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谢谢各位的光临,本博文章全部原创,照片大多原创,需要请告知。

发布新日志

  • 我的建议见报

    2018-09-20 21:13:08

  • 我与“走寻老厦门”的初恋

    2018-09-20 18:52:22


    “走寻老厦门”是微信世界里一个非常活跃的群,偷窥一下,发现主事的帅哥美女果然好生了得,人气之旺,堪称厦门同类网群之首,我虽然年事已高,但还是挡不住花心荡漾,毅然混入。

     

    菜鸟一头,一进门就赶上人家大博饼,我犹犹豫豫刚一报名,没想到各种赞助的礼品就雨点似地砸向脑门,弄得老夫面红耳赤,好像是从峨眉山上下来偷桃子滴……

     

    于是低调再低调,等熬到了博饼开始的时间才怯生生摸进会场,没想到人家闹得正high,我屁股刚一坐下,就被群主逮了正着,只好硬着头皮东拉西扯“土耳其月亮”蒙混过关……

     

    回到自己桌面,才发现满场旗袍飘飘,美女如云,但为人师表,我不敢正视,假装熟视无睹好像永远的柳下惠,不料身边的少女居然是我老朋友张力兄的女儿,随即又有人自报家门是我老同学胡明宜的爱子,一时间让我很有成就感——一个混在下辈里面的长辈,就像一首抒情老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马不停蹄,与时俱进!

     

    鸡冻人心的博饼大战开始,老夫小试牛刀,居然博得“五红带六”,感觉超好,同桌美女博得“状元插金花”,我同样心花怒放,如此豪华的战绩全场罕见;然而更令我心服口服的是,在这个群体里,付出的比获取的更快乐,那一刻我彻头彻尾地融入这个群体了,这就是我们“走寻老厦门”的档次与层次嘛;如此如此,拉开了我与“走寻老厦门”初恋的序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 喜迎双十百年

    2018-09-20 17:56:27

  • 开放四十年集邮展览

    2018-09-20 16:15:17

  • 两岸新新闻说说中秋节

    2018-09-20 16:13:31

  • 电视话说敬老卡

    2018-09-18 22:28:02

  • 成功启蒙礼

    2018-09-18 16:46:42

     

    启蒙礼”在古时候也称为“破蒙”或“开笔礼”,是我国儒家传统对少儿开始识字习礼的一种启蒙教育形式,是少儿进入学习阶段一项非常隆重的里程碑仪式,为古代人生四大礼之首礼,体现了我们中华民族先贤对教育的敬重,对文化的敬畏。如今的这套“成功启蒙礼”是海峡两岸中华文化的传人经过提炼组合,精心揉入郑成功元素,同时兼顾家庭亲子活动,不仅内涵丰富,而且具有强烈的仪式感。

        

          9月15日上午,厦门市郑成功研究会以及中华街道办、镇海社区居委会、群惠小学在延平郡王祠广场举办第三届“成功启蒙礼”,三百多名小学一年级新生及其家长和老师出席了这个隆重的仪式。在民族英雄郑成功的注视下,无论是向老师行拜师礼、向父母亲敬茶,还是“破笔开蒙”、“朱砂启智”,都具有更特别更深远的意义。


    应郑成功研究会郑希远会长的邀请,我以顾问的身份连续两年出席了这个仪式,给孩子带去满满的祝福。虽已秋风阵阵,但太阳还是很大,看见阳光下的小朋友额挂汗珠,我也十分不舍,把原来六分钟的发言毅然压到一分钟!


    对小朋友大朋友而言,最有意思的环节就是点朱砂了,小朋友排队鱼贯而来,我等大朋友点得不亦乐乎,想起几千年或几百年前也是这么毛笔蘸朱砂点眉心开启智慧,仪式在历史的长河里延续,情感和精神穿越时空,顿时觉得庄重和神圣起来!我屏住呼吸,眼不眨,手不颤,点得又稳又准又快,并且不时安慰个别胆子小的“不怕,冰冰的,一下就好”,一时间好似护士在打预防针!


       能给这多细嫩的生命点朱砂,真的很享受;也许可爱的小朋友们一时半载还不大明白这个仪式的人生意义,但没有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心灵深处会有一股清泉在潺潺涌动,进而长流不息,滋养一生!

