品茶知味
    关于苦茶/周作人/2
    初试美人舌/洛夫/6
    宜兴红茶/叶兆言/9
    碧螺春汛/艾煊/11
    吃茶的心境/车前子/18
    初识铁观音/古清生/24
    寻访大红袍”/王充闾/27
    喝茶/金受申
    /30
    第二辑 文人与茶
    说茶/邓友梅/40
    风庐茶事/宗璞/46
    喝茶/杨绛/49
    文夫与茶/李国文/52
    我们吃下午茶去/董桥/57
    茶性/艾煊/60
    茶诗四题/林林/64
    吃茶文学论/阿英/70
    茶之梦/忆明珠/74
    茶之幸运与厄运/潘序祖/77
    谈茶/吴秋山/83
    古典名著中的茶香/刘心武/87
    茶缘/陆文夫/92
    寒夜客来茶当酒/王春瑜
    /96
    第三辑 名家茶话
    喝茶/梁实秋/110
    喝茶/周作人/114
    俗客谈茶/秦瘦鸥/118
    茶和交友/林语堂/122
    喝茶/鲁迅/130
    喝茶/苏雪林/132
    戒茶/老舍/135
    品茗与饮牛/冯亦代/137
    寻常茶话/汪曾祺/142
    茶在英国/萧乾/148
    /钟敬文/155
    我和茶/叶君健/159


    第四辑 茶馆茶事
    我家的茶事/冰心/164
    坐茶馆/舒湮/167
    大碗茶之歌/绿原/173
    茶园的内涵与外延/郑启五/179

    门前的茶馆/陆文夫/183
    防风神茶/张抗抗/186
    阿婆茶考/陈诏/192
    泡茶馆/汪曾祺/195
    茶淘饭/叶灵凤/204
    茶坊哲学/范烟桥/206
    北平四川茶馆的形形色色/唐鲁孙/210
    茶馆/金受申/216
    老九和老七/方成/229
    茶馆/缪崇群
    /232


    第五辑 天南海北
    惠泉吃茶记/姚雪垠/240
    茶意的江南/谈正衡/245
    成都文殊院品茶/郑启五/249

    水乡茶居/杨羽仪/254
    说广东的叹茶/牧惠/258
    大觉明慧茶院品茗录/季羡林/264
    喝茶/唐鲁孙/273
    碧螺春梦/黄苗子/277……


  • 拙文意外入画

    2018-06-04 07:40:11

    田耘茶画赏析:《文人与茶》

     田耘 田耘茶画 今天

          千古文人一盏茶,难得“壶”图解真谛。自古以来,茶与文人之间有着解不开的情缘。酝思书案,苦茗相伴,宁静致远;高士清谈,佐茶对弈,恬淡悠然……品茶是文人生活中的一件韵事,一瓯香茗在手,浮世亦有清欢。

           茶有道,人无求。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将文人之率真与清茗之灵气,凝聚于笔端,以茶入画,茶话人生,阐释出文人与茶的和谐相依……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一——陆文夫《门前的茶馆》节录:

    每至曙色朦动,鸡叫头遍的时候,对门茶馆店里就有了人声,那些茶瘾很深的老茶客,到时候就睡不着了,爬起来洗把脸,昏昏糊糊地跑进茶馆店,一杯浓茶下肚,才算是真正醒了过来,才开始他一天的生涯。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二——周作人《喝茶》节录: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喝茶之后,再去继续修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优游乃正亦断不可少。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之三——钟敬文《茶》节录:

    的确,再没有比茶馆更能够充分地表现出东方人那种悠闲、舒适的精神了。在那古老的或稍有装潢的茶厅里,一壶绿茶,两三朋侣,身体歪斜着,谈的是海阔天空的天,一任日影在外面慢慢地移过。此刻似乎只有闲裕才是他们的。有人曾说,东方人那种构一茅屋于山水深处幽居着的隐者心理,在西方人是未易了解的。我想这种悠逸的茶馆生涯,恐于他们也一样是要茫然其所以的吧。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四—— 林语堂《茶和交友》节录:

