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最美校园的最美时光书

    2018-04-20 07:38:43


    为纪念1977级大学生入学40周年以及厦门大学外文学院成立95周年,我们编辑了280页的纪念图文集《永远的厦门大学英专77级》。编辑中不仅精编精排,而且精印精制,铜版纸、硬皮封,黑白历史照和彩色时光照左右开弓,英汉双语一如激情飞泄的清流……

    当这部图书惊艳面世时,同学们好评如潮,爱不释手,尽管难免有“孩子总是自己的好”抑或“爱屋及乌”的情感因素,但精美的制作确实起到了诱发浏览的作用,进而是埋头阅读,以及必然精心的珍存。厉害了,我们的母校——厦大,众人交口赞誉的溢美之词最是“此书乃最美校园最美同学书”,于是我联想到“好马还需配好鞍”,还有“当一回网络阅读的叛徒,重回纸的时代!”


    谁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在“谢师宴”上把这部图书赠送给当年教过我们的老师,每位一册,让我们师生举杯共同回味当年课堂的味道,让今夜"谢师宴"成为一道永不消散的宴席!

    紧接着,我们将这部图书赠送给“厦大文库”和“厦大图书馆”各一册,让我们有温度的“最美同学书”能美美地依偎在最美校园的书香长廊里,热切而纯情地期待着各届各级的男生女生们审视的目光。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们必须将这部图书送达每一位没来参加返校聚会的同学手里,无论他或她在地球的那个角落,都得有机会在我们同学情这坛酝酿了40年的老酒里一醉方休,人生几何,夫复何求?英专77,舍我其谁!

  • 入校40年大聚会(福州)

    2018-04-19 16:40:37


  • 入校40年大聚会(永泰)

    2018-04-19 16:37:44


  • 入校40年大聚会(厦门)

    2018-04-19 16:32:55


  • 结业大汇演

    2018-04-19 15:53:26

  • 厦大外文九十五院庆

    2018-04-14 15:55:04


  • 厦大再度唱响《海滨校园之歌》

    2018-04-13 08:33:08

    亲爱的同学们,你是否还记得,1981年12月9日,厦门大学在面朝大海的建南大会堂举办“一二九”大合唱比赛,即将毕业离校的外文系英语专业77级的男女同学率78、79、80、81级的学弟学妹们以一曲抒情的原创歌曲《海滨校园之歌》,击败了实力强劲的中文系、化学系和经济系,勇夺全校第一名!

    36年后,当厦门大学外文学院即将举办95周年院庆晚会的时候,当年外文系79级才女、传奇女神安琪同学在澳大利亚发起号召,重唱《海滨校园之歌》,重振我外文雄风!安琪同学的倡议立即得到全球外文学子的响应,真是验应了歌中所唱“无论我走到天涯海角,都把你记在心上”!

    2018年4月12日晚21点45分,从世界各地回到母校的厦大外文学子在安琪同学的领唱下,进行了36年后的首次彩排,再现了当年77级刘艺音同学领唱的风采。身为《海滨校园之歌》的词作者,我也鬼使神差来到了久违的建南大礼堂,跨进礼堂的刹那,舞台上正好唱响《海滨校园之歌》,熟悉的旋律和刻骨铭心的歌词直击心扉,我顿时热泪盈眶,偶的神啊,我们的芳华我们的歌!在母校的建南大会堂再度唱响《海滨校园之歌》,那种时光倒流的畅快,那种激情燃烧的抒发,那种春光明媚的无所不在,都化为全身心的放声一呼,我——爱——你,厦大!


