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断的芦苇 日志 - 芦苇 - 海峡博客 - 厦门网 - Powered by X-Space
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发布新日志

  • 初二,港仔后落日

    2016-02-10 18:44:02

        正月初二日。鼓浪屿港仔后观落日

     

     

    山衔落日去,岁随新年来。

     

     

     

     

     

    2016-2-9

     

  • 春运,与春天的约会

    2016-02-06 14:28:51

    2016年春运,与春天约会的表 情

     

    时间:2016-2-5

    地点;厦 门火车站

     

     

  • 邮轮澎湖游(7): 海峡日出

    2015-11-17 15:39:48

     

    邮轮澎湖游(7):海峡日出

           

         

          

           (1025日)

     

    昨晚风浪有点大,走在船舱有点微醺的摇晃。九层楼上的游泳池也掀起大浪,水溅得甲板湿漉漉满地。四望昏昏沉沉,只见有舷边翻起的白浪和海风呼啸的声响。吃了夜宵卧床去,及迷迷糊糊醒来,掀开窗帘一看,才发觉天已拂晓,暗蓝色的海面波涛起伏,隐约可见了。这时6点刚过。

     

    急与朋友登上顶层的甲板上,天色微明了。日轮虽还在海平线上的云霭带里挣扎,但东方已露出鱼肚白,兆示着新的一天来到。这虽是亘古以来的每日必然,却永远让人感到新鲜。但见天海之间一时静寂肃穆,远近高低的云霞正梳妆打扮,从灰蓝、淡紫到金黄,瞬息着更换颜色,如同翘首守望一个新生英雄的横空出世一样。

     

    620分,日轮冉冉升起,很快就把东方的天空染成猩红一片。日出初始,悠悠哉似的,好像很缓慢一样。其实它从一个点角出现,到整体浮出,约略只有5分多钟时间。据说日落更快,从衔山到整体沉没只要3分钟,因为衰落的速度总要比崛起来得迅速,自然界也一样。人总喜欢形容日出时的太阳如何硕大,如铜锣如大圆盘,其实不然。大体肉眼所能看到的日轮,在茫远的海平线上,它只是跟一块金色的硬币差不多大小。但就是它,一迸光芒,就一扫天地的昏暗,把光明还给人间

     

    日轮浮出,金光灼灼,灿烂辉煌,你再也不能用肉眼直看它了。这时云霞也随着日轮的脚步,渐渐化成片片点点,像迎候的队伍慢慢走散,浓装艳抹转为素颜了。天空逐渐露出晶蓝的亮色,像从梦中醒来;大海波荡着,也从阴沉的脸孔转为蔚蓝色的笑容。近海峡西岸,一边的浯屿、青屿依次出现了,南太武山巍峨的轮廓也清晰可辨;而另一边如隔鸿沟的大胆五岛、大小金门今日更是近在眼前。

     

    入厦门港,鹭江两岸历历在目了,虽然熟悉不过,但换了个角度,也可当陌生地方看。这时甲板上热闹了,游客们纷纷前来拍影留念。只是他们错失了日出。近码头了,邮轮上的服务生载歌载舞送别即将离开的游客,而这时只有船长水手们正神情凝然、翼翼小心停靠。方知泊岸软着陆之难,暗自庆幸此行也能在澎湖顺利靠岸。

    (全程结束)

     

    拂晓

          日出

    看金门

    大担二担五岛

    青屿

    南太武山

    从南面看鼓浪屿

    到达厦门港

    送别

    邮轮靠岸

     

  • 沙坡尾最后的“留守者”

    2015-06-12 15:43:54

      沙坡尾最后的“留守者”

     

        

                   

                                612

     

     

     昨天去沙坡尾,大半的渔船已经离开,小渔港一时显得清冷。未拆走的还有一堆乱木板盖起的船坞,上面拴着几条狗,狗的主人是位老渔民。听他说,这些狗狗本是养来渔船守夜的,已忠诚尽责地陪他10多年。因为一直生活在水上,狗狗反怕上岸边陆地,不习惯。

     

    老人说,自从整顿开始,狗狗似乎也懂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知道情况不妙,整天惶恐不安,食不甘味、郁郁寡欢。但见了主人便不停摇头摆尾巴,仿佛向人求着什么似的,有时眼眶还掉出泪水。老人本养有5头,已送走2 头,还剩有3头,他正愀心不知怎么办。

     

    ……所有的热点都会归于冷淡,沙坡尾也不例外。领了补偿金的渔家陆续走了,生活总得要继续。但没想到,这里还有几头狗,也不知它们明天的命运如何!

