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茶是植物中最有灵气的一脉

    2018-01-15 19:17:35


    网上浏览,发现茶人“第一影子”赏心悦目的美文——《茶,每一个时代的奢侈品》,图文并茂,精致典雅,极为用心。文中与我有点小缘分,于是下列文字出现在“搜狗”的微信搜索里:
        前两天翻看郑启五的《把盏话茶》,读到一句话:“人类与植物对话的渠道远远没有健全,而茶是植物中最有灵气的一脉。”  是呀!所有植物中,茶是最有灵气,也是让人感到温暖和美好。茶被温柔地泡在茶杯里,用水轻轻唤醒,然后,又喝进暖暖的身体里,完成一杯茶的尊贵使命,那份感受妥帖而真挚。

    不瞒您说,我是有点沾沾自喜的,每每自己心血的文字得到他人的阅读和引用,都难免有这样的窃喜与感恩,因为一本书是在被别人翻动时才有价值,才有生命,否则就是一叠废纸!然而接下来的搜索显示,却让我再也高兴不起来:这篇《茶,每一个时代的奢侈品》被多家微信公众号所转用,转用者要么省略了原创人的尊姓大名,要么在尾部很不起眼地注明“来自网络”,更有甚者,把文章题目改换了一下,俨然就成为自己的“大作”……,微信公号平台为保卫原创下了很多功夫,用了很多科技手段,但鼠窃狗偷者仍在挖空心思!

    面对别人心血的原创,请怀有一颗敬畏之心,抑或转贴时至少清晰地标明来龙去脉,作为搬运工,也同样会受到作者和读者的尊重,但如果把别人的茶饼悄悄地摸入自家的茶仓,那么就不是什么“搬运工”了!


  • 《厦门邮苑》2017年压轴之卷

    2018-01-15 18:19:05

  • 站成一株历久弥新的老茶

    2018-01-15 11:05:38

      “从吴刚捧出桂花酒,到五花八门桂花糖,还有桂花茶、桂花年糕、桂花甜粥……总觉得天上人间,最能够在食品中川流不息的花莫过于桂花了,沁人肺腑,也香入肚肠!”


      以上是我一大早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送的“滋味随笔”——《峡阳桂花糕》的描述,香飘飘,美滋滋,自我感觉良好。没想到随即我在家门口喝了一款铁观音居然与桂花有染,这就更坚定了我对桂花的吹捧。


       事情是这样的,厦大工会为了迎新年,组织一拨信得过的商家进校园,在科艺中心附一楼摆摊设点。科艺中心目前是厦大最高大上的场所,即便是附一楼,也曾举办过典雅和精美的艺术展览,作为迎新春的庙会可是再合适不过了。厦大消费者维权意识强,厦大工会办这样的活动自然也是如履薄冰,能当选的商家其难度大概要远超会展中心,茶业界中选的惟有“梅记茶行”一家,正合我意,在家门口就能蹭上一杯梅记好茶,实乃史无前例。


       现场商家云集,大多桌子一排,就亟不可待,而“梅记”就是“梅记”,一丝不苟,大家风范,不慌不忙,俨然把自己临场的一亩三分地布置成一家古色古香的茶馆,那架势堪比现在校园里惟有的“芳草天涯人文茶舍”,甚至超过了早年办在丰庭食堂后面的“武夷茶馆”,如果要写一部《厦大茶事》,这昙花一现的“厦大梅记”不可或缺呀。更加妙不可言的是我在现场随缘喝的第一杯铁观音,居然是“桂花老铁”,一款南岩铁观音老茶与桂花的珠联璧合,我不由几丝窃喜,心扉上那《峡阳桂花糕》的馨香还未散去,一壶桂花铁观音又从喉头徐徐滑下,将珠黄齿落的老朽熏出满口仙风道骨!