  • 试讲课赛当评委

    2018-04-12 18:37:20


  • 我的芳华我的墙

    2018-04-11 11:16:04


    一九七八年二月,我们七十七位同学,作为十年文革后恢复高考的首届学子,年龄参差、经历各异,从大江南北来到鹭江之滨的厦门大学,在外文系开启大学生涯。四年寒窗,夜读灯光、考场汗水、恩师音容、同学情义,伴随着清晨长跑、夕阳漫步、野餐炊烟、夏日海浪,汇成悠扬美妙的交响乐,在我们心中久久回荡,直至永远永远……


    四十年后,经历了国家改革开放,目睹了世界风云变幻,我们从全球各地再聚母校,喜庆外文学院九五华诞。为固化青春、传之后学,谨立此墙。


    我们感谢亲爱的母校准许我们在这一隐秘又绝佳的风水宝地镌刻我们的青春记忆,成为中国最美校园里绝无仅有的“青春墙”。此时此刻,在这个美妙的时刻,站在这一面青春墙面前,让我们历届学子们闭上眼睛,喃喃一句当年恩师“阿里巴巴”面授的秘笈open sesame,打开时光的大门,返老还童,尽情地回抱并热切地拥吻我们求学厦大最美好的春天,紧紧,久久,不放!


    我的芳华我的墙,青春到远远!


    我和我的同学捐建青春纪念墙







  • 怀念母亲

    2018-04-05 16:24:38


  • 我们的青春纪念墙

    2018-03-26 16:18:21

    厦门大学外文学院95院庆日益逼近,我一直在专心赶编我们的《永远的厦门大学英专77级》文集,现在又遭遇纪念墙碑文的争论,虽然身心俱疲,却又万分兴奋,因为大家这样主人翁的参与感,正是厦门同学最期待的!

    有北京同学建议,我们紧锣密鼓筹措中的纪念墙文字就采用我们1982年春天毕业纪念笔记本的前言,这把我又推到了定稿的风口浪尖,实在为难,又回避不得,真的万般无奈!


    那段文字当时确实是我执笔的,但草稿经过许多同学的审订,我记得“冀北京都”四个字就是赵朝阳的提议,那段文字确实是稚嫩的,但它是原汁原味的青春印记,而这样的记忆是跨时空的,是永恒的。记得某年意大利总统到北京大学参观,学子们纷纷对这位反法西斯的老战士表达敬佩,总统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假如可能,我愿意用我的荣誉交换你们的青春”。


    碑文需要大气厚重,我等实在难有这样的功力,也许可以寄希望于高层的文胆?但是既然我们筹建的纪念墙无力承受“时代墙”的伟大重负,那么就弱弱地当一面“青春墙”吧,她或许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当时思想解放的时代大潮带给首届大学生男女拂面的春风!

    亲爱的同学们,曾记否,我们大学毕业那年最流行的一首歌叫《橄榄树》,第一句歌词就问“你从哪里来?”所以才有了“漓江两岸”(八桂大地)、“苏沪城乡”、“八闽大地”的心灵回应,它们与最后落款的“我们从世界各地回到母校”形成强烈的对照,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厦大英专77所特有的!

    这次碑文的争论中最令我震撼的是北京同学提出的四个字——“固化青春”,你们想想,全国上下众口一词“不忘初心”时,我们同学居然蹦出了有同样意涵的个性表达,振聋发聩啊,厉害了,我的北京同学,我的藏龙卧虎的英专77级,我郑启五何能何德来班门弄斧呢?!

    我以为:我们小小的纪念墙仅仅是我们的“青春墙”,不是“时代墙”,站在这一面青春纪念墙面前,让我们闭上眼睛,喃喃一句当年恩师“阿里巴巴”面授的秘笈open sesame,打开时光的大门,返老还童,尽情地回抱并热切地拥吻我们大学四年最美好的春天@!


  • 厦大成智大讲坛新春第一讲

    2018-03-26 15:13:42


  • 演讲比赛当评委

    2018-03-25 17:25:04


  • 我们的“公生子”

    2018-03-21 17:16:33

        2018年4月是厦门大学外文学院(外文系)创办95周年院庆日,我们高考恢复后的首届学子——1977级英国语言文学专业的同学将从世界各地重聚母校,不仅仅是院庆,还纪念我们自己幸运地跨进厦大40年。留守厦门的老同学正紧锣密鼓进行活动的各项筹备,我的任务是编一部纪念文集,因为同学们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纸本的文集更过瘾,于是文章和照片,特别是老照片纷至沓来。

