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br><P>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P>

林语堂小学校友回忆那些年那些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0-21 21:32:22 / 个人分类:未分类


1


1905年,10岁的林语堂还叫做林和乐。他从四面环山的漳州市平和县坂仔镇,来到鼓浪屿就读养元小学;13岁毕业后,升入座落在鼓浪屿东山顶的寻源书院读中学;17岁那年,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进入上海圣约翰大学;1926年,任厦门大学文学院长。


养元小学,前身是1889年由美国归正教会打马字牧师大女儿创办的田尾小学,1905年清廷废科举更名养元小学,1929年迁到复兴路现址,1952收归公办,并改叫鹿礁小学


寻源书院后来搬到漳州,原址扩建为毓德女中,再后来是人们更为熟悉的厦门二中高中部、英语中学和现在的音乐学校。


老湿于二年级从人民小学转到鹿礁小学;后来就读厦门二中;最后又在厦大读了好几年书。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证明,本文并非你所想象的标题党。




建在鹿礁小学原址的厦门演艺职业学校教学楼,图片来源网络



2


在谷歌,如果输入“人民小学”,排在搜索结果第一的是“重庆市人民小学”、其次才是“厦门市人民小学”、后面还有“深圳人民小学”、“合江县人民小学”等等。


而输入“鹿礁小学”,前面不必加“厦门”或“鼓浪屿”等限定性关键词,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全世界、全中国、全福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鼓浪屿鹿礁小学。



但如果你再进一步点击搜索结果,则该页面提供的内容让人失望——没有学校介绍、没有图片、没有校友围观讨论,甚至连唯一提供的信息“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鹿礁小学”也是错误的。鹿礁小学一直属于鼓浪屿区,即使后来鼓浪屿撤区,也是属于思明区,说什么也不会跑到厦门岛外的同安区。


关于鹿礁小学的搜索结果如此之少,是因为这所小学已停办多年。随着上世纪末鼓浪屿人口的外迁,岛上生源日渐减少。老湿上学那年,岛上还有四所小学:人民、鹿礁、笔山和康泰。每所小学能招满2-4个班,以每班50人计,每届至少有500名适龄儿童。而现在,岛上只剩一所人民小学,每年都在为生源不足(只有二三十名本土适龄儿童)而烦恼。


鹿礁小学的最终归宿,应该是在2000年左右并入人民小学。网上没能搜到具体关门时间,只知道其校园于2002年被用来创立厦门演艺职业学院,而厦门演艺职业学院也于2009年整体搬迁到翔安校区。这所已经完成历史使命的学校,现今仍静静地立在复兴路67-69号。


老湿几次重回鼓浪屿路过鹿礁小学,见到的是紧闭的校门、空荡荡的操场、以及后来翻建的现代风格教学楼,眼前浮现的却是当年在红砖铺就的操场上奔跑追逐的小朋友们的身影,耳边传来的是大喇叭播出的广播操音乐。


复兴路上的游客不多,不用说他们,本地人中,知道林语堂曾在这里读过书、立过志的,能有几位?




老湿的上学路线



3


从厦大宿舍到鹿礁小学上学,须走出后门,一路经过原爱华旅社、沿天主教堂围墙左拐福建路,路过黄荣远堂,再在海天堂构34号楼路尽头处右拐再左拐,最终到达位于复兴路上的鹿礁小学,总长将近400米,相当于标准跑道一圈的距离,比老湿原来去人民小学上学的路程减少了近一半,节约时间5分钟。


这条上学线路,不似龙头路、街心公园和泉州路熙熙攘攘,但历史风貌建筑不少:原日本领事馆、天主教堂、协和礼拜堂(二院围墙里)、黄荣远堂(鹿礁幼儿园)、海天堂构楼群(福建路34-42号)等都在这次申遗重点推出的建筑名列,属于闹中取静之所在。


福建路36号仰高别墅,图片来源:鼓浪屿原乡人公众号


福建路两边建筑的外墙和大门外,留有已褪色的、却依稀可辨的紊革标语和对联。其中福建路36号(也可能是40号)门口的对联给老湿留下特别的印象: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猜测大概和孙悟空大闹天宫有关。37号外墙的标语则是“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


