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发布新日志

  • 游大嵛山岛 (附图,重发)

    2018-06-04 15:35:17

     

    游大嵛山岛

     

     

          

             2017-11-4

     

    上午7点与学友自驾车从厦门出发,午后扺霞浦三沙古镇码头,乘2点的快艇,穿行闽东海域的福瑶列岛,约5海里,到达号称“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的大嵛山岛。

     

    从游客中心转乘景区的旅游车上山,山称红纪洞山,海拔只540多米,有点特色的是:半山谷中,有大小二个湖泊。一称大天湖,是水库;一称小天湖,是自然湖泊。二湖隔着一座小山岗,相距约1000多米。沿湖四周山坡平缓,分布有万亩草地。岛上虽无奇峰异岭、景观也不多,但山体谷地开阔,轮廓线条温柔清简,草甸连绵,湖光山色相映;云霞天幕前,山、湖、草、海臻为一幅层次分明的美丽画面,也是难得。时当清秋,芦荻萧瑟,海风凛冽,别有一番风情。

     

    亱宿芦竹村民宿,开轩面对静静的港湾,正是月挂中天之时,看漁火点点,怡然自得。翌日晨,曦光初照,漫行到芦竹村海岬山边。海天空阔,海湾另边即是小嵛山岛,群礁列屿点缀如盆景,一泓在望,令人心气舒畅。

     

        早歺后,包车环游大嵛山岛,从芦竹-大使澳-东角,直到灶澳。一路停停歇歇,尽览大嵛岛山海漁村秋色。虽清静也略显荒僻,但无车马之暄,却也给人以好心情。遗憾的是这里多滩涂,海水难见清澈,颜色有点灰暗单调。但无论如何,这号称中国“最美的海岛之一”算已来过走过。凡没去过的地方总会因新鲜而令人兴奋。至于它是否够格入榜,就任由人去评说好了。

     

    午后1点乘船离岛回三沙霞浦。

     

    2018/5/31,图照整理)

     

     

     

    三沙古镇码头港口

    去大嵛山岛海上

    到达大嵛山岛码头

    大嵛岛山上大天湖

    大天湖山上

    小天湖

    小天湖上远望

    暮色下的芦竹村港湾

    芦竹村山岬边之晨,对面是小嵛山岛

    山边的牧羊

    清早的芦竹港口

     

    从大使澳、东角到灶澳的几个景点和渔村

    大使澳山边的一处瀑布

     

  • 游大嵛山岛​

    2018-06-02 15:49:23

     

    游大嵛山岛

     

     

     

        2017-11-4

     

     

    上午7点与学友自驾车从厦门出发,午后扺霞浦三沙古镇码头,乘2点的快艇,穿行闽东海域的福瑶列岛,约5海里,到达号称“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的大嵛山岛。

     

    从游客中心转乘景区的旅游车上山,山称红纪洞山,海拔只540多米,有点特色的是:半山谷中,有大小二个湖泊。一称大天湖,是水库;一称小天湖,是自然湖泊。二湖隔着一座小山岗,相距约1000多米。沿湖四周山坡平缓,分布有万亩草地。岛上虽无奇峰异岭、景观也不多,但山体谷地开阔,轮廓线条温柔清简,草甸连绵,湖光山色相映;云霞天幕前,山、湖、草、海臻为一幅层次分明的美丽画面,也是难得。时当清秋,芦荻萧瑟,海风凛冽,别有一番风情。

     

    亱宿芦竹村民宿,开轩面对静静的港湾,正是月挂中天之时,看漁火点点,怡然自得。翌日晨,曦光初照,漫行到芦竹村海岬山边。海天空阔,海湾另边即是小嵛山岛,群礁列屿点缀如盆景,一泓在望,令人心气舒畅。

     

        早歺后,包车环游大嵛山岛,从芦竹-大使澳-东角,直到灶澳。一路停停歇歇,尽览大嵛岛山海漁村秋色。虽清静也略显荒僻,但无车马之暄,却也给人以好心情。遗憾的是这里多滩涂,海水难见清澈,颜色有点灰暗单调。但无论如何,这号称中国“最美的海岛之一”算已来过走过。凡没去过的地方总会因新鲜而令人兴奋。至于它是否够格入榜,就任由人去评说好了。

     

    午后1点乘船离岛回三沙霞浦。

     

    2018/5/31,图照整理)

     

  • 从江口湾到后蔡湾

    2018-05-30 15:12:09

     

            从江口湾到后蔡湾

     

     

     2017-10-10

     

     

    昨天到漳浦佛昙前亭镇的乡下,参观了一个自号叫“地瓜村”的农庄。离开时,兴犹未尽,天气也好,就临时决定留下,计划明天去游江口湾及后蔡湾。几次经过,都没下去走过,心一直想念着。农庄的小黄朋友热情送我到江口湾边的路口。亱下榻在香山旁的海洋宾馆。

     

    今晨晴朗,沿旧路下江口湾沙滩。这里虽与香山火山地质公园隔邻,却尚未开发,仍属“化外之地”,所以滿眼风光一分銭也不用花。尤为可喜的,是整个沙滩没有一个游客,只我一人独步悠闲,无拘无绊,如天马行空。海天沧沧、平沙莽莽,听海浪拍岸、看鸥鸟群翔,好生快意。相看两不厌的,还有隔海相望,漂浮碧波上的南碇与林进两个火山岛。

     

    半月形的江口湾,约2000多米长。走到沙滩尽头,是海角山岬,突出海滩有一片火山熔岩台地,如一袭黛色裙衣委地、逶迤数里,嵌结着西南端的后蔡湾。时当退潮,无遮无淹,一望尽见峥嵘,呈现出一幅太古洪荒的景象。岩礁石色黛青苍灰褐赭兼有,地面路况坎坷平坦低洼杂揉。其貌或突兀如桩如墙,或铺展如盘如棋,皆千奇百怪,变化无穷。恍然间又像是一座古代城垣的废墟,蕴藏着悠悠天地的沧桑。今日意外所见,大喜过望。又誰能想像,那万年前的炽热熔浆,是如何凝固成今日的冰冷寂默!

     

    约二、三里地,走过海岬熔岩礁石地段,一弯沙滩在面前展现,便是后蔡湾了。金沙细软平展、广阔伸延。有人称之为月光沙滩,据说月光下最美。漳浦这一带的海岸线和沙滩,据称是大陆东海岸最长最美的。今有一条滨海大道已开通,把几个海湾沙滩串成一线了,开发的风声也渐近。但愿它们明天美好无恙!