    文集一开始就定下基调——“一个不能少”,但入学是40年前的事情,毕业也已36年,我们同学究竟有几位,众说纷纭,这个貌似简单的事情,居然一波三折,扑朔迷离。

    幸好学校有档案馆,我们找到了69张入学档案上的黑白照,大家喜笑颜开,万事大吉?差远了,69份入学档案明显有误,我们继续核对毕业档案和毕业合影,一个萝卜一个坑,毕业合影上绿豆大的脑瓜,对得我死去活来,昏花的老眼满是泪水,终于揪出三条漏网之鱼,但事情并不就此完结。

    记得我们入学的隔年,有陈燕南等四位学霸同学跳级,从1977级跳入1976级,跳级的同学有两位双连跳,又跳去读研究生,难怪他们的学籍档案隐藏在研究生系列。同时1978级又有刘可夫等四位学霸同学跳入我们1977级,他们的档案有的有,有的没有或在其他门类。不过管中窥豹,我们也可以感受到改革开放初期,厦大的育人制度是充满活力的,也是实事求是的,想想也是,当时厦大掌管教务处的副校长是高等教育学的泰斗潘懋元教授。

    再则,当时厦大外文系常年与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关系密切,外文系送同学到检查站毕业实习,检查站送青年战士到外文系学习外语,派到我们年级的小洪同学自始至终坚持了4年的学习,且成绩全优,他自然也是我们中的一员……

    经过反复核对,集体回忆,跳出跳入的都算,一个没有少,也一个不能多,最终核准的人数还是叫我们兴奋不已,刚刚好77人,厦大外文77级英国语言文学专业77人!偶的神啊,77是一个吉祥的数字,也是一个幸运的数字,更是我们77位男女同学命运大转折的激流勇进!

       以上仅仅是编书伊始的一则小花絮,纷至沓来的问题接二连三,原来“一个不能少”与“挂一漏万”如影相随,有时因为一个错别字就把我从梦里惊醒,但天下没有什么苦难能难得倒我77级英专人,在厦门同学小林、老傅、小曾和庆东等事无巨细的全力协助下,在全球同学的无比信任和热切希望下,45人45篇佳作欢聚一堂,一代天骄,中英交错,文采飞扬,红男绿女尽风流,我们起早贪黑的纪念文集终于曙光初照,手捧精装本的样书,有的同学忍不住沾沾自喜,自吹自擂,说:这是史上最美的一部同学书,谁不说俺年级好,孩子更是自己的好,大家一起生下的宝贝疙瘩更是好上加好!

    再美也难免美中出漏,时间仓促嘛,但大家都是7702大家庭的成员,有事好商量,而且因为是时光书,亦网亦书,随时可以吃后悔药,进而可再下订单,日臻完美也是可以期待滴;但这次为赶聚会的书之首版,全球限量发行,大家就包涵一点,呵护一点,因为这宝书是我们全年级男女同学合力产下的“公生子”,老夫我饱尝怀孕与分娩之苦,搜肠刮肚几近剖腹产,哇哇落地不容易啊!


  • 厦门,今夜排长队听竖琴

    2018-03-18 18:51:44


    老同学的女儿在欧洲研习竖琴,学成归来,于是厦大艺术学院有了教竖琴的老师;她的欧洲导师——萨沙.波达切夫近日造访厦门,并在厦大科艺中心音乐厅举办一场公益性质的“竖琴独奏音乐会”,演奏的曲目有柴可夫斯基的《花之圆舞曲》、格林卡的《云雀》、肖邦的《幻想即兴曲》等等。

    老同学发来音乐会的微信广告,那广告制作得乐感十足,关键词叫“弦上的魔法师”,细看这位“洋魔法师”,居然还有几分孙悟空的脸型和眼神。我从来没有听过竖琴,至少没有听过竖琴的独奏,加上就在家门口,于是信步前往一听,究竟竖琴是怎样一个魔法滴。

