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发布新日志

  • 黔滇小游(6);元阳梯田—多依树日出

    2019-05-15 23:18:33

          黔滇小游(6);元阳梯田—多依树日出

     

     

           2月9日

     

           元阳地处云贵高原,多依树又背临高山,日出时间要到8点过。但从大清早6点开始,虽气温冷凉,天空还是暗沉一片,多依树观景台上便已陆续站满了人。既有摄影发烧友,更有看热闹的(我是其中一个),什么号人都有,都像迎侯新娘来临一样在这里等待日出。多依树观日出,几乎成了游览元阳梯田的节日盛典,让人有朝圣般的感觉。

           在几近虔诚的翘望中,数以千计的人群伫立在多层的观景台上,以足够的耐心等待太阳出现。“暾将出兮东方,亱晈晈兮既明”。山巅慢慢透出玫瑰红晕,继而桔红桔黄色彩变化着,最后曙光初照,翻出鱼肚白,多依树山谷间的千亩连片梯田,渐渐在熹微晨光中浮现,像是港湾中停泊的一艘超级灰色军舰,又像是搁浅了的一只巨无朋大白鲸……

           晨曦下,  多依树绵延不尽的梯田,那层层迭迭的轮廓线条,逐渐分明清晰起来,交互错杂而又有序排列组合,构成了一幅幅神奇抽象的画面。梯田水面在光影变化中不断更换色泽和形状。真是美仑美奐。及至8点15分,太阳才姗姗从高山顶上闪现,蓦然间就把刺眼的光亮倾泻在这片天地间,刚刚的一个朦胧如梦的世界仿佛醒了过来一样,瞬时褪去了神奇的色彩,恢复了它原来的面目本象:自然平淡。但无论如何,这实在也是一种难得的美好体验!

           太阳升上天空,地面上的一切都无遮无掩了。就好像是一场魔术表演结束一般,不到10分钟后,所有看日出的观众纷纷作鸟兽散去。也是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马上坐车到新街,复转车到元阳南沙下建水。原定下午1点半的城际快车到昆明,因时间延搁改签2点后的绿皮火车。到达昆明时,已是华灯初上,原计划去翠湖看翔鸥泡汤了。亱里带着老伴到金碧坊找点吃的,也算是来过春城一趟。翌日上午高铁回厦,结束此次黔滇四地游程。

     (5月15日整理)

     

     

    多依树观日出

    曙色渐开

    熹微晨色下

    日出了

    早晨多依树村

    归途中

    红河自治州元阳县城南沙

    昆明金碧坊

  • 黔滇小游(5):元阳梯田-坝达落日

    2019-05-14 13:28:09

            黔滇小游(5):元阳梯田-坝达落日

     

     

                 2月8日

     

              上午约10点离开建水乘班车往元阳,虽不过80公里,却尽是大山包里的公路,12点半左右才到这元阳新县城南沙,而梯田还在20多公里外的新街镇上。这段路更蜿蜒曲折,车行近1个钟头才到达新街镇,这里原是元阳的老县城。城外便是梯田景区口,到达已是下午2点。门票70元(本是100元,因老虎嘴景点修路封闭故减免)。

            司机很“热心”要把一车人拉到终点多依树,并说看了多依树的梯田,其它的都可以不必看了。车便忽喇喇地往前奔驰。我望着窗外看,很多美好的风光一闪而过,觉得不对头,便马上要求下车。虽走出不过1、2公里路,也得付10元钱车费。还得回头徒步走到箐口景区,补看刚才漏过的风光。

           出箐口徒步一程,虽然天气冷凉,但阳光強烈。这时精神兴奋,竟忘了身体尚虚。路上遇到一群哈尼族人背筐満装粿品还有猪腿等,一聊才知这是他们“回婆家”的风俗,很有趣。这也正是徒步才能得到的收获。在路上又看到周边山野林子里处处多有洼地池塘,方明白元阳梯田又被称为湿地公园的原因(以前只知湿地多在草原河谷处)。徒步些时才拦车上行约5-6公里到麻栗寨观景台,这里正与著名的坝达梯田对望。还是这位司机靠谱,他说,你在这里看到的,垻达那里看不到,各有各的风光特色 。

         从麻粟寨上行约2公里,到达坝达梯田观景台。坝达地域拥有万亩连片梯田、3千多级梯层,面积广阔、气势磅礴,是世界文化遗产元阳梯田的核心保护区之一。时近黄昏,这时观景台上已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人人翘首等待夕阳西下。虽然这样,却也不觉得骚闹:一边是万籁俱静的天地,一边是凝神屏息的世界。今天虽无云蒸霞蔚,却是万里晴空,也是难得。

           其实,坝达的落日未必壮观,但借着夕照光影的流动,浩瀚的梯田层次分明、色彩变幻,轮廓弧线明晰清楚,有如无边的涟漪荡漾、不尽的波涛汹涌。阴柔之中蕴着雄刚,是人工与自然的奇妙结合,甚为壮观。约下午7点,夕阳西沉,这场观落日的大戏终算落下帷幕。又是人群拥挤一番。

          很顺利坐上一部面的,一路车水马龙,花了近1小时,缓行8公里,亱宿多依树小村。这里俨然已成为旅游者之家。至此,食欲渐开,在点了几盘清淡的饭菜下肚。虽还有点倦意,却是心神愉快。

         今亱多依树的天空星汉灿烂!
                                                                 (5月14日整理)

     

    从新街路口远望

    箐口梯田景区

    布依族人的“回婆家”队伍

     从麻粟寨到坝达途中梯田

    坝达梯田观景台

    多依树餐馆

    带着三头小狗出来看梯田的游客

  • 黔滇小游(4):建水古城

    2019-05-13 17:08:04

          黔滇小游(4):建水古城

     

         

            2月7-8日

     

           7日(初三)清晨6点离开罗平乘火车到昆明,约3个钟头到达;复坐城际列车下建水,2个钟头到达建水站。建水古城始建于唐代南诏国,有千年历史了,素有“文献名邦、滇南邹鲁”的美称,现已入榜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原拟在此稍事休闲一下,不料一进城却见人山人海,处处喧哗鼎沸,游兴顿失。更加上今日稍染热恙、体力困乏,一时十分懊丧,自谓遭遇了旅途中的“滑铁卢”。

     

          但既来之,总得走走看看。终于来到朱家花园门前,但望着熙攘的人群进出,我垂头丧气地犹豫起来:进还是不进?....朱家花园是建水最负盛名的建筑,也是建水作为文化古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最后,我还是进去了。我自问:难道你不也是看热闹人中的一员?朱家花园建于清末年间,系当地乡绅富商朱氏兄弟花费三十年所建的复合式住宅与宗祠,占地二万多平方米,院落层出迭进,据说有200多个房间。里面还有水榭楼台后花园。朱家花园的建筑精工细作,极尽豪奢。画樑雕栋、诗屏彩窗,华丽的装饰几乎不留空白。但感到繁文缛节,令人眼花缭乱,难以产生美的震撼与感动。当然,作为文物古建的意义,赞赏归赞赏。

     

          最后还是来到西门有名的大坂井,这是口真正的古井,建于明代,有八百多年历史了,水质仍然清冽甘甜。据说用这口井水做成的豆腐特别好吃。古井边的“曾记豆腐坊”曾上“舌尖上的中国”而扬名天下,可惜我们今来,所有的豆腐制品都卖完了,未能一尝。我也只能掬几口井水喝喝,以试甘甜!