     

                                            (2018-5-30整理)

     

     

     

    江口湾(左边是香山)

    远望林进屿与南碇岛

    江口湾沙滩

    江口湾沙滩盛产白蛤(现由私人承包养殖)

     

    江口湾沙滩尽头的火山岩礁石台地

    回望江口湾

     

    交界处海岬海滩的火山岩地貌

    一段褐红色的火山岩地貌

    前面来到后蔡湾

     

    后蔡湾沙滩,现又称“月光沙滩”

    沙岸上盛开着月见草黄花

    曾是一伙冲浪爱好者筹建的“巴浪村”

     

  • 舟游南碇岛

    2018-05-27 18:34:45

     

     

    舟游南碇岛

     

     

    2018-5-6

     

    晨出厦门,天气阴,气象预报有雨。按原定计划前行,近9点抵达佛坛湾边的井尾漁村。虽天气阴晴不定,仍依约乘机动小舢板去南埞岛。南埞岛离岸不到7公里,远望如一口巨钟垂罩于蓝天碧海上;或黛绿或灰褐,不断在阳光下变幻颜色。约一个钟头到达岛边。

     

    南埞号称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系千万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岛屿。岛不大,只有0.07平方公里,却拥有据称多达140万支的玄武岩石柱群,说是目前世界已知玄武岩柱最大最密集的地方。小岛四周均为危岩峭壁,只有海鸟在岩壁上留下泄物的白色痕迹。确实蔚为奇观,又让人有时空恍惚的神秘。一船7个老叟,不顾小船摇晃、站立不稳,饶有兴致地绕岛二周尽情观赏,心旷神怡。巧遇有鸬鹚出没,更觉野趣盎然

     

    这时有朋友来电话关心,说厦门正下着暴雨。但这里却是炎日高照,天气晴朗,真是侥幸!离开南埞岛,又驶往林进屿,绕了一圈。林进屿与南埞岛互为犄角,同为火山岛,但玄武岩柱的发育没有南埞的壮观。林进屿几年前上去过,远看当时石砌的码头现在已崩毁了。

     

    归途,西边雨云飘忽不定,但都未降临到我们经过的海域上,只是近海岸穿峡湾流急,风浪激荡,水花瓢泼入船,也是衣裤半显。虽逃过了雨,却避不了浪,也躲不开灼晒。但却也是一次快乐难忘的体验,更可喜的是:我到、我看了!

     

    正中午,回到井尾村岸上。正饥肠轱碌,恰有家餐馆新开张。

     

                                     2018/5/27

     

     

     

    井尾港湾

    坐机动小舢板出海

    海上钓鱼船 

    远望南碇岛

    近看南埞岛

    跃出海面的鸬鹚

    上岛捕海螺的渔民

    绕岛所见玄武岩柱

    再次绕岛一周

     

    归途经过林进屿

    近海岸过峽湾风浪

     回到井尾上岸

     

     

     

     

  • 江浙小游(11);绍兴 (书圣故里–八字桥)

    2018-04-27 16:41:19

    江浙小游(11);绍兴 书圣故里八字桥

     

       

          220

     

     

    晨,冒细雨游书圣故里。圣故里是绍兴的历史文化街区,散布有四街六弄。里有青石板路的小街悠长,粉墙黛瓦的庭院幽深,小桥流水的人家味浓。绍兴人文荟萃,历代盛产文人雅士,乃至绍兴师爷。寻常巷陌中,似处处藏龙臥虎。一入故里,便见蔡元培先生独坐街头淋雨,似还在思考北大的今日过去;转个弯便走到王羲之为老媪题扇的桥头,而长街尽头处的一座古寺(戒珠寺),据说就是书圣的故宅遗址。惜风流俱如风烟一般过去了,但有艺术与风骨长存。

     

    早餐后游绍兴著名的八字桥。八字桥建于南宋,地处三街三河四路的交叉点,水通南北,南承镜湖之水,北达中国大运河。八字桥以三向四面落坡解决了这里的复杂交通。一般认为八字桥是我国最早立交桥的雏形。紧邻有广宁桥,也建于南宋,与八字桥同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论者认为,广宁桥桥洞下有纤道穿通,才算是真正的立交桥。不管它如何,甚喜二桥周边有保存较完整的老民宅区,富有原生态味道,实为访古寻幽的好去处。

     

    最后经过鲁迅故里,人山人海、波涛汹涌,与30年相比,只平添了喧嚣与热闹。早已来过,不去也罢。但惜不能再如前在咸亨酒店里嚼它一碟茴香豆、喝它半碗黄酒啦。午后二点许乘动车归,正是江南水乡烟雨好风光,但车速快,窗外一幅幅画面转瞬即逝,均成碎片。这时不由想起坐绿皮慢车,可悠然倚窗远眺的时候……(全程完)

     

                                     2018-4-24

     

      

    蔡元培雕像 

    王右军的题扇桥

    书圣故里的街区风光

    传是王羲之故居的戒珠寺

    王羲之洗墨池

    绍兴八字桥

    八字桥边人家

    八字桥边老妇人,今年92岁.

    八字桥街区中的天主教堂

    邻近的广宁桥。与八字桥 同为国家文物保护

    广宁桥边人家

    广宁桥边龙华寺

    附近的东双桥

     

    今天的鲁迅故里

     

    归途动车窗外风光

     

  • 江浙小游(10);绍兴 (古纤道 –仓桥直街)

    2018-04-18 16:59:25

     

    江浙小游(10);绍兴 古纤道 仓桥直街

     

       

       219  阴雨

           

              出安昌古镇,坐公交车下绍兴。乘客寥寥无几,像是自己包了部大车。进入柯桥区,标有“山阴路”,不知是否就是古称“山阴道”的地方?《世说新语》里说“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极称山阴道上风光的美好。但今日却几无山野田园可见了,一路尽是不间断的工业新城新区连片。大概是春节放假的缘故,大多显得空空荡荡。中途转车,竟难找到路人问津。

     

        几经周折,来到柯桥区信心村附近的浙东运河古纤道边。河边有座大桥,桥边有个小公园,公园里有条石廊,雕着些大概有关运河和纤道的历史画面。时逢冷雨飘洒,未能细看,却从草地窜出条黑色的流浪狗。不知是主人抛弃还是从没有过主人,好生可怜。只能从背包搜出点吃的给它一止饥肠。能做的也就是这点,再就无奈无力了,也不敢想它后来如何。雨渐渐大了,只好避雨桥下稍息,与个钓鱼人为伴。

     

        烟雨中,远望太平桥就在前面,绰约如线浮在水面。青石板铺就的古纤道如臂,蜿延伸展不见尽头。浙东运河是京杭大运河的延续,直通宁波,连接了所谓的海上丝绸之路。大概这一段的水流较急,故有几十公里的拉纤栈道,这里只是其中的一段。这时春雨潇潇、随风飘落,四周清寂、了无尘嚣;河桥岸树迷蒙中,更有一派烟雨江南景色。一时大喜过望,竟忘了雨湿风寒。沿纤道走到太平桥,过桥便是太平桥公园。公园里有个玲珑小巧的古桥展馆和古纤道展示馆,也是空无一人,寂静清旷。偌大一片河山,似成了我们二人的世界,好奢侈地独自亨受一场。

