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转帖 国际传播学院第八届读书节名家讲坛之北京大学李红印教授讲座举行

    2018-05-18 18:11:06

    新闻首页 / 科教动态

     国际传播学院第八届读书节名家讲坛之北京大学李红印教授讲座举行 


    来源:国际传播学院 日期:2015-06-02 浏览次数:87 字号:[ 大 中 小 ]

             在北京二外第八届读书节名家讲坛开展之际,5月27日下午,北京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博士生导师李红印教授受邀莅临二外,为国际传播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师生们带来了一场深刻而又生动的学术讲座。此次活动得到了二外科研处的大力支持。国际传播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系主任王巍教授主持了此次活动。 


           此次讲座的主题是“对外汉语词汇教学”。李红印教授首先从对外汉语教材、备课和课堂教学这方面入手,向我们讲解了汉语教学中遇到了字词问题应如何解决。李教授主要通过郑启五老师在土耳其任教时的教学反思一文进行案例分析,向我们说明汉语教学中教师应该注意的几点:一、以“巴”字教学为例,说明单字教学应联系字词关系,增强教学的趣味性;二、以“教授”和“教”为例,说明词语教学应注重对比教学;三、以“茶”等饮料名称教学为例,说明汉语教学应时刻体现汉语文化教学理念;四、以“餐”字教学为例,说明汉字教学应由易到难,体现汉语易学的一面。


        接着,李教授从词汇教学理念出发,为师生们讲授了对外汉语词汇中需要牢记的几个理念:单字教学重要,字词关系重要,词汇教学容易,词汇辨析重要。另外,李教授还谈到词汇教学时汉语教师应具备的基础知识,充分完善汉语教师的个人授课能力。  随后,李教授重点为我们讲解了词汇辨析与教学的策略与技巧,让汉语教师在面临复杂难懂的词汇辨析与教学之际,能更好地掌握解决技巧和方案。李教授提到在初级阶段,教师面对学生的偏误可以只改不讲,中高级阶段多改少讲,必须改的话,点到为止。在辨析之前,“不见句子不开口”,辨析中则应该着手于句子,找不到最小差异时,就从最大差异入手。为我们提供了许多词汇辨析与教学时可以使用的策略与技巧,既实用又方便教学。 

         

          在讲座末尾,李教授也向我们提出了一名对外汉语教师应具备的七大要素:一、“人法合一”,教学法与教学技巧需融合到教师自身;二、教师需视情形而定;三、教学是一种关系,而不是一次录像;四、教师需反思与反思性教学;五、要有“教师心灵”;六、教师需具备“编织能力”,整合教学、学科与学生;七、谨记“终身学习”。在提问环节,李教授耐心地从专业与实践的角度解答了同学们的疑问。  最后,汉语国际教育系主任王巍教授致辞,感谢李红印先生为二外学子带来的别开生面的精彩讲座,同时也希望学生们学以致用,为日后的发展打下良好的专业基础。


  • 《鹭风报》上吃米粉

    2018-05-18 16:33:38

  • 这孩子丢得太没有道理

    2018-05-17 22:55:43

    我是不大看电视连续剧的,主要是太花时间,偶尔看看,也断断续续,避免被剧情牵着鼻子走。这次看《大牧歌》,首先是冲着齐营长这个形象,觉得他很像老电影《冰山上的来客》里的杨排长。让军人直面阳痿的难题,这好像也是第一次……


    其次是觉得杨月亮这个人物塑造得很鲜活,在以往影视长廊里还真没有类似的人物。女演员也演得极为出彩,疯的恰到好处,她只要一出场,就把红柳和许静芝的戏都给抢了!


    但演到林凡影的儿子石头丢失一场戏时,我终于看不下去了,编剧尽管可以尽情地“无巧不成书”,但你不能羞辱观众的智商,这个细节实在太生硬,石头的丢和捡,还有默默地被养了两年等等,都有违地理和生理的基本常识,都是难以自圆其说的生编硬造,纯粹就是给后面的许静芝造戏的!


    这个坎,我迈不过去,真的迈不过去!