    一个人在这种神清气爽,心气平静,知己满前的境地中,方真能领略到茶的滋味。因为茶须静品,而酒则热闹。茶之为物,能引导我们进入一个默想人生世界。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五——老舍《戒茶》节录:

    我是地道中国人,咖啡、蔻蔻、汽水、啤酒,皆非所喜,而独喜茶。有一杯好茶,我便能万物静观皆自得。烟酒虽然也是我的好友,但它们都是男性的——粗莽、热烈,有思想,可也有火气——未若茶之温柔,雅洁,轻轻的刺激,淡淡的相依;是女性的。我不知道戒了茶还怎样活着,和干吗活着。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之六——忆明珠《茶之梦》节录:

    我只饮用绿茶,一因它的绿,绿是茶的本色;二因它的苦,苦是茶的真味。闻一多诗云:“我的粮食是一壶苦茶。”我断定他这壶苦茶必是绿茶。是绿茶沏出的一壶苦,同时又是苦茶沏出的一壶绿。这茶却又是清淡的,是清淡的绿与清淡的苦的混合。一壶春茗在手,目中有绿,心中有苦,这才能进入境界,成为角色,否则终不能算作茶的知音。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七——林语堂先生茶语:

    只要有一壶茶,中国人在哪里都是快乐的。

    田耘茶《文人与茶》系列之八——郑启五《茶园的内涵与外延》节录:

    茶园中以茶会友的大有人在;自带点心,以茶代 餐的,更不乏其人。点心大至包子油条,小至花生米怪味豆, 不一而足。老人们双目半闭,摊坐在大靠背的竹榻上,慢斟细嚼,好一派低消费高享受的早茶乐!我入园随俗,仰靠在 竹椅上, 潇潇洒洒当一回成都人。 虽与‘左邻右舍’脉脉不得语, 却共享着这溢满茶香的晨光。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之九——谈正衡先生之《茶意的江南》节录:

    江南人爱茶,茶在他们眼中是神圣的,会品茶的人都是有涵养的人。所谓一壶清茶可洗十年尘埃,茶的顺其自然的灵性、谦谦君子的风范,更令文人雅士垂爱。水软风轻的江南,它的每一杯苦且清香的茶水,都会将一种灵气与韵味融入你的生命。

    田耘茶画《文人与茶》系列之十 ——葛兆光先生的《茶禅闲话》节录:

     得一“清”字,尚需一个“闲”字。若一杯清茗在手却忙不迭地灌将下肚,却又无半点雅致禅趣了。《巢林笔谈续编》卷下云:“炉香烟袅,引人神思欲远,趣从静领,自异粗浮。品茶亦然。”故品茶又须有闲,闲则静,静则定,对清茗而遐思,啜茶汁而神清,于是心底渐生出一种悠然自乐的恬怡之情来……

    田耘茶《文人与茶》系列之十一——贾平凹先生的《品茶》节录:

    君子相交一杯茶,这么喝着,谈着,时光就不知不觉消磨过去,谁也不知道说了多少话,说了什么话,茶一壶一壶添上来,主妇已经是第五次烧火了。

    田耘茶《文人与茶》之十二——阿英《吃茶文学论》节录:

    新文人中,谈吃茶,写吃茶文学的,也不乏人。最先有死在“风不知向那一方面吹”的诗人徐志摩等,后有做吃茶文学运动,办吃茶杂志的孙福熙等,不过,徐诗人“吃茶论”已经成了他全集的佚稿,孙画家的杂志,也似乎好久不曾继续了,留下最好的一群,大概是只有“且到寒斋吃苦茶”的苦茶庵主周作人的一个系统。周作人从《雨天的书》时代(一九二五年)开始作“吃茶”到《看云集》出版(一九三三年),是还在“吃茶”,不过在《五十自寿》(一九三四年)的时候,他是指定人“吃苦茶”了。吃茶而到吃苦茶,其吃茶程度之高,是可知的,其不得已而吃茶,也是可知的,然而,我们不能不欣羡,不断的国内外炮火,竟没有把周作人的茶庵、茶壶,和茶碗打碎呢,特殊阶级的生活是多么稳定啊。