     

    出太平桥公园,又沿纤道前行。春雨仍然飘忽不定,时而细软时而滂沱,但喜一路有古道长河、板桥老树相随;苍茫天地间,古纤夫的号子声犹闻耳旁。不觉又妄自欢喜一场。乐极生悲才发觉,浑身已半湿,更糟糕的是,大概因低温受潮,手机充电、相机快门都出了点故障。一时晕然。这时雨仍下着,而且脾气越来越大。但两边是水,后退无路了,只能快步前行。在一座大桥边转入公路,候车去绍兴城。

     

    入绍兴,住城市广场边。经一番去潮处理,机子幸好无恙。酒店距古轩亭口不远,是秋瑾女士就义处,晚餐后前往一睹英姿。今我来,虽非“秋风秋雨”之时,却也是早春寒风寒雨!拜別女俠往仓桥直街,这里集河道、民居、街坊于一体,是绍兴的历史文化名街。雨巷彩灯下,仍有撑伞人影晃动。或感无大的新意了,或因有点疲累,就只在亱色烟雨中,借眩晕灯光粗略一览,算是来过到过了。

     

     

    2018-4-18

     

    绍兴柯桥新区的街道

    桥边公园

    公园草丛边的流浪狗

    桥下的钓鱼人

    远望烟雨中的太平桥

     运河边的古纤道

    走近太平桥

    文革中被破坏的桥上石雕

    过桥有太平桥公园

    公园内有绍兴古桥展览馆和古纤道展示馆

    从古纤道上回望太平桥

    沿纤道前行

     

    绍兴古轩亭口秋瑾纪念雕像

     

    烟雨中的仓桥直街

     

     

     

     

     

  • 江浙小游(8);苏州(耦园-博物馆)

    2018-04-13 18:30:26

     

    江浙小游(8);苏州(耦园-博物馆)

     

     

               218

     

        沿河边、过小巷,到耦园,耦园就在平江区内。园处苏州城东,三面临水,地方偏僻,既幽且静。也许因为这样,耦园历来是仕宦、士人归隐闲居的选择。耦园之始为清初同宁知府陆锦归退后所建的“涉园”,园取陶渊明《归去来辞》“园日涉以成趣”的诗意而名。后至晚清同治年间,涉园为安徽巡抚沈秉成所购,并在旧园的基础上拓展开辟,遂成今日耦园的规模。沈秉成辞官后便归隐于此。据说,沈秉成与续弦的湖州才女严少华缠绵情深,在园内住了8年,过了一段诗情画意的生活。园中墙窗楹联即为严少华所题:“耦园住佳耦,城曲筑诗城”,“耦”通“偶”,“城”谐“成”;横批“枕波双隐”典出《世说新语》的“枕石漱流”句,常喻指隐居生活。故耦园既寓有夫妇偕隐双栖之意,又因一宅有两园称偶。

     

    耦园虽几经兴废、数度易主,但多糸名士风流入住,传民国钱穆大师也曾寓居于此。但也有例外,一度这里曾辟为“城东人民公园”,中部楼房还成了“寻常百姓家”的住宅。幸得亡羊补牢,救死扶伤有效,耦园得以再现昔日风貌,并以“苏州园林”名份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耦园虽不如拙政园、留园富丽堂皇,但布局精巧谨严,讲究中轴线对称的风格,主旨突出,是苏州府第式园林的典范。耦园居中是住宅,左右为花园。既有山林野趣的奔放,又有修身养性的宁静。或幽或明、或动或静,皆相宜得当、恰到好处。品味耦园,如尝读一篇美文,且有一番回味的温馨。

     

    出耦园,赶到苏州博物馆,时已近中午,门前仍挨挤排队长串。正懊恼间,方知可以倚老优先,幸得进入一览。博物馆糸祖籍苏州的美籍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在80多高龄时设计建成,傍邻太平天国忠王府。馆筑线条颜色简洁明快,既蕴含苏州传统民宅的特色元素,又富有现代气息的新頴,浑然一体,不泥古也不媚今,令人眼目一新。惜只能匆匆一瞥,睹个外观。

     

    归途,苏州城内的座标建筑北寺塔扑面而过,没有时间把它与旧照详作比较了。吃了碗苏州有名的藏书羊肉,便坐下午2点许的动车下绍兴。

     

    2018-4-13

     

     

    耦园外水路

    耦园内楼厅

    大厅内的曲艺表演

    园中楹联“耦园住佳耦,城曲筑诗城”横批“枕波双隐”

    园内花园

     

    苏州博物馆

    太平天国忠王府

    馆外

     

    窗外所见苏州北寺塔

    北寺塔旧照

     

    午餐

  • 江浙小游(7);苏州(山塘街-平江区)

    2018-04-12 19:45:54

    江浙小游(7);苏州(山塘街-平江区)

     

             

              217-18

     

        山塘街与平江区是苏州现存保护较好的二处历史文化街区,虽同有“水陆并行、河街相邻”的风格,却各有不同的特色。因有共同的风格,有人则认为只挑一处玩玩就可;也因有不同的特色,所以又常有孰优孰劣的争论。二个地方我都没来过,谁的意见我都难置可否。反正花费时间也不多,一晚一早就把二个地方都走了一趟。相比山塘的繁华妖娆,平江少了点风尘喧嚣,而多了点朴实端庄。至于优劣好坏,全看你的爱好,总是有人爱有人嫌。至于旅游,应重在比较和品尝。

     

                                                   2018/4/12

     

     

    17日傍晚,在山塘路口所见红尘滚滚的画面

    山塘夜色、夜市。山塘街一头连接阊门,自明清以来就一直是商业繁茂区。《红楼梦》里也把阊门、山塘一带称为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时过景迁,却也风韵犹存,只是闾里市井换了旅游的热闹。

     18 山塘之晨

    山塘街口白居易纪念馆。山塘河与山塘街是在白居易任苏州剌史时修建成的。

     

    平江历史文化街区位于苏州古城东北隅。 至今仍保持着路河并行的旧城格局及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城风貌。

    圈围保护的一处老宅

     

    平江的市井人家。恋栈的老人们还保持着较传统的生活方式,似乎也怡然自得。

     

     

     

     

     

  • 江浙小游(6);苏州(盘门-吴门桥-石湖-行春桥)

    2018-04-03 14:47:55

     

     

    江浙小游(6);苏州(盘门-吴门桥-石湖-行春桥

     

     

    217日 晴

     

    小时候在家里旧橱抽屉里翻出一叠旧图片,也不知是谁留下的。主要是些苏杭的风光,有寺庙宝塔、湖山桥梁等。在清简的乡镇童年,这些是我儿时的良伴。虽然几经迁徙,却一直藏留保存下来。趁这次小游才又重新翻出,并特意挑了几张苏州城外的古桥图片,想顺便去对照看看。就像是去拜访一位怀念已久却未曾谋面的长者一样,也算是为了了却一个心愿。