小屁孩固然不懂欣赏这些历史风貌建筑的可贵,但不妨碍他们在各个造型别致的门廊、吱扭作响的铁门之间、树荫遮蔽的庭院内外、以及石阶上下往来穿梭跳跃,享受玩捉迷藏、跳皮筋、扔沙包、赛烟标、掷铁片等游戏的乐趣。


福建路37号外墙标语,来源:海峡博客,niuwang老师:“野史与胡八的结缘


唯一的缺憾,是不得不经过位于天主教堂斜对面往日光岩方向路口的第二医院太平间。浅绿色的木门油漆斑驳,半圆形的门拉手上系着辟邪红布条。没停放死者的时候,透过半掩的门缝,可见里头唯一的“家具”——一张白色的木头灵床,以及水泥地上那一滩永远未干透的水渍。一旦有死者入驻——印象里通常是半夜时分、第二医院打开那两扇平时紧闭的铁门抬出来的。则太平间门口的那片空地,必然张起一块巨大的旧时雨衣那种材质的军绿色阳棚,借由几道粗绳分别固定在电线杆、临近人家院墙里的木棉树、和天主教堂围墙顶部的栏杆柱子上。出殡那日,缓慢沉重的哀乐响起,悲痛的亲属追着灵车哭喊,长长的送葬队伍一路绕过厦大宿舍,前往黄家渡(老湿你特么又跑题了!)。


现在二院外墙已经拆除,太平间也不知影踪,这条现今婚纱之路,正是对其精品路线的认可。


一路蹦蹦跳跳,老湿就来到了鹿礁小学,那年还叫朝阳小学。


鹿礁路、福建路交界的天主教堂和协和礼拜堂,图片来源:鱼小猫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3427680100w917.html




在老湿到来之前,有位堂兄也在这里念二年级。但那年叔叔一家搬到厦门岛内,堂兄转学留下的空缺,正好由我来填补。


这位堂兄当年可能很调皮,给任课老师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以至于她们一开始对老湿从人民小学转学的态度,是反对的。


刚转学来的老湿,前三次数学考试都得了100分、拿回家三张喜报——一张粉色的纸片上,油印好的模板大致写着:____同学在___学科考试获得100分,特此报喜,望再接再厉云云。科任老师会把窟窿手写填上,再盖上学校印章,让小朋友带回家,由家长郑重其事的将其压在玻璃板下、或贴在墙上。


若干年后,当年对老湿转学持反对意见最激烈的王老师,遇到老湿的马麻,还特意作了道歉。


在鹿礁小学二年乙班,老湿和同样来自厦大宿舍的黄琦蓉、黄文辉、以及林暾(tun1)同学汇合了。到了四年级,随着从香港回内地的郑渊同学的加入,让本班共有四男一女五个人,都来自同一个大院。


林暾就住我家的楼下,他的外公是厦大的黄典诚教授,其大名大概就是外公的杰作。他的马麻好像在教育局上班,所以能搞到教学参考书。这本来是教师的红宝书,落到投机取巧的学生手里,整理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就能节约了不少时间。


古道热肠的黄文辉同学住在24号楼厦大宿舍内唯一的水井旁,那口井的水极其冰凉,正适合夏日游泳归来后冲澡。



四个六年级小朋友在风行照相馆拍毕业照,顺时针左起:郑渊、鲁静、陈俊民和老湿


郑渊家就住26号楼李文清教授的楼下。他白白净净,功课好、短跑快,什么魔方、魔棍、九连环都玩的溜,头虽然有点歪,但不妨碍他成为班上女生爱慕的对象。他从香港带回来的大富翁棋、超人蝙蝠侠及美国大兵玩偶,都是老湿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儿,他家甚至还有一台当时国内都罕见的Apple II电脑。


郑渊同学的动脑兴趣和动手能力,应当来自在厦大物理系当老师的粑粑家传。鹿礁小学每次举办科技制作竞赛,郑同学拿出的声光电一体化高科技作品,常常是一等奖的有力竞争者。老湿的中国象棋,也是郑渊同学教会的。


郑渊的姐姐郑苹,那年给《中国少年报》“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糟!”专栏的投稿被刊登,这在当年鹿礁小学也算一件轰动的大事。文章描写了香港街头流浪汉的悲惨遭遇,对比回内地看到欣欣向荣景象,正好符合栏目的定位。