     

          傍晚回到酒店,什么地方也没再去了,一夜浓睡至清晨,精神渐感舒展了。便要离开建水去元阳了,但到车站却又犹豫起来:难道就这样与建水告别?我连古城的标志建筑朝阳门都还没见一面呢,更不必说双龙桥....刚好旁边有部的士,便议定包来回去双龙桥。桥距车站约只4-5公里,很快便到达。当双龙桥在蓝天碧水上在我眼前出现,甚有惊鸿一瞥之喜。双龙桥是座三阁十七孔的石拱桥,俗称“十七孔桥”,其规模之大、建筑之美在云南首屈一指,茅以升把它列为中国古建最宏伟的桥樑之一。很庆幸终没有与它失之交臂。

     

           司机是个彝族女人,很温和热心,回程多次放慢车速让我们观赏古城的风貌。那个壮观的朝阳门建于明洪武年间,比天安门的历史还古老,难得的是它经受了岁月的洗劫竟能幸存至今;她还为我们指看一段古城墙,说明真迹与增补的界别。最后还送我们到昨天来过的大坂井边的豆腐店,终于在这里吃了一碗豆腐花,甚是可口入胃,我已有数歺几没进食了。在这美好的早上,终让我带着美好的印象离开建水。约9点按计划下元阳。(5月13日整理)

     

     

    昆明-建水城际列车

    建水车站

     

     

    节日建水街上

    建水朱家花园

     

     

     

     

     

    建水双龙桥(十七孔桥)

     

     

     

     

    建水古城朝阳门

     

     

     

     

    建水古城墙

  • 黔滇小游(3):罗平油菜花

    2019-05-12 17:37:08

     

           黔滇小游(3):罗平油菜花

     

             2月6日(正月初二)

          

            今早离开上纳灰村了,山庄刘老板亲自开车送我们到兴义城里车站,直到我们买好票才放心回去。陌途中的风光和人物,总常常一样令人感动。9点的班车下罗平,算是从黔地入滇界了。罗平的油菜花久负大名。半途中车窗外,即常见有油菜花地,或点簇或成片扑面而来,所谓“未成曲调先有情”呀!

          

          午间扺达罗平,下榻在火车站边的小辣椒酒店。店老板巳在网上相识,她刚喜得千金,所以格外热情相迎。她建议我们应先去螺丝田观赏油菜花后再到金鸡岭。螺丝田在罗平城外的牛街乡,只7、8公里之遥,入牛街乡间,即见油茶花从田畴屋角山边,四面八方扑来。那灿烂的黄色,摇曳绽放的花蕊,令人应接不暇。

          

               所谓的螺丝田就在村边一处公路的坡下山谷中,可能也是岩溶下陷的地貌(与万峰林的“八卦田”类似),让这里的油菜花地呈现出螺丝状的排列,且环环紧扣有序相连,造型奇特。是自然天工与人力劳动共同创造出的一幅美丽图画。螺丝田是罗平重要的赏花基地之一。今正值花开时又逢节假日,坡上公路边车水马龙,红尘滚滚,“无人不道看花回”矣!

     

           出螺丝田,拦了部的士上金鸡岭。约过半途,却遇车堵,仅停在路边的车辆就列成长龙,均为看花而来。司机本想掉头回去,连钱也不要了。幸好车队又缓缓流动起来,终于庆幸来到金鸡岭前了,但惜巳近黄昏。但也好,游人看客稀少了。如果说,螺丝田的花地像个秀美的湖泊,那金鸡岭的油花田却像是壮丽的大海了,一片金黄的波浪延伸广阔似到天涯。人入花海中,有高飞远扬的感觉。

     

            经典名花中,油菜花本无一席之地,它无桃花之妖艳,更无梅花之灵秀,然而它却能以无数粗俗的个体,凝聚起恢宏无边的颜色,走入现代审美的殿堂。我们在花田中徜徉至夕阳下山,才发觉游人都走光了,只见路边有孤独的养蜂人。一时如被世界遗弃一样,却也好像独享了这块天地。

     

    .      天已黑,正急着如何回罗平城里,恰好还有一部未班公交车经过。回到城里,在酒店隔壁享了这边的名菜牛肉干锅。整整有一斤的牛肉,68元,热辣喷香,大快朵颐后再吃不了其它的了。(5月12日整理)

     

     

    途中窗外

     

    牛街螺丝田油菜花

    螺丝田看花人

     

    金鸡岭油菜花田

    金鸡岭(上有观景台)

     

    暮色下的油菜花地

     

    田边的养蜂人家

         归去

     

    晚餐的干锅牛肉

     

     

     

  • 黔滇小游(2) 兴义-马岭河峽谷

    2019-05-11 14:54:13

         

       黔滇小游(2)兴义-马岭河峡谷                 


         

            2月5日(正月初一)

     

            出万峰林景区,在徐霞客广场坐专线车去马㱓河峡谷。虽只20多公里路程,但车绕路堵,走了一个多钟头才到达。时巳傍晚5点钟,日色将暮,而且晚上有约,本想放弃返回,但心有不舍。这里被称是“地球上美丽的一道伤疤”,究竟如何?心犹豫着,最后还是横下心来,匆匆前往观览。只是为节省时间和体力,不情愿地买了上下的电梯票。约只20层楼高,收费却要50元。本是可以徒步的,路程並不远,自感很没脸子。

       

           马岭河峽谷是岩溶水流形成的一条天坑地缝,没入地表深有200米,宽不过50-100米,可谓壁立千仭,阴秀雄刚。峽中流水急湍,据称丰水期从峰岩上泻下的瀑布多达上百条,如万马奔腾,气势磅礴。只是这时正处枯水期,只见飞瀑薄如轻纱晃摇、浅浅的流水呜咽过滩,并不震撼壮观。在峡谷中走了一圈,只感狭窄迫仄,阴森寒冽,钙华地貌奇异。虽说不很喜欢,但毕竟也叫人眼界一开,惊叹造化神功。

        

            出马岭河景区,巳是下午6点半了,车稀人少,这时心才有点急了。恰好有部的士经过,一问还是麦子山庄女主人的亲属,大喜过望。半个多钟头后回到山庄,等侯的主人把饭菜再过热,盛情地举杯小酌再尽余欢。(5月10日整理)