     

    所幸几座老桥今日尚存,一张老照片所示的吴门桥就在今日的盘门景区边。从沧浪亭去盘门,约1公里地。盘门景区的大多建筑都是新造的,但内中的瑞光塔、水陆城门,还有这吴门桥,倒真是旧存的古迹,且分别为国家、省、市文物的保护单位了。吴门桥始建于宋,座落在盘门前,横跨在古运河(护城河)上,是苏州现存的最高单孔石拱古桥。老照片说它在苏州城外,现在还是在老城外,地理位置并没有改变。虽然已整修一新,但桥拱石墩看来仿佛还是一样。只是涛声依旧,渔歌唱晚听不到了。过去的城郊野渡现在已变成河滨休闲公园,乌蓬船也被铁壳的游船代替了。百年岁月,若白驹过隙,变化似在忽然之间。

     

         另一张老照片行春桥在石湖。出吴门桥去石湖,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又难等到的士,只好打摩的前去,约6公里左右。石湖是太湖水域内的一个小湖,约有35平方公里。传说越灭吴后,范蠡与西施即从这里驾扁舟入太湖归隐。南宋诗人范成大官退后曾在此栖居,自号“石湖居士”,写有《四时田园杂兴60首》闻世,被称是中国田园诗的集大成者。我们从石湖的东北方向进入,沿湖边西走。环湖一带已辟有公园、游乐场、餐饮区等。园林花径栈道,倒也平整光鲜,但目力所及,田园风光难见了。约走了2公里地,终于在西北隅见到与旧照相似的长桥身影了。虽然周边的环境已大大改变,原是桥头河中的一块沙洲,已成为一片林木蓊郁的园地了,旧桥面貌也焕然一新了。但细细作了对照辨认,确实无疑。只是这里实是由名称不同的二座桥组成。

     

    东边单孔石拱桥是越城桥,始建于南宋,大概因桥的一侧有越城的遗址得名。西侧与石堤相接的九孔石拱桥即是行春桥。行春桥始建于宋,自古是吴地胜景。范成大《行春桥记》称:“凡游吴而不至石湖,不登行春,则与末始游者无异”相传中秋时日可见每个桥洞中各有一个月亮映在水中,其影如串,故有石湖串月的盛会延续至今。人行桥上,一时如堕入历史的烟雾中。这里曾是春秋吴国王公贵族的游猎地,也是越王攻吴的要津。但无论是吴宫楼台,还是越城故垒,均已荡然无存了,惟有春水依然波漾老桥。看来还是桥的生命力强劲不衰,因为桥做为沟通之用,维糸着生活的必要。无论如何,它总要比封堵的城楼高墙为民所喜欢。“智者乐水”,也乐建桥!

     

    过了行春桥,一边便是大道,前去就是上方山的森林公园动物世界,往来的车辆游客很多。路旁有墙围着的,应是纪念范成大的石湖书院,却门前冷落,门也关着了。时已黄昏了,从这里坐公交车回苏州城内倒很方便。(2018-4-2

     

     

     

     

    瑞光塔。始建于东吴孙权,经宋重建及历代修葺,现整修如新。

    盘门景区内新造的亭阁楼台

    新建的伍相(子胥)祠堂

    盘门始建于春秋时期,是苏州八座城门仅残存的水陆城门遗迹

    盘门外古运河(护城河)

    吴门桥

    吴门桥老照片

     

    石湖栈道 石湖之渔庄

    石湖天镜阁

    越城桥

    从越城桥到行春桥

    行春桥

    远眺行春桥

    行春桥旧照(此处写为迎春桥应是误出)

     

  • 江浙小游(5);苏州(阊门-沧浪亭)

    2018-03-26 22:39:03

    江浙小游(5);苏州(阊门-沧浪亭

     

     

    217

     

    从无锡坐动车下苏州,910分出发,不到9点半就到达。相比在站里穿堂过道的时间要快得多。出苏州站,就见那个长于斯地吴县的范老先生站在广场上迎接,似乎在问,“你们先忧天下了没有?”很抱歉地告诉他,我们是来玩来乐的!

     

    下榻在山塘街口的酒家,近阊门遗址。古阊门的历史可追溯到2500年前春秋的吴越,传说吴王阖闾率军征楚即从此门出城,故又称“破楚门”。阊门一带曾是苏州最繁华的街区,《红楼梦》里说它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然几经盛衰兴废,古阊门早已成废墟了。今所见的城楼糸近年来的新建,但只作为观赏的摆设,已无昔日的功效和辉煌了。历史的风烟荡尽,似乎更能让人记住它的,却是宋人贺铸悼亡妻的一首词,“重过阊门万事非,何故同来不同归....”我今也又重过阊门一下,所幸同去同来的还是30年前的同伴。

     

    昔有谚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苏州尤以园林著称,今存世的还有60多处。盛名在外的拙政园、留园前己去过,今游沧浪亭。这里地处偏角,名气也较清淡,料想游人会较少。果然是这样。沧浪亭园前临水,过小桥进门,即见园内林木蔚然,有山突兀其中。虽是垒石填土的假山,但杂以高树低草,倒也山林野趣自然。环山周边有曲径楼阁亭榭,尽参差掩映于花竹葱茏间。高倨小山顶上的,即是沧浪亭。飞檐凌空,既飘逸又庄重古朴。  

         

          沧浪亭不大,且不如拙政园、留园精巧严谨,但却是苏州最古老的园林。它本是五代十国吴越钱王外戚的私家花园,后园废为宋朝诗人苏舜钦以四万钱买下进行修筑,傍水造亭而成。历经宋元明几代兴亡,沧浪亭也数度兴毁。继又建又毁,毁又建,而终能存世至今,不能不说也是个可叹可赞的奇迹。明朝文学家归有光在其名篇《沧浪亭记》论说:古之王公贵戚所经营的“宫馆苑囿,极一时之盛”却“今皆无有矣”,何以这个小亭能为后人“钦重如此”不废?他由此说“可以见士之欲垂名于千载”而不随着世代的变易而消亡是有原因的。至于这个原因是什么,归有光没有明说,却颇令人意会深思。

     

       自明至清,沧浪亭又经兴废再建。今之沧浪亭的大体布局,糸清朝康熙年间所重建,但仍延续旧时古朴的宋代园林风格。到文革时期 ,此园也不幸免,一度被改名“工农兵”公园,园中家具匾额砖雕等均遭毁坏,楹联也多有散失。今所见大半为重造的膺品了。虽然这样,沧浪亭还是再修再建延续下来,且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了。可见薪火相传,文脉不断,文明岂是野蛮逞一时之凶所能摧残?只是你该如何识别沧浪之水是清是浊!(2018/3/26

     

    苏州站广场的范仲淹塑像

    山塘街口

    苏州古城阊门(新建

    阊门边山塘前五条小河汇成的水域

     