  • 话说街头售药机

    2018-05-29 22:52:50

  • 时不再来:涂岭小店回味未遂记

    2018-05-22 18:01:06


       

      涂岭大概是一个大村,顶多是一个小镇,不熟悉的人恐怕在福建省的地图上是难以找到的,只是我们这些早年老在福厦路上穿行的旅人对其有些特别的感觉,岂止是感觉,还有些许绵长的回味呢!

    依山近海的涂岭在惠安的北部,与仙游的枫亭接壤,是闽南话与莆仙话的结合部,那里的方言让我听得似懂非懂,但涂岭那家小店的热茶与菜香,却是萦绕心头的。在高速公路开通之前,来往福州与厦门大多得在半路上歇脚就餐,位于中途153公里牌附近的涂岭,因为有地位的优势,又得山海之利,鲜活具备,于是店家云集,专门瞄准各路的车旅。我们常去的是老树下的那家,一回生,两回熟,每每司机把车呼地拐上小坡,稳稳停在小店的门口,那半是闽南话半是莆仙话的“来客人了,泡茶——”的招呼声就随即飞来,我们弯身钻出车门,一派到家的亲切。

    小店是花岗岩石条的平顶单层农家小筑,门框上贴着半旧的红纸对联,六张方形木桌在厅堂里散开,而开放式的锅台就“明厨亮灶”处于厅堂的前沿,如讲台一般,有时我吃它一餐竟犹如在上一堂烹饪课哩!锅台上的壶水呼呼直开,茶米是装在一口旧旧的饼干锅里,有点锈迹的盖子牢牢地压盖着。店小二用汤匙柄一翘,然后伸手抱拳抓出一把,塞入柱圆的白瓷壶里;紧接着,开水就风风火火汽雾腾腾地高高冲下,兴冲冲地翻腾着壶内的茶米!第一遍是不喝的,带着白沫的滚烫茶汤冲淋着布满茶苟的蓝花小瓷杯。老板娘在掌锅的间隙,送上了两碟的五香花生米,一碟酸辣萝卜干,一碟丁香小鱼干。于是围坐方形木桌的我们,左手一杯热茶,右手几粒花生米,看着闻着听着油锅里的爆炒,放松的感觉与期待的感觉交相涌来,如果用心,也许还有学习的感觉……

    小店几样拿手的家常菜,在我们的注视下风风火火地烹制,不慌不忙地上桌:首先是猪脚烧芋头,事先红烧好的猪脚与切成方块的芋丁红焖,猪脚稠稠的汤汁大举渗入松松的芋丁里,二者相得益彰,双双变得风味怡人。进而是酥香的油炸白带鱼,制法干净利落,就是把带鱼切成巴掌大,然后沾了细盐和薄薄的一层地瓜粉,投入沸滚的油锅。蓝火熊熊,油炸声声。厚实的鱼块炸得外酥内润,鲜香异常!若是口重,再沾点酱油和醋,更是味美!当一排排头梳般的带鱼骨被唇齿剥离之后,我哑然失笑:人人的嘴唇都吃得油光发亮!

           小店的海蛎煎也作相当出色:灰白的海蛎、暗绿的蒜丝、鲜黄的蛋液和着软糯的淀粉,构成四色的混合,再喷点红色的番茄辣酱、嫩绿的芫荽,就五色缤纷了,热腾腾地离锅上桌,最是焦香扑鼻,让人持筷的手都兴奋得微微颤抖!再则就是海蛏了,蛏是肥大的老蛏,佐料就是简简单单的青葱、姜丝和酱油水。于是那酱油水含着葱姜的去腥之力,淹没了半开的蛏壳。连着鲜浓的汤汁一起吃,那一条条如人参娃娃般肥美蛏肉就鲜嫩得无以复加了,于是食客们乘胜前进,一截截浸透了汤汁的青葱常常被扫荡一空!

