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江头喝普洱

    2018-07-18 07:03:37

      开通了地铁1号线,原本有点远的江头似乎也近在咫尺,我偷闲到那里转转,惬意的脚步越发轻盈,走街串巷,高楼大厦栉比鳞次,店家连着店家,幼儿园依偎小学校园,宜居且养人,社区的成熟度宛若七月果园里的荔枝。

    在江头公园走累了,就想到附近“鹭岩茗茶”讨口茶喝。前几天,我应邀出席“厦门茶业商会”主办的“厦门茶王争霸赛”颁奖典礼,留下很深印象。“鹭岩茗茶”掌门人张荣生就是厦门茶业商会会长,风生水起的赛事都是他老兄一手策划的。

    改革开放以来,厦门茶行业风起云涌,英雄辈出,“鹭岩”乃其中之一。记得1997年厦门首次茶王赛,乌龙茶茶王是一款“毛蟹”,拍出七万二的天价,我的茶散文《一壶饮下“万元茶”》收入《把盏话茶》一书,权当备忘,青年张荣生可是当时茶王赛最年轻的评委。他老兄见证了新时期厦门历次茶王赛,大浪淘沙,如今稳坐厦门首席评茶师的交椅,可谓实至名归。

    近年张荣生凭着对茶市场的精准判断,以及对茶品质的稳健把握,亲赴云南,开发并监制生熟两款古树普洱茶饼——《冰岛贰零壹陆》和《一带一路.海丝情》,品饮、珍藏两相宜,深得茶人茶客的追捧,我也爱不释手。手捧古树茶,我喜欢把鼻孔紧贴茶饼的绵纸,尽情嗅闻普洱原香。茶叶茶饼千包装万包装,总不抵绵纸纸一张。记得儿时父母亲购得散茶归,我总要争得放置权,将茶米徐徐倒入茶叶罐,余下的那张带着茶香的绵纸就归我嗅闻赏玩,心生爱怜,如沐甘霖……

    张荣生监制的古树生普茶饼,茶汤金黄透亮,茶味正,茶气足,不仅喝得适口,而且舒服,我一直以为适口即好茶,而舒服才是饮茶的最佳境界。适口是前提,舒服为享有,在品饮的流程里,二者相辅相成!我们边喝边聊,厦门茶界往事如数家珍,我俩曾经一起结伴到永春牛姆林品茶评茶,转眼竟已是十二年前的往事……,白驹过隙,光阴荏苒,好茶好朋友,寸金寸光阴!

    江头喝普洱,喝得尽兴,喝得心满意足,喝得日落晚霞红!


  • 马伊琍是老知青的女儿

    2018-07-16 11:20:30

        老朽我对明星不明星的向来不大关注,这位叫马伊琍的女演员是因为参加了央视“朗读者”(第二季)而进入我的视野。她在和主持人董卿的谈话中质朴而生动地描绘了父亲的养育之恩,令人动容。

    马伊琍不经意间说出她的父母亲都曾是初中没毕业就插队江西的上海知青,让我的心咯噔一跳,随即在心里对马伊琍的父母亲有这么一个懂事乖巧的女儿而默默祝福,因为我也是初中没有毕业就插队闽西的厦门知青。其实当年的“老三届”知青有一半以上都是初中没毕业的。

    有人说,“天下知青是一家”,不乏虚夸和矫情的疑似,我是很难接受的,但回眸50年前的插队岁月,同龄人会有一些共同的交集与感慨。

    赣南是当年上海知青插队落户的重镇,与我们厦门知青插队落户的闽西山水相连,闽西交通不方便,但赣南有些地方更糟糕,所以不少上海知青回沪探亲就从闽西武平走,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路往往得到厦门知青的友情协助……

    马伊琍是老知青的女儿,老知青筚路蓝缕,一路走来有多么不容易,如果再有反映知青的影视作品,希望能看到马伊琍一马当先,当仁不让!