      为百年“梅记”站台,为自己心仪的“桂花老铁”站台,津津有味,不亦乐乎,恍若把自己也站成了一株历久弥新的老茶……

  • 南澳巧遇杨锦麟

    2018-01-13 18:59:10


    厦大人    我们小学老同学十六人相约自驾游,从厦门驱车前往广东省的南澳岛,穿过一座今生今世经历过的最长的海上长桥,去感受这颗北回归线上的珍珠,这枚蔚蓝色大海中的绿翡翠,自然还有活蹦乱跳的海鲜,说实话,海景海鲜要打动我们这拨从小也是在海边长大的厦门孩子,难度可想而知,但远离喧嚣孤悬大洋的南澳岛做到了!

     

    尽兴地玩,尽情地吃,就在我们行将惜别南澳宝岛的时候,突然获悉由厦门大学潮汕校友会、浙江省锦麟公益基金会合作开展的“汕头南澳县后宅镇中心学校锦麟乡村图书馆”公益项目将于当天落地于我们所入驻的宾馆边上,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如此精准的巧合得让我们目瞪口呆,因为这个乡村图书馆项目的“始作俑者”——杨锦麟不仅是享誉华人世界的“凤凰名嘴”、“有报天天读”的创建人,还是我们厦门的初中同年级的同学,1965年我们一起跨进了厦门镇海路上的双十中学,1966年我们一起被卷入文革恶浪从此失学,1969年我们一起上山下乡落户闽粤赣三省交界的大山里……,直到1977年底高考恢复,我们才一同迎来生命的转折!我们一起都有失学长达11年的痛苦,我们最知道无书可读的人间悲哀,我们最了解功成名就的杨锦麟同学为什么还在祖国各地的穷乡僻壤乐此不疲地开办“锦麟乡村图书馆”,我们想一定是老天爷精心安排了我们的对接,一道参与这所乡村图书馆的落成典礼!

    杨锦麟不仅是厦门双十中学的杰出校友,还是厦门大学在国际传媒界最知名的校友之一,厦门大学潮汕校友会全力参与了这所“锦麟乡村图书馆”的建设,厦门大学校友总会朱崇实理事长和潘世墨副理事长亲自来到成立典礼现场,为杨锦麟校友的公益壮举助威喝彩!

    各界代表发言之后,我也代表我们老同学在会上作了即兴发言,首先点赞了尊敬的朱崇实校长为公益事业亲自来到现场,卸任之后依旧保持了一颗关爱学子的平常心。接着告诉大家我们在厦门就读的小学名叫“东澳小学”(如今的演武小学),“东澳”到“南澳”,都有一个“澳”,说明我们都是在海边生长的孩子,而依山傍海的厦门大学最近建造了一艘“嘉庚号”科考船,这艘科考船正期待着热爱读书热爱大海的小朋友去驾驭,去探索……

    感恩苍天,感恩大海,我们一行匆匆告别了南澳,却把一腔深情和祝福留给了南澳的孩子们,也留给了亲爱的杨锦麟同学以及所有为公益慈善而奔忙的人们。

     

     


  • 莆田饮茶记

    2018-01-11 19:01:17


    左手茶杯,右手邮册,是我一生的选择,而生命中爱喝茶的邮友,或爱集邮的茶友,不计其数,莆田小邱就是其中一位。

    干练的小邱协助莆田茶叶商会举办“2018莆田茶文化发展论坛暨铁观音争霸赛”,并推荐了我担任了该商会顾问,让我有机会结识全省各地更多的茶友,感受莆田茶商参赛的热情和评委的敬业精神,福建茶业有今天的盛况,绝对是与他们全身心的付出分不开滴。我也借机畅谈了自己对当前茶市场的看法,并偷闲品得不少佳茗。

        第三站我们到了该会副会长也是茶叶商会副会长林建清创办的“丹青苑”喝茶,喝的是清香型的“铁观音”,体会的是观音的韵气与回甘,随后就在“丹青苑”用餐,山海佳肴,美味可口,茶足饭饱,神仙一般。

       老夫喝茶热身,连喝三站,站站茶不同,不是刻意,全然随缘,却也说明八闽茶人择茶而喝,愈发多元,再也难是某茶的一统天下。而我等邮友则邮趣茶趣相映成趣,不亦乐乎,我想,让一项或N项美好的嗜好伴随我们生命的进程,生命之路不仅又宽又长,而且一定多彩多姿!