     

     

     

     

     

     

     

     

     

       

  • 沙坡尾随拍

    2015-05-29 18:55:51

                       沙坡尾随拍

     

     

     2015年5月28日

     

     

  • 菲律宾记游(8):巧克力山与眼镜猴

    2015-04-20 13:40:26

       菲律宾记游(8):巧克力山与眼镜猴

     

     

    326

     

    昨晚半夜起,又闻四周鸡鸣狗吠。我感到菲律宾的鸡叫不守时,似是有兴即发、不平则鸣。果然又一次得到证明。早起巡视一下,才发现这里人家养的多为斗鸡。大概是菲人之所好。

     

    上午8点半,预约的司机准时前来。今天作薄荷岛的陆地游,包车一天,2000P(约300元)。一上路就看到菲人惊险扒车的镜头。无论是车厢后边还是车盖顶上,常常看到又拉又抓,或攀或贴的乘客,像表演杂技一样。真为他们捏一把汗,而看他们却安之若素,甚且春风得意。不过这一幕,我们在80年代以前的乡镇也常见。路况还好,多是水泥路面。一路穿越很多小村小镇,丛林果树连绵,田园风光绮丽,富热带风貌。

     

    11点许到达巧克力山。巧克力山是菲律宾著名的一道地质奇观,甚至有称它为世界十大奇观之一。薄荷省的省旗还印了巧克力山为标志。进观景点每人只收50P门票,不到8元钱。让人惊异:并不富裕的菲律宾人莫非不爱钱?虽然这里游客不少,但拉客的卖买却很少见,有也绝不缠烦人。我们虽然“腰缠万贯”(比索),却丝毫也不敢傲慢。

     

    从廊道走上观景台,约有百米高。从这里可俯瞰无数个高度不过百米、面积大致相同的圆锥形小丘,在广袤的绿色山地了像波浪起伏、蜿延无边。据说在50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这样的半球体小丘共有1268个。奇异的是,小丘上只长草不长树,个个又像是草堆子。旱季时,当草枯黄转为褐色,就如一颗颗的巧克力糖排放,故名。

     

    关于巧克力山的成因有几种说法。或说是由于石灰岩风化,或说是海洋火山或海床的隆起。还有一个理论认为:这是一个古老活火山的自我毁灭,它喷出的大块岩石四散,后来覆盖了石灰石,再从海床中升起。至于民间则有巨人打架留下的石头,或巨人为一位猝死情侣滴下的眼泪的传说。

      

    其实,巧克力山与山无关,更与巧克力无关,但听来甜蜜,这也许与菲律宾人喜欢巧克力有关(我带有一小包锥形的巧克力糖,后来在巴里萨岛上就差不多给那里的大人小孩要光)。咱们国人不好吃糖,但想像力很色很强,号称“双乳山”之类的就有多处。要是这波涛汹涌的巧克力山摆在咱们家乡,不被称为“千乳山”才怪。甚至官方旅游,也必大张旗鼓宣传,以招睐四方游客为之竟折腰。

     

    出巧克力山,约半个钟头到一处眼镜猴保护园(门票60P)。眼镜猴是菲律宾的国宝级濒危动物,现仅存于薄荷岛几地,体长只有9-12厘米,体重不过150克左右,是世界已知的最小猴种,又称跗猴,属灵长目动物。因长有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故名,有点像外星人。保护园在一片丛林里,白天的眼镜猴蛰伏在绿荫棚里睡觉,据说晚上才是它们活跃的时间。园外有商店,纪念品多与眼镜猴有关。花了几百P买了一堆回家,却被妻女惊呼为“鼠”。她们本怕鼠如虎。

     

      2015-4-20

     

     

    我们今天的司机

     

    途中所见的客车乘客

     

     

     

    窗外的田园风光

     

     

     

     

    到达巧克力山观景点

     

     

     

     

    登观景台

     

     

     

    俯瞰巧克力山

     

     

     

     

     

    观光的游客

     

     

     

    眼镜猴保护园的卖票处与讲解员

     

    进入园内

     