五个人中,黄琦蓉同学是唯一的女孩子,家住28号楼原日本警察署一楼,正好处于臭名昭著的原日本警察署地下监狱楼上。有个周末,老湿、林暾和黄文辉等跑到她家窗下齐声高喊“小懒猪,睡懒觉”,隔天她找班主任黄金妹老师投诉,说我们骂粗话。黄老师宽慰她,傻孩子,那不是闽南话,是普通话。


通往鹿礁路28号楼的小道,立有日本领事馆旧址指示牌,2017年5月




四年级,班主任换成了教语文的蔡文田老师,数学老师则是卢雪麦。


蔡文田老师中等个子,两道上挑剑眉,眼窝略深,颧骨也因为瘦而略显突出,面相不怒自威。据说他原姓龚,后因儿时太调皮被过继到蔡家,就住在现今鹿礁路林氏府八角楼一带。蔡老师同时还身兼《厦门日报》的通讯员记者,是有名的笔杆子。


四年级也是印象中开始写作文的年级。每次学校组织春游、秋游,蔡老师就会布置对应的作文任务。出行的地点线路,经常是去纪念碑祭扫革命先烈,把家里带出来的纸花系在纪念碑后的松林,然后顺路逛中山公园、动物园或植物园。比较特别一次的是去参观尚在雏形中的厦门特区发祥地东渡港,见识了集装箱、门式吊车和万吨轮船。每次出游时间都是一整天,所以需要自备午餐干粮,还要带上水壶。午餐是家长提前准备的便当盒,老湿家常常是香喷喷的蛋炒饭,再点缀腊肠切片。出游回来,一篇以“万里无云”开头、“今天真是有意义的一天”结尾的作文就随之生成。


1984年春晚的张明敏,图片来源:腾讯视频全网搜


1984年的第二届春晚,张明敏演唱了一曲《我的中国心》,红遍大江南北。蔡老师借机举办了一场主题班会,随着三用机喇叭传来“啊…啊…”歌曲前奏和铿锵鼓点,六乙班的小朋友们心潮起伏、热血沸腾,低声哼唱最终汇成群情汹涌的大合唱,受到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爱国主义教育。


1984年5月,林巧稚毓园落成,就在离鹿礁小学不远的叫做“梨仔园”的地方。老湿所在的六乙班有幸作为少先队背景墙列席,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梨仔园原先是块墓地,埋葬着紊革初期因武斗丧生的“*联烈士”。为了修建毓园,墓穴被挖开,棺骸被迁走,留下坑底一汪黄色泥浆。一干小学生就在这些“墓窟空”上方跳来跳去,也没听说有谁跌落其中。


毓园,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蔡老师治班以严出名。乙班同学每天放学后常因各种调皮捣蛋,被蔡老师留下“整顿”。被“整顿”时,全班要把双手掩在背后,保持标准坐姿十几分钟(半小时/一节课?)静思己过。“整顿”结束的信号,就是蔡老师的身影重新出现在楼梯口。他总会回到教室确认反思成果,苦口婆心地劝谕:“知道错了吗”、“以后改不改”。看着蔡老师严肃而诚恳的脸,同学们每次都暗下决心,下次再也让蔡老师陪我们这么晚下课了。


四年乙班的同学还养了竹鼠,就在新教学楼班级教室后方的木笼子里。这应该是在蔡老师的默许、甚至是鼓励下进行的。定期清理木头笼舍,以及到梨仔园采摘竹鼠的草料,成了值日生的一项任务,放假时,竹鼠就寄在住二中高中部坡底的陈雪丽或谢真真同学家。竹鼠们的最终结局如何,老湿已经忘了,现在很奇怪当时教室及课堂,竟然能容忍这种动物及其气味?