  • 两岸邮事

    2018-05-16 10:48:20

  • 品鉴普洱“大白菜”

    2018-05-15 10:19:52

       

       下午随香港著名茶人陈英灿先生到厦门仙岳山庄一家专门经营普洱茶的茶行,首次品了传说中的“大白菜”。首次就首次,不怕您笑话,茶世界很大很大,好茶可遇而不可求也。

    何谓“大白菜”?据传上个世纪末,有几位志同道合的普洱茶行家里手开始在勐海茶厂来料加工,不久在该茶厂侧重定制班章系列茶品,凭着多年的选配经验以及对普洱茶独到的理解和研判,“班章生态茶”逐渐被茶人和业界认可,因该产品包装纸上有一枚“有机标志”,外形像大白菜,因此有了“大白菜”的昵称。着一听似乎很没有品味,甚至有点俗不可耐,但市场的认可才是硬道理。

    首先看了平淡无奇的外包装,主宾双方探讨了茶的年份,敲定了品饮的“大白菜”茶饼。按行规,如果喝了就买,茶资不计,如若专门品味,每克茶资70元。望着英灿兄毫不犹豫地掏出5克茶的茶资,我还是有点感慨,到处蹭茶喝,号称几万元一饼的普洱也司空见惯,但面对眼下真金白银一口盖碗杯的交易,还是很难令人无动于衷;这“白菜价”令我联想到黄金,尽管这还远非是最贵的“大白菜”。

    我闭目养神,极力排解纷乱的思绪,把注意力集中到“大白菜”的滋味和茶气。开喝时我的身体状态欠佳,因为午餐与朋友喝了酒,加上没有午休就匆匆赶来,有点腹胀,又有点疲困,却恰好检验了“大白菜”的威力。不是7克,更不是9克,而是最起码的5克,连续冲泡了10泡以上,汤色总是清亮,茶气总是很足,滋味醇正而干净,喝得我先是热汗微微,进而是打嗝连连……

    “大白菜”之后,接着分别品饮了另一位陈姓茶友带来的两款老普洱,两年前我与他老兄在厦门茶叶进出口公司的老茶品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他曾信口开河要送我一点云南千年老茶树的芽叶,今算是随缘兑现,一诺千金;他还打开手机,给我看了澜沧江边的那株2700年的老茶树照片,年轮里蛰伏几多长寿基因,山地里潜藏着几多生命的密码?云贵高原哟云贵高原!

    英灿兄带来的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8582老茶饼压轴,汤色金亮,滋味厚润,陈香-药香-参香层层递进,茶气茶韵双双势不可挡,这是老树新芽的造化,也是岁月积沉的演化,区区9克足以味压群芳,喝了半个下午的普洱,这才算尽了兴。我因身体欠安,一直沉默不语,其实面对老茶这一大自然的恩赐,我是怀有敬畏之心滴,默默感恩,扪心自问,此时此刻,这几克又几克的芽叶,何以万里关山飞渡,流入我的唇齿之间?

    最是普洱老茶,与人的寿命攸关,这是英灿兄多年嘀咕的“陈氏普洱茶经”。半个下午普洱茶汤的轮番冲淋,反复矫正我有些紊乱的脉气,几度豪放的小解之后,浑身上下终于一阵轻快,紧绷的脑门渐渐松开,夕照轻轻抹在“摩尔莲花”米黄的壁墙之上……


  • 老邮资兑换券上的邮政日戳

    2018-05-12 22:50:43

    邮友所托,辨别这枚老邮资兑换券上的邮政日戳,我的辨认是“舰队街邮局”。该局在伦敦,舰队街曾因报业发达而名闻遐迩。

  • 日前博文又见报

    2018-05-12 22:45:56


  • 暴雨走了再上课

    2018-05-10 18:06:30


  • 那些年,我们男生女生阵营分明

    2018-05-10 18:04:35


  • 昨天的大暴雨

    2018-05-08 09:02:24

    昨天中午厦门本岛下了大暴雨,偏偏遇上我在翔安校区有课,于是不得不在雨最大的时候出门,否则一旦错过学校班车,就要误事。那雨真大,说是倾盆大雨乃至倾缸大雨都不足为过。可我记得很清楚,气象台的预报谦虚得很,说是“有小雨”,我原本还懒得打伞,可现在雨衣加雨伞,不足50米的路段,还是被淋成落汤鸡!

    我被淋成“落汤鸡”事小,问题是厦大和环岛路很多地块变成了水汪汪的一片泽国,交通中断,厦大西门积水最深时漫到成人的半身。

    我在雨中等了50分钟,最后从手机上获得信息,下午翔安校区停课,现在看来,停课决定是非常果断的,再晚几分钟我恐怕既要被困在环岛路上了!