    出门就觉得不对,都过了晚餐时间,却到处都停满了轿车,通往音乐厅的马路上,人们排起了长队,那感觉就仿佛是周日早晨准备要参观校园的游客。我有某种预感,但又不大敢相信,于是就随意问一位排队的男生排队干什么?他说听竖琴音乐会!额的神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想听竖琴发声?是冲着那张微信上的魔法广告,还是那非常帅气的演奏家来自法国?是因为春天的夜晚气温和煦,还是这场竖琴独奏音乐会是免费的晚餐?恐怕全巴黎的竖琴爱好者也没有今夜厦大芙蓉湖畔排长队的人多?

    排长队的几乎清一色的青年男女,温文尔雅,井然有序,或许他们十之八九是进不了场,但在这个春天的夜色里,他们本身就是一道优雅的风景。

    竖琴是什么样的琴?竖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拨弦乐器之一,起源于古波斯,据记载,此种乐器出现于公元前三、四千年,可谓乐器里的“活化石”了。在中国知道的人应该比较有限,但身为厦门人,不知道竖琴的模样还真的说不过去,不是因为厦门拥有多所音乐院校,也不是鼓浪屿曾经是音乐之岛,而是步入集美“园博苑”的那座“迎客桥”的造型就是完全按照竖琴的身姿设计的,这是一座中国最大的“竖琴”,日夜弹奏着《厦门之恋》!

    在这个南国之春的夜晚,我们走过园博苑的竖琴桥,再聆听竖琴大师波达切夫的独奏音乐会,感受着竖琴的种子掉落在芙蓉湖畔的声音……




  • 林语堂的季节

    2018-02-28 10:45:02

    林语堂的季节

     2018-02-23 郑启五 

    朋友发来一张照片,预告他从漳州天宝镇珠里村的林语堂纪念馆给我寄了一枚纪念馆的纪念封,封上贴了《春夏秋冬》特种邮票的“夏天”,十分和谐而养眼。也许有人会说,先生最爱的季节是秋天,他曾经说:“我爱春天,但她太年轻。我爱夏天,但她太气傲。所以我最爱秋天,因为秋天叶子的颜色金黄,成熟、丰富。”然而当林语堂还是一介男孩,可是邮票上那光屁股戏水的顽童?整枚纪念封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图化了大师写童年的美文!

        天宝镇更确切地说是林语堂的祖籍地,是他父母亲长眠之地, 天宝镇从来都是以种植香蕉而名闻遐迩,那年摄制电影《海霞》,渔家姑娘海霞割香蕉的镜头就是在这里取的景。如今面对一片如海的蕉林,念想一位叫林语堂的文学乡贤,是不是别有一番诗情与意趣?我年轻时曾在天宝公社路边大队工作过三个月,我从争看《海霞》的小年轻,成为阅读林语堂的老先生,生命也好像那一挂天宝蕉,从生绿走向黄熟……

    从天宝镇往前走百余里,是平和县坂仔镇,那里才是林语堂的出生地和故里,那里有一处重修过的“林语堂故居”,并建有“林语堂文学馆”,不知道平和有没有印制纪念封。过去我总认为旅游点还是卖明信片的好,但此时“林语堂纪念馆”的纪念封改变了我的想法,信封似乎比明信片更接近文字,抑或可以承载更多的文字,不是一定得邀约游客写封游记什么滴,但至少可以在信封里夹进一篇印着林语堂写故乡的精美文字,“如果我有一些健全的观念和简朴的思想,那完全是得之于闽南坂仔之秀美的山陵”,传递更多书信年代邮寄的情愫与拆阅的享有………

    不能不提的是再过两个月就是厦门大学外文学院建院95周年的纪念日,林语堂也是该院历史上最值得骄傲的名师,林语堂新婚的故居在鼓浪屿,常年破败不堪,冷风嗖嗖,人们是如此的期待它也能迎来一个修旧如旧接回大师的春天!