     

     

     


  • 最美的厦大时光

    2018-09-17 11:28:04

  • 书从福州来

    2018-09-17 11:19:36

  • 另类博饼,点赞又点赞

    2018-09-17 07:34:54

     

    筛子声声唤中秋,我们厦门一年最热闹的传统佳节又来了。儿子所在的某个群体年年博饼,我觉得他们年青人博得很有创新和创意,开博那天,大家各自把家里闲置的新东西大大小小带上个几样,上缴处置,一时间看上去琳琅满目,然后分等级形成“一秀”至“状元”的各类奖品,真的美不胜收。虽然没有言明,大家各自提供的奖品都自我把握三条底线,崭新的、未开封的以及保质期内的,价值大概在二、三百元,或多或少,不必太在意。

     

    我的积压货成就了别人的抢手货,这就是商品的二次循环:我柜子里的高档茶具就有七、八套,这辈子连同下辈子恐怕都难以用掉,所以让儿子每年消掉两套,不亦快哉!儿子博回的一套青花瓷碗则让我爱不释手,清粥小菜照样吃得津津有味……

     

    如此博饼,也有尴尬,就是自己博到了自己提供的奖品,尽管概率很低,但也木有关系,多一条规矩,发生时必须选择放弃,这样还可以延伸别人博饼中奖的机会,皆大欢喜。

     

    我把这样的博饼称之为“绿色博饼”,它不仅拥有博饼的所有快乐,而且还衍生出很多积极的意义,至少在绿色环保方面,就功德无量!

  • 我回母校说邮票

    2018-09-13 22:22:52

  • 周厝巷,老厦门善良人性永远的家园

    2018-09-13 07:08:47

        每每走过厦门思明西路那门可罗雀的“南中广场”,有一拨中老年人会不知不觉放慢脚步,广场的旧址原是一条叫“周厝巷”的老巷子,他们就是周厝巷的原住民,侧耳谛听,仿佛那遥远童年的歌声又隐约传来,还有父母亲呼唤吃饭的声音,卖土笋冻、麦芽糖以及磨剪刀的市声……深呼吸,似乎还能闻到什么,哦,是晒巴浪鱼的咸腥味,还有蜂窝煤和爆米花混杂的烟火香……

    在这个拥挤的周厝巷里,他们居住了不知多少个春秋日月,他们来去匆匆曾经一千次一万次用脚步反复丈量过老巷的巷头巷尾,他们如同熟悉自己掌心的纹路一样熟悉着老巷的厝边头尾……

    当年他们获悉周厝巷“得建设”,也曾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而且大多数人如愿以偿,搬迁之后入住高楼大厦,从此告别了狭窄与阴暗,从此有了自己明亮的客厅以及自家的厨房和卫生间……

    不过回眸一望,当老屋老楼被拆得不剩一砖一瓦,当整条老巷被开发商的推土机夷为平地,他们还是若有所失,隐隐心疼,这里到底是他们曾经的家园曾经的根哟!随着时间年年的推移,这样的感觉越发浓烈,梦回老屋也越发频繁,醒来发现眼角已经湿润……

    周厝巷哟周厝巷,魂牵梦萦的周厝巷,永远回不去的周厝巷,于是有好事者牵头,结果一呼百应,周厝巷人老来再聚首,老地方走一走,熟悉的陌生,陌生的熟悉,相互间有说不完的旧事趣事调皮事,博博饼,唱唱歌,道不尽老厦门旧厝边绵绵邻里情,相互敬酒,自报家门是当年的小名和绰号,并肩合影也依循着老巷门牌号排列,那淳朴的家园情怀总像旧日的冬阳懒洋洋地照在大伙儿的心上,一时间仿佛沧桑周厝巷在老邻居勾肩搭背里瞬间再现……

     

    千金买新厝,万金买厝边,厦门好,厦门好,最好莫过旧厝边——善良人性永远的家园! 

  • 信阳毛尖到厦门

    2018-09-11 15:50:52

     

    一早赶到会展中心的A4展厅,为老同学杨廷生的“北苑水仙”站台,时间尚早,展厅四下逛逛,居然发现有河南“信阳毛尖”大面积的展位,有点吃惊,省外绿茶以如此规模和规格进军九八投洽会,的确还是比较鲜见。

     

    说起河南信阳,我还真的有点感觉,早年从厦门乘火车进京,总要经过信阳的,不过大多是下半夜,迷迷糊糊滴在硬卧上听见车站的广播——“信阳站到了”,我心里会迎合一下,“哦,毛尖的故乡”。

     

    有回从西安到厦门的列车上买了“信阳毛尖”的开春新茶,我急不可待,空腹畅饮,结果头晕和心慌,这是本茶人从未有过的现象,大概就是传说里的“醉茶”,赶忙吃了茶点才缓过气来,由此推估此茶的多酚类物质含量比较高。

     

    我有位茶友在厦门公园路开了一家小茶店,有天店里来了一位喝茶的客人,觉得有点眼熟,哦,这不是时任省委书记的卢展工?卢爱茶懂茶,轻车简从小店喝茶,后调任河南,对信阳茶特别关注,亲推“信阳红”,拓展了当地茶业发展空间。卢送了一盒“信阳红”给我这位茶友,被当成状元奖品参与博饼,结果被我博中,算是老夫与信阳再度结缘!不过我手捧“信阳红”,心想“信阳绿”,这个你懂!