     

    在荫棚里的眼镜猴

     

     

     

    眼镜猴园边的商店与所买的眼镜猴纪念品

     

     

     

     

     

  • 春节客家村随拍(下)

    2015-03-02 15:51:49

    春节客家村随拍(下)

     

    新春佳节,客家村仍保留有较完整的传统风俗,祭祖敬神是其主要的内容,浓浓的年味也许就在这里得到体现。(下为手机记录)

     

    初四日,晓色渐开

     

    祭墓

    祭祖

    家族祠堂

         

    村边神祗敬神

    杀牲献祭

    供品

    敬神结束回家

     

     

     

     

     

  • 春节客家村随拍(上)

    2015-02-27 12:29:55

    春节客家村随拍(上)

     

     

    (初二上午到永定。出门肩背包、手提袋,及至临上车才发现相机忘了带。当然懊恼,幸好还有个手机可以拍拍,只能将就。翌日下湖坑大溪乡,是老婆的娘家。几年没来了,变化还不少。随拍些片断。)

     

     

        俯瞰大溪乡一角。近前本有座古老的方形土楼(东山楼),现已坍塌,正在进行土地平整,远处是镇江楼。

     

       镇江楼有300多年历史,规模宏大有房间二百左右,够得上当隔邻洪坑村那座“土楼王子”振成楼的王爹。只是长期近水楼台不得月,被冷落一边。现在已修缮加固、修旧如旧,周边的农地也改造成草地花圃了,看来也正蓄势待发欲投入旅游的大潮中。

     

     

     

     

    拔地而起的新楼房增多了,正在从形态结构上逐渐改变农村固有的田园面貌,给苍老的躯体注入现代的因素。无论你怀旧的情结如何浓厚,新旧的更迭与交替总是必然要来到的。毕竟,田园牧歌式的所谓“农家乐”只是城里文化人的一厢情愿和想像。

     

     

     

     

     

       乡间的道路平了、宽了,大多是水泥路面。村里的私家车也增加不少了。摩托车还盛行着,但自行车已几乎见不到。几年前风光一时的农用车已抛弃在路边了。

     

     

     

     

     

      这所熟悉的老房子已废置多时了。犹记得多年前,满屋子人热闹。那时在门槛前,她站一边,我站一边,却连手都怕拉在一起……

     

       守护在老房子的还是大有其人,但大多是留守的老人与小孩。烟草仍是这里主要的经济作物,但水稻的种植看来已减少过半。

     

     

     

         屋边路角的小菜地,依然青葱,多少给人以“春在溪头荠菜花”的感觉

     

     

       村边那口甘醇的泉水洼还在,依然清澈照人,只是周边的水渠流水,现代的垃圾却漂流不断。村里已有了自来水,看来也少人来光顾了。

     

    这条奔流不息的溪涧,原可游泳、可钓鱼,现在却几乎成了村里的排污沟和垃圾场。

     

     

     

    暮色中的镇江楼

     

    节日的夜晚,村里门前的灯光要通霄达旦。打麻将、赌博仍然是村里节日夜生活的主要内容。夜里,鞭炮声不断,但现在小孩子更喜欢的是烟花。

     

     

    2015-2-27

     

     

     

  • 2015年春运随拍

    2015-02-17 20:42:14

    2015-2-17日

     

    厦门火车南站

     

     

     

     

  • 鹭江春雾

    2015-02-16 21:11:45

    2月16日:昨日一夜听春雨,晨起雨歇,雾起海上,渡船几度停航。午后日出,雾渐消、蓝天现,但存一线平流雾,轻若白纱如带,糸楼裙擦海面。近黄昏,夕阳下,即见霁色朗朗。

     

     

  • 农村与城镇

    2014-05-27 13:59:40

                    “城镇包围农村”

     

    拍于闽西

     

     拍于闽南

     

     

     

  • 临将诀别的最后时日

    2014-05-22 19:45:46

     

    临将与比比诀别的最后时日

     

     

     

     比比是头小型犬,15岁了,在同类中算是高龄,它的几位同龄友伴多已逝去了。但自今年起,比比显然也老态龙钟了,虽仍目明耳聪,却已步履迟钝,尤有甚者是肚子日渐鼓胀,是腹积水矣。咨询多方,被告难愈,只能作些保守治疗。生离死别,终是难免在眼前了。