鹿礁小学1984届六年乙班部分同学与蔡文田老师合影,2016年夏,图片来源:朋友圈




那年流行溜旱冰,厦大宿舍的大小伙伴们几乎家家都有一双溜冰鞋。老湿家两兄弟只有一双求马麻告粑粑得来的溜冰鞋,如果两人同时都要滑、或有小伙伴临时加入溜冰队伍,则一双鞋会被拆成两只,各人单脚滑行,这要比双脚滑行更不容易掌握平衡。


而那年又正逢毕业季,或许出于对溜旱冰是“坏仔”的刻板印象,也可能是对毕业班的严格要求,蔡老师在班会上放出狠话:若让我看见你们溜旱冰学坏,就一只一只抓起来摔死!当然,他用的夸张的修辞,并且是用闽南话说的,这样就好解释为何量词是“只”了。


有鉴于此,每次在厦大宿舍的围墙内溜旱冰或玩闹时,远远看见院墙外从龙头路或轮渡方向、沿着鹿礁路疾步走来回家的蔡老师,识别到他头上跳动的那一绺头发,小伙伴们就屏声静气,偃旗息鼓,直到那绺头发消失在墙角处,才又开始大呼小叫。


从鹿礁路看厦大宿舍院内,蔡文田老师的视角。2017年5月。



也是那年溜旱冰,我们在厦大宿舍后门遇到了来厦门视察的邓小平。那是1984年2月,也是一个春天,小伙伴们正在院内26号楼前水泥路上溜旱冰、追逐嬉闹。忽然门外似乎传来动静,大家伙就踩着旱冰鞋连爬十余级台阶冲到门口。门外并没有任何让人紧张不安的封路戒严,也没有欢迎队列,只有三两路过群众。又过了一会儿,从二院太平间门口的那个斜坡处,走来了刚从日光岩上下来、准备前往轮渡的邓小平一行。


鼓浪屿作为有名的步行岛,岛上坡多路窄,禁止自行车和机动车通行(唯一的机动车是一辆运垃圾车)。所有大小贵贱人等,到此一视同仁,全凭双脚丈量脚下的土地,因此那时的鼓浪屿又被称为平等岛。


只见邓小平走在队伍前方,不时向路人挥手致意,围观的我们使劲鼓掌,目送他们一群人消失在拐角处。控制路面的主角,随后就换成溜冰的熊孩子们。


又过了若干年的一个12月,老湿在厦大南强二教室复习备考,忽闻长者来校视察的消息,也想去一睹真容。不料刚绕过集美楼,远远看见囊萤楼前一辆中巴车被人群围了里三重外三重,没等走近,中巴车就已绝尘而去,留下老湿空自怅惘。



邓小平视察鼓浪屿,1984年2月




作为语文课代表,老湿那一点还算扎实的数学基础,以及对数学学科没有闻风变色甚至还偶尔能提起兴趣,其中很大一部分功劳,都应感谢卢雪麦老师。


卢老师家住人民体育场(番仔球埔)边上那条上坡路顶的小洋楼里。那年她大概还不到四十岁,不胖不瘦的中等身材,朴素和善,发型是那个年代常见的脑后两根小辫,偶尔可见其中的白发。印象中从没见她发过脾气,也没实施过罚抄罚站之类的惩戒手段。那句“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或许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评语。


卢老师的数学课,前5分钟是20道口算题,训练快速计算能力。她会做一些长方形纸牌,每张上面写着诸如“25×12=”、“1000÷125=”等题目。课堂上,她每出示一道,同学们立刻把答案写在作业本上,然后快速切换到下一道,过时不候。全部出示完后,她会公布答案,让同学们自行核对和打分。老湿虽然是慢性子,但做题速度还可以,应该是拜此训练所赐。


卢老师还会给一些课内“吃不饱”的学生开小灶,这些学生应当有:陈菀青、黄琦蓉、林莞尔、连琳、陈融涛、郑渊、鲁静和老湿等。也就是布置一些对小学生来说难度比较大的应用题:两车对开或追赶的时间问题、两条水管既进水又放水何时放满水池问题、一项工程几个施工队何时完工问题等等。其难度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在,不能用中学数学的设未知数解方程,而必须用一口气就能得到最终答案的等式。为了做这些题目,老湿有好几次不得不向隔壁在成人夜校教数学的周家大哥求助。


卢老师把这些题目抄在白底硬纸卡片上,卡片就在这些学有余力的学生中流通。做出答案后,拿去人民体育场边上的卢老师家缴交,换来另一张卡片。想到这些,那些用蓝色圆珠笔书写、字迹娟秀的白色卡片就浮现眼前。解出题目的喜悦心情,有谁能够体会?