     

    这次在厦门家门口迎来了“信阳毛尖”的品牌“其鹏”,我与茶主人小周一见如故,这位热情的河南小伙子将新茶置于玻璃壶里醒茶之后,请我嗅闻,一股经典的青辛味轻悠悠钻入鼻腔,这正是我的最爱!小周的“信阳毛尖”汤色比较淡,滋味却甘鲜浓醇,妙不可言,我举杯细查,发现在淡淡的汤色里潜藏着密集的银毫!

     

    别家绿茶要么炒青,要么烘青,而“信阳毛尖”却半炒半烘,别开生面,力求鲜醇!谈起家乡的绿茶,小周信心满满,他告诉我过去他的四个叔叔都穷得娶不起媳妇,后来凭茶脱贫,盖房成家……

     

    我听着小周的茶言茶语,品着毛尖的茶汤茶色,顿时觉得厦门的金秋一时间也美美滴沉浸在信阳春天的新绿里!

  • 珍稀“特制片”,赏心又悦目

    2018-09-08 11:26:46

     

        南京邮电大学曹英仁教授是我的学长,我们都毕业于厦门大学外文系英美语言文学专业,不过有一个20年的年级差异,他是1957级的,而我是1977级的。串联起是这个20年的级差不仅仅事关校友,更重要我们是邮友,双双都喜欢集邮。

     

    集邮有很多种类型,情趣、储财、邮展、研究和交友等等,曹教授老来转向自制首日封片,并为他自己崇敬的历史人物制作纪念明信片,取名“特制片”,十分独特,大有另辟蹊径的味道,而且乐此不疲,持之以恒,一发不可收,多年下来我就收了几十片!

     

    所谓“特制片”,就是利用贺年邮资明信片作为载体,在片的留言处,设计历史人物的头像,标明人物身份以及生卒年份,一人一片,然后实寄邮友。清晰的邮戳年份则显示历史人物的诞生或逝世的N年纪念,比如美国女作家赛珍珠(18921973)诞生125周年纪念片实寄的邮戳是2017年,如此就让历史人物与邮戳挂上了钩,多少弥补了邮资图案与历史人物关系不大的遗憾。

    曹教授的“特制片”给人以一种粗菜细烹的感觉,人物线条简洁生动,有的甚至相当传神,肤色和衣色双色淡彩,端庄而明快,给人几分手绘的疑似,进而有“私房菜”的津津有味。“特制片”日积月累形成系列,让我想起土耳其中东大学校园的世界科学家头像雕塑,一个个简单的小水泥立柱,顶托一团团足球大小的铜铸头像,沿路而去,络绎不绝……

     

    曹教授一丝不苟的特制片不仅自得其乐,而且与邮友校友同乐,最是他的亲笔实寄 书写,字迹娟秀可人,八十岁的老人了,一笔一划,堪称楷模,让我们写起母语方块字再不敢鬼画符!曹老曹老,清清爽爽的曹老,在您老有所乐的“特制片”天地里,何尝不是“留得清气满乾坤”!

     

  • 我的牢骚上了头版头条

    2018-09-06 12:01:12

    知耻后勇,善莫大焉!


  • 我心深处“印尼情结”

    2018-09-05 16:07:59

      厦门是一个与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关系密切的中国城市,我从小就会唱“美丽的国家是印度尼西亚,我们的总统是苏加诺阁下……”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苏加诺绝对是中国老百姓最熟悉的外国元首,彩色纪律片《刘少奇主席访问印度尼西亚》家喻户晓;一批又一批旅居印尼的侨生来到厦门的集美侨校和厦门大学求学;在厦门的同安竹坝还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安置印尼归侨的农场,至今竹坝流行的普通话里仍旧保留着浓浓的印尼口音;而那时在厦大学生宿舍的废纸篓里,不时可以发现侨生贴着苏加诺头像邮票的废信封,让我等小邮迷如获至宝。这套头像的普通邮票很有集头,虽然图案一样,但不同颜色不同面值,赤橙蓝绿青红紫,加之深色浅色,十几枚一套,大家或交换或攀比或炫耀,津津有味,不亦乐乎。

    当时印尼还有另一套普通邮票,展示的是野生动物,其中犀牛让人印象最深。为纪念1962年的雅加达亚运会,印尼发行了一套大型体育邮票,票面是普通邮票的两三倍大,我等小邮迷很难收集到,惟有望洋兴叹。时隔半个多世纪,2018亚运会又在印尼举办,于是我对《中国集邮报》多了一个心眼,可惜一期一期又一期,就是没有这届亚运会纪念邮票的消息,我觉得有些懊恼,更有些想不通,中央电视台天天大面积播发来自亚运会的镜头实况,而《中国集邮报》却没有亚运会邮事的蛛丝马迹?!