    沧浪亭前

     

    沧浪亭

     

     

     沧浪亭石柱对联。上联出自欧阳修《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下联出自苏舜钦《过苏州》诗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

    横额题字为晚清学者俞樾(糸俞平伯的曾祖父)

     沧浪亭 园内

    厅堂内苏舜钦的《沧浪亭记》文匾

     

    阊门夜色

     

  • 江浙小游(4):无锡(东林书院 )

    2018-03-23 23:25:09

     

    江浙小游(4);无锡(东林书院

     

     

    216-17

     

    离开清名桥,坐车到东林广场下。据GPS地图显示,东林书院就在广场旁边,却一时迷了方向,没有找到。时已黄昏,寒风细雨萧萧袭来,广场上悄无人影了。这时日还有谁来这里听什么“风声、雨声”,只见我独在这里寻觅,与那块广场的碑石相对默然。自感不合时宜,不禁哑然失笑。暮色渐近,即使书院找到也应关门了。明天就要离开锡城了,而我下榻的酒店就与书院隔邻。竟这样与之失之交臂,心有点失落也不甘。

     

    翌天清晨,雨霁天晴。虽然9点许就要坐火车下姑苏,还是赶早再去一趟,好像是为清偿点宿债一样。匆匆而去,倒不多费功夫就找到书院了。尤幸未到开放时间,但大门已经敞开了。黛瓦粉墙内,虽寒色未褪,却也绿荫森森;馆舍寂寞,倒也清净无垢。一时东林往事、人物魅影,纷纷扰扰,出没墙里墙外,不禁勾起青少年时曾有过的心怀,略有波荡。“高山景行,私所仰慕”。

     

    走进书院内,一位中年的管理人员,大概见我远道而来,还热情地待意为我开了依庸堂的大门。他说,“那副联子就挂在里面,没有进去看看等于没有来过书院。”他的诚意实在让我心头一热。依庸堂是当年东林学者主要聚会讲学的地方,顾宪成所撰那副家晓户喻的风声雨声”名联就悬挂堂前。自明至清学人,认为脚迹得入依庸堂,人生一大幸。虽然渐渐学得“万事不关心”了,但无论如何,对东林党人开启的一代学风及文化正气风骨,总该存有一份的敬意。只是在这烟雨迷蒙的春日,还是“画船听雨眠”吧!

     

    依庸堂内陈列有邓拓对东林学人的赞美诗刻,书院外广场有廖沫沙的勒石题字。大概出于惺惺相惜吧!虽是异代不同时,但他们的遭遇却与历史同出一辙。自古以降,皇榻之侧,岂容妄评异议!

     

                        2018/3/23

     

     

    东林广场,由廖沫沙题字,廖有幸活到80年代后。

    书院外

    东林书院门前

    书院内馆舍祠堂、水榭亭阁

     

    为纪念宋学者杨时的“道南堂”,书院的前身是杨时的讲学堂。

    东林书院的主体建筑依庸堂,是当年各地赴会学者,集会讲学的地方。

    馆内的部分介绍、诗匾。下左为邓拓对东林人的赞诗。

     

     

  • 江浙小游(3):无锡(清名桥-江南水弄堂)

    2018-03-21 13:34:06

     江浙小游(3):无锡(清名桥-江南水弄堂)

     

    216

     

             离开蠡园,打的到清名桥古运河景区30年前到无锡,首选的游览地自然是太湖鼋头渚、惠山园林、二泉这些,对这里却一无所知,即使是80年代出版的《中国名胜词典》也没有把清名桥做为名胜列入条目。那时这边,无论是桥是河,尽是些寻常的百姓人家,怎会起眼?大概只10多年间,这里却热闹了。也许,迅猛的城市化进程,勾起了人们对昔日家园渐行渐远的怀念,回顾之间不能不注入一股脉脉的温情。人们的审美视野开阔了,情趣也改变。

     

    清名桥古运河景区位于无锡市中心南面,在古运河与伯渎港交汇处,以古运河为中轴、清名桥为核心,由并行的两条沿河古街组成。追溯历史,伯渎港有3200多年了,传糸商周太王长子泰伯为继位避让南逃建立了勾吴国时所建,算是中国最古老的运河;而后吴王夫差又开凿邗沟,无锡的古运河是其中一段,也已有2500年历史了。至隋、元时期,古运河、伯渎港与京杭大运河相连,成为贯通中国南北水道的重要部份。这里的街市在明代达到鼎盛的时期,迄至近代民国也是无锡工商发展的要地。

     

    伫立清名桥上,桥下流水静静流淌,“逝者如斯夫”。运河的水阴碧凝黯,像融入了太多历史的烟云。沿河两边的街巷,粉墙黛瓦,鳞次栉比。闾里屋宅、石桥板路、埠头寺庙,皆依河而立,确是一幅人家尽枕河的风光。故这里又有江南水弄堂,运河绝版地的称号。而随着大运河入选世遗名录,这里做为一处典型的风貌河段得到较好的整修保护。而今古典与现代并立,连星巴克也来抢滩,独点鳌头立在街口河边。这里便又成了一个现代人看热闹、图新鲜的好去处了。虽然听不到运河的浆声了,但仍有画舫游船穿梭不断,桥上桥下行人熙攘相看。我也不能免俗挨挤着走到桥上,拍了个到处一游的存照,并在星巴克店边小摊买了块桂花糕尝尝。(2018/3/20

     

     

    清名桥古运河景区

    与河并行的二条街巷

    古运河

    清名桥

    沿河两岸

     

    伯渎港上的伯渎桥

     

    伯渎港边的无锡古窑展览馆

     

    河畔的老屋与正在翻修的房子

     

    星巴克与卖桂花糕的小摊

     

                                                                                                     
                    
                                                                                            
  • 江浙小游(2):无锡(梅园-蠡园)

    2018-03-18 18:15:29

     

       江浙小游(2):无锡(梅园-蠡园)

     

     

           216日(正月初一)

     

     

        又是爆竹声中一岁除,却在异地它乡迎来了新春的第一天。虽然冷寒有小雨,还是及早赶到无锡中山路的基督教堂,参加了这里的新年感恩礼拜。教堂红砖建筑,古朴典雅,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虽地处闹市,四边高楼林立,八百伴就在斜对面,但市政建设修缮时,却特为留出了通透的空间,前面还新修了个小绿地广场,在尘嚣中突显出几分的宁静,也无疑为城市的历史文化品位增添了几分的色彩。

     

          10点过,坐地铁直达梅园据称系江南三大赏梅胜地之一。本为著名民族工业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1912年怀着"为天下布芳"宏愿购地所建,故又称荣氏梅园。梅园倚山面水。小山远近,高低疏密植有品种缤纷、新老杂处的梅花,点缀以亭阁奇石,交错有绿荫曲径相接,既可赏也可玩。纵无“一树梅花一放翁"的豪情雅兴,却也足可令人怡然自乐。只是此时腊梅寒冬已开透,而大多迎春的梅花却还含苞待放。但春天既已来到,应该也很快就要绽开了。游目骋怀间,已可想像它滿山盛放的灿烂。