那是没有补习班、也不知道奥数为何物的年代。



鼓浪屿人民体育场(番仔球埔),图片来源网络



教英语的陈娉娉老师,家也住在鹿礁路的一幢别墅里,人送外号“老虎陈”。有次在办公室墙上看到陈老师大名,老湿不认得“娉”字,念成“陈嫂嫂”。湿太一直很惊讶,你们小学就有英语课?是的,英语课大约也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用的课本和中学低年级的英语课本相同,以至于刚上初中,遇到还是那熟悉的26个字母,以及“This is a book”、“That is a pencil-box”等句型,而这些我们早已在陈先的训练下化成如母语那样的自然反应了。


美术老师由隔壁班的数学江老师客串。记得有节课,他在黑板上画了一只漂浮的鸭子,再加上几条柳枝,说这是“春江水暖鸭先知”,然后让大家临摹。老湿小时候跟马麻去二中,马麻在上课,就找一间堆有瓶瓶罐罐、瓶瓶罐罐里浸泡着动物胚胎标本的教室,让老湿呆着。在奇形怪状的标本的注视下,老湿在黑板上用粉笔勾勒出飞机坦克大炮船,以及想象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场景。因为自小训练的涂抹特长,老湿后来还承包了中小学出黑板报任务。在美术课上画只鸭子,显然不构成任何压力。


鹿礁小学当时全校唯一的体育老师是黄明发,外号“胡须辗(ho2-qiu1-lian4)”,就是胡子会打转的意思。这是一位精壮敦实的汉子,板寸发型和板寸络腮胡,口头禅是“安妈的”和“戆呆呆系”。上他的课,前排学生都觉得有打伞必要。鹿礁小学没有大操场,上体育课有时要走五分钟绕过二中高中部,从漳州路去到人民体育场,在那里就可以尽情踢球撒野。老湿左膝上三道形状不一的疤痕,就是那阵子踢球跌跤、一道疤还没好彻底、就又挂彩所致。在鹿礁小学,如果遇到和人民小学踢球赛,就会纠结到底要支持哪边,直到进入二中才摆脱这种烦恼。黄老师是许多鹿礁校友的足球启蒙教练、一位“心有猛虎猛嗅蔷薇”的严师。



被音乐学校圈进去的原二中高中部下沉式篮球场和马路(红线所示)。


9


三四年级时,老湿和鲁静同学玩得最好。他和陈菀青同学就住在鹿礁小学背后复兴路的一个大院里,要爬好几段楼梯才能上到他家。从他家的窗户看出去,就是二中高中部,中间隔着一个下沉式篮球场和一条马路。从这条马路,就可以经漳州路前往人民体育场,或借道观海园通往港仔后。2006年,老湿领着清华大学的陈小悦教授去港仔后游泳,想让他顺便体验鼓浪屿小巷的清幽,特意选了这条路。却沮丧地发现,在二中高中部原址上新建的音乐中学,已经把下沉式篮球场连带这条马路圈了进去,此路已成为历史。


被音乐学校截断的复兴路通往漳州路港仔后之路(微信地图街景)。


鲁静同学讲一口标准的北方普通话,长得成熟干练,天生具有领袖气质。从小学到中学,他都是班长及以上干部的不二人选。


那个年代,海峡两岸还处在敌对状态,小朋友们也是满脑子是擒敌特立功劳的思想。鼓浪屿岛上沿海边处处可见钢筋水泥碉堡,内陆则有好几处藏在不起眼角落的防空洞,洞口虚掩的铁门锈迹斑斑、蛛网密布。小学生们怀疑这些地方很有可能是敌特的藏身或藏宝所在。鲁静同学就组织了几次探险,其中一次的目标,就是位于下沉式篮球场一角的防空洞。大伙事先准备好了一些工厂遗弃的塑胶边角料,点燃它们之后可以用来照明,同时也会发出刺鼻的气味和浓浓的黑烟。可没等走进防空洞多深,起初的万丈雄心和好奇心,就被恼人的蜘蛛丝、遍地散布的稻草碎屑、恶劣的照明手段、以及对踩上粪便的担心给驱散了。一点都不好玩!计划中止,大伙还是去打篮球吧。