    这场大暴雨让厦门岛猝不及防,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们的气象预报实在太令人失望了!气象预报成了振振有词的事后诸葛亮,究竟是红色预警还是红色报警?!

    这场大暴雨并没有遇上什么天文大潮,连满潮都还差好几个小时,可地处海岸边的环岛路和厦大校园却被淹得如此惨不忍睹,我们看不见的地下究竟有没有有效的排水系统,还是老这么“顺其自然”?我的怀疑不是没有根据滴,我在赣州旅游时遇上暴雨,却未见老城有任何积水,原来是宋朝一位叫刘彝(1017-1086)的福建老乡在赣州为官时,依照地势,设计修建了名为‘福寿沟’的城市排水系统,造福百姓900多年了,至今仍发挥着极为有效的排水作用!”

    下水道检验着一个城市的良心,此言不虚,扪心自问吧,有关部门! 


     



  • 歌不老,人已老

    2018-05-07 17:16:24


  • 29年弹指一挥间

    2018-05-07 17:14:11

  • 夜光杯里盛老酒

    2018-05-07 17:12:32


  • 《认识半月刊》与家父郑道传

    2018-05-05 16:41:33

    新近浏览了一下久违的“孔夫子旧书网”,在检索中发现了一些历史旧刊的内容介绍,其中在1943年出版的两期《认识半月刊》上,意外地发现了家父郑道传的名字。和他一起出现的作者还有黄开禄和郑寿岩,前者是当时厦门大学经济系的系主任,后者是家父在厦门大学同为1944届的同学,由此进一步确认家父的作者身份。

    《认识半月刊》是由国民党福建执委会宣传处编印的,难怪家父常年噤若寒蝉,记得他生前曾告知经常在上海的进步刊物《时与文》发表时论,但对国民党的“党刊”就闭口不谈。1943年时家父是厦大经济系大三的学生,他曾说如果有点稿费,就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分享长汀的米酒和花生米。

    《认识半月刊》在网上价格很贵,16开32页一本700元,另一本1500元,是文物价了。

     

     以下为孔夫子旧书网的资料:

    民国三十二年/国民党福建省执委会宣传处编《认识半月刊》第二卷第一期(战后国际经济及中国应有之准备

    举报

    ·        作者卜肖仕楊永铭宋光中黄开禄广衷黄乐莘曾今可郑道传花竹吟

    ·        出版社中国国民党福建省执行委员会宣传处编行

    ·        出版时间: 1943

    ·        版次三十二年一月一日出版

    ·        装帧平装

    ·        开本: 16

    ·        页数: 38

    售价700.00

    民国三十二年四月十六日出版《认识半月刊》第二卷第七~八期(战后世界之改造、沦陷区之经济建设、论礼乐教育、债(小说)、從货币学原理说到物价稳定、民族主义认识论上、论当前土地问题、中小学训育衔接问题

    举报

    ·        作者王遂今莊家孜郑寿严苏谷风张远谋林绍贤郭祖纯林一飞郑道传

    ·        出版社中国国民党福建省执行委员会宣传处编行

    ·        出版时间: 1943

    ·        装帧平装

    ·        开本: 16

    ·        页数: 40

    售价1500.00

    品相五品品相描述


  • 主题不清的“知青主题邮局”

    2018-05-04 18:28:34



    《中国集邮报》2018年4月27日头版刊发了崔鹏森邮友写的报道《知青主题邮局开业》,说是“2018年是中国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纪念,在兰陵国家农业公园西部、兰陵中国知青村景区的山东建设兵团三师独立营原场部旧址成立知青主题邮局,有着特殊的意义。”

    我本人是1969年9月5日从厦门市上山下乡到闽西武平山区的知青,当时未满17岁,对那场运动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也许是因为我曾写过《知青邮迷》等文章,所以这家“知青主题邮局”给我寄赠了一枚开业纪念封。封上有六位大概是老知青代表的签名,字迹都极为潦草,我一个也没有认出来,但还是要说一声“谢谢”。

    同为当年上山下乡的老知青,我对这枚信封的设计如鲠在喉,不吐不快:首先是纪念戳,采用的“种树”和“学习”图案是来自1964年发行的知青邮票,但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1964年之前的知青上山下乡和1968年之后几年大规模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不是一回事!

    其次,这枚纪念封采用的是“喜鹊登枝”的邮资图案,这有可能是当事人的“一不小心”,但作为当事人和历史的见证人,我清楚记得50年前的那场浩劫给整整一代老知青带来“中断学业”和“背井离乡”惨痛伤害,这样的倒行逆施是断断不能重演的!