           不过最值得回味的还是小店的鱼头汤,尽管那盛汤的搪瓷脸盆油渍斑斑,有点让人不够放心,但在奶色般鲜浓的汤中,鲢鱼头若隐若现,水豆腐载浮载沉,葱花如绿萍一般地轻漂着,当人人奋不顾身地向鱼头汤发起合围时,只听得有人急切地呼叫了起来“我的汤瓢哪里去了?”嘿嘿,多少心动尽在一声中!大凡鱼头汤,汤色要熬到牛奶一般的成色,滋味才能出来;而且要乘热开喝,腥味才能隐去,小店的烹制无可挑剔!

           饭是木桶里的新米饭,天然的米香合着杉木的清香,也是很开胃口的。菜足饭饱,还想再坐一会儿,于是再泡一壶土土的粗茶,半杯清喉,半杯漱口,才神清气爽地打着饱嗝,依依不舍地钻回面包车里……

           一生吃过千家百店,能够不时回味的却屈指可数,如家的涂岭小店留在心底,似乎还有那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快捷的高速公路开通之后,再不需要半途用餐了。但有时也若有所失,总觉得丢了什么,哦,是遗落在涂岭小店的茶热与菜香,不知没了我们这些老客,它还好吗?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这回我们自驾从福州返回厦门,谈起涂岭,众人不约而同,临时起意,到小店做回味之旅,多想一头再扑进那猪脚煲芋头的砂锅里!走走走,我们说干就干,车从驿坂站下高速,沿老国道缓行,探头探脑,左边走了5公里,右边寻了7公里,可惜当年的小店,连同那个小土坡,影子都没有了,涂岭小店回味未果,车轮滚滚,沧海桑田仿佛刷刷地横扫旧梦的痕迹!


  • 果酱的诱惑

    2018-05-20 21:35:58

       

          我喜欢甜食,虽然“甜食家”一称还谈不上,但确确实实是一位甜食钟爱者。有一回老同学聚会大酒店,会后的西式自助餐甜点美不胜收,且不说各种款式的烤饼琳琅满目,且不说形形色色的蛋糕绵软诱人,光是精巧水果蛋塔就目迷五色,奇异果的、核桃的、菠萝的、苹果和李子的……我是一口一个,左右开弓,津津有味,大快朵颐!而同伴们基本上是“三口不过岗”,吃到第四口,就觉得很腻,苦菜似的难以下咽,还美名其曰乃“中国胃”。自助餐不相信国籍,你吃不下,就乖乖地看着别人吃,等到半夜肚子饿了,就买包泡面自己默默地充饥吧。

          我不但“韩信点兵”,每款一吃,而且最后还能剥开几只进口小果酱“白吃”,口味不错。英文的说明写着是产自瑞士的“英雄”品牌,于是对洋果酱印象极佳。何谓“白吃”,就是无需依托面包,而单独将果酱作为“尾食”(desert)品尝,舌头轻卷,如吃糖果一般。如此吃法不但津津有味,而且据西方人的说法,还有帮助消化的功能哩。果酱应该是泊来的,究竟是普鲁士果农的创造,还是高卢马夫的杰作,我没有考证,我甚至有点害怕别人的考证,因为考证来考证去,最后的发祥地不是在长江流域,就是在黄河流域,例如足球。我以为还是把一些发明的原地“让给”地球村的邻里。

            从小吃的是上海梅林牌的什锦果酱,后来受了一部朝鲜电影《摘苹果的时候》的影响而改食苹果酱。改革开放后,选择多了起来,品牌目不暇接,内容更是美不胜收:紫红的葡萄酱,橙黄的橘子酱,檀棕的杏子酱,嫣红的草莓酱……,酱酱姿色养眼,款款润泽诱人。然而果酱平时是不大引起人们特别关注的,传统一点的赞美词说它是无私的,总是小鸟依人地依附于面包身上。看来除了象我这样的深深爱之,是不大有人“白吃”果酱的。洋点心例如“苹果派”、“梨子派”什么的,那热甜的内涵口感极佳,流溢出来的果肉糖浆依然色泽晶亮,那也当是“准果酱”——果酱的亲戚。