     

    出万峰林景区途中

     

    徐霞客广场

     

    峽谷电梯

     

    马岭河峽谷风光


     

  • 黔滇小游(1):兴义-万峰林

    2019-05-09 23:44:09

     

       黔滇小游(1):兴义-万峰林

     

     

           

              24-5

     

       

        除夕下午的班机去贵阳 ,再转兴义。傍晚5点多抵贵阳机场,在中转歺厅享受免费晚餐。正是大家吃年夜饭的时候,我们也算是围炉了。老婆很高兴,说这个年亱饭不用买、不用煮、也不用洗碗筷。晩9点的班机下兴义,只一个钟头便到达兴义万峰林机场。民宿的老板大概酒喝多了,改由他的女儿开车来接我们。约20公里到达她家经营的麦子山庄客栈,在万峰林景区附近的上纳灰村。受到她一家人的热情招待。亱半跨年,四周烟花大放,爆竹声此起彼伏,是久违了的浓浓乡情。

     

        翌日晨,晓色未开,即起床漫步到村边。山色朦胧,只露出天际线峰峦的轮廓。清新的空气扑来,㚒着花香与泥土的气味,恬淡地默默让人怡悦。山村日出迟,一直到8点过,曦日红晕才渐染天边。田野上氤氲的水雾平流着,像一条白色的轻纱,依恋着大地。很美好的早晨!

     

        早餐后,过纳灰村,约2公里到达万峰林景区。景区前,红梅盛开,正有布依族人的歌唱表演,給节曰添加了欢乐的气氛。万峰林做为地质公园,主要的游览景区就是一条沿着东侧山腰等高线修建的观光道,可以沿路俯看西边似万马奔腾、波涛汹涌的喀斯特峰林景观,并蜿延点缀有如带似锦的田园村落,形成了一幅幅自然风光的美丽画面。观光道全程约8公里,可以选择乘车或徒步。为能随心所欲故,我们选择了徒歩。虽然费时费力些,但与乘车任人驱使相比,徒步有让人自由放飞的感觉。当然代价也是必须付的,全程走完,至少汗湿了二件内衣。

     

       走走停停,大约走了近4个钟头,终点来到万佛寺前坪场。今天大概有什么佛事,又是大年初一,这里车水马龙,十分热闹。只远望大洞穴下的一座寺庙,就不过去了。从这里搭乘公交车返,一路拥堵,最后在徐霞客广场下车。现在提到兴义的万峰林,广泛被引用的一句话是:“世上山峰何其多,惟有此处峰成林”,传称是徐霞客说的。但查他游记的有关部份,并无此语。今天到老徐雕像下,看到他基座下的一句话也只有“磅礴千里,为西南奇胜”。那句“惟有此处”的话无疑是后来才有的广告词,却居然以讹传讹、“百度”传播,大家相信。

     

                                      (2019/5/9,整理)

     

     

     

    纳灰村之晨

    途中

     景区门口

     

    万峰林景观

     

     

    万峰林中的布依族村落

     

     

     

    万峰林中的“八卦田”,糸地下河岩层下陷形成的漏斗形“地眼”

     

     

     

    景区的观光道

     

     

    远望万佛寺

     

    万峰林广场的徐霞客雕像

     

     

     

  • 游百丈岩小记

    2019-05-08 15:23:46

     

    游百丈岩小记

     

     

     

    节日陪贱内到永安访友,并与其友伴同游桃源洞。桃源洞已二次来过,少了兴味冲劲了。及至一线天下,见游客蜂拥争钻线缝,心胆寒。又加老牛惜力,便告辞先下,相约山下桥边见。

     

    下山后坐等些时,见岩壁上有徐霞客游桃源洞的日记镌刻。正无事,不由复读数遍,聊以打发时间。近400年前,徐霞客舟入永安境内,“始闻猿声”,可见当时这里还是蛮荒之地,而今已无猿声可闻了,却闻处处人声鼎沸。不由感叹。老徐以极简约、极精准的文字描写了桃源洞的形胜,还在日记的末尾提到有个道士告诉他此去只几里之地,尚有个百丈岩,也是“有胜可游”之处。但可能当时日色巳迟,他却无暇去观顾了,只是点点头,便回到船上,“促舟子亱行”离开了。

     

    我几次到桃源洞,这百丈岩也没去过,而它就在近旁,我今何不趁闲前去一探!便沿涧边栈道蹊径前行。一路丹崖危壁巍然峥嵘、林木山花葱笼灿然;涧水虽雨后浑浊,却是漫漫潺潺、湍流不断,果是好风光。尤为可喜的是一路游人稀杳,但见“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自来去。”山绕水转、柳暗花明,诱人步步深入。一时乐而忘返、不知远近,走了一个小时许,差几就把桥边之约给忘了。

     

    近晌午时分,闻有爆竹声响,如在近前,想必是从百丈岩里的寺庙发出的。虽不远了,但仍隔着一堵山岩。这时忽接老伴来电了,告知她们已回到山下,要我速回。我犹豫着,进退两难,去还是回?正踌踷之际,她又数度来电,如十二道金牌催归。我无奈只好勒马收兵,归去。又约一个小时回到相约的桥边。

     

    虽未走到百丈岩终点,但山形地貌应大体如许,也算我到我见了,可不留憾。况此次本是陪游,却意外有所收获独得,亦是可喜可乐!

     

                                                    2019-5-4

     

     

    桃源洞前燕江

     

    桃源洞一线天

    徐霞客桃源洞日记石刻

     

     

    去百丈岩路上

     

     

     

    (手机拍摄)

     

  • 求教编辑:怎么一回事?

    2019-05-07 18:19:48

    编辑:几次发帖,后大半段的文字及全部的图照都不见了(见刚才所发的博文《游百丈岩》)。重复再试,依然这样。不知何故?求教。先谢了!

  • “夏花绚烂,秋叶静美”

    2019-02-25 14:50:23

           

                “夏花绚烂,秋叶静美”

                   

                          ——  悼子言(周紫英)

     

     

     

     我与子言素未谋面,认识她仅在文字上。大概是10年前,那时节的海博颇有些热闹,往来人多,她是常客之一。每当看她轻盈走来,或从她门前悄悄经过,总闻得有股清香扑面,虽幽淡而芳馨,且又伴着阳光明朗,总让人愉快。文如其人。想像中的她,该也一样是娟秀娴雅、朴质自然而不矫揉造作吧。但一直缘吝一面,只因有点事与她打过一次小交道。

     

     那是因鱼头兄《莲啊》一书引起的一场小风波。想像中那个有点文静的她。却是巾帼不让须眉,竟能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也为此招泼了些污言秽语,并导致她愤而退博。鱼头兄心有不忍,要我劝留她。我勉为其难当了一回“说客“。虽最后还是没能留住她,但对她清洁的精神与倔强的性格有了较深的印象,而她的诚恳真挚、友好尊重的态度也感动了我。或许因为有这段小插曲,此后我们便像是“熟朋故友”了,在微信朋友圈里互串家门成了常态。我总为她的来临问好高兴;而在她的微信里,即使只是渲泄对一草一花的喜爱,或怀念亲情友情的几句絮语,也总让人如沐春光,感到亲切!