     

        午后离开梅园,一番辗转到蠡园。“太湖佳绝处”在鼋头渚,但这时樱花未开,且前已去过。蠡园以前未到,今天逢便而来,也算弥补个遗憾。但这个时节的蠡园,柳未发绿、荷未吐新,实在也不是时候,何况今天日色昏阴、四顾烟茫。但因传说这里是范蠡与西施归隐的地方,所以心生点好奇向往。蠡园在蠡湖边,蠡湖又称五里湖,本是太湖的一部份,只因有山地一线如臂,把它与太湖隔了开来,成了貌似独立的一个内湖。它虽无太湖之广阔浩荡,却少了点风波多了点静恬,俨然如太湖中的隐者。或许正因为这样,编故事者就为范蠡西施找了这个好地方。

                               

                                                    2018-3-18

     

    无锡中山路的基督教堂 

     

        中山路一角

     

    梅园

     

    荣氏兄弟为纪念母亲所建 的念劬塔

     

    与园为邻的开原寺

     

     

    蠡园与蠡湖

    园里有关范蠡西施传说的砖画

     

     

  • 江浙小游(1):无锡(南禅寺-惠山-运河公园)

    2018-03-16 22:46:49

     

    江浙小游(1):无锡(南禅寺-惠山-运河公园)

     

     

    2018215日(除夕)

     

    狗年到,我的二头狗狗却都先后归天了,小孙一家也回婆家去过年。难得无牵无挂与内人外出休闲几天。先到无锡,是30年前首次远行的旧游地。那时坐海轮到上海,再从苏州沿运河到达城边码头。蓦相见,一时山光水色,令人目眩。这次航空只花了2个多钟头,虽少去了多天的颠簸,却也少去了很多的风光。

     

    中午到无锡,街道渐已冷清。怕晩上找不到吃的,先就近去备点料货。市场倒还有一派的生机,算是一年最后的热闹,注意到这边的春卷,其实与闽南的也大同小异。后经过古刹南禅寺,号称是“南朝四百八十寺” 的遗存之一,更多均已湮没在历史的烟雨中了。

     

    下午去惠山古镇,30年前已来过。但那时还未时兴称古镇,只印象这里屋宅古旧、闾巷幽深,滿街卖泥人。当时泥人厦门稀罕,这里物美价廉,居然买了一大堆,不烦千里带回家。今日来,但见古镇街衢分明,面貌焕然一新,但古董与膺品混杂,真假难分了。惠山以祠堂著名,据说还有一百多处存留。但不求甚解,只一晃而过,权当温故知新。惠山本傍运河而兴,运河支流直达古镇腹地。徒步出惠山,前边有个新建的运河公园,倒也是个好去处。无锡的伯渎古运河与京杭大运河在此交汇,视野开阔,远见新城高楼耸立;河水浩荡,宛如融入了千古沧桑。

     

    除夕的晚歺在酒店房间,几样牛肉卤料加绍酒一瓶,清简轻闲愉快。春晚不看也罢,独步街上,人影少见,只闻远处有烟花炮竹声不断。又过南禅寺,却是一片热闹,但周边的路却全封闭了,需购香火劵50元才得进入。不进也罢,绕道回酒店。

     

    2018-3-16

     

     

    除夕日,无锡南禅寺前的街市

     

     

     

     

    南禅寺

     

     

     南禅寺边步行街

     

    惠山古镇

     范文正公祠(宋范仲淹)

     陆宣公祠(唐宰相陆贽

     

     

     

    联接惠山镇的运河支流

     

     运河公园桥上远望

     

    除夕夜,南禅寺听钟祈福法会

     

  • 印度掠影(8);泰姬陵

    2017-05-17 19:22:15

     

    印度掠影(8);泰姬陵

     

     

     425

     

    8点离开斋普尔往阿格拉,走的正是所谓金三角的底边,也是250公里左右路程。公路倒是平坦宽阔,仍应在恒河平原上;有收费站,好像也叫高速公路,却不封闭而呈开放状,摩托、牛车都能一起上路 ,混杂而有秩序似地。

     

    午后1 点到达阿格拉。阿格拉从16世纪到18世纪初,一直是统治印度几百年的莫卧儿帝国的首都。雄才大略的阿克巴大帝就在这里建立起显赫的功业。而今天让阿格拉广为人知的,却是阿克巴那霉气的嫡孙沙贾汗皇帝,为纪念他的爱妃所建的泰姬陵。历史总是喜欢跟人开这样的玩笑。

     

    午餐后去泰姬陵,在市郊,距酒店只10几分钟车程。泰姬陵门票外国人750卢比(约80人民币),而印度人只要30卢比(人民币约4元)。相信广大的印度人都玩得起。入泰姬陵要安检,严格的程度不亚于机场。陵前陵内人群蜂拥,衣色丰富鲜艳,像是五彩的波涛翻滚着。

     

    本以为泰姬陵很熟悉了,无论是画面还是那个伤心皇帝的故事,都耳熟能详了,想像中也能在脑里浮出个大洋葱的轮廓。心想也许会少了点新鲜、少了点感动。其实,却是错了。当你亲临其境,走入陵前大殿,泰姬陵蓦然在拱门上出现:遥遥相对、凝然无语,端庄高雅又雍容华贵,宛若天仙。你不能不如醉如痴,忍不住想大喊一声,却屏息着轻轻走去,深深震撼了。那臻于完美的匀称线条、无与伦比的和谐结构,恰如凝固的音乐,从地平线上冒起,就只能感受而无能言说了。

     

    泰姬陵融汇了波斯伊斯兰和印度的建筑艺术。据说动用了2万多人,花了22年才建成。其中不但有阿拉伯、土耳其的匠人建筑师,还有来自法国、威尼斯的人参加。所用的材料除本土的大理石外,也有巴格达的玛瑙,斯里兰卡的珊瑚、中国的宝石。虽是一代君王的啼血之作,应也是丝绸、香料之路的精华结晶。

     

    泰姬陵在中轴线的底端。左右两侧,各有一座红砂石建的清真寺,像是陪衬一般,更拱托出陵殿的庄重崇高。陵殿背临恒河的支流亚穆纳河。300多年过去了,惟河水依然静静流淌。据说沙贾汗皇帝后来因内哄被儿子篡夺了王位,就囚禁在河另端的一座城堡里,朝夕就只能透过一扇小窗与他的爱妃泰姬之陵形影相吊了。

     

    泰戈尔赞颂泰姬陵是“时间面颊上的一滴泪!”这泪也是沙贾汗皇的爱情之泪,也是数万无名氏劳工之泪。时间让这滴泪化成一颗珍珠了。它属爱情,它属艺术,它属永恒!

