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博文发厦门大学报

    2018-06-10 17:29:30

  • 再说高考那些事儿

    2018-06-08 11:30:45


  • 师生聚会乐淘淘

    2018-06-05 18:29:15


  • 老夫依旧是枝头上啾啾叫的小鸟

    2018-05-29 22:56:39

    老夫依旧是枝头上啾啾叫的小鸟

    2018-05-27 00:00来源:厦门日报

      《我与厦门绿化共成长》一书封面。

      ●郑启五

      厦门市市政园林局搞了一个主题是绿树的征文,这个主题我爱,率性的我按捺不住,写了又写,棵棵老树如老友,欲罢不能,前前后后一共发稿八篇,中奖不中奖真的无所谓,能将心中对大自然的真爱尽情倾吐,那有多么痛快!

      从三角梅写到红木棉,从儿时厦大校园的番石榴,写到东孚院前社的龙眼树,从植物园的棕榈岛写到逸夫中学的土芒果,从《男孩子的凤凰花》,写到南普陀的菩提叶,一树一文,不亦乐乎……感恩郁郁葱葱的厦大校园,感恩我的老邻居——植物学家曾沧江,让我从小就对绿树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与迷恋!尽管老夫我此时已是一匹垂垂老矣的老马,但只要说起绿树,自己依旧是树枝上一只啾啾叫的小鸟!

      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可能是事前没有规定不能重复获奖,结果我种下的八棵老树棵棵开花结果,都获奖了。但比奖金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获奖征文与同样以绿树为主题的摄影大赛的获奖作品相依相偎,汇编成精美的图文大餐——《我与厦门绿化共成长》,美不胜收的摄影佳作把一篇篇获奖文字打扮成披着盛装的新娘,为我们的绿色厦门放声欢歌,翩翩起舞……

      与树为友,与书为伍,夫复何求?


  • 毕业季,花钱季?

    2018-05-24 07:36:40

         

    凤凰花开的如火如荼,毕业季翩翩而至!毕业季是要多花一些钱,3000元肯定太多,照相是不花钱的,至少不会花很多的钱,再说年轻真好,什么大笑、微笑、坏笑、苦笑,笑笑美不胜收!请专业摄影绝对没有必要,这是对同学里摄影爱好者的羞辱,其实一个班级里什么样的人才都有,是班干部调兵遣将慧眼识英雄的时候了!精打细算少花钱的班长才是好班长!


    聚餐肯定少不了,而且要好几种形式,同班的、社团的、同宿舍的,但热闹才是最美的佳肴,便宜而红火的水煮活鱼绝对主力军,那可是盛开在菜盆里的凤凰花,50元一盆嗨到天上人间,男生啤酒就好,女生饮料也凑合,尖叫再尖叫,狠狠干一杯最重要!


    同学互赠礼物就免了,毕业了,行李最烦恼,就别添麻烦了!我们那时就一本毕业纪念册,大家相互题词或留言,扉页上印刷有几行煽情的青春之歌,那是我的青涩之作:什么野炊呀,海浪呀,晨读呀,并肩漫步呀……,清纯暧昧得不得了,36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将这首散文诗镌刻在石头上送给母校,成为厦大校园里第一块青春记忆的标志!


  • 大奖小奖乐淘淘

    2018-05-21 09:58:11


  • 歌不老,人已老

    2018-05-07 17:16:24


  • 《认识半月刊》与家父郑道传

    2018-05-05 16:41:33

    新近浏览了一下久违的“孔夫子旧书网”,在检索中发现了一些历史旧刊的内容介绍,其中在1943年出版的两期《认识半月刊》上,意外地发现了家父郑道传的名字。和他一起出现的作者还有黄开禄和郑寿岩,前者是当时厦门大学经济系的系主任,后者是家父在厦门大学同为1944届的同学,由此进一步确认家父的作者身份。

    《认识半月刊》是由国民党福建执委会宣传处编印的,难怪家父常年噤若寒蝉,记得他生前曾告知经常在上海的进步刊物《时与文》发表时论,但对国民党的“党刊”就闭口不谈。1943年时家父是厦大经济系大三的学生,他曾说如果有点稿费,就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分享长汀的米酒和花生米。

    《认识半月刊》在网上价格很贵,16开32页一本700元,另一本1500元,是文物价了。

     

     以下为孔夫子旧书网的资料:

    民国三十二年/国民党福建省执委会宣传处编《认识半月刊》第二卷第一期(战后国际经济及中国应有之准备

    举报

    ·        作者卜肖仕楊永铭宋光中黄开禄广衷黄乐莘曾今可郑道传花竹吟

    ·        出版社中国国民党福建省执行委员会宣传处编行

    ·        出版时间: 1943

    ·        版次三十二年一月一日出版

    ·        装帧平装

    ·        开本: 16

    ·        页数: 38

    售价700.00

    民国三十二年四月十六日出版《认识半月刊》第二卷第七~八期(战后世界之改造、沦陷区之经济建设、论礼乐教育、债(小说)、從货币学原理说到物价稳定、民族主义认识论上、论当前土地问题、中小学训育衔接问题