          我以为果酱之所以可爱,首先在它的样子,用餐向来是讲究“色香味”,一碟西餐最是那果酱的晶亮,真是赏心悦目,果酱绝对是食品世界的头号大美女!不过赏心悦目后面也是有令人担心的问题,一是色素,二是防腐剂,百分之百的厂家都声称,他们添加的范围是在标准内,理论上讲只要是在标准内均对人体无害。但这些名堂吞到肚子里,至少对人心是有一点不安的错觉。始作俑者显然也注意到消费者的顾忌,于是种种添加剂都标得更“具体”,什么“柠檬酸”,什么“山梨醇”,什么“胭脂红”等等一些更具美感的字眼。据悉,包括色素和防腐剂在内的各种食品添加剂美国有三千种日本有两千种之多,而我国只有一千多种。专家们说,添加剂不是坏东西,符合标准的,尽管放心吃。

          我不敢不信,因为它应该是科学的见地;也不敢全信,科学的见地偶尔也有漏洞,毕竟命只有一条胃只有一个,于是买果酱开始更加关注成分和保质期,并且情愿多花一点钱买海外的品牌或中外合资的产品。总的感觉是这些产品保质期较短,标明无色素无防腐剂,果酱浓度高,甜味自然,并故意有果肉的显露,由此无论涂抹还是白吃,都更有滋味了。

          有回在一家西饼店遇上了一款德国进口的“无糖西梅酱”,价格是国产果酱的四倍,犹豫了一下,透过玻璃瓶可见到果酱显示出原果一身熟透的紫红,于是“原地”就有了诱人的召唤,“无糖”的标注给人更原汁原味的好感,内心“与国际接轨”的时尚占了上风,就买回了一瓶。开瓶后有一股蜜橄榄的香味扑鼻而来,真是满心欢喜。可惜接下去就大事不好,关键的口味居然是酸的,尽管是可以忍受的酸,尽管是近乎酸梅汤的那种酸!悔之晚矣,至此才明白一个真理,果酱一旦甜度不够,那么色也罢,香也罢,都变得无足轻重了,真可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遭到洋果酱酸的袭击,于是又重新审视了它复杂的成分,其中的肉桂、丁香、姜指酒、葵花籽油等都是国产果酱所没有的,莫非它们就是产生酸味的源头,抑或酸原本就是西梅原汁原味的主调?尽管该果酱含有“果糖糖浆”,但显然是甜不压酸。把这酸酸的洋果酱被动地涂上面包,最大的痛苦在于失去了甜食的享受,而益处恐怕在于药用效果——保健和开胃了,“即买之,则食之”,只好为开胃也为“弃之可惜”也为“防止糖尿”而“勉为其酸”……

    前几年我到土耳其和北塞浦路斯工作,洋果酱土果酱混为一谈,那里的果酱又多又便宜又放心且甜得适口,果酱为我安营扎寨安心异国他乡做出了重大贡献,我乘机左右开弓过足了今生今世果酱的瘾,却也从不尿糖,可能是有太多的茶垫底!果酱哟果酱,我钟情的果酱,我困惑的果酱,甜甜又酸酸,酸酸又甜甜,果酱人生因而多姿又多彩!