    山东的这家“知青主题邮局”主题不清,还是及时悄悄地关门为好!

  • 《集邮》杂志有新篇

    2018-05-02 15:37:34


  • 宁波之波

    2018-05-02 10:38:20

    宁波是浙江的老二,好像我们厦门在福建的地位,再说宁波港厦门港都是举世有名的大集装箱港,厦门有“以港立市”一说,宁波应该更是。以上就是我在游宁波前对宁波的全部认知,我不想做更多的功课,或许一路才会充满惊喜。

     

    从厦门北乘6个小时的高铁到宁波下车,然后被接到一个依湖而建叫启新的度假村。这个湖叫“东钱湖”,足足有四个杭州西湖大,原来宁波之波不仅是北仑港的万顷碧波,更是东钱湖的烟波浩渺。湖畔盛开的鲜花摇曳着英国诗人华尔华兹柔美诗风,游艇码头颇有几分加拿大安大略湖滨的风姿。更为直接的是欢迎晚宴上湖鲜与海鲜各俱其魅,海湖两厢恩宠,水水宁波很滋润。

     

    东钱湖不仅烟波浩渺,而且40多公里的湖滨岸线都是密密嘎嘎的林带,绿得令人陶醉。住在启新度假村,一早聆听各种小鸟在窗台外吱吱喳喳的欢笑,感觉整个身心都沉浸在绿色的叶影里。在湖畔的高尔夫球场练习发球,当白色的小球被击打后飞向绿莹莹的草坪,我们的心仿佛也像小鸟翔飞在绿草的地毯上。一条直挺挺的林荫步道,牵引着我们直扑湖心岛幽静的小普陀,绿色的风吹得我们好过瘾。

     

    阿育王寺满园的含笑含苞欲放,一朵朵圆圆的花球多像南塘老街的酒酿汤圆,善哉善哉,罪过罪过,我知道我不该有这样的联想,便心怀愧疚,在各色古树茂密的林荫掩映下碎步离去……

     

    千树万树,香樟才是宁波树儿大合唱的领唱,天一阁和文昌阁两处与书有关的园林,都挺拔茂密的香樟树,樟树之香在其木,我那口40多年前在插队落户打的樟木箱,至今木香幽幽。宁波在古老的香樟树下打坐,悠悠翻看一部部古旧的线装书,那是一种怎样的透至骨子里的馨香……

     

    宁波之波,碧波荡漾!

  • 话说优惠换乘

    2018-05-02 07:51:21

  • 博文上报

    2018-05-02 07:50:06

  • 老厦门工人文化宫,几回回梦里还相见

    2018-04-30 18:26:35

     

    厦门市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厦门市工人文化宫成立60 周年纪念活动4月28日在工人体育馆激情唱响!市委书记和市长双双莅临庆典现场,为男女劳动模范们颁奖,场面豪情满怀且五彩缤纷。

    由此我第一次走进这座文化宫的工人体育场,这是因为我往昔曾千百次走进那座老的厦门工人文化宫,我与慈爱的洪卜仁先生一起接受厦门电视台陈玲的访谈,抒发我们对老厦门工人文化宫的赞美与念想。

    厦门老工人文化宫被拆,拆痛了多少老厦门人的心肝;老工人文化宫大楼的灰飞烟灭,使一个充满歌声和笑声的人间福地从此归于无声与清冷,我唯有梦里与其幽会再幽会……我清晰滴记得在梦里我又一次走进老工人文化宫,便问同行的友人,文化宫不是已经被拆掉了?友人呵呵答道,“老文化宫藏在公安局大楼的后面,安然无恙!”我一高兴,就乐醒了,可惜原来是美梦一场!

    与老厦门工人文化宫一同在1958年落成的厦门大学德贞楼(外文学院大楼,曾经的新物理馆),也是一幢苏式建筑,两座大楼在外观上颇有相似之处,苏式建筑自然是厦门历史风貌建筑不可或缺的组成,那是一个时代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标识,还有那首老歌“镰刀斧头大红旗,苏联是我们的好兄弟”!

    亲爱的厦门郎,如果您也和我一样思恋老厦门工人文化宫,那就不妨到我们厦大校园走走,看一眼“德贞楼”的风姿,缅怀厦门老文化宫的历史旧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