     

     天下事,死生为大。只是多见了,也渐趋淡然。但初闻子言的噩耗,心情却是久久难以平静,更难以置信。因我实在难以把一个笑靥如花、明眸大眼,而且常常把欢乐传递予人的年青生命和死亡划上等号。及后我才知道,事实她以柔弱之身与病痛已抗争多年。虽说文如其人,却不尽然。无病呻吟者本不少见,而读她的文字,却从没听她发过一声叹息埋怨,她总是让人分享她的幸福喜悦,总是给人以健康美好的形象。一个人若非心中满溢着对生活的热爱,怎能如此时时撒播人间以亮光!这是多么坚强、满有爱心的一个女子!不能不让人油然起敬!

     

    虽说“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但一个人的离开,除亲戚“余悲”留存外,尚能让些非亲非故的朋友歌吟怀念,并结集成书纪念,实在不多见。这虽非盛事,也应是一时之佳话。而子言者谁?她既非名流大家,也非网红艳女,而只是个平凡人家女子,却能如此博得人心惜爱,只在于她为亲为友为师,皆能尽情尽心尽职。正如她所说:“从容面对岁月风雨,悄然留一抹香给世界。”此香虽然清淡,却也足够沁人心脾。诗哲泰戈尔构画圆满的人生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子言配之无愧也。“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虽然伤惜难免,却也可慰可欣!

     

    总是感到,她并没有逝去,只是远去。她走在紫英花盛开的陌上,伴着春风秋雨、花香鸟语,直走到彩虹高挂、落英缤纷的地平线边。在她所憧憬的南山中,一袭长裙委地,滋兰九畹、树蕙百亩。而她仍然不时回过头来,风飘短发、手折花枝,眨着她明亮的大眼睛,像过去一样,向我们讲述着诗与远方的奇妙和喜乐……

     

                                                         2018-2-25

                                                                       (图片来自网络)

  • 游大嵛山岛 (附图,重发)

    2018-06-04 15:35:17

     

    游大嵛山岛

     

     

          

             2017-11-4

     

    上午7点与学友自驾车从厦门出发,午后扺霞浦三沙古镇码头,乘2点的快艇,穿行闽东海域的福瑶列岛,约5海里,到达号称“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的大嵛山岛。

     

    从游客中心转乘景区的旅游车上山,山称红纪洞山,海拔只540多米,有点特色的是:半山谷中,有大小二个湖泊。一称大天湖,是水库;一称小天湖,是自然湖泊。二湖隔着一座小山岗,相距约1000多米。沿湖四周山坡平缓,分布有万亩草地。岛上虽无奇峰异岭、景观也不多,但山体谷地开阔,轮廓线条温柔清简,草甸连绵,湖光山色相映;云霞天幕前,山、湖、草、海臻为一幅层次分明的美丽画面,也是难得。时当清秋,芦荻萧瑟,海风凛冽,别有一番风情。

     

    亱宿芦竹村民宿,开轩面对静静的港湾,正是月挂中天之时,看漁火点点,怡然自得。翌日晨,曦光初照,漫行到芦竹村海岬山边。海天空阔,海湾另边即是小嵛山岛,群礁列屿点缀如盆景,一泓在望,令人心气舒畅。

     

        早歺后,包车环游大嵛山岛,从芦竹-大使澳-东角,直到灶澳。一路停停歇歇,尽览大嵛岛山海漁村秋色。虽清静也略显荒僻,但无车马之暄,却也给人以好心情。遗憾的是这里多滩涂,海水难见清澈,颜色有点灰暗单调。但无论如何,这号称中国“最美的海岛之一”算已来过走过。凡没去过的地方总会因新鲜而令人兴奋。至于它是否够格入榜,就任由人去评说好了。

     

    午后1点乘船离岛回三沙霞浦。

     

    2018/5/31,图照整理)

     

     

     

    三沙古镇码头港口

    去大嵛山岛海上

    到达大嵛山岛码头

    大嵛岛山上大天湖

    大天湖山上

    小天湖

    小天湖上远望

    暮色下的芦竹村港湾

    芦竹村山岬边之晨,对面是小嵛山岛

    山边的牧羊

    清早的芦竹港口

     

    从大使澳、东角到灶澳的几个景点和渔村

    大使澳山边的一处瀑布

     

  • 从江口湾到后蔡湾

    2018-05-30 15:12:09

     

            从江口湾到后蔡湾

     

     

     2017-10-10

     

     

    昨天到漳浦佛昙前亭镇的乡下,参观了一个自号叫“地瓜村”的农庄。离开时,兴犹未尽,天气也好,就临时决定留下,计划明天去游江口湾及后蔡湾。几次经过,都没下去走过,心一直想念着。农庄的小黄朋友热情送我到江口湾边的路口。亱下榻在香山旁的海洋宾馆。

     

    今晨晴朗,沿旧路下江口湾沙滩。这里虽与香山火山地质公园隔邻,却尚未开发,仍属“化外之地”,所以滿眼风光一分銭也不用花。尤为可喜的,是整个沙滩没有一个游客,只我一人独步悠闲,无拘无绊,如天马行空。海天沧沧、平沙莽莽,听海浪拍岸、看鸥鸟群翔,好生快意。相看两不厌的,还有隔海相望,漂浮碧波上的南碇与林进两个火山岛。

     

    半月形的江口湾,约2000多米长。走到沙滩尽头,是海角山岬,突出海滩有一片火山熔岩台地,如一袭黛色裙衣委地、逶迤数里,嵌结着西南端的后蔡湾。时当退潮,无遮无淹,一望尽见峥嵘,呈现出一幅太古洪荒的景象。岩礁石色黛青苍灰褐赭兼有,地面路况坎坷平坦低洼杂揉。其貌或突兀如桩如墙,或铺展如盘如棋,皆千奇百怪,变化无穷。恍然间又像是一座古代城垣的废墟,蕴藏着悠悠天地的沧桑。今日意外所见,大喜过望。又誰能想像,那万年前的炽热熔浆,是如何凝固成今日的冰冷寂默!

     

    约二、三里地,走过海岬熔岩礁石地段,一弯沙滩在面前展现,便是后蔡湾了。金沙细软平展、广阔伸延。有人称之为月光沙滩,据说月光下最美。漳浦这一带的海岸线和沙滩,据称是大陆东海岸最长最美的。今有一条滨海大道已开通,把几个海湾沙滩串成一线了,开发的风声也渐近。但愿它们明天美好无恙!