  • 1月9日,想起41年前……

    2018-01-09 18:33:11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个痛心的时刻,北京时间1976年1月9日早上6点3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播发的头条——周总理去世。广播的话音未落,就听见父亲一声近乎凄厉的大叫,随后只见他泪流满面,不住地摇头……

      这是文革后期,我们这个知识分子家庭的状况稍有好转,父亲可以不被强迫劳动,母亲重新回到学校教学,我和哥哥也先后从武平农村调回厦门,但有形无形的“右派”帽子始终压在我们这个家庭每个成员的头上。家里一直收藏着文革前全套的《世界知识》杂志,该刊的封里封外有大量的周总理出访的照片,我们一家对周总理一直怀有特殊的感情,右派父亲甚至对他寄托着某种希望……

      不久传来清明节人民群众在天安门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用诗悼念周总理的事情,也曾一度激起我写诗歌表达心情的欲望,但因为深知自己“出身不好”,于是不敢造次。“四人帮”垮台后,这种欲望越发有了尽情宣泄的可能,一时间男女老少都写诗,整个国家都沉浸在诗的氛围里。为纪念周总理逝世一周年,“厦大革委会”要在大礼堂举行诗歌朗诵纪念会,因为校园里外文系的文艺活动中“炊事员郑启五的诗朗诵”向来是“保留节目”,而且我朗诵的诗章从来都是自己的创作,这在厦大食堂的历史上很可能是史无前例的,所以这次外文系就把我报了上去(当时各系食堂编制归各系)。

      我深知责任重大,也有极为强烈的表达欲望,当晚在食堂值班时就动笔创作初稿,结果居然一宿没睡,激情澎湃写了200多行。这连我自己都相当吃惊,过去搜肠刮肚,也从来没有超过50行的,这正如我的诗句所言——“我要让胸中这股不可遏制的情感,在笔底奔流,在纸上横溢,凝铸成赞颂您的诗句。”

      早晨回到家里,我就把诗稿丢给父母亲,请二老修改润色,他们立马大动干戈,而我则蒙头大睡。父母亲在上世纪40年代初年在长汀的厦门大学就读时,都曾是校园的文学青年,他们因为诗歌而相识相恋。1977年的时候饱经磨难的父亲已双目失明,于是父母亲两人联手,逐行逐字推敲了一整天,依然兴致勃勃,他们胸中同样有股“不可遏制的情感”。

      “纪念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一周年”诗歌晚会在学校的“建南大礼堂”举行,有一张油印的节目单我至今仍珍藏着,我的朗诵被安排在很后面。瞎子父亲在我嫂嫂的搀扶下也来到了大礼堂,这是他被打成右派20年第一次体面地来到大礼堂(批斗会不算!)。

      印象中整个晚会有三次高潮:一次是中文系蔡厚示老师创作并朗诵《毛主席和周总理永远活着》。他不慌不忙的架势,抑扬顿挫的声音,引得满堂掌声,特别是朗诵到“浩浩的长江水啊,快敲响你欢乐的腰鼓”时,体胖的蔡先生侧身作了一个敲击状,全场更是掌声雷动!接着是我们外文系的庄鸿山老师的表演,他朗诵的是诗人柯岩或是石祥的作品,声情并茂。庄老师是英语教师,还是杰出文艺人才,独唱和手风琴独奏、伴奏都有一手,舞台经验十分丰富,他才朗诵一句,那气势已经赢得欢呼与掌声。我一边在后台观看演出,一边努力镇定自己的心绪。好不容易等到我上场,夜已深深,我因为焦急,反倒一点也不怯场,报幕员一报“下面由外文食堂炊事员郑启五朗诵他自己创作的诗歌《诗的花圈》”,全场先是一阵意外的笑声,随即是热烈的掌声,面对这样特别的鼓励,我完全放开了,近200行的长诗就这么豪放地倾泻而出!