图片来源:携程攻略


那年“鼓浪屿好八连”还驻扎在覆鼎岩上,也就是郑成功塑像现在所站立的那块地皮。小学生们周末的一项活动,就是去八连“拥军”。老湿从家里带上扫把出发,然后去复兴路叫上鲁静,再和其他几位会合,去帮助打扫部队营房内外的卫生。


其实部队的营房本来都很干净,小朋友们的任务就剩打扫飘零的落叶。一块区域扫完后,如果还有叶子掉落就视而不见了,大伙更主要的目的,是在营房一侧通往大德记的坑道里玩打仗游戏,一玩就是一个早上。所携带的扫把,很自然就转变成道具冲锋枪。


仗打累了,一伙人就沿着一条小路下到大德记沙滩,掏几个沙坑,上层架上树枝,再铺上一张捡来的碎纸片,最后铺上沙子使之与周围沙滩连绵一体。然后躲在一旁,期待那时还不多的游人中,有人会踩中陷阱。然而等了半天没人来,最后往往只好自己去亲身验证自制陷阱的威力。


在鲁静家能望见二中高中部的窗前,老湿还和他一起排练创作了人生第一个、也很可能是最后一个小学生低笑点相声段子。



靠近鼓浪屿电影院(延平戏院)及菜市场的河仔墘一带,图片来源:海峡博客niuwang:转载老阿德 解放前后鼓浪屿的店头(1)



10


那些年放暑假前,学校会发给学生几张电影优惠券,凭券可以买到低价票。


鼓浪屿电影院就在菜市场的楼上。老湿有次用优惠券买了《诸葛亮吊孝》(1980),预期是吴宇森的《赤壁》(2008)那样的场景,到场才发现是咿咿呀呀的戏曲片,愣是硬着头皮一直看到散场。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另一次放映的是《国王与小鸟》,正逢台风登陆厦门,狂风暴雨肆虐。老湿和郑渊同学等趟过龙头路街心公园浅水区,来到海坛路口那个叫河仔墘的低洼所在,积水已经漫到了膝盖上。我们尽量靠着马路中间走,以免掉入旁边通向菜市场的臭水沟。等进了影院发现,和我们一样顶风冒雨前来的忠实观众寥寥无几,整个戏院几乎成了我们几个小学生的包场。


顾不上湿漉漉的裤子所散发的鸡鸭毛味道,我们看完了扫烟囱少年和牧羊女在小鸟帮助下战胜邪恶独裁国王获得自由的故事,无不庆幸来对了。


《国王与小鸟》海报,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11

那些年,学校每学期都有“祖国在我心中”手抄报评比,有一年还有“祖国之最”的征集比赛,搜集最多“祖国之最”条目者获胜。这些活动,老湿自然都不甘人后。


有一年鼓浪屿区举办小学生地震夏令营及地震知识竞赛。地点就在老湿熟悉的人民小学,指导老师是像“动脑筋爷爷”那样和蔼可亲的人民小学林续中老师。老湿最后得到了一个红皮小笔记本,封皮上写着“**年鼓浪屿小学生地震知识竞赛记念册”。若干年后,老湿把内页取下,仍留着塑料皮以供回忆。在这次夏令营老湿了解到,厦门就处在太平洋板块边缘的闽粤沿海地震带中心。


图片来源网络


还有一年,老湿出席鼓浪屿区优秀少先队员表彰仪式,又回到了人生第一次登台的人民小学礼堂。仪式的开始,一位三道杠旗手——很可能是人民小学的施东亮同学——擎着少先队旗,身后俩副旗手高举右手,行着“人民利益高于一切”队礼。伴着鼓乐队的少先队号吹出“11131-3 [低音]55551-”的旋律以及小军鼓的节奏,他们从礼堂的后门进场,在全场的注目下,绕场一周。老湿每回看得眼睛都直了,若能去旗手前面带个路,扯个旗角什么的,也是好的。


那年区优秀少先队员的事迹之一是:笔山小学某少先队员,每当听到奏国歌升国旗,不论那一刻正在做啥,都会停下手中的一切——即使是吃饭吃到一半也会放下碗筷,肃立行礼。正好那些年每晚7点的新闻联播开播前,都有奏国歌升国旗环节,所以那位小朋友天天如此,数年一贯。老湿和郑渊听到这个,互相对视了一眼,只见各自的嘴张得下巴都快掉了,特么是不服不行。


图片来源网络


12

老湿这届,正赶上小学六年制改革,延迟一年升学,把五年级的书又念了一遍,相当于全体留级一年。


因为多当了一年小学生,晚一年升入中学、大学,也晚一年走入社会,周围遇到的就是不同的一群人。多当了一年小学生,也意味着童年多了一年。


这究竟是好,是坏?