    举报

    ·        作者王遂今莊家孜郑寿严苏谷风张远谋林绍贤郭祖纯林一飞郑道传

    ·        出版社中国国民党福建省执行委员会宣传处编行

    ·        出版时间: 1943

    ·        装帧平装

    ·        开本: 16

    ·        页数: 40

    售价1500.00

    品相五品品相描述


  • 博文上报

    2018-05-02 07:50:06

  • 我们的“马克思”穿越了冷战时期的“柏林墙”

    2018-04-30 09:29:31

    从1983年3月14日中国邮政发行“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纪念邮票到2018年5月5日再发行“马克思诞生两百周年”纪念邮票,中间有一个长达35年的空档,耐人寻味啊!我老爸是研究马克思的,一辈子沉迷在那三大卷的共产主义的“圣经”——《资本论》里,著有<资本论方法论研究>,而我对马克思的兴趣大概仅仅限于马克思的邮票,并曾捣鼓过厦大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马克思邮票大展!

     

    1982年中华全国集邮联成立的消息像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我们厦门大学的师生邮迷激情难耐,随即宣告成立了厦门大学集邮研究会,何大仁教授任会长,我任副会长兼秘书长。不久我会厉兵秣马,联合校内外的五个相关单位,在校园的工会俱乐部举办了第一届邮展——《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邮票展览》。展品除了何大仁教授和我提供外,还召集了厦门市的资深邮人翁如泉、卢绍明、林明安、叶开基和林清江等“五虎将”参与,并诚邀上海的姚剑初和孙文锦两位集邮家“火力支援”,共组集了10余部邮集。展品中几乎汇集了当时世界上所有的有关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邮票,并配合组集了有关巴黎公社的邮集和部分我国解放老区邮票,佳邮云集,不乏珍品。作为专题邮展,其规模在厦门乃至福建都是空前的,即便在全国,汇集了如此规模的马列邮票也难得一见。

     

    邮展从1983年3月14日至16日进行了三天。由于展览的经费捉襟见肘,因而办起事来必须精打细算,为了节省保安和值班的开支,记得我当时是自己从家里抱了床棉被,在椅子拼出的临时床铺上守夜值班的。展厅空荡荡的,很不习惯,夜半三更冷得我把头直往被子里钻!

     

    邮展印制了两枚纪念封,因为有相关的纪念邮票,又有纪念邮戳以及多种的戳章,集藏的价值不言而喻。然而更值得津津乐道的是这次邮展的展品目录,由著名集邮家何大仁教授一手谋划和制作。目录成邮折状:第一面红与黑双色印刷,正中是目光炯炯的马克思黑色肖像,肖像上端有“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及“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邮票展览”红字,下端为主办单位和展览的时间、地点,并标出“代入场券”字样。

     

    第二面是不足百字的“马克思生平简介”,然后有一个空白的框框,供参观者贴票盖戳,于是一个准邮折就浑然天成。之所以如此,还有一个考虑是有两位上海的集邮家寄来展品,用这样特殊的纪念品回谢人家会比较有意义。第三面是展品的目录,有序号、展品内容和展品提供者的名单。姚剑初与孙文锦的名字后面都标出“上海”二字,最底下一行则标出“除注明外,均为厦门市集邮协会会员”。值得注意的是展品内容并不是按邮集来罗列的,而是把引人注目的珍邮首推出来,如头两栏标出的是“世界首套马克思、恩格斯邮票”和“世界首套列宁邮票”。第四面则为全空白页,供集邮者加盖多种纪念戳章,除了四枚邮展的纪念戳之外,还有一枚为书法家余纲教授篆刻的金石方章。

     

    如此一来,这枚邮展目录就决非仅仅是目录了,它把目录、入场券和邮折一网打尽,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纪念邮品,面目端庄、典雅素净,满身邮香,一时为厦门和上海的邮人诸君津津乐道。它还不失为一份难得的集邮资料文献,我现在撰写此文,易如反掌,全都仰仗它留录的波光帆影。

     

    记得当时的展览是极为成功的,用上“轰动”一词绝不为过。厦门市邮票公司现场销售了当日发行的“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的纪念邮票,并加盖邮展和邮票首日的纪念邮戳,校内外前来参观邮展和购票盖戳的男女老少形成了两拨热烘烘的人流,影响了很多人参加和恢复参加了集邮活动。我们还斗胆把邮展的纪念封寄给了当时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即西德,资本主义国家)特里尔市的“马克思博物馆”。该博物馆回复,表示感谢,并称已经纳入该馆展品,堪称冷战时期难得的人间佳话!有谁知道早在厦大于特里尔大学创办孔子学院之前二十多年,就有一封厦大集邮者义无反顾的信函穿过柏林墙直奔马克思的故乡!