     

                                            (2018-5-30整理)

     

     

     

    江口湾(左边是香山)

    远望林进屿与南碇岛

    江口湾沙滩

    江口湾沙滩盛产白蛤(现由私人承包养殖)

     

    江口湾沙滩尽头的火山岩礁石台地

    回望江口湾

     

    交界处海岬海滩的火山岩地貌

    一段褐红色的火山岩地貌

    前面来到后蔡湾

     

    后蔡湾沙滩,现又称“月光沙滩”

    沙岸上盛开着月见草黄花

    曾是一伙冲浪爱好者筹建的“巴浪村”

     

  • 舟游南碇岛

    2018-05-27 18:34:45

     

     

    舟游南碇岛

     

     

    2018-5-6

     

    晨出厦门,天气阴,气象预报有雨。按原定计划前行,近9点抵达佛坛湾边的井尾漁村。虽天气阴晴不定,仍依约乘机动小舢板去南埞岛。南埞岛离岸不到7公里,远望如一口巨钟垂罩于蓝天碧海上;或黛绿或灰褐,不断在阳光下变幻颜色。约一个钟头到达岛边。

     

    南埞号称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系千万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岛屿。岛不大,只有0.07平方公里,却拥有据称多达140万支的玄武岩石柱群,说是目前世界已知玄武岩柱最大最密集的地方。小岛四周均为危岩峭壁,只有海鸟在岩壁上留下泄物的白色痕迹。确实蔚为奇观,又让人有时空恍惚的神秘。一船7个老叟,不顾小船摇晃、站立不稳,饶有兴致地绕岛二周尽情观赏,心旷神怡。巧遇有鸬鹚出没,更觉野趣盎然

     

    这时有朋友来电话关心,说厦门正下着暴雨。但这里却是炎日高照,天气晴朗,真是侥幸!离开南埞岛,又驶往林进屿,绕了一圈。林进屿与南埞岛互为犄角,同为火山岛,但玄武岩柱的发育没有南埞的壮观。林进屿几年前上去过,远看当时石砌的码头现在已崩毁了。

     

    归途,西边雨云飘忽不定,但都未降临到我们经过的海域上,只是近海岸穿峡湾流急,风浪激荡,水花瓢泼入船,也是衣裤半显。虽逃过了雨,却避不了浪,也躲不开灼晒。但却也是一次快乐难忘的体验,更可喜的是:我到、我看了!

     

    正中午,回到井尾村岸上。正饥肠轱碌,恰有家餐馆新开张。

     

                                     2018/5/27

     

     

     

    井尾港湾

    坐机动小舢板出海

    海上钓鱼船 

    远望南碇岛

    近看南埞岛

    跃出海面的鸬鹚

    上岛捕海螺的渔民

    绕岛所见玄武岩柱

    再次绕岛一周

     

    归途经过林进屿

    近海岸过峽湾风浪

     回到井尾上岸

     

     

     

     

  • 江浙小游(11);绍兴 (书圣故里–八字桥)

    2018-04-27 16:41:19

    江浙小游(11);绍兴 书圣故里八字桥

     

       

          220

     

     

    晨,冒细雨游书圣故里。圣故里是绍兴的历史文化街区,散布有四街六弄。里有青石板路的小街悠长,粉墙黛瓦的庭院幽深,小桥流水的人家味浓。绍兴人文荟萃,历代盛产文人雅士,乃至绍兴师爷。寻常巷陌中,似处处藏龙臥虎。一入故里,便见蔡元培先生独坐街头淋雨,似还在思考北大的今日过去;转个弯便走到王羲之为老媪题扇的桥头,而长街尽头处的一座古寺(戒珠寺),据说就是书圣的故宅遗址。惜风流俱如风烟一般过去了,但有艺术与风骨长存。

     

    早餐后游绍兴著名的八字桥。八字桥建于南宋,地处三街三河四路的交叉点,水通南北,南承镜湖之水,北达中国大运河。八字桥以三向四面落坡解决了这里的复杂交通。一般认为八字桥是我国最早立交桥的雏形。紧邻有广宁桥,也建于南宋,与八字桥同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论者认为,广宁桥桥洞下有纤道穿通,才算是真正的立交桥。不管它如何,甚喜二桥周边有保存较完整的老民宅区,富有原生态味道,实为访古寻幽的好去处。

     

    最后经过鲁迅故里,人山人海、波涛汹涌,与30年相比,只平添了喧嚣与热闹。早已来过,不去也罢。但惜不能再如前在咸亨酒店里嚼它一碟茴香豆、喝它半碗黄酒啦。午后二点许乘动车归,正是江南水乡烟雨好风光,但车速快,窗外一幅幅画面转瞬即逝,均成碎片。这时不由想起坐绿皮慢车,可悠然倚窗远眺的时候……(全程完)

     

                                     2018-4-24

     

      

    蔡元培雕像 

    王右军的题扇桥

    书圣故里的街区风光

    传是王羲之故居的戒珠寺

    王羲之洗墨池

    绍兴八字桥

    八字桥边人家

    八字桥边老妇人,今年92岁.

    八字桥街区中的天主教堂

    邻近的广宁桥。与八字桥 同为国家文物保护

    广宁桥边人家

    广宁桥边龙华寺

    附近的东双桥

     

    今天的鲁迅故里

     

    归途动车窗外风光

     

  • 江浙小游(10);绍兴 (古纤道 –仓桥直街)

    2018-04-18 16:59:25

     

    江浙小游(10);绍兴 古纤道 仓桥直街

     

       

       219  阴雨

           

              出安昌古镇,坐公交车下绍兴。乘客寥寥无几,像是自己包了部大车。进入柯桥区,标有“山阴路”,不知是否就是古称“山阴道”的地方?《世说新语》里说“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极称山阴道上风光的美好。但今日却几无山野田园可见了,一路尽是不间断的工业新城新区连片。大概是春节放假的缘故,大多显得空空荡荡。中途转车,竟难找到路人问津。

     

        几经周折,来到柯桥区信心村附近的浙东运河古纤道边。河边有座大桥,桥边有个小公园,公园里有条石廊,雕着些大概有关运河和纤道的历史画面。时逢冷雨飘洒,未能细看,却从草地窜出条黑色的流浪狗。不知是主人抛弃还是从没有过主人,好生可怜。只能从背包搜出点吃的给它一止饥肠。能做的也就是这点,再就无奈无力了,也不敢想它后来如何。雨渐渐大了,只好避雨桥下稍息,与个钓鱼人为伴。

     