  • 大家都来吃荔枝

    2018-07-14 10:35:32


    我们的车从厦门一路风驰电掣,在永春的岵山镇出的高速路口,车刚要进入镇街,就有三棵挂满硕果的荔枝树映入眼帘,一挂挂红如胭脂,在浓绿的叶丛中颜色对比极为强烈!这回我们是专门去吃荔枝的,堪称“荔枝之旅”,为了快乐自己,也为了果农的快乐。

     七月流火,我们漫步在荔枝林里,一派心旷神怡,这里也许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荔枝林,荔枝老树多达三万余株,其中树龄超过二百年以上的就有381棵,老树青春依旧在,红彤彤沉甸甸,株株挂果上千斤,老树新果,煞是壮观,我以为这是我们闽南一片活的“物质文化遗产”。

     荔枝好吃手难摘,原因在于老树株株树冠苍劲挺拔,村里的年青人都外出打工了,年迈的老农身手敏捷的攀立在抖颤的枝头,不一会儿一篮叶果混杂的鲜荔枝从树上顺绳子缓缓降下,每一颗荔枝都红透了,剥开这样的荔枝放入嘴里,汁多肉厚,一汪清甜,核或小或大,与食客捉迷藏,这就是传统的乌叶荔枝,这就是几百年来坚守传统风味的乌叶荔枝,鲜得不能再鲜了,红得不能再红了,我想起杨贵妃,想起白居易的《荔枝图序》,还想起了杨朔的《荔枝蜜》,那透心的一嘴清甜,世上最美的水果舍我其谁?!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闽南人,果农看着我们一个个吃得津津有味,他们都憨厚地笑了,我们吃够了,才想起要拍照,那一筐筐满满的鲜果被麻布袋披盖着,果农急忙揭开布袋让我们拍照,不巧带落了一颗鲜果,那小小的一颗乒乓球似地蹦跳了一下,就骨碌碌地一直滚去,那老农三步并着两步去追赶,然后捡拾起,又小心翼翼地放回竹筐里,我不知道乌叶荔枝为什么要叫乌叶,但我却分明看见了那赤膊的老农被太阳晒得乌黑的脊梁……叶呀,果呀,农夫的肤色呀,还有老果树底部那盘错兀突的茎根,都是岵山荔园多少代果农盘结的浓墨重彩……


    (读了此文,拜托您转身出门消费两斤荔枝,多好的水果啊,放在冰箱里慢慢吃,不会上火滴,农民有多么地不容易,歉收苦,丰收也苦啊!上火,上火,妖言惑众,毁了多少果农的发家梦!)


  • 孔子学院再当评委

    2018-07-11 19:59:01


  • 喝茶要从娃娃抓起

    2018-07-10 16:28:11


  • 茶卡蓝天

    2018-07-09 10:43:52

  • 四枚“王虎鸣”

    2018-07-09 10:01:11

       王虎鸣是著名邮票设计家,因为某个原因,我一直没有王签名的邮品,备感遗憾,看来是缘分尚未修到。

    去年6月我与老同学畅游青海的“茶卡盐湖”,作为旅游的副产品,我把门票明信片实地投邮寄回家,自娱自乐爽歪歪,而后还作文一篇,感叹青海邮政的普遍服务精准无误。厦门邮政的领导张志军把拙文推送给了青海邮政的老总周新峰。

    我把茶卡放在了心上,人家把我放在了心底,今年6月在“茶卡盐湖”邮资片发行首日,周新峰一口气将四枚有邮资片设计人王虎鸣签字的明信片,实寄到了我的厦门大学;片小情深,友谊是邮出来滴,也是喊出来滴,一时间“厦门蓝”与“茶卡蓝”遥相呼唤,“厦门,厦门,我是茶卡!”,“茶卡,茶卡,我是厦门!”,小小邮箱无声胜有声,谢谢张志军,谢谢周新峰,也谢谢王虎鸣极富个性的签名!

    我把我的四枚“茶卡盐湖”放进一个叫“邮政用品学术交流群”与同好做一个分享,火眼金睛的群主立马看出,说是这四枚都不是国版明信片而是广告片,我赶忙翻过明信片细查细看,果然四枚都是“青海省邮政商函广告局”的风景广告加印片,于是我回复群主,“不是广告片,是故事片”,是有故事的明信片,然后打上四个笑哈哈的小头像!