  • 天宝邮政,还我“林语堂”

    2018-02-27 18:38:04

    朋友出游漳州天宝镇“林语堂纪念馆”,给我寄了一枚纪念馆的纪念封,并用手机为行将投进邮筒的纪念封摄影,成为“美好预告”捷足先登。


    我一见到微信上的纪念封图样,就爱不释手思绪纷飞,敲打出一题抒情散文《林语堂的季节》,对林语堂的祖籍——天宝镇说尽了好话,然后等着信封驾到后立马配图,可等过了小年等春节,等过了春节等元宵,结果信箱总是空空如也,不见贵人来!


    集邮这么多年,平信遗失的事情少之又少,偏偏让林语堂这样的贵人打了头炮,我知道平信丢了就丢了,我不知道短短的邮路上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失误,我只能弱弱地在心里对着纪念封的始发地自言自语:天宝邮政,还我“林语堂”来!

     

           


  • 博文再上集邮报

    2018-02-18 22:33:54

  • #牵妈妈的手# 妈妈与我最后的一张合影

    2018-02-13 22:52:57

         2006年4月初厦门大学举行85周年校庆,这个庆典含有一个小庆典,厦大1946届的学子举行毕业60周年的庆祝会,散居海内外的老同学相约母校。我母亲陈兆璋也是这一届历史系的学子,她非常希望也能出席活动,在厦大1946届的校友刊物上,经常都有母亲的文章,因为她是1946年厦大25周年校庆征文一等奖的获得者。我知道母亲的心情,也很清楚,这是母亲最后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了,与会老同学都已经八十多岁了,无论如何,要满足母亲的愿望。当时母亲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病入膏肓,颤颤巍巍,行动困难,而且还居住在市区湖明路我哥嫂家的7层楼上,没有电梯。

     

       那天清早,母亲早早起床,梳好白发,换上枣红的新装,带上几种救急的药片。我克服了一路种种困难,终于把她搀扶到厦大群贤楼,这是厦大最老的建筑,“1946届同学毕业60周年纪念会”就在该楼的二楼老会议厅举行,我和母亲中间停歇了三次,才登上了二楼。

     

       纪念会开始,全体起立唱《厦门大学校歌》,母亲居然自己站了起来,精神抖擞地唱起来,尽管当时母亲言语困难,表达已经无法连贯,会上我替母亲作了现场发言。

       

       四年后,母亲安详辞世。有人把当时纪念会全体起立唱校歌的场面摄入镜头,母亲和我在第一排,双双被抓拍,不过我们都不清楚。不久前我在网络上的一本纪念文集中意外发现了这张像素很低的照片,我用有点颤抖的手连忙下载,这是我和母亲最后的合影!

    (点击看大图)

  • 壮哉,《回眸高考四十年》

    2018-02-10 11:36:07


       “改革开放”指的是1978年12月中国开始实行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但我以为1977年10月开始恢复的高考实际上打响改革开放第一枪,瞬间点燃了大江南北勤学苦读的燎原大火,影响之大,震撼之深,至今令我们亲历者刻骨铭心!


    为了纪念高考恢复四十年而编选的大型文集《回眸高考四十年》终于抢在2018年春节前出版面世,这无疑给准备在春节假期重返母校的77、78级学子们献上一份最珍贵的礼物。


    百位作者百篇文章汇聚了50万字的回忆,一件件亲历的史实浑然青铜宝器,真切生动的细节胜似珍珠玛瑙,温故而知新,读图时代的白纸黑字更显金贵。作者之中既有何立峰、汪毅夫、徐一帆这样的高官,也有郑南荪这样的院士,但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他们进入文集的理由,通行证只有一个,你必须是“77、78级大学生”!


    我有幸成为这本书的编委,协助主编林间兄做了点牵线搭桥的小贡献,感觉非常值得,非常光荣。特别难得的是我有两文入选,这在此书里几乎是绝无仅有的,我很高兴能在强手如林的中文学子方阵面前,为我们学外文的兄弟姐妹发出声音,为文集的多角度多侧面奉献心力!


    好书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壮哉,《回眸高考四十年》,壮哉,厦门大学出版社!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