        烟雨中,远望太平桥就在前面,绰约如线浮在水面。青石板铺就的古纤道如臂,蜿延伸展不见尽头。浙东运河是京杭大运河的延续,直通宁波,连接了所谓的海上丝绸之路。大概这一段的水流较急,故有几十公里的拉纤栈道,这里只是其中的一段。这时春雨潇潇、随风飘落,四周清寂、了无尘嚣;河桥岸树迷蒙中,更有一派烟雨江南景色。一时大喜过望,竟忘了雨湿风寒。沿纤道走到太平桥,过桥便是太平桥公园。公园里有个玲珑小巧的古桥展馆和古纤道展示馆,也是空无一人,寂静清旷。偌大一片河山,似成了我们二人的世界,好奢侈地独自亨受一场。

     

    出太平桥公园,又沿纤道前行。春雨仍然飘忽不定,时而细软时而滂沱,但喜一路有古道长河、板桥老树相随;苍茫天地间,古纤夫的号子声犹闻耳旁。不觉又妄自欢喜一场。乐极生悲才发觉,浑身已半湿,更糟糕的是,大概因低温受潮,手机充电、相机快门都出了点故障。一时晕然。这时雨仍下着,而且脾气越来越大。但两边是水,后退无路了,只能快步前行。在一座大桥边转入公路,候车去绍兴城。

     

    入绍兴,住城市广场边。经一番去潮处理,机子幸好无恙。酒店距古轩亭口不远,是秋瑾女士就义处,晚餐后前往一睹英姿。今我来,虽非“秋风秋雨”之时,却也是早春寒风寒雨!拜別女俠往仓桥直街,这里集河道、民居、街坊于一体,是绍兴的历史文化名街。雨巷彩灯下,仍有撑伞人影晃动。或感无大的新意了,或因有点疲累,就只在亱色烟雨中,借眩晕灯光粗略一览,算是来过到过了。

     

     

    2018-4-18

     

    绍兴柯桥新区的街道

    桥边公园

    公园草丛边的流浪狗

    桥下的钓鱼人

    远望烟雨中的太平桥

     运河边的古纤道

    走近太平桥

    文革中被破坏的桥上石雕

    过桥有太平桥公园

    公园内有绍兴古桥展览馆和古纤道展示馆

    从古纤道上回望太平桥

    沿纤道前行

     

    绍兴古轩亭口秋瑾纪念雕像

     

    烟雨中的仓桥直街

     

     

     

     

     

  • 江浙小游(9);绍兴(安昌古镇)

    2018-04-16 21:30:31

     

    江浙小游(9);绍兴(安昌古镇)

     

                 "

                  218-19

     

    2点的动车离开苏州,2个钟头到达绍兴北站。旋打的去安昌古镇,约只8公里之遥。热心的司机把我们送到预定的民宿鸿达宾馆。这家店网上的口碑不太好,但节日期间较好的酒家都满客了。进入见被铺干净、浴间宽敞,也就满意了,而且方便,出门抄近路便到古镇内。

     

    安昌地处绍兴西北平原水乡,建埠于明成化年间,算来也有500多年历史了。在水路运输作为交通动脉的时代,安昌曾有繁荣的过去,而后渐渐式微没落了。而当周边一些水乡古镇趁旅游之热再大红大紫之时,安昌似乎还隐于田野少为人知。声名再起应只是近年来的事。

     

    时近黄昏,虽游客渐散,但水街两边仍有一番热腾。像所有的水乡古镇一样,安昌也是临水建街、河街相依的特色。但相比浓妆出镜的周庄、乌镇等古镇,安昌似乎要粗犷朴拙一些,它素颜相对,少了点矫饰,原生态的野味要充足一些。安昌不但存下了个较为古朴的躯壳,难得的是还有原住民在这里繁衍生息。什么优雅的文创店,精致的餐饮店在这里还少见,传统乡土风味的腊肠酱鸭仍在店铺小摊飘香。入夜也禁不在河边棚下,坐在过去熟悉的木板椅上,点它几碟小菜,饮几杯绍兴黄酒入肚。醺醺然,恍惚间度过一段古朴的时光。

       

    大清早就窜入古镇沿河的街巷,寂寥又清旷,细雨润湿的青石板路泛着淡淡的幽光。也许只有这时才能领略古镇的味道。曾为子凯先生津津乐道的“雨淋勿着”的长廊顶棚,在塘栖是见不到了,在这里却仍大片地覆盖在大半的河街廊道上,诚为可观。古镇的商业化是免不了的事,何况它过去本也是个热闹的集市。所不同的是,那时街上走的多是商贾客旅、乡里村人;而现在却是不断变换面孔的红男绿女各方游客。当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庆幸的是,安昌还保持有较传统的风气,还有它较为粗朴的水乡风光:小桥流水乌篷船,长街廊棚青石路。

     

    逛了大半个上午,飘洒的细雨渐渐大了,一波波的游客也陆续来到了,但我却要离开了,让他们去热闹。

     

      2018/4/16

     

     

    黄昏的安昌古镇

    街上的店铺

    安昌的酱油坊,安昌的酱油颇有名气.

    晚上,河边的餐饮店摊

    清晨的安昌古镇

    水街边的长廊顶棚美人靠

    据说“天下师爷出绍兴, 绍兴师爷出安昌.安昌的师爷馆

    街市上的小摊贩

    传统的扯糖

     

    近午,水道边的游客渐来渐多了



  • 江浙小游(8);苏州(耦园-博物馆)

    2018-04-13 18:30:26

     

    江浙小游(8);苏州(耦园-博物馆)

     

     

               218

     

        沿河边、过小巷,到耦园,耦园就在平江区内。园处苏州城东,三面临水,地方偏僻,既幽且静。也许因为这样,耦园历来是仕宦、士人归隐闲居的选择。耦园之始为清初同宁知府陆锦归退后所建的“涉园”,园取陶渊明《归去来辞》“园日涉以成趣”的诗意而名。后至晚清同治年间,涉园为安徽巡抚沈秉成所购,并在旧园的基础上拓展开辟,遂成今日耦园的规模。沈秉成辞官后便归隐于此。据说,沈秉成与续弦的湖州才女严少华缠绵情深,在园内住了8年,过了一段诗情画意的生活。园中墙窗楹联即为严少华所题:“耦园住佳耦,城曲筑诗城”,“耦”通“偶”,“城”谐“成”;横批“枕波双隐”典出《世说新语》的“枕石漱流”句,常喻指隐居生活。故耦园既寓有夫妇偕隐双栖之意,又因一宅有两园称偶。

     

    耦园虽几经兴废、数度易主,但多糸名士风流入住,传民国钱穆大师也曾寓居于此。但也有例外,一度这里曾辟为“城东人民公园”,中部楼房还成了“寻常百姓家”的住宅。幸得亡羊补牢,救死扶伤有效,耦园得以再现昔日风貌,并以“苏州园林”名份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耦园虽不如拙政园、留园富丽堂皇,但布局精巧谨严,讲究中轴线对称的风格,主旨突出,是苏州府第式园林的典范。耦园居中是住宅,左右为花园。既有山林野趣的奔放,又有修身养性的宁静。或幽或明、或动或静,皆相宜得当、恰到好处。品味耦园,如尝读一篇美文,且有一番回味的温馨。