  • 让锦鲤回归它观赏鱼的本真

    2018-07-07 16:42:46

     

    邮票一直以来被称为“国家名片”,尽管进入数码时代,通讯手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邮政投递的土壤急剧萎缩,邮票的地位每况愈下,但是“瘦死骆驼比马大”,邮票的国家属性依旧坚忍,“国家名片”的地位舍我其谁?!原本“中国邮政”在2017年6月25日要正式发行的《锦鲤》邮票突然宣布暂缓发行,其悬念一直到如今一年之后也依旧没有动静,这在中国乃至世界邮票发行史上都是极为罕见滴!

    为什么要暂缓发行?虽然“中国邮政”极力回避,但大家都清楚就是这套邮票的第二枚和第三枚取名采用了“昭和三色”和“大正三色”这样带日本年号的鱼名,在中日关系敏感复杂的历史时刻,几乎就是让这群无辜的锦鲤游进了退维谷的境地!据说,福建省的邮政仓库目前一直接由武警部队把守,悬而未决的“锦鲤”如果停发,每一套都可能价值连城,每一套的不慎流出都将蛰伏着某种政治的和经济的双重影响,“锦鲤”潜藏着比1980年的猴票更大的价值链!

    如今中日关系出现了缓和的迹象,下个月12日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的纪念日,是否在此间选择一个吉日良辰让邮票低调发行,让百般为难的“锦鲤”游出是非之地,回归它观赏鱼的本真?就好比“红富士”就是一个苹果尔耳!

     


  • 参加厦门茶商协会“中国好茶”茶王争霸赛颁奖典礼

    2018-07-06 22:00:00

  • 两岸新新闻,话说老漂族

    2018-07-05 16:48:11

  • 听课文,不含糊

    2018-07-05 16:39:22

  • 捉拿野鸡,檄文上报

    2018-07-05 16:37:44

  • 听课的享受与折磨

    2018-07-02 10:46:35

        

       厦门市委宣传部和厦门文联以及湖里区委宣传部等三家办了一个以报告文学为主题的讲习班,特别邀请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何建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徐剑,以及青年报告文学作家纪红建、于雪丹等四位著作等身的领军人物来讲课。我参加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型报告文学《奋斗》一书的撰写,因此按要求全程参与,在五天里听了四天半的课,最后一个下午因为自己厦大有课,才不得不告假半天,真还有几分恋恋不舍。

    不瞒您说,自己讲了大半辈子的课,突然反师为生,颇有几分新鲜感,每每望着前排诸君忙着记笔记背影、课间同学走廊上说说笑笑、蹭喝漂亮女生幽香的绿茶……就有一种返老还童的错觉;最是讲台上的妙语连珠引爆课堂放肆的笑声,那感觉真是我的大学生生涯又回来了,小鸟一般地飞回来了!

    五天四人口若悬河,其实只讲了四个字——“报告文学”,抑或“如何以文学的手法写新闻报导”,结果是精彩纷呈,妙趣横生,干货满满,大咖们信手拈来,要理论有理论,要文采有文采,最是一线鲜活的案例,几回回催人热泪盈眶,讲课讲到学生流眼泪,即便是我们厦大,也属罕见!所有的中国故事都是脱稿而讲滴,现场的PPT几度被冷落,被束之高阁,因为那些典型案例实际上早就蛰伏在讲课人的血脉里而蠢蠢欲动,一经穿刺,就喷涌而出!

    我以为这几堂课既是文学的理论与探索,也是语文课和思政课,那些一个个令人荡气回肠的中国故事,让一大堆原本疲软的大道理突然挺直了腰杆,如果让我的厦大学子也能同步享受到如此巨大的正能量,那该有多好!