    我知道我们的《中国集邮报》日理万机,我知道我偏激我无理,可谁让我是一个有着“印尼情结”的中国邮迷?!雅加达,雅加达,请直邮一套亚运会新邮到厦门,这届亚运会的开幕式让我重新认识你哟,热烈而激情的印度尼西亚,东道主的官员居然在如此场合脱稿致辞8分钟,这样的自信和洒脱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这才是本届亚运会一块最有分量的金牌!


  • 魂牵梦萦的露天电影

    2018-09-03 08:47:23


     

    就读厦大时的学生宿舍囊萤楼是个看电影的风水宝地,正前方数百米处的海岸边,是海洋三所和解放军某连驻地,三不五时,总会有陆军或海军的电影队光临.我们每每晚餐之后,便要侧耳谛听,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男女同学就奔走相告,扛起椅子去抢占有利位置。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可说是中国电影史上最繁荣的岁月,被文革十年憋得透不过气来的观众如饥似渴地沉醉在看电影的春天里,一时间,复映的旧片、新拍的国产片、进口的外国片,片片都“热”!当时部队的露天银幕一挂,附近居民便蜂涌而至,将银幕和军人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有的老人和孩子索性坐到银幕背面,清晰度虽差一点,却乐得环境宽松。我们大学生则不得不站在椅子乃至椅背上“高瞻远瞩”。寒窗四年,大伙都因而练就了站功——“二脚禅”,一站数小时,腰不酸,腿不软,椅背上面不晃身!

      偶尔两个放映队同时光临,一左一右各撑一张银幕,相距不足百米,犹如两个电视频道,观众们各取所需。有回一边演《羊城暗哨》,一边放《海外赤子》,把我这个影迷忙得不亦乐乎,探头探脑于两个“频道”之间,真恨不能有分身之术。

      露天电影最大的优点乃场地空气清新,与大自然浑然一体,影片映到妙处,时常是海风阵阵伴着笑浪哗哗。有时风刮大了,银幕呈弧形,像鼓起的帆,又似哈哈镜,伟人凡人都变得异常滑稽,孩子们放肆地笑得前俯后仰。

      雨是露天电影的大敌,可两单位的露天电影一派军人气质,小雨仍照映不误.战士们穿着雨衣坐着小板凳阵容齐整,老百姓们自然而然在四周筑起“雨伞城”,一根伞下往往汇聚了五、六个脑袋瓜,认识的、不认识的、缩头绪脑的、伸长脖子的,一心电影,阵脚不乱。最有戏剧性的是一次放映《渡江侦察记》,银幕里出现了下大雨的场面,是时天亦下着小雨,一时间银幕里外大雨小雨“交织”在一起,观众当时的现场感真有几分直播的惊心动魄,雨是“友”是“敌”一言难尽!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发展,附近那露天电影终于完全消失了,昔日千头攒动的放映场地,已经静寂无声。如今于无声处,我仍深深地依恋往昔那种满怀的兴奋,魂牵梦萦……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电影记忆,尽管如此,我总是固执地认定,没有享受过露天电影的人生不是完美的人生!

    (本文被收入中央电视大学课本《基础写作》,感谢李景隆主编》


  • 思念母亲

    2018-09-02 22:43:36


  •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今生今世,就爱公交

    2018-08-31 10:55:58


    厦门创办特区之前,我们厦大校门口只有两路公交,就是从厦大到火车站的1路车和从厦大到轮渡的2路车,但这已经超过了厦门公交的半壁江山,那时厦门市区全部才3路公交而已,火车站就是市区的边缘了,而轮渡是厦门的海角。然而40年白驹过隙,仿佛一夜之间,两路公交居然变成了整整多达二十几路,光从厦大南校门站点始发的班车就有七、八路之多,而经停厦大白城等环岛路沿线多个校门还另有十几路,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多线路四通八达,直达岛外各区早不在话下,甚至一直开到漳州的角美!公交,公交,厦门百姓神行的脚,无论是老婆婆还是小弟弟,个个都是梁山好汉——神行太保戴宗,行踪很广的老汉我曾多次炫耀过:我们厦门大学是世界上公交车最发达的大学,它是厦门城市建设大发展生猛的写照!知福才能惜福哟,我的新厦门!