     

    出耦园,赶到苏州博物馆,时已近中午,门前仍挨挤排队长串。正懊恼间,方知可以倚老优先,幸得进入一览。博物馆糸祖籍苏州的美籍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在80多高龄时设计建成,傍邻太平天国忠王府。馆筑线条颜色简洁明快,既蕴含苏州传统民宅的特色元素,又富有现代气息的新頴,浑然一体,不泥古也不媚今,令人眼目一新。惜只能匆匆一瞥,睹个外观。

     

    归途,苏州城内的座标建筑北寺塔扑面而过,没有时间把它与旧照详作比较了。吃了碗苏州有名的藏书羊肉,便坐下午2点许的动车下绍兴。

     

    2018-4-13

     

     

    耦园外水路

    耦园内楼厅

    大厅内的曲艺表演

    园中楹联“耦园住佳耦,城曲筑诗城”横批“枕波双隐”

    园内花园

     

    苏州博物馆

    太平天国忠王府

    馆外

     

    窗外所见苏州北寺塔

    北寺塔旧照

     

    午餐

  • 江浙小游(7);苏州(山塘街-平江区)

    2018-04-12 19:45:54

    江浙小游(7);苏州(山塘街-平江区)

     

             

              217-18

     

        山塘街与平江区是苏州现存保护较好的二处历史文化街区,虽同有“水陆并行、河街相邻”的风格,却各有不同的特色。因有共同的风格,有人则认为只挑一处玩玩就可;也因有不同的特色,所以又常有孰优孰劣的争论。二个地方我都没来过,谁的意见我都难置可否。反正花费时间也不多,一晚一早就把二个地方都走了一趟。相比山塘的繁华妖娆,平江少了点风尘喧嚣,而多了点朴实端庄。至于优劣好坏,全看你的爱好,总是有人爱有人嫌。至于旅游,应重在比较和品尝。

     

                                                   2018/4/12

     

     

    17日傍晚,在山塘路口所见红尘滚滚的画面

    山塘夜色、夜市。山塘街一头连接阊门,自明清以来就一直是商业繁茂区。《红楼梦》里也把阊门、山塘一带称为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时过景迁,却也风韵犹存,只是闾里市井换了旅游的热闹。

     18 山塘之晨

    山塘街口白居易纪念馆。山塘河与山塘街是在白居易任苏州剌史时修建成的。

     

    平江历史文化街区位于苏州古城东北隅。 至今仍保持着路河并行的旧城格局及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城风貌。

    圈围保护的一处老宅

     

    平江的市井人家。恋栈的老人们还保持着较传统的生活方式,似乎也怡然自得。

     

     

     

     

     

  • 江浙小游(6);苏州(盘门-吴门桥-石湖-行春桥)

    2018-04-03 14:47:55

     

     

    江浙小游(6);苏州(盘门-吴门桥-石湖-行春桥

     

     

    217日 晴

     

    小时候在家里旧橱抽屉里翻出一叠旧图片,也不知是谁留下的。主要是些苏杭的风光,有寺庙宝塔、湖山桥梁等。在清简的乡镇童年,这些是我儿时的良伴。虽然几经迁徙,却一直藏留保存下来。趁这次小游才又重新翻出,并特意挑了几张苏州城外的古桥图片,想顺便去对照看看。就像是去拜访一位怀念已久却未曾谋面的长者一样,也算是为了了却一个心愿。

     

    所幸几座老桥今日尚存,一张老照片所示的吴门桥就在今日的盘门景区边。从沧浪亭去盘门,约1公里地。盘门景区的大多建筑都是新造的,但内中的瑞光塔、水陆城门,还有这吴门桥,倒真是旧存的古迹,且分别为国家、省、市文物的保护单位了。吴门桥始建于宋,座落在盘门前,横跨在古运河(护城河)上,是苏州现存的最高单孔石拱古桥。老照片说它在苏州城外,现在还是在老城外,地理位置并没有改变。虽然已整修一新,但桥拱石墩看来仿佛还是一样。只是涛声依旧,渔歌唱晚听不到了。过去的城郊野渡现在已变成河滨休闲公园,乌蓬船也被铁壳的游船代替了。百年岁月,若白驹过隙,变化似在忽然之间。

     

         另一张老照片行春桥在石湖。出吴门桥去石湖,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又难等到的士,只好打摩的前去,约6公里左右。石湖是太湖水域内的一个小湖,约有35平方公里。传说越灭吴后,范蠡与西施即从这里驾扁舟入太湖归隐。南宋诗人范成大官退后曾在此栖居,自号“石湖居士”,写有《四时田园杂兴60首》闻世,被称是中国田园诗的集大成者。我们从石湖的东北方向进入,沿湖边西走。环湖一带已辟有公园、游乐场、餐饮区等。园林花径栈道,倒也平整光鲜,但目力所及,田园风光难见了。约走了2公里地,终于在西北隅见到与旧照相似的长桥身影了。虽然周边的环境已大大改变,原是桥头河中的一块沙洲,已成为一片林木蓊郁的园地了,旧桥面貌也焕然一新了。但细细作了对照辨认,确实无疑。只是这里实是由名称不同的二座桥组成。

     

    东边单孔石拱桥是越城桥,始建于南宋,大概因桥的一侧有越城的遗址得名。西侧与石堤相接的九孔石拱桥即是行春桥。行春桥始建于宋,自古是吴地胜景。范成大《行春桥记》称:“凡游吴而不至石湖,不登行春,则与末始游者无异”相传中秋时日可见每个桥洞中各有一个月亮映在水中,其影如串,故有石湖串月的盛会延续至今。人行桥上,一时如堕入历史的烟雾中。这里曾是春秋吴国王公贵族的游猎地,也是越王攻吴的要津。但无论是吴宫楼台,还是越城故垒,均已荡然无存了,惟有春水依然波漾老桥。看来还是桥的生命力强劲不衰,因为桥做为沟通之用,维糸着生活的必要。无论如何,它总要比封堵的城楼高墙为民所喜欢。“智者乐水”,也乐建桥!

