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钢的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4-03 22:53:42 / 个人分类:流光随想

       周末在家,就着电影下饭。午饭看的是《白鹿原》,晚饭看的是《钢的琴》。从现实的农民阶级顺利过渡到理想与现实相结合的工人阶级。

 

       从小长在城市里,鲜有在泥土里摸爬滚打的记忆,虽然也喜欢乡村题材的写作,但认同感总归不是十分强烈。倒是小时候常跟爸妈到工厂上班,在车间的盐碱罐旁绕圈跑步,在仓库的乙炔气瓶间躲迷藏,拿着复写纸和银钱两讫的印章过家家,这些模模糊糊却又清晰异常的记忆,构成了我对工人阶级坚定的革命情感。

 

       夏天的傍晚,最美妙的时刻,就是坐在阳台的凉椅上,一边听着蝉鸣,一边摇着蒲扇纳凉。凉椅是外公用竹条和铁片做成的,可躺可坐可折叠,十分便利。家里仅有两架凉椅,一架是外公的,另一架,因为家人宠爱,总是叫我霸占住。其余的人,只好坐方形的凳子(hɔŋ33 tiŋ33 i53),方形凳子也是外公用木板木条自己钉的。等暑气稍散,精神稍长,便拿出棋和骰子来玩。骰子很袖珍,边长大约只有5毫米,一共6颗,是外公用一粒象牙制的麻将板刻的。

 

       慢慢地,长大了一些,终于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希望房间里能有一个大大的书橱。于是乎老爸拿起了纸笔,开始设计一张书桌,既有电脑台、写字台,还连着一架书橱。从图纸,到锯板、搭架、抛光、上漆,真的就像《钢的琴》里的陈桂林那样,执着地,从一个念想,变为现实。

 

       所以说,工人阶级是现实主义的,他们凭借着自己的技艺,为生活带来了诸多便利。他们的作品实用却未必精细,能做到精致的,必然是受到了资产阶级的熏陶。但工人阶级的念想本身已有些理想主义的味道了。

 

       很可惜,我生长于这样的家庭,却没有习得祖辈父辈一分一毫的技艺,常因手拙而苦恼,因而总是对手艺人怀有一分敬畏之心,亲近之情。清明将至,分外思念远去的外公,故而胡诌此篇,以作念想。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5-04-04 10:12:01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5-04-04 10:11:5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