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木樨与香梅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2-14 00:13:29 / 个人分类:流光随想

说起来惭愧的很,对西安最初的憧憬,既不是气势恢宏的兵马俑,也不是贯通中西的丝绸之路,而是不知从哪位作家的文章里看来的,西安盛产桂花稠酒。

 

桂花一直是我的心头好,淡淡的香气,花不醉人人自醉。可我没想过会在西安赏花,毕竟并不是赏桂的季节。但我忘了,现下梅花开得正好。而西安,开得最好的,正是黄色的香梅。

 

南方似乎并不多见梅花。记忆中的,多是书里看来的“遥知不是雪”的白梅,或是琉璃世界的槛外红梅。恰巧临行前一日,在家附近的山上,偶然拾得粉色的落梅一支,颇为新奇,于是查了一下,梅花除了红白两色之外,原还有粉色、绿色和黄色等花色。黄色的称作腊梅,因花香馥郁,又称香梅。

 

说来也奇,平日里行走,难得见到梅花,但往古迹里去,却总能得见。碑林博物馆里有两株,矮小而稀落;陕西历史博物馆里也有两株,较为高大,花也开得很密;但开得最好的是在香积寺。大殿前、佛塔旁、禅房后院里,种的都是香梅。常有人说,西安是灰色的,大概因为空气里粉尘较多,使得建筑、树叶都蒙上了一层灰土的关系。但在我看来,西安更像是黄色的。是帝王的黄袍,是禅院的黄墙,也是这香气袭人的黄梅。

 

香积寺,寺院的英文介绍里,将名称译作“the temple of accumulated fragrance”,不知是否就是因了这一院的香梅。在禅院林立的唐朝长安,这似乎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古刹,只因了王维的一首诗,才提醒了人们时间的存在,叫人感觉到何为永恒。“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或许在这关中平原,并没有想象中的深山老林,只是平原上密密的枯木绕着迷迷的烟雾,远远矗着一座塔,便也觉得遥远而神秘了吧。

 

香积寺位处西南,距城约20公里,气温稍低,空气较之城内,更为冷冽,却能叫人精神为之一震。深吸一大口,仿佛五脏六腑都清洁了一遍似的。淡黄色的腊梅,隐隐的香气,恍惚间叫我想起了桂花来。于是在这个时候,格外想喝一杯温得热热的桂花稠酒了。在清净的寺院里,产生这样的想法,恐怕是大不敬的。我不晓得摩诘喜不喜欢喝桂花稠酒,却听闻太白好饮此酒,成诗百篇。想来这酒自然是醇而不醉的。

 

傍晚回到城内,在城墙角下的巷子里,寻得酒家一处,叫了一壶热酒、一只葫芦鸡,并一样新菜,美其名曰“妙笔生花”。端上来时一瞧,原来是将豆沙酥做成笔头嵌入木制的笔杆子内,蘸着蓝莓酱做的“墨汁”食用,颇为雅致。桂花稠酒是用桂花、酒曲酿成的米酒,虽叫“稠酒”,筛过之后,却十分清冽,温得热热的,很好入口,不易醉却易上瘾,一杯接一杯,怎么也停不下来。不知道当年太白饮此酒时,可也有“妙笔生花”下酒。又或者这“妙笔生花”的灵感竟是从太白的诗意与酒意里幻化而来的。

 

在鼓楼下买了一套明信片,是唐朝妆容的女子,手持十色各异的花枝。细细地为友人们挑选了适合她们的花色,轮到自己时,却在梅花和桂花之间犹豫不决。品桂是初衷,赏梅是意外之喜,我竟是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推荐阅读:琦君《桂花雨》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5-02-14 19:26:45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5-02-14 19:26:40
5
金枫晚霞 引用 删除 金枫晚霞   /   2015-02-14 18:45:1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