     

    前些日,天气阴湿热,比比夜里难眠,只能走动,不能卧睡。一天呼吸急促、口舌伸张,几至断气。翌日还是带比比过渡去就诊。渡轮不让过,只能乘木船,一趟20元,也只能听任宰割,谁叫你是鼓浪屿人。到厦门自然家园唯乙体宠物医院,主治的方医生为人不错,只给比比抽了点腹水就断定它长有肝脏肿瘤,尿检、血检、X光拍片等手续就免了。方医生很诚恳地告诉说,比比大概撑不过10天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并不突然,但还是如闻霹雳一声,一时昏乱哀恸,悲从中来。不由想起李斯在人生的末路叹息地对儿子说,“想与你再牵着黄狗,一起到城外打野兔还有可能吗?” 我也深深伤感,却是比比再也不能跟我去海边逐浪听涛了……即将失去的美好有时就这么朴素简单,却是多么令人留恋。

     

          10多年来,我在岛上闲逛散步或陪客游走,比比和它的女儿多多无不呼拥相随。自比比老病行动不便,几个月来就没再到海边了。前些时独自去了美华、港仔后一趟,发现那里连结二边的石栈桥已峻工了。曾几何时,比比就常常跟我在退潮时从这里涉水过滩,看九龙江口落日灿烂。那时它还是多么勇敢矫健,在崖壁的礁石上跳越。现在有了桥,险途成了通道,但这一切却成了回忆:在美丽的黄昏,和狗儿并肩坐在海边,有如重回伊甸园。即使什么事也不做也不觉得无聊—只有幸福平和。这,还能有吗?

     

       15年前,我花了二百元,在局口街从狗贩子的篮子中挑了比比,把它当为“礼物”送给刚读小学二年级的侄孙女。没想一星期后,她家因不方便管理,把它退还给我饲养至今。“比比”这个名字就是这位女孩命叫的。现在她已大学毕业、工作了。转瞬15年。比比每次见到她,总很高兴,毕竟她是最早的主人。比比就诊期间,她也一直陪伴在它身边。她说,“以前看《再见了,可鲁》,印象最深的是可鲁临终时候那段。没想现在却轮到比比了……”

     

    无认如何,还是为比比作了腹水引流。抽掉了整整5瓶浑浊褐黄色的腹水。它显得十分衰弱,但也轻松一些了。夜里服了点止痛药,加上肚子消了些,终于能够躺卧睡觉了。翌天见它精神还好,又尽量喂点它喜欢吃的,就又抱它到附近巷口的埕地,它历来最喜欢接受游客的爱抚和拍照。今天仍然是这样,却怎么能相信这个小生命即将不久人间了!

     

    临别的时日漫长而短促。距医生所说的“10天”已快过去一星期,比比的状态虽还没有恶化,但也难见好转、不容乐观。不敢祈求奇迹,但愿它在最后的日子少些痛苦,活得体面,有尊严、有爱的陪伴!

     

                                       2014-5-22

     

     

    注:《再见了,可鲁》是14年前日本的一本宠物畅销书,关于一条狗的故事。

     

     

    2014年:老病的比比

     

    10年前的比比 

     

    比比和它的女儿多多

     

    比比就诊途中

     

    给比比作腹水引流

     

    以前常与比比从这里海滩经过

     

    现在,衔接港仔后与美华海滩的石栈桥已峻工

     昔日,比比常傍着我在海边看九龙江口落日

     

    昔日的比比与游人、过客

     

     

    比比最近一次与过客的留影

     

    近日的比比

     

     

     

     

     

     

  • 【2014五一假期】鼓浪屿巷路口45分钟

    2014-05-04 14:38:18

           鼓浪屿:巷路口45分钟

     

        

        地点:鼓浪屿中华路与龙头路交叉路口

     

        时间:201452日下午425分—510分。

     

     

        怕人多,节日不敢外跑,就在附近的一个巷路口边呆着。

     

        这里可谓四通八达,有四条巷路在这里交汇:东连龙头、南通中华、西到内厝澳、北上八卦楼。只是不在市中心,历来冷清寂寞。现因游客码头转移到三丘田,这里正好临近,突然变热闹起来了。

     