    其实我们的大学课堂,照本宣科早已蔚然成风,学生上课打瞌睡以及翘课司空见惯;如今哪位教师忘记带PPT,结果往往就是课难以为继。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中国的高等院校最缺的不是博导硕导,不是正厅副厅,而是能把主干课程讲得深入浅出精彩纷呈的“讲师”,据我所知厦大历史上萨本栋、卢嘉锡等理科男就是这样一流的“讲师”,可惜后继乏人,后继无人!为什么?你懂!

    听一堂好课绝对是一种享受,而上一次照本宣科的说教不啻是一种折腾乃至折磨,您以为如何?尽管作家讲座和教授授课不可同日而语,但诗性表达和情感案例并不是作家的专利,而引进名作家进厦大课堂掺沙子的尝试一定不能中断,什么时候,我们的教师都能以上好一堂让学生大呼过瘾的课而充满自豪感与成就感,那我们的大学才有希望!




  • 走进福建台

    2018-07-01 18:08:36


  • “野鸡”四下出没,猎手你在哪里?

    2018-06-27 11:53:46

    高考成绩公布,紧接着开始填报志愿,有关部门在这个节骨眼上,公布了392所野鸡大学的黑名单,告诫家长和学生不要上当。如此谆谆告诫已经延续好几年了,却从未听闻有什么“猎鸡行动”,许多安然无恙的“野鸡大学”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曝光,证明它们依然健在,也说明总有人上当受骗,而欲哭无泪的受骗家长和学生来自偏远贫困地区的可能性要大于发达地区。这更说明,光有曝光是远远不够滴,这不过是给这些“野鸡大学”的“招生”稍微添加一点点难度而已,“野鸡们”只要把校名换一个字,不就自动脱离了黑名单,成为可爱的“家鸡”万事大吉?

    在今年曝光的392所“野鸡大学”中我们福建有5所,其中我们厦门也有一所“厦门师范学院”赫然在目,我想问问我们厦门的教育主管部门对这头地产“野鸡”的来龙去脉知道多少?做了哪些工作防止厦门以及外地考生上当受骗?有关部门是否能主动作为,司法介入,对这类涉嫌网络诈骗的“招生行为”实施侦破?常识告诉我们,要锁定这头“野鸡”的网络IP,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抑或还要等什么“领导批示”?

    “野鸡”在网络上大举出没,猎手猎手,你在哪里?

     


  • 翔安校区再说土耳其

    2018-06-27 11:50:09


  • 去八号楼喝茶

    2018-06-26 16:05:03

           那天在厦门宾馆附近的酒家吃海鲜,吃了我最喜欢的煎蟹。那蟹煎得十分到位,不露半点焦黄,就大功告成,把一肚子蟹膏蟹肉的原汁原味都紧收到位,蟹味浓郁而鲜美,蘸点黑醋,佐以啤酒,实乃人间至味!友人劝我,年事偏高,啤酒海鲜还是少沾为妙,我却心中有数,胸有成竹,半个世纪饮茶无数,老胃有了经年的茶总量垫底,痛风企图缠身谈何容易!

    酒足饭饱,打道回府前陈清福兄建议到八号楼喝茶,于是客从主便。依山而建的厦门宾馆以别墅式的建筑为特色,高低错落,曲径通幽,但总体规模较小,大型会议难以承接,于是后来有了风格迥异八号楼,楼顶高怀先生“厦门宾馆”四字墨宝,把身宽体胖的楼体点染得墨香幽幽。

    “厦门宾馆”其实是很亲民的,但守本分的市民大多对它敬而远之,像我等随意出入的不速之客,似乎并不多见,这也正好契合了大堂茶馆那幽静氛围。女茶主询问喝点什么?我点了名枞水仙,老同学杨廷生老茶友张列权为推广水仙茶不遗余力二十余载,我多少被他俩潜移默化。

    各地宾馆的大堂里开设茶馆或咖啡厅,早已司空见惯,没有了反倒觉得空落落不大正常,八号楼大堂的茶馆装修得古色古香,壁上的一幅荷叶图“出污泥而不染”,与高高在上的高怀老先生墨宝相得益彰。该茶馆布局精巧,几个包厢别有洞天,品茶聊天,不胜优雅。

    水仙名枞汤色橙黄,老夫轻轻啜上一口,滋味醇厚回甘,满口兰花之香;女茶主端庄大方,说茶泡茶隐含几分妙玉的机敏,弥散着名枞成熟迷人的韵香,让饮茶人颇有宾至如归之感。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我一时沉浸茶汤,竟淡忘了晚宴的煎蟹之美……

    到八号楼吃茶,从来佳茗似佳人,见色忘友从来没有,“见茶忘蟹”确有其事!