  • 两岸邮事

    2018-05-16 10:48:20

  • 品鉴普洱“大白菜”

    2018-05-15 10:19:52

       

       下午随香港著名茶人陈英灿先生到厦门仙岳山庄一家专门经营普洱茶的茶行,首次品了传说中的“大白菜”。首次就首次,不怕您笑话,茶世界很大很大,好茶可遇而不可求也。

    何谓“大白菜”?据传上个世纪末,有几位志同道合的普洱茶行家里手开始在勐海茶厂来料加工,不久在该茶厂侧重定制班章系列茶品,凭着多年的选配经验以及对普洱茶独到的理解和研判,“班章生态茶”逐渐被茶人和业界认可,因该产品包装纸上有一枚“有机标志”,外形像大白菜,因此有了“大白菜”的昵称。着一听似乎很没有品味,甚至有点俗不可耐,但市场的认可才是硬道理。

    首先看了平淡无奇的外包装,主宾双方探讨了茶的年份,敲定了品饮的“大白菜”茶饼。按行规,如果喝了就买,茶资不计,如若专门品味,每克茶资70元。望着英灿兄毫不犹豫地掏出5克茶的茶资,我还是有点感慨,到处蹭茶喝,号称几万元一饼的普洱也司空见惯,但面对眼下真金白银一口盖碗杯的交易,还是很难令人无动于衷;这“白菜价”令我联想到黄金,尽管这还远非是最贵的“大白菜”。

    我闭目养神,极力排解纷乱的思绪,把注意力集中到“大白菜”的滋味和茶气。开喝时我的身体状态欠佳,因为午餐与朋友喝了酒,加上没有午休就匆匆赶来,有点腹胀,又有点疲困,却恰好检验了“大白菜”的威力。不是7克,更不是9克,而是最起码的5克,连续冲泡了10泡以上,汤色总是清亮,茶气总是很足,滋味醇正而干净,喝得我先是热汗微微,进而是打嗝连连……

    “大白菜”之后,接着分别品饮了另一位陈姓茶友带来的两款老普洱,两年前我与他老兄在厦门茶叶进出口公司的老茶品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他曾信口开河要送我一点云南千年老茶树的芽叶,今算是随缘兑现,一诺千金;他还打开手机,给我看了澜沧江边的那株2700年的老茶树照片,年轮里蛰伏几多长寿基因,山地里潜藏着几多生命的密码?云贵高原哟云贵高原!

    英灿兄带来的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8582老茶饼压轴,汤色金亮,滋味厚润,陈香-药香-参香层层递进,茶气茶韵双双势不可挡,这是老树新芽的造化,也是岁月积沉的演化,区区9克足以味压群芳,喝了半个下午的普洱,这才算尽了兴。我因身体欠安,一直沉默不语,其实面对老茶这一大自然的恩赐,我是怀有敬畏之心滴,默默感恩,扪心自问,此时此刻,这几克又几克的芽叶,何以万里关山飞渡,流入我的唇齿之间?

    最是普洱老茶,与人的寿命攸关,这是英灿兄多年嘀咕的“陈氏普洱茶经”。半个下午普洱茶汤的轮番冲淋,反复矫正我有些紊乱的脉气,几度豪放的小解之后,浑身上下终于一阵轻快,紧绷的脑门渐渐松开,夕照轻轻抹在“摩尔莲花”米黄的壁墙之上……


  • 暴雨走了再上课

    2018-05-10 18:06:30


  • 夜光杯里盛老酒

    2018-05-07 17:12:32


  • 《集邮》杂志有新篇

    2018-05-02 15:37:34


  • 天一楼打麻将(宁波行之二)

    2018-04-28 09:04:54

  • 走进《鹭江银潮》

    2018-04-20 08:05:30

  • 填补空白的《当代中国体育集邮研究》

    2018-04-10 17:26:23

    思想解放的1979年,在厦门大学外文系就读的我于《光明日报》发表了《集邮者的呼声》一文,在大江南北引起强烈反响,各地集邮者来信纷纷,其中有一位来自福建师范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叫苏肖晴,于是我们成了邮友。