        巷口楼房四合,拱出了块约有二百平方的坪地。只是这坪地的风光十分寻常平淡:巷是陋巷,房是民房,更无经典的豪宅大院。它的热闹又来得如此突然,以致“野导”们还来不及为它编造故事,“文化人”也还动不出脑筋为它构建历史。

     

        只知道巷口坪地边本有座土地公小庙,但60年前已坍塌。大概香火本来就不旺,以后也就没再修复继续,只遗留下几条废墟的石基,和二块磨得油光发亮的花岗岩石头。这里也是我溜狗常来坐歇的地方。

     

       不想外跑,又不想走,那就在这里坐着。涌进的游客,让这巷口的坪地也宛如成了一座你来我往的舞台……

     

     

    巷路口坪地

    一边路巷一拨拨涌来的游客  

              过客

     

     石头后有座建在墙外的楼梯,楼梯口常有几个放学回家的孩子在这里读书玩乐,一条小巷就从楼梯边经过。俗话说“大河有水小河满”,现在川流不息的游客就像流水哗哗从这里流过。 

      忽然注意到,今年女生的头饰流行扎个小花圈。像是“改朝换代”一样,前年的“鸡蛋花”头饰几乎不见了。悟出了一条“道理”:要跟上时潮的日新月异,就得看女孩子头上的变化。

    去年流行“鸡蛋花”(摘自旧照)

     坐着、看着又觉无聊,忽然心血来潮,咱不妨也来作点“野外调查”:数数45分钟内能看到多少风光。竟然发现:在45分钟内,这里前后有不少于13批人,约80多人在这楼梯边的石头上停留过。

     

    坪地一边有座名不见经传的小楼,现是一家没有家庭的“家庭旅馆”。楼外布置了个西式的木楼梯,这里已成了过客显摆拍照的地方。我发现,在45分钟内,有19位女生和小孩在这里拍过照。

     45分钟内,有6对新婚夫妇在这里拍婚妙照。

     

              45分钟内,一直不动的只有一位来自北京的女生。她端坐在一边的墙角下,兀自聚精会神地在自制的明信片上写生素描。逢到有喜欢的过客,也可以向她买下收藏。听她说,她一路独自漫游画画,只为追求一种自由自在、独立无羁的艺术人生……

     

                                                                                      2014-5-3

     

     

     

     

     

     

     

  • 鼓浪屿:将军故居“将军餐”

    2014-04-11 12:39:03

    鼓浪屿:将军故居“将军餐”

     

       

        不逛鼓浪屿久了,上午见yzt6851网友介绍林祖密故居及图照,止不住手痒也把二个月前路过随拍的几张翻来出来晒晒,另再添上几张老的,且为凑个热闹。

     

     林氏故居修缮前倒经常来过,其时如入“无人之境”,到处浪荡,只任一头黑狗吠叫。记得那时伫立残败的楼前,心中自然祈愿它能早日得到修复。

     

     终于修葺一新、红灯高挂了,而且文物保护的立碑也增多,但门前却贴着告示:“谢绝参观”。

     

    自然也有例外,只要你肯进去吃个“将军餐”,或到“将军套房”住它几晚上……

     

    (19181月,孙中山委任林祖密为陆军闽南军司令,授陆军少将军衔。故称将军)

     

      将军门前“将军餐”(2014年2月拍):

     

    林祖密故居“宫保第”修复前的旧照  ( 2009年7月拍)

    残房破墙,人道是当年老蒋曾住(据蒋介石日记:1919年,蒋介石鼓浪屿,曾在这里小住过)                                       

     

     

     

     

  • 厦门二中校友音乐会

    2014-03-31 14:11:03

    “雏凤清于老凤声”

                   

                 ——厦门二中校友音乐会

     

              329晚,名为“春之声:荣誉与绽放”的二中校友音乐会在鼓浪屿音乐厅举行。来自海内外的厦门二中老校友,与今天在校的学弟学妹们,共聚一个舞台演出。

     

      演出时间未到,音乐厅就座无虚席。来宾几乎都是“老鼓浪屿”的原住民,他们从分散在岛外的各地汇流而来,像是乡土社会破碎后的一次团圆。今晚,无论男女老幼,眉来眼去看到的都是熟人、亲友、同学。乡土、乡音、乡情一时弥漫。

     