     

    2017-5-16

     

     

     

     

    从斋普尔到阿格拉途中

    阿格拉,泰姬陵外

    进入泰姬陵园中

    泰姬陵前大殿

    大殿与泰姬陵遥遥相对

    陵前的印度游客

    警戒的兵士

     

    走近看泰姬陵

    拉着长幅彩布欢庆的民众

     

    泰姬陵左右二侧的清真寺

    泰姬陵背靠亚穆拉河

    排队进陵内参观的队列

    据称是国王与泰姬的墓棺(内不能拍照,取自网络)

     

    从另一面看泰姬陵

     

    大理石面上镶嵌的图案

     

  • 印度掠影(7):窗外风光与水上宫殿

    2017-05-13 20:22:09

     

             印度掠影(7):窗外风光与水上宫殿

     

     

     

    424

     

     

    水上宫殿就在琥珀堡到斋普尔老城途中的湖边。离开琥珀堡归,因时已过午来不及停下来细看,只好待回新区酒店午餐后再前往。

     

    这样,二天来往返这条路已有几趟了。虽则熙攘嘈杂,却也不厌其烦。它多色多元,变化多端,犹如一个晃动的博览会,让人目不暇接。传统与时潮,古典与现代,光与暗,贫与富,都在这里揉合交叉,各自展现它们的存在空间。或许你未必尽见喜欢,却总能让你感到兴趣新奇。

     

    到达水宫岸边,远看宫殿如漂浮水面。介绍说这里本是斋普尔王公为避暑所建的行宫,建于1799年(有一说建于16世纪,应误)。据称水宫共有6层,今仅有两层浮出,余皆沉没水底了。事实已成荒废之宫了。湖为人工湖,是水库,本应为供水农田之用。推想宫殿的兴建应在水库修筑或大坝扩展之前。 果若如此,这水上宫殿的称呼就有点牵强了。

     

    但无论如何,水上宫殿确也风姿绰约。汀洲有水鸟翔集、群牛觅食;岸边有古建罗列,摊贩点缀。若是朝晖夕阴,这里应更如缥渺仙境,也不失是个游览消闲的去处。印度本地的游客不少,多热情乐观好客。只要微笑打个招呼,都很乐意给你拍照纪念。

     

    最后到一处购物点,参观了一家商铺地毡的手工制作。也算是丝绸之路的一个古老内容吧。偷溜出店外,于疙瘩满布的泥沙街上,遇见一对小姐妹,她们的笑容璀灿明朗。快乐有时就这么简单。

     

    2017/5/13

     

     

     

    车窗外新区建筑

    新区与老城间的通道、路边的比拉印度庙

    老城区外街边

    水上宫殿

    岸边建筑

    岸边摊贩

    游客

    地毯店作坊

    泥沙路上的俩姐妹

     

  • 印度掠影(6):游琥珀堡(下)

    2017-05-11 18:03:22

     

    印度掠影(6):游琥珀堡(下)

     

     

    4月24

     

    正午时分,冒盛热乘吉普车上琥珀堡。不远,只几分钟路程。城堡建在半山腰,也约摸只二、三百米高度。从城堡的门楼进入,过内道拐了个弯,即见有宽阔的广场和严整的城楼,人称狮子门。这里才应是宫殿的正式入口。

     

     过狮子门,拾阶进入上面一座殿堂,又豁然开朗呈现一列堂皇的三层楼房。大门绘画精细美丽,淡雅清秀。因柱上雕有大象的图腾通称象顶神门。大门前坪地一侧,有雕刻的红砂石廊柱组成的方形殿堂,据称是昔日王公接见臣民的地方,或称公众大厅。

    从象顶门出,沿高墙下走一小段路,便来到琥珀堡的后院庭园, 这里应是王公起居的内宫寝室。最负盛名的是1675年所建的“镜宫”。宫墙四壁及穹顶,精细镶嵌着无数个姆指大小的水银镜片和彩色宝石,组成了各色的花卉图案。流光溢彩、熠熠生辉,极尽华贵富丽,让人间有如天上,却又高雅而不俗艳。

     

    镜宫周边有或隐或露的楼房,据说是当年王后嫔妃的居所,貌似一个封闭的庭院,却有12处单独的房间。每位王妃各住一所,各有独立的楼梯暗道出入。彼此互不相通,以让王公的行踪更加诡秘莫测。是否如此,没能弄明白。只是走到那里,确如入迷宫一样。要有后妃在,恐也难找到。

     

    琥珀堡的宫殿依山而建,层叠起落,是不同时期的建筑组合,也混合了莫卧儿王朝时期印度、波斯的风格。但浑然一体,谨严而又疏放。既华丽纤巧又粗犷厚朴,有时曲径通幽,有时豁然开朗。实在让人留连忘返。比较同期的清庭皇宫,或许琥珀堡比不上它的高大全,但就舒适度而言,却感到琥珀堡的王公们应活得更潇洒些。清宫紫禁城,总让人觉得森严压抑,而且有点鬼气。

     

     2017/5/11

     

     

    到半山腰,从城堡边门进

    城堡正式的进口太阳门

     

    从太阳门处看上一层的公众大厅

    沿阶登上顶层的宫室

      

    正殿的甘尼许门(或称象顶门)

    楼上红砂石缕刻的窗棂

    今日的临窗人

    廊柱组成的公众大厅

    宫内的执勤员

    进镜宫路上

    镜宫外观及后庭花园

    镜宫内装饰

    镜宫内部的维修工(据说有些宝石已剥落更换了)

    镜宫楼顶

    据称是后宫妃嫔的居所

    这个12根立柱的方亭,据说就是当年供后妃消闲的地方。

    外楼风亭

    城堡边厢楼道出口

     

     

  • 印度掠影(5):游琥珀堡(上)​

    2017-05-09 20:17:35

       

        印度掠影5:游琥珀堡(上)

      

         424

       

         从斋普尔老城到北郊的琥珀堡,约10公里许路程。隔护城池远望城堡宫殿,恢宏奇瑰壮观,有如一个东方古老的传说。一时让人恍然。据称琥珀堡因多由赭红、奶黄色石料所建,远看犹如琥珀故名;或曰因城堡建于琥珀山上得称。这里曾是斋普尔藩王的古都,始建于1592年,兴盛百余年后,终因水源缺乏搬迁到今之斋普尔的城市宫殿。

       

         进入城堡下的小街集市,现代的巴士与古老的大象车并驾齐驱其间,么喝的市声鼎沸不断。确有点嘈杂,也不太干净。四方的游客以印度本土人为主,欧美来的也不少,应要比大陆多。虽然国人出游有好暄哗热闹,也不乏有些不良的习惯,但对印度的“脏乱差”却耿耿于怀,往往望而怯步。

       