      那是一个政治热情空前高涨的年代,我稍有一点比较特别的诗句,下面就掌声热烈回应,时间都过去40年了,现在回味起来,那掌声如潮犹在耳际。我的诗题目写得比较好,现在还为那四个字沾沾自喜,但内容比较直白,不少就是压了韵的标语口号,但直白的诗毕竟更接近朗诵诗,像“我要骑上华主席给我们的自由之马/驰骋在崇敬和怀念的原野里/采集编制这诗的花圈”还比较抒情;像“毛泽东的故乡不许妖魔横行/周恩来的祖国岂容鬼蜮复辟”掷地有声;特别是对“四人帮”的怒骂,最能引起共鸣,如“把他们千刀万剐剁成肉泥,/剁成肉泥都不解气”我边说边跺脚……我的朗诵获得很大的成功,我激动得彻夜难眠!

      那是一个激情洋溢的年代,一首诗,一篇短篇小说,或一部话剧,都能轰动全国。所以说我的《诗的花圈》轰动厦大校园也绝不为过。隔天一早,我依然精神抖擞地去卖早餐,结果很多工农兵学员都对我赞不绝口。晚上下班时,更令我目瞪口呆的是,中文系的朱红老师竟在我家里等我,主动来要帮我修改诗歌。朱老师是文革前校党委书记张玉麟的妻子,也是我的同学张珞平的妈妈,这也是我们这个“右派”家庭20年来第一次迎来有特殊背景的客人……

      那是一个时来运转的年代,这首诗歌荡出的涟漪故事多多,比如家里需要木料在走廊边围一个储藏间,一直很发愁,结果我去校产科,人家一听是写诗歌赞颂周总理的炊事员,立马就批了,还叫人用板车直送家门……最奇的是我高考时第一批落选,结果扩招时我居然被招进了“半保密专业”的外文系,我怀疑这也与这首诗歌的创作有关,尽管至今它仍然是一个谜。要知道,当时父亲的政治问题还没有解决,右派阴影始终笼罩在我的头顶。

      《诗的花圈》在发表上也富有传奇,我先是寄往《福建文学》,结果很快被退回,编辑写了很长的退稿信,可能是我一辈子收到的最长的退稿信。信中一再肯定我的诗富有激情,但很抱歉的是由于刊物周期较长,是双月刊,“纪念周总理逝世一周年”的小辑已经付印。没想到的是随即《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的编辑居然找上门来,说要发表《诗的花圈》。“学报”原本是发表论文的刊物,但在文革后期复刊后基本上刊登大批判文章,1977年时情况依旧,是年第一期拿出了12个页码刊登“纪念周总理逝世一周年诗词专辑”,我的《诗的花圈》放在最前面,在作者名字前还标明“外文系食堂炊事员”,一同发表诗作的有蔡厚示老师、书法家虞愚、革委会副主任蔡启瑞、骆炳南老师、黄拔荆老师等,当时“教授”还不是一个好头衔,所以一律没有。还有几首是学生的诗作,其中有署名“经济系学员李礼辉”的,李同学如今是中国银行总行的行长……

      随即在1977年4月,《厦门大学学报》编辑室编了一部“纪念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一周年诗词选辑”——《丰碑颂》,厚达500页,汇集了全国报刊的相关诗歌,《诗的花圈》等也编了进去。此时此刻,封面素净的《丰碑颂》就放在我的电脑旁,伴随着我键盘的击打,傍随着我思绪的飘飞……

  • 北回归线纪念碑——南澳岛剪影4

    2018-01-09 18:29:42

  • 博文插上了海燕的羽翼

    2018-01-09 14:02:41


  • 一头芭蕉,一头紫菜——南澳岛剪影3

    2018-01-07 19:08:42

  • 那里也有郑成功——南澳岛剪影2

    2018-01-07 19:06:13

  • 妹妹坐船头——南澳岛剪影1

    2018-01-07 19:04:42

  • 博文又上报,新年开门红

    2018-01-07 19:02:55

  • 芦东茶话

    2018-01-05 08:01:52

                       夜已深深,在瑞景新村万家灯火里,入住十几家茶铺,那名叫“芦东”古色古香的茶家就与“大坪”隔街相望,仿佛是星空下的大坪山和小坪山,又宛若横卧在鹭岛灯海里的一对湿漉漉的茶联,“大坪高山翠,芦东瀑自长”,茶气氤氲,墨迹未干,茶不醉人人自醉……