     “月是故乡明”,何况故乡是鼓浪屿。50年前有位诗人形容鼓浪屿是“月下的睡美人”,曾让多少鼓浪屿人神魂颠倒、引以为自豪!如今,这位恬静、高雅的美人如何?回乡的校友纷纷唱起怀念故乡的歌曲还有闽南的歌谣。

     

    厦门二中,源自西方教会建立的英华书院,在发展过程中,整合了怀仁、毓德等学校,百年薪火相传、桃李芬芳,是小岛的骄傲。几年前,二中高中部迁出岛外,落户五缘湾畔,令人依依不舍、隔海兴叹!只祈望它墙内扎根,墙外花开更烂漫。

     

    老校友唱抒情舒缓的外国民歌、唱“雄壮豪迈”的前苏联歌曲,这是老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校园怀念。年青的学妹们则唱节奏欢快、自由奔放的百老汇《Steppin’  out  with  my  baby》、印第安风格的歌曲,还唱全球华人青少年歌唱节主题曲《我唱出了世界的声音》:
            

    世界进入了我的眼,美丽化成我的心情。

            激动的情绪,如鸟在鸣,盘旋在心。
            
    世界在放送我的声音,美丽牵动了你的心情,
            
    激动的共鸣,好比雷鸣,雨后放晴……

     

    学妹们朝气蓬勃的演唱,令人耳目一新,毕竟是“雏凤清于老凤声”。交集着荣耀与梦想、欣喜与忧虑,祝福明天更美好!

     

    音乐会在大合唱《鼓浪屿之波》声中结束。波浪荡漾,飘在春天的夜色中。只是一时却叫人找不到北:明明我们都生长在日光岩下,那位“老水手”怎么又把我们引向“基隆港”……

     

    2014-3-31

     

     

     

    音乐厅外,二中管乐队迎宾

     

     

    序曲:铜管乐进行曲

     

     

    老校友的演唱、舞蹈、吉它演奏


     

    老学长们唱《英华中学校歌》:“当今之世,敢不勉哉!英华!”

     

    旅港校友女声小组唱《纺织姑娘》

     

     

    毓德、英华二中校友无伴奏合唱《故乡的亲人》

     

    二中在校的女生合唱团演唱Steppin’  out  with  my  baby》、《Adiemus》

     

     

    合唱《我唱出了世界的声音》:    

     

    鼓浪屿合唱团二中校友合唱《鼓浪屿之波》

     

     

     

     

     

  • 泉州元宵(下):新门灯会

    2014-02-17 19:34:17

           泉州元宵(下):新门灯会

     

             2014年元宵泉州灯会设在新门街举行。新门街是条崭新的大街,而新门却是个古老的地名,据称可追溯到千年前的南唐五代。这样的灯会注定它在现代的喧噪中,也必带有几丝古典的清响。春风十里新门街,灯市如昼,大多的花灯就张悬在骑楼下的店铺前,不拘一格、争姘斗巧。虽也免不了混有商业的俗气,却因有人的参与而富市井人文的气息。其实,灯会本就是集市化的娱乐产物,它有审美情趣的功能,却与“宣传教化”无关。幸好,泉州的灯会多少还继承有这样的传统,令人欣赏。

    民俗踩街

    童年的记忆

     

     

  • 泉州元宵(上):庙观·街市

    2014-02-17 09:24:02

    泉州元宵(上):庙观·街市

       

           玄妙观

     

     

     

     

     

    开元寺·东西塔

     

     

     

     东塔

    西塔 

     

     

             

       西街

     

    元宵吃润饼(春饼)、上元圆仍是传统

     

    旧书店一见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杜诗)

     

    烟海中的小书虫

    夜色入西街

     关帝庙

     

    联曰:“  诡诈奸刁到庙倾诚何益

                      公平正直入门不拜无妨     

     

     

     

     

     

  • 【2014春运】 与春天的约会

    2014-01-26 19:49:32

    2014春运】与春天的约会

     

    时间:2014-2-25下午

     

    地点:厦门梧村火车站

     

    一年一度与春天的“约会”又到,回家是与故乡的“海誓山盟”,一年的辛苦忙碌似乎就为了这一天的到来。

     

     

  • 母爱的力量

    2013-05-24 14:56:12

                           母爱的力量

     