     

    2018年5月5日,马克思重回中国纪念邮票,往事重提,我想告慰我那九泉之下的研究了一辈子《资本论》的老爸……

  • 最美校园的最美时光书

    2018-04-20 07:38:43


    为纪念1977级大学生入学40周年以及厦门大学外文学院成立95周年,我们编辑了280页的纪念图文集《永远的厦门大学英专77级》。编辑中不仅精编精排,而且精印精制,铜版纸、硬皮封,黑白历史照和彩色时光照左右开弓,英汉双语一如激情飞泄的清流……

    当这部图书惊艳面世时,同学们好评如潮,爱不释手,尽管难免有“孩子总是自己的好”抑或“爱屋及乌”的情感因素,但精美的制作确实起到了诱发浏览的作用,进而是埋头阅读,以及必然精心的珍存。厉害了,我们的母校——厦大,众人交口赞誉的溢美之词最是“此书乃最美校园最美同学书”,于是我联想到“好马还需配好鞍”,还有“当一回网络阅读的叛徒,重回纸的时代!”


    谁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在“谢师宴”上把这部图书赠送给当年教过我们的老师,每位一册,让我们师生举杯共同回味当年课堂的味道,让今夜"谢师宴"成为一道永不消散的宴席!

    紧接着,我们将这部图书赠送给“厦大文库”和“厦大图书馆”各一册,让我们有温度的“最美同学书”能美美地依偎在最美校园的书香长廊里,热切而纯情地期待着各届各级的男生女生们审视的目光。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们必须将这部图书送达每一位没来参加返校聚会的同学手里,无论他或她在地球的那个角落,都得有机会在我们同学情这坛酝酿了40年的老酒里一醉方休,人生几何,夫复何求?英专77,舍我其谁!

  • 入校40年大聚会(福州)

    2018-04-19 16:40:37


  • 入校40年大聚会(永泰)

    2018-04-19 16:37:44


  • 入校40年大聚会(厦门)

    2018-04-19 16:32:55


  • 结业大汇演

    2018-04-19 15:53:26

  • 厦大外文九十五院庆

    2018-04-14 15:55:04


  • 厦大再度唱响《海滨校园之歌》

    2018-04-13 08:33:08

    亲爱的同学们,你是否还记得,1981年12月9日,厦门大学在面朝大海的建南大会堂举办“一二九”大合唱比赛,即将毕业离校的外文系英语专业77级的男女同学率78、79、80、81级的学弟学妹们以一曲抒情的原创歌曲《海滨校园之歌》,击败了实力强劲的中文系、化学系和经济系,勇夺全校第一名!

    36年后,当厦门大学外文学院即将举办95周年院庆晚会的时候,当年外文系79级才女、传奇女神安琪同学在澳大利亚发起号召,重唱《海滨校园之歌》,重振我外文雄风!安琪同学的倡议立即得到全球外文学子的响应,真是验应了歌中所唱“无论我走到天涯海角,都把你记在心上”!

    2018年4月12日晚21点45分,从世界各地回到母校的厦大外文学子在安琪同学的领唱下,进行了36年后的首次彩排,再现了当年77级刘艺音同学领唱的风采。身为《海滨校园之歌》的词作者,我也鬼使神差来到了久违的建南大礼堂,跨进礼堂的刹那,舞台上正好唱响《海滨校园之歌》,熟悉的旋律和刻骨铭心的歌词直击心扉,我顿时热泪盈眶,偶的神啊,我们的芳华我们的歌!在母校的建南大会堂再度唱响《海滨校园之歌》,那种时光倒流的畅快,那种激情燃烧的抒发,那种春光明媚的无所不在,都化为全身心的放声一呼,我——爱——你,厦大!


  • 试讲课赛当评委

    2018-04-12 18:37:20


  • 我的芳华我的墙

    2018-04-11 11:16:04


    一九七八年二月,我们七十七位同学,作为十年文革后恢复高考的首届学子,年龄参差、经历各异,从大江南北来到鹭江之滨的厦门大学,在外文系开启大学生涯。四年寒窗,夜读灯光、考场汗水、恩师音容、同学情义,伴随着清晨长跑、夕阳漫步、野餐炊烟、夏日海浪,汇成悠扬美妙的交响乐,在我们心中久久回荡,直至永远永远……


    四十年后,经历了国家改革开放,目睹了世界风云变幻,我们从全球各地再聚母校,喜庆外文学院九五华诞。为固化青春、传之后学,谨立此墙。


    我们感谢亲爱的母校准许我们在这一隐秘又绝佳的风水宝地镌刻我们的青春记忆,成为中国最美校园里绝无仅有的“青春墙”。此时此刻,在这个美妙的时刻,站在这一面青春墙面前,让我们历届学子们闭上眼睛,喃喃一句当年恩师“阿里巴巴”面授的秘笈open sesame,打开时光的大门,返老还童,尽情地回抱并热切地拥吻我们求学厦大最美好的春天,紧紧,久久,不放!


    我的芳华我的墙,青春到远远!


    我和我的同学捐建青春纪念墙







  • 怀念母亲

    2018-04-05 16:24:38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