         琥珀堡盛名在外,年游客在百万以上,至今却没能如我们大模大样在景区外建个“旅游中心”的高楼大厅,或立围栏要你换乘“景区观光车”之类的设施。城堡在半山腰,是上坡的路,较为迫仄陡峭,但你可以自由选择徒步,或坐吉普或骑大象上去。经营者不是承包商户,尽是民间的竟争。虽然混乱些,却让你没有被“规范”的感觉。

       

         琥珀堡售票处,也是简朴的旧城建筑,与我们日进万金的豪华售票厅完全不在同一个挡次上。琥珀堡的门票价格内外有别:外国游客200卢比(约20多元人民币),本国游客25卢比(约人民币3元,学生只需10卢比)。虽受价格歧视一番,却也心甘情愿,反窃笑“阿三”们还不够心狠手辣。

      

         琥珀堡列入世遗名录已多年。此等称号咱们国人情有独钟,甚或为之神魂颠倒。但这里却连一块记录这荣誉的显赫牌子也难见到。不像我们得此殊荣便勒碑铭石,前题后挂,唯巩你没看到,更似是要你体味那票款的价值。不过,这或许会让我们的某些游客有所失望:他们总喜欢傍碑靠牌拍照,仿佛非如此找不到“到此一游” 的精神着陆处。

     

        半山城堡外,山岭顶上有逶迤的长城环绕,如巨蟒盘卧,据称有40公里长;俯瞰则是比肩接踵的市井,苍老的浮屠大院还有废墟点缀其间。拉近细看皆可圈可点。数百年过去,谁知有多少故事发生其中……

     

        闲话少说,还是进门去参观吧!

     

                2017/5/9

     

     

    远望琥珀堡

    城堡下的街路上

    街边一所古老的清真寺

    上城堡经过的街巷

    山顶上的长城

    俯瞰山下

    拉近看山下不知名的古迹废墟

    城堡外

    表演的艺人与兜卖旅游品的小贩

    疑似弄蛇人(没看到蛇

    俯瞰山下护城池一带的小公园

    别具特色的城楼城堞

    城堡墙上的鸽子与鸽洞

    从城堡的边楼门进内

     

  • 印度掠影(4):风之宫与市井尘嚣​

    2017-05-07 19:57:43

     

         印度掠影(4):风之宫与市井尘嚣

          

          

            424

        

        风之宫是斋普尔的地标建筑,昨天下午已与它惊鸿一瞥,惜时间已晚,只匆匆而过。今日重来一览。

      

       斋普尔老城大街笔直宽阔,少说也有6车道。但这并非旧城改造的成果,而是历史传统的延伸。几百年了,一直没有更变过。这不能不归功于那位天才而富有想像力的王公杰伊·辛格二世,他不仅建造了天文台,还为斋浦尔立下了良好的城市规划。

       

       风之宫就在老城中心大街的一边,背与天文台、王宫毗连。说是“宫”,却无殿,窗后也无房间,其实是一堵“墙”。却瑰丽奇巧壮观。据称有953扇的蜂巢般的窗户,均糸红砂石镂空建成。每当狂风来袭,只要把窗户都打开,这堵“墙”就不会被吹倒,故称“风之宫”。

       

       相传风之宫建造的目的,是为了满足当日不耐寂寞的后宫嫔妃、王族公主们前来,俯瞰街景和观看庆典用的。她们藏身窗后了望,又不致被外人窥见自己的面容。人世往事,不知当日她们临窗观望的心境如何,是否也有“何似在人间”的感叹?毕竟并非不食烟火的神仙,而平凡人间总也有让人怀念的地方。今日,风殿下的市井依然尘嚣,芸芸众生代代相传、生生不息,而窗后的佳丽却无踪影了!

      

        斋普尔老城虽说有6车道宽的马路,却依然熙熙攘攘、拥挤不堪。想当初的设计考虑主要应是集市墟场的需要,并非车辆行驶的方便,所以今天红尘滚滚,更加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了。虽则这样,却乱中有序,喧闹而有节奏,繁杂却不失缤纷。活脱脱像是个古代集市的展览场,似乎什么东西这里都可以买得到。

      

       老城中有很多骑楼建筑,今天依然是店铺热闹、行人穿梭的地方。看来这里的骑楼建筑历史,至少要比我们津津乐道的闽南骑楼早在百年以上。虽则这样,这骄情也用不着失落,因为一带一路本是双向的流动。

    2017/5/7

    进入斋普尔老城

    街头小景

    风之宫

    风之宫全景

    从背后看风之宫(昨天拍自天文台)

    风之宫后楼(取自网络)

    风宫下的乞讨者

    街上摊贩

     老城的骑楼建筑

    老城边

     

  • 印度掠影(3):民宅、神庙​及其它

    2017-05-05 18:19:51

        

          印度掠影3):民宅-神庙

         

          

           4月24 

        

     

        清晨,早餐前,随意瞎走。过酒店门前大街对面,转入一条沙土路,走进一片小区。没有围墙、没有绿化带,只有几头牛在垃圾堆边觅食,从外面看并不起眼。却发现这里很多座的住宅都很整洁美丽,也清简宜居,而且样式各异、颜色不一,争奇斗巧似地,充份体现各自的个性。看来绝非是一张图纸开发出来的流水产品,就像我们常见的那些。有点遗憾的是,这些漂亮楼前的公共地域,道路不很平坦而且不太干净;但见不到有任何防盗门窗之类,倒让人舒服。这里或许不算富人区,但至少也是小康人家。

     

    准备上岗的小摊贩

     

    送孩子上学的司机特意停了下来让我拍照,孩子们都热情挥手微笑表示友好。

     

    闲坐的年青人

     

    街头的候车人

       早餐后8点,出发去老城。比拉神庙就在半途山坡下,由印度著名的比拉家族集团投资,据称当时以象征性的1卢比向一位王公购置这块土地,于1988年建成。庙宇以白色大理石构建。浮屠尖顶,浮雕镶嵌,繁而不杂。殿中供奉印度教保护神毗湿奴和他妻子的雕像。殿内倒是清朗寂静,也不见有什么香火献牲之类,与源出本土的国内寺庙的喧闹迥然不同。

     

    前来朝拜的印度信众

     

     

    进入神庙要脱掉鞋子

    一对男女正在廊柱下演绎泰戈尔抒情的诗篇

      

    比拉庙背靠的山上,蟠踞有一座古老的城堡,浑厚苍桑。大概出于保护的缘故,有军人驻守,禁止上去。上面还有一座神庙,也只供当地人前去朝拜。

    于车上所见之英国殖民时期的总督府今为博物馆

     

    车上匆忽所见的白色大理石建筑,据称是锡克教的神庙

      

       往返老城与新区之间,又一次看到贫民窟帐棚户的场景,正与清早所见的民居形成鲜明的对照。它不掩盖也不回避,就裸露在大路边,似乎时时在向人们作“勿忘我”的提示!

     

    2017/5/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