       以上是一题旧作的结尾,那“夜已深深”的夜已是六年前的星辰,六年河西,六年河东,厦门城茶铺多过酒家和银行的盛况,如今似乎已不复存在,互联网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扫得实体店七零八落,但瑞景大门边古色古香的“芦东”依旧在,有幸应验了老夫当年的信口开河——“芦东瀑自长”。诚信与品质,终于让“芦东”留住了瑞景的老茶客,留住了岛城的回头客,守住了“铁观音”老茶的“基本盘”!当我和香港著名茶人陈英灿先生再次步入“芦东”茶香幽幽的店堂时,我突然觉得“古色古香”归根结底还是本真的“茶色茶香”,茶文化真不是可以完全靠装修滴!

    在北京马连道茶城经营“铁观音”的小吴夫妻也因缘而聚,一同品茗,茶客诸君就小吴夫妻店开发中的“草木本心”系列各抒己见。我感兴趣都是“草木本心”的素材直接采用“铁观音”带茶梗的毛茶。记得三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泉州,在涂门街的一家老茶铺,柜橱上一字摆放五口铁皮方罐,分别贴着“本山”、“毛蟹”、“佛手”、“黄旦”和“铁观音”的红纸黑字,方罐面客的一面是玻璃的,乌龙茶五兄弟并驾齐驱,乌青的茶米和金红的茶梗相映成趣,那次与乌龙茶的遭遇,堪称我与溪茶的初恋,抑或我与溪茶的初恋就是从带茶梗的毛茶开始的!

         品饮“铁观音”毛茶,省略了拣茶和再烘焙等两道工序,却保住了青茶原始的本真,把握得好,茶梗不但不涩,而且平添清甘!更妙的是,此类毛茶可类比绿茶,直接在茶杯里浸泡,续水再饮,顺应独自一人电脑前书桌上的两全其美,简约享有……

        茶逢知己千杯少,芦东茶话真知多,茶也就越喝越有滋味了!尽管网上购物铺天盖地,超市一走,应有尽有,但特色实体小店也便利,且有感情,有温度,永远不可缺!


  • 三角梅,元旦的绽放

    2018-01-03 08:41:00




  • 写给母校学弟学妹十八岁成年礼

    2018-01-02 21:55:28

    元旦一大早,匆匆赶到漳州和厦门交界的龙海市角美镇,参加厦门双十中学漳州校区高三年同学的十八岁成年礼,代表双十校友讲话,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角美在厦门经济发展的强烈辐射下,今非昔比,已经高楼林立商街纵横,一派现代化城市的雏形!

    隆重的成年礼在学校露天运动场举行,绿色的草坪,红色的座椅,高三年8个班的男女同学连同他们的家长和老师济济一场。面对如此壮阔的双十方阵,我感慨万端,创办才五年的双十中学漳州校区在办学规模上已超过我1965年在读的双十本部的规模,而且办学质量正在笑傲漳州平原!

    老天很给力,蓝盈盈的“角美蓝”飘着几朵洁白的云,运动场边三座高楼正在建设之中,拔地而起的楼体与力大无边的吊塔,有幸成为这场成人礼独一无二的背景。更具象征意义的是,昨天胜利营运的厦门地铁正是从双十母校镇海校区出发的,其中6号线一旦贯通,镇海校区与漳州校区势必“双十校门”无缝对接!


    面对着即将投入2018高考的漳校高三学子,我情不自禁地回味起40年前恢复的那场高考,经过文革十年癫狂的折腾,在千军万马挤着过独木桥的赴考大军里,一马当先的依然是我们双十学子!世界上叫一中二中的有千所万所,叫三中四中的有万所千所,而双十、双十,舍我其谁?!

    谨以此祝福祝愿我亲爱的学弟学妹们,十八岁了,勇敢地去赢得前进路上所有的挑战!