    厦门公交基本具备了“方便、价廉、安全”以及基本舒适、车速不慢等都市交通的要素,65岁以上老人免费乘车也初显社会福利的端倪,也许当初有很多人对取消三轮车和严限摩托车有种种意见,但在如此便捷的公交网络中怨言渐渐减少……说句良心话,公交,公交,厦门老百姓随心所欲的脚,我有时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百足之虫——蜈蚣,前呼后拥着密集的脚,悄然神行在都市密如蛛网的线路上,放着如此顺溜划算的公交不好好享用,而花了自家好多万乃至几十万血汗钱买私车当“车奴”,堵来堵去害人又害己,踩错油门一失足千古恨,这又何苦呢?!


    诚然公交眼下的问题层出不穷:小事故时有发生,讲粗话的司机时有所闻,一开口就“干”个不停,特别是几个堵点堵得乘客叫苦不迭,对此,市民抱怨,媒体批评,大小领导很生气。可有多少人静下心来,设身处地为我们疲惫不堪的司机们想一想,城市在大发展,司机的钞票没有相应的发展,过去是男司机女售票员搭配,工作不累,现在却是孤身一人,天天班班紧扣开到快吐血……又有多少人能客观公正全面地看待公交的问题:挖马路修地铁给公交司机平添多少艰难,行人乱冲乱穿吓出公交司机多少冷汗,多少小轿车新手在马路当中鹅步鸭行丑态百出;而使用假币假卡浑水摸鱼的小人荡来逛去,更有粗野的泼妇喝醉的酒徒车下乱叫车上乱骂……我们厦门的公交和公交的司机有多么地不容易啊,无论心境和路径有多么地拥堵,时时刻刻还必须在斑马线前演绎谦谦君子!


    我们的社论中常常有一句不痛不痒的套话叫“前进中的问题”,其实用在厦门公交目前的状态最是切题,公交既然是百姓的脚,日夜兼行一路奔跑到如今,难免犯脚病,轻则感染“香港脚”,重则“静脉曲张”“小腿抽筋”,我们唯有对症下药,把“医脚”作为头等大事,该用什么药的就用什么药,该疏通的就疏通,该增加营养的就增加营养,该活血的就活血,该补贴就尽可能把人民币直补到一线司机的口袋里去,把纳税人的钱多用一些在纳税人的“脚”上,“脚好全身就好”,让这双百姓神行之“脚”更加活蹦乱跳,成为轻快奔跑在城市发展道路上永不止步的马拉松之脚!为此我建议我们有小轿车代步的各级官员以及形形色色的成功人士们每月至少一次享受一下“无车日”或“公交节”,和老百姓一起挤公交,体恤一下民情,让我们这个城市形成官员爱公交,公交爱市民的从上至下的绿色出行之风,并最终在岛内禁止私家车,实行全岛公交捷运化,永无交通之烦恼!


    今生今世,就爱公交,你呢?




  • 七七八八遭变卖

    2018-08-30 10:59:20

        我在“淘宝网”遇见自己的首日实寄封被出售,于是写了《淘宝网上奇遇记》,自我调侃一番。结果有热心邮友曾培鑫网上截图报告,我N年前实寄的一枚鼓浪屿日光岩邮资封在“7788收藏网”也被出售中。这枚邮资封的封图与票图一样,都是画家曾华伟的水墨日光岩,这是我很喜欢的一枚普通邮资封,自然曾有与邮友分享的实寄,但寄出多年的普通邮资封被作为商品流通,还是万万没有想到滴!

         有了第一次,那第二次就不再大惊小怪了?也未必,它888元的标价还是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幸好是盛夏,才没有被冷气呛到肺!身为当事人,我只能用一个网络语词叫“无语”,出售人大概也知道有些离谱,于是把收信人的名字马赛克了,封面上空余我这个寄件人无辜的姓名,难免有些如坐针毡!

         我注意到,实寄封定价虚高的情况远非只有我这一封,相形同网出售的集邮图书就基本没有这个现象,我推估原因大概是集邮图书可以随时货比三家,而实寄封不大容易拥有同样的空间,所以给始作俑者留下了“蒙”的侥幸。但我以为这不是网上邮事的主流,无论是“淘宝网”还是“7788收藏网”,都不仅仅是为邮品的流通做努力,而且大大拓展了集邮活动新的空间,老邮迷的我有事没事在网上闲逛,分明有一种轻轻松松逛邮市的快感,甚至有几分看邮展的赏心悦目。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