        小猫咪咪一年前给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新主人怕它佻皮捣蛋,常常就把它绑在桌子脚下。路过看到同情它,有时就把它带回来过一、二天自由的生活,它跟我家的狗狗早混熟了,本是好朋友。不料它情窦初开,却借着一次这样的机会,私奔了十几天去谈情说爱,直到搞出了个肚子才回来。这下子惹了麻烦,店主人不方便照顾,只好让它回来家里坐月子。生下5个快乐活泼的小猫仔,满月后挑了合适的人家,前后给领养去了。

     

        当最后一头小猫仔送走,孓然一身的猫妈足足哀号了几天,失魂落魄地上下求索寻找。为了避免这种“悲喜剧”以后又重演,上星期六带它到宠物医院,花了6百元做绝育手术。动完刀,麻醉过后疼痛,猫咪的眼神苦楚又失落;加上手术前后不能进食,更显得疲惫不堪;医生为防它伤口感染,还浑身给它包扎了绷紧的纱布。但没想到,它当天晚上竟有力气偷跑出走,虽然一夜大雨滂沱,却不肯回来。

     

        第二天还是不见踪影。终于才在楼顶上满装有陈年杂物的仓库间里听到它的一点微弱的声息。但千呼万唤就是不肯出来,端来鱼腥的美味引诱也没有一点效果,连它亲爱的狗狗“汪汪”叫喊也不回应。它对人似乎已滋生了不信任的恐惧感。它显然不能理解人为什么要取走它的全部小仔,又为什么要让它无端挨刀受痛苦?真没办法向它解释明白,这个世界沟通很难唉!

     

        小猫妈刚动完手术,淋了雨怎么办?它又一天一夜没进食了,真担心它有个二短三长。但什么办法都试过,它就是不肯出来,而要搬开山积的杂物堆又很麻烦。情急中想到它的一头小猫仔就送给隔邻的一户人家,已过十多天了,就试着去把它抱回来。没想这一招可真应验,小猫仔一来到刚放落下地,猫妈就长“呜”一声尖叫,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了。母子相见,又舔又亲、相濡以沫,悲欣交集,情挚动人。本很虚弱的母猫这时精神焕发,全然不像是一个刚做过手术、正在养伤的病号了……

     

        想起一个老故事。说的是征途中的成吉思汗中箭身亡,运送装着他遗体的棺木的队伍又与敌兵相遇,只好就在一片雪地旷野上先埋葬下再说。但这里四顾茫茫,没有任何的参照物,以后如何寻找?于是士兵挑选了一头带着牛犊的母牛,当着它的面把小牛犊杀死在埋藏着成吉思汗棺木的那块地面上。一年过后春天,士兵牵着那头母牛来到这片草原上,放开缰绳的母牛狂奔着,最后在一块长满青草的地面上哞叫着四脚跪倒、双目流泪。士兵们剖开这块地面,果然大汗的棺木就在下面。

     

        本以为这只是个野史传说,现在却不能不相信了。这就是母爱的力量!

                                                                                                 2013-5-24

     

    一个月前的猫妈和它的猫仔

     

    重见时的母与子

     

  • 母与子

    2013-05-11 19:33:42

    母与子

     

    给一家咖啡店的小猫咪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怀了孕,咖啡店不方便,只好把它带回家里“坐月子”。419日,下了5个仔。

     

    狗狗多多和比比也天天来关心。咪咪对它俩一点也没戒意,因为早是一家亲的老朋友了。

     

    小时候的咪咪把多多当成是它的干妈妈

     

    因是近邻,送走的咪咪常回娘家玩,它一直与多多保持母女般的亲密关糸。

     

    咪咪虽刚满一周岁,但当起妈妈却也十分尽心。 

    猫仔在茁壮成长

     

    满月后的小猫

     

    多多也像外婆一样疼爱呵护这些小猫

     

    总是要离别的。40天后,送走了2头小猫。猫的警惕性虽很高,但数学不好,似乎认不清53的区别,反应不很大。

            

               又送走一头,还留着的二头。可怜的小猫,小小年纪就要来体验这人间的生离死别。

     

    警觉的猫妈迁移它的长大了的小猫

     

    又送走一头,孤儿寡母的最后时光

     

    母亲节并不只是快乐!

     

    50天后,最后的一头小猫送走。猫妈咪咪上下寻找,足足哀号了三天,搞得我足难出户,只能好言相慰陪它渡过这伤心的时刻。

     

                                                                            2012-5-11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