     

    过了行春桥,一边便是大道,前去就是上方山的森林公园动物世界,往来的车辆游客很多。路旁有墙围着的,应是纪念范成大的石湖书院,却门前冷落,门也关着了。时已黄昏了,从这里坐公交车回苏州城内倒很方便。(2018-4-2

     

     

     

     

    瑞光塔。始建于东吴孙权,经宋重建及历代修葺,现整修如新。

    盘门景区内新造的亭阁楼台

    新建的伍相(子胥)祠堂

    盘门始建于春秋时期,是苏州八座城门仅残存的水陆城门遗迹

    盘门外古运河(护城河)

    吴门桥

    吴门桥老照片

     

    石湖栈道 石湖之渔庄

    石湖天镜阁

    越城桥

    从越城桥到行春桥

    行春桥

    远眺行春桥

    行春桥旧照(此处写为迎春桥应是误出)

     

  • 江浙小游(5);苏州(阊门-沧浪亭)

    2018-03-26 22:39:03

    江浙小游(5);苏州(阊门-沧浪亭

     

     

    217

     

    从无锡坐动车下苏州,910分出发,不到9点半就到达。相比在站里穿堂过道的时间要快得多。出苏州站,就见那个长于斯地吴县的范老先生站在广场上迎接,似乎在问,“你们先忧天下了没有?”很抱歉地告诉他,我们是来玩来乐的!

     

    下榻在山塘街口的酒家,近阊门遗址。古阊门的历史可追溯到2500年前春秋的吴越,传说吴王阖闾率军征楚即从此门出城,故又称“破楚门”。阊门一带曾是苏州最繁华的街区,《红楼梦》里说它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然几经盛衰兴废,古阊门早已成废墟了。今所见的城楼糸近年来的新建,但只作为观赏的摆设,已无昔日的功效和辉煌了。历史的风烟荡尽,似乎更能让人记住它的,却是宋人贺铸悼亡妻的一首词,“重过阊门万事非,何故同来不同归....”我今也又重过阊门一下,所幸同去同来的还是30年前的同伴。

     

    昔有谚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苏州尤以园林著称,今存世的还有60多处。盛名在外的拙政园、留园前己去过,今游沧浪亭。这里地处偏角,名气也较清淡,料想游人会较少。果然是这样。沧浪亭园前临水,过小桥进门,即见园内林木蔚然,有山突兀其中。虽是垒石填土的假山,但杂以高树低草,倒也山林野趣自然。环山周边有曲径楼阁亭榭,尽参差掩映于花竹葱茏间。高倨小山顶上的,即是沧浪亭。飞檐凌空,既飘逸又庄重古朴。  

         

          沧浪亭不大,且不如拙政园、留园精巧严谨,但却是苏州最古老的园林。它本是五代十国吴越钱王外戚的私家花园,后园废为宋朝诗人苏舜钦以四万钱买下进行修筑,傍水造亭而成。历经宋元明几代兴亡,沧浪亭也数度兴毁。继又建又毁,毁又建,而终能存世至今,不能不说也是个可叹可赞的奇迹。明朝文学家归有光在其名篇《沧浪亭记》论说:古之王公贵戚所经营的“宫馆苑囿,极一时之盛”却“今皆无有矣”,何以这个小亭能为后人“钦重如此”不废?他由此说“可以见士之欲垂名于千载”而不随着世代的变易而消亡是有原因的。至于这个原因是什么,归有光没有明说,却颇令人意会深思。

     

       自明至清,沧浪亭又经兴废再建。今之沧浪亭的大体布局,糸清朝康熙年间所重建,但仍延续旧时古朴的宋代园林风格。到文革时期 ,此园也不幸免,一度被改名“工农兵”公园,园中家具匾额砖雕等均遭毁坏,楹联也多有散失。今所见大半为重造的膺品了。虽然这样,沧浪亭还是再修再建延续下来,且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了。可见薪火相传,文脉不断,文明岂是野蛮逞一时之凶所能摧残?只是你该如何识别沧浪之水是清是浊!(2018/3/26

     

    苏州站广场的范仲淹塑像

    山塘街口

    苏州古城阊门(新建

    阊门边山塘前五条小河汇成的水域

     

    沧浪亭前

     

    沧浪亭

     

     

     沧浪亭石柱对联。上联出自欧阳修《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下联出自苏舜钦《过苏州》诗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

    横额题字为晚清学者俞樾(糸俞平伯的曾祖父)

     沧浪亭 园内

    厅堂内苏舜钦的《沧浪亭记》文匾

     

    阊门夜色

     

  • 江浙小游(4):无锡(东林书院 )

    2018-03-23 23:25:09

     

    江浙小游(4);无锡(东林书院

     

     

    216-17

     

    离开清名桥,坐车到东林广场下。据GPS地图显示,东林书院就在广场旁边,却一时迷了方向,没有找到。时已黄昏,寒风细雨萧萧袭来,广场上悄无人影了。这时日还有谁来这里听什么“风声、雨声”,只见我独在这里寻觅,与那块广场的碑石相对默然。自感不合时宜,不禁哑然失笑。暮色渐近,即使书院找到也应关门了。明天就要离开锡城了,而我下榻的酒店就与书院隔邻。竟这样与之失之交臂,心有点失落也不甘。

     

    翌天清晨,雨霁天晴。虽然9点许就要坐火车下姑苏,还是赶早再去一趟,好像是为清偿点宿债一样。匆匆而去,倒不多费功夫就找到书院了。尤幸未到开放时间,但大门已经敞开了。黛瓦粉墙内,虽寒色未褪,却也绿荫森森;馆舍寂寞,倒也清净无垢。一时东林往事、人物魅影,纷纷扰扰,出没墙里墙外,不禁勾起青少年时曾有过的心怀,略有波荡。“高山景行,私所仰慕”。

     

    走进书院内,一位中年的管理人员,大概见我远道而来,还热情地待意为我开了依庸堂的大门。他说,“那副联子就挂在里面,没有进去看看等于没有来过书院。”他的诚意实在让我心头一热。依庸堂是当年东林学者主要聚会讲学的地方,顾宪成所撰那副家晓户喻的风声雨声”名联就悬挂堂前。自明至清学人,认为脚迹得入依庸堂,人生一大幸。虽然渐渐学得“万事不关心”了,但无论如何,对东林党人开启的一代学风及文化正气风骨,总该存有一份的敬意。只是在这烟雨迷蒙的春日,还是“画船听雨眠”吧!

     

    依庸堂内陈列有邓拓对东林学人的赞美诗刻,书院外广场有廖沫沙的勒石题字。大概出于惺惺相惜吧!虽是异代不同时,但他们的遭遇却与历史同出一辙。自古以降,皇榻之侧,岂容妄评异议!

     

                        2018/3/23

     

     

    东林广场,由廖沫沙题字,廖有幸活到80年代后。

    书院外

    东林书院门前

    书院内馆舍祠堂、水榭亭阁

     

    为纪念宋学者杨时的“道南堂”,书院的前身是杨时的讲学堂。

    东林书院的主体建筑依庸堂,是当年各地赴会学者,集会讲学的地方。

    馆内的部分介绍、诗匾。下左为邓拓对东林人的赞诗。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