  • 愿君多实寄,此物最相思

    2018-06-23 18:30:45

        纪敏三先生是台湾中华文物邮学会副理事长,生前默默地为闽台集邮文化的交流贡献良多。2018年6月13日是他逝世一周年的日子,闽南漳泉厦的邮友在厦门集邮协会举办追思会,敏三先生的遗孀洪月梅女士在台湾中华文物邮学会理事长孙国光伉俪的陪同下,专程从台湾赶来参加。

    追思会上,两岸邮友争相发言,往昔的一枚枚封片戳唤起各位情思绵绵的念想,大家逐一在追思会的纪念邮品上签名留念,并一致表示要继续推进海峡两岸集邮文化的交流,场面十分感人。敏三兄九泉有知,定当含笑微微。

    面对此情此景,笔者十分感慨,回味敏三兄的书画佳作以及往昔惠赠惠寄的一枚枚文绉绉的纪念封片,情不自禁在心里吟诵起王维的《相思》,备感邮品就是我们邮迷心目中的“红豆”:“封戳生两岸,春来发几枚,愿君多邮寄,此物最相思”。

     此岸,彼岸,枚枚封片紧相连;邮品,人品,闽台邮友一家亲。

     


  • 再聚红楼

    2018-06-22 22:59:58

  • 在茶卡盐湖湛蓝的天空下

    2018-06-22 19:32:06

    去年初夏六月,爽风爽歪歪,我先随厦门大学的老校友去了烟台,到樱桃园狂吃樱桃;然后再与厦门演武小学的老同学去了西宁,到蒙古族牧民家里吃了烹全羊。在一马当先津津有味大开吃戒的时候,我始终不忘自己邮迷的初心,于烟台蓬莱市的蓬莱阁景区和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茶卡镇的茶卡盐湖景区分别撕下了门票上的邮资明信片,实寄给自己,无意中对两地的邮政服务进行了抽样对比,顺带履行俺国家邮政特邀监督员的义务。

    有“人间仙境”之誉的蓬莱阁景区,其邮筒就设在景区检票口边上不足十米之处,醒目且方便;自称“天空之镜”的茶卡盐湖,其邮筒则隐藏在景区旅游品露天市场里,如果不多个心眼,极易失之交臂。

    两款门票明信片都是超小的125毫米x78毫米,极为娇俏,且皆为80分普通邮资,但万里托付,安然无恙,我回家后双双收悉,邮递质量可圈可点。

    蓬莱片是6月3日上午投邮,销盖的是“山东蓬莱”6月5日的邮政日戳,当地邮局显然没有履行邮筒上每日下午3点收邮的时间承诺;而茶卡片是6月9日17点投的邮,销盖的是“青海茶卡”6月9日18点的风景日戳,精准无误,“天空之镜”——茶卡完胜“人间仙境”——蓬莱!

    以上文字我贴在我个人微信公众号“厦门郑启五”上,广泛游走于省内外多个集邮群,并发表于我在《集邮报》的个人专栏“功夫茶”。事情一年后,今年的6月23日中国邮政发行《茶卡盐湖》普通邮资明信片1枚,明信片规格125毫米×78毫米,明信片邮票面值80分。远在厦门的我读了这条消息高兴了好几天,为什么?自作多情嘛,因为我曾经为乌兰县的邮政服务点过赞,为青海的风景邮戳加了油,茶卡盐湖湛蓝的天空下有我邮迷的一声赞美,全新的茶卡盐湖邮资图有我热切的期待,我相信今后茶卡盐湖的景点门票用上了茶卡盐湖专用的邮资图,那一定是杠杠滴更上一层楼!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