去问一年级在人民小学礼堂喊出“我长大要当解放军”、在海天堂构楼前玩革命抓人救人游戏、在梨仔园的墓窟空上跳跃、在废弃防空洞里探险、在大德记沙滩挖陷阱、在天主教堂前溜旱冰、或者那些年夏夜里在厦大宿舍天台仰望星河辨认北斗的老湿,或许能告诉你答案。




鹿礁小学1984届毕业照,第二排左起第4位黄金妹、第8位王丽珠、第9位卢雪麦、第10位蒋校长;右起第3位陈娉娉、第7位蔡文田、第8位郑光洋、第9位肖良贵、第10位江显雄老师(未能一一记得请原谅)




参考文献


1. 林太乙:林语堂传,中国戏剧出版社,1993.12

2. 维基百科:林语堂,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E%97%E8%AF%AD%E5%A0%82

3. 德先生:鼓浪屿养元小学概况,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ccea590100enkl.html

4. 百度百科,厦门演艺职业学院,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E%A6%E9%97%A8%E6%BC%94%E8%89%BA%E8%81%8C%E4%B8%9A%E5%AD%A6%E9%99%A2

5. 厦门记忆:教育,http://www.xmlib.net/xmjy/glysy/lswm/201605/t20160503_125526.htm

6. 李启宇:寻源斋书院的首任“山长”,http://www.xmwhg.com.cn/llyj/qwllyj/mryxm/201607/t20160707_40927.htm

7. 渔隐:探访鼓浪屿林语堂故居,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04daf40102dt39.html

8. 泓莹2011:张圣才林语堂母校:鼓浪屿寻源中学来龙去脉,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c50910102ebaa.html

9. [行走印象] 逝去的记忆:鼓浪屿教会学校寻踪,http://bbs.fengyunxm.com/thread-780-1-1.html

10. 腾讯·大闽网:鼓浪屿原住民大量流失 岛上百年名校生源告急,http://fj.qq.com/a/20130823/003671_all.htm

11. 鼓浪屿原乡人:海天堂构:中西建筑文化融合的产物

12. 人民网:《新闻联播》前升国旗、奏国歌的环节不见了,http://www.people.com.cn/GB/guandian/1033/2921933.html



相关链接


1. 鼓浪屿人民小学一丁班旧事

2. 工作不够认真负责语文课代表回忆录

3. 为了几近忘却的记念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鹿礁小学 鼓浪屿

猫博网 引用 删除 rzcl   /   2017-11-16 10:55:34
原帖由niuwang于2017-10-31 08:01:47发表
鲁静小朋友的祖母是不是越剧团的团长?

问了鲁静同学,回答是的。
猫博网 引用 删除 rzcl   /   2017-11-16 10:47:57
原帖由niuwang于2017-10-31 07:59:37发表
这么精彩的前语文科代表的长文,怎能容忍评论竟然是零。叔可忍,婶不可忍。
老湿竟然剽窃本人作品,索赔五大洋。
.

赵老师的外号是“紧爷”
niuwang 引用 删除 niuwang   /   2017-10-31 08:01:47
鲁静小朋友的祖母是不是越剧团的团长?
niuwang 引用 删除 niuwang   /   2017-10-31 07:59:37
这么精彩的前语文科代表的长文,怎能容忍评论竟然是零。叔可忍,婶不可忍。
老湿竟然剽窃本人作品,索赔五大洋。
老湿满怀深情,抒发对母校、对尊师、对家乡的款款深情,令我感动。
顺便说,体育老师黄老师的特长是鹿礁小学的游泳运动。当年,大德记海滩还是军事禁区,他有本事把该海滩被允许作为鹿礁小学专用游泳训练基地,创造出优异的成绩。
还有“老湿”这个尊称好像是国嘴赵宗祥的雅号,源于一次什么事件。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