    此后我俩双双任教于福建高校,我在厦门,他在福州,时光荏苒,白驹过隙,40年弹指一挥间,所幸我们都矢志不渝,把集邮的嗜好坚持了下来,并努力尝试着把集邮的内涵与自己从事的教学做一个结合。苏肖晴邮友做得比我更专注也更专心一点,因此取得的业绩自然更大一些。他老兄早在2000年出版了《奥林匹克运动与集邮》后,2015年作为第一主编,出版了第一届全国青运会礼品书《邮票上的中国体育》。此后,稳扎稳打,再接再厉,编著并出版《当代中国体育集邮研究》一书,直接填补了我国集邮研究图书在这一方面的空白,可谓天道酬勤也酬专。

    这部个人体育集邮专著共分八个章节,分别从国际体育集邮发展概况、中国体育集邮发展概况、中国体育集邮学术研究概况、我国发行体育邮票概况、当代中国体育集邮展览、世界奥林匹克集邮研究、体育邮票的收集与编组和中国体育集邮面临的困难、挑战与对策研究等方面为读者介绍了国际体育集邮的发展情况。对中国体育集邮发展历程、体育集邮学术研究情况及当代中国体育邮展、体育集邮面临的问题,他一一了然于胸,很好的诠释了体育与集邮的关系,40年磨一剑,资料的收集完整而严密,堪称中国体育集邮的一部小百科。好书知时节,当今乃发生,祝贺苏肖晴邮友!

    就这部专著就学术研究的高度而言,有些方面还略显不足,比如《外国邮票上的中国远动员》一节,全面罗列了各国邮票上中国远动员的形象,却几乎没有个人独到的分析。如果能将越南邮票上的中国足球运动员张宏根、瑞典邮票上的中国乒乓球运动员蔡振华以及多米尼加邮票上中国体操运动员李宁等三枚邮票提取出来,分析其政治元素、体育元素和商业元素的迥然各异,似乎更有助于提升读者识辩外邮档次的目力。这既是白璧微瑕,更是百尺竿头,愿与肖晴兄共勉。


  • 一天投了两次票

    2018-03-10 10:44:19

    转眼三月上旬就从指缝间溜走了,再不动手,就过期作废了,于是我一天投了两张票,一张是“全国最佳邮票评选委员会”的“2017年最佳邮票评选”选票,一张是《集邮》杂志“最美邮票评选委员会”的“2017年全国最美邮票评选”选票。

    两个评选,大同小异,不过前者是套与套的竞争,后者是枚与枚的PK,其实就艺术设计的角度而言,“枚与枚”的较量似乎要比套与套的角逐更科学或更公平。

    2017的最佳套票,我以为是“春夏秋冬”和“粤剧”,但我还是把选票投给了19号的“金砖会议”,因为邮票上有“我的大学我的楼”——厦门大学建南大会堂,谁不说俺家乡好!

    2017的最美单枚票,我把选票投给了“春夏秋冬”的“夏”,那童趣、乡趣、水韵、荷韵,浑然一体!

    两枚选票本身的设计,各有瑕疵,前者的“鸡狗握手图”象征着鸡年与狗年的交替,但写实的公鸡与黄狗的狗脚鸡翅之握相当别扭,如果是卡通鸡与卡通狗拟人的形象则另当别论。后者的选票比较单薄,必须贴邮票,可预留的贴票处太小,我贴的“鸿雁传书”就不得不覆盖到了红色的评选章标。我这里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这枚无邮资的选票是有编号的——jyp2018-1。

    如今,面对纷至沓来的网络投票,我还是最爱我的明信片投票,一枚在手文绉绉,情悠悠,从集邮的角度还有更加妙不可言的尾声,至少有一半的选票将被寄回,成为投票人永远的珍藏!