  • 永远的《南强记忆》

    2018-01-01 18:19:34

    眼下,厦门大学人文学院77、78级老同学正在紧锣密鼓筹备“纪念高考恢复40周年(1977-2017)以及77、78级同学进校40周年(1978-2018)”的活动。身为同年级的外文系同学,我也心潮起伏,央视在“国家记忆”中推出的“恢复高考四十年”专题节目,我是一集也没有落下,泪牛满面啊!


     曾记否,10年前的此时此刻,我们在母校建南大礼堂一起举行了“高考恢复30周年纪念”,身为留守母校的77级同学,我也积极主动投入到各项筹备工作中,我不仅出版了一部抒情母校的散文选《芙蓉湖随笔》作为大会献礼,而且义务协助厦大校友总会主编老照片报——《南强记忆》,在短短的20天里,主编了3期。承蒙校友会的信任,我上蹿下跳,征稿、编排、划版、主编寄语,乃至联系印刷,到最终的搬运,交由校友会分发,我几乎都是单枪匹马,我一时成了厦大老照片的片王,至今厦大校报卢主编还不时向我求助。


       《南强记忆》赶上了读图时代,赶上了黑白照片大放光芒的时段,赶上了老同学回眸30年激情四射的时分,结果大受欢迎,令老同学们爱不释手,其中很多经典摄影至今还被男生女生们津津乐道,例如校艺术团的舞蹈剧照《祖国,我爱你》!

       《南强记忆》告诉过去和未来:我们77、78级是永远的男生女生,最幸福的是我们外文系,男女比例极为般配,虽然恋爱成功凤毛麟角,但男女同学若即若离的感觉,穿越时空!我从老照片里偷偷的发现,最悲催是历史系考古专业,77级20个同学全部男生,78级20个还是全部男生!不过我要告诉你,今天的母校厦大考古专业,85%是女生,青春靓丽,翻天覆地,额滴神啊!

       我是平生第一次编照片报,无师自通啊,一张白纸好画最老最美的图画,其中《南校门剪影》史无前例,魅力绵长;而《历史系专页》编好后印刷未遂,因为为了让更多的系别能有露脸的机会。今天我利用微信公众号平台,重新批量展示我们77、78级的老照片,包括未遂的页面,为中文系等系别的老同学大聚会敲敲边鼓,预热一下,大家尽管可以各取所需,尽情地沉浸在温煦的老时光里…… 

      勤学苦读,一代天骄,77、78级是母校之光,祖国之光,人类之光!高考恢复四十年,老同学再次大团聚?至少让我们以当年的光影,再一次点燃青春的激情,重温并感恩我们四十年前的新生,四十岁是我们共同的生日!

      请不要感叹我们也年老珠黄,当我看到90岁的陈华老师在孜孜不倦地编排他们年级《厦门大学1944级同学会会刊》,我们1977、1978级的学弟学妹哪里敢说老呀?!那就不妨把那首老歌换个唱法:“厦大人永远是年轻,她好比大松树冬夏常青,她不怕风吹雨打,她不怕天寒地冻,永远屹立在海岸”!








  • 尝试地铁首日,镇海路到岩内

    2017-12-31 23:08:18

  • 老人卡,含金量大大!

    2017-12-31 22:56:57

  • 请你告诉我,请你告诉我!

    2017-12-29 15:56:12

       2017年12月28日《厦视直播室》播出《“复兴号”来了》的新闻特写,将首次执行厦门到上海线路的高铁“复兴号”与动车“和谐号”的里里外外进行了对比,从车厢的高度说到车体装饰的金边,从座椅对比讲到wifi的设置,津津有味,不一而足。


       我耐心地等,我认真地看,始终未见乘客最为关心的两个问题:从厦门到上海,“复兴号”比“和谐号”快了多少?车票贵了多少?这应该是绝大部分乘客最关心的两个基本点,然而任凭老百姓在心里千问万问,可我们的记者却愣是闭口不谈。


       速度与票价,应该双双都不涉及商业机密吧,《“复兴号”来了》如此缺心少肺,真是匪夷所思!这样没头没脑的新闻也好意思拿出来招摇过市?!


  • 送别2017年

    2017-12-29 09:12:04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