  • 元宵泉州看花灯

    2018-03-03 20:05:50

        元宵节一大早就匆匆忙忙往泉州赶,亲友问“去哪里呀”,我答“泉州”,人家随即大赞“好兴致,去观花灯、吃上元圆呀?!”,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愈发加快了脚步。是啊,泉州的元宵花灯大名鼎鼎,起于唐,盛于宋、元,前世今生,有“千年彩灯映古城”一说,还差一点上了元宵节邮票;而泉州的汤圆或许是中国最大的,一粒就是一颗乒乓球,难怪有一个那么霸气的大名——“上元圆”。不过我这次元宵节应邀去泉州观赏的花灯之“花”乃邮花,在那橙黄的灯色里,一套套邮票设计家万维生心血彩绘的“天鹅”、“长城”、“咕咚”、“儿童”交相辉映……

     花灯全国各地都有,但泉州这盏“邮票花灯”却是举世无双,元宵这一天,全国绝无仅有的“万维生邮票艺术馆”举办了建馆15周年主题活动,我有幸作为万维生大师生前友好成了特邀出席庆典座谈的嘉宾。参会的邮友中万维生故乡邮坛的五雄——陈国成、魏文彬、吴宝国、万冬青、黄清海悉数到齐,还有孟宪利等北京和香港的集邮人士专程驾到。

    我在发言中建议,万维生邮票艺术馆不仅是泉州和闽南的骄傲,更应该成为中华全国集邮联和福建省集邮协会最主要的活动基地之一,纪念馆的主题邮展应该走出去,到全国集邮活动开展得好的城市巡展,还应该“请进来”,把孙传哲、邵柏林、刘硕仁、卢天骄等邮票设计家的主题邮展请进馆来,让他们与万维生欢聚再欢聚,流光溢彩,碰撞出绚丽的火花!

    “万维生邮票艺术馆”为这次活动印制了编号为“WWS-3”的纪念封,采用别开生面的“封中封”形式,很是令人爱不释手,于邮迷而言,这就是又甜又大的“上元圆”。我到纪念馆一楼常年设立的邮政所办理实寄,受到了忙前忙后的张晓烽邮友的热情接待,宾至如归啊,谢谢晓烽,多年前就是他帮我一再实寄了万维生给我的签名封!

    在泉州满城花灯初上的时分,我乘动车回到了厦门,再一次领略了同城化的脚步。我很感叹,兄弟的泉州集邮之所以能元宵花灯一般红红火火,璀璨夺目,是因为他们既有万维生这样繁花似锦的主灯,也有像张晓烽这样闪闪闪烁烁的小灯啊!



  • 一把剪刀一杯茶

    2018-02-24 22:27:59

    剪刀与茶,风马牛不相及,却愣是被我和谐在一起。每周一次从厦大信箱取回纸质邮件,我就备好剪刀,泡上一杯好茶,在电脑桌前逐一拆阅。这样的动作在过去是家常便饭,可如今确是难得的风景,何以见得?过去厦大信箱门庭若市,如今却已是门可罗雀,全因为那张叫网络的天罗地网。

    我是天罗地网的漏网之鱼,因为集邮,因为写作,我还能享有昔日的邮香,明信片、信函、印刷件隔三差五,其实左手电子邮箱,右手传统邮箱,各有奇趣,各具其妙。比如今天收到台湾彰化邮学会的精美会刊《八卦山邮讯》2018年第1期,信封上贴用的是台湾中华邮政公司发行的“梅花鹿”电子邮票,顿时有喜出望外之感。梅花鹿曾广泛出没于台湾东部山地,栖息在那里的混交林边缘和山地草原,痛惜如今只能在动物园和邮票上一睹它的芳容。

    我又剪开了泉州老年集邮协会邮寄来的会刊《夕阳邮缘》总第40期,发现在一则关于万维生邮票艺术研讨会的报道里,配发了我赴会发言后与吴天赐会长的合影彩照,顿时又有受宠若惊之感,为“方寸不了情”平添活注脚!

    最后拆阅的是三明市集邮协会邮寄的《三明邮花》,该刊2017年的压轴之卷发表了我的学术随笔《我讲“黑便士”》。此刊封面红彤彤,充满了喜庆色彩,恰似窗外春节临近的场景,也好比我此时的阅读心境。一把剪刀剪不完书香悠悠,一杯好茶品不尽邮香幽幽……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