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忘记自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2-03 22:46:48 / 个人分类:流光随想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喜欢上一个人散步的。

        中学时喜欢在老巷子里乱窜,一放假就拉着阿嬷四处乱走。后来去了上海和香港,爱闲逛的毛病仍是没改,只是找不到人作伴,也因此习惯了一个人的说走就走。

        文汇路走到头仍不尽兴,那就再绕华政一圈,走过三期时顺路捎个鸡蛋灌饼;沿着复兴中路,在新天地溜达一圈,然后一直走到老西门去吃大肠面;长乐路逛着逛着绕到东湖路上去看一树樱花,再拐进襄阳北路吃个donut;或者下了课不直接回家,到了大埔就下,去喝一碗撒了姜糖的阿婆豆花;心情好的时候,从红磡走到尖东去“赶集”;心情不好的时候,在码头看一下午渡船和夕阳,然后从湾仔一直走到上环,再一路慢慢叮回来。

        大概也只有一个人的时候,能这么任性。一时兴起,就坐言起行,倒仿佛是个行动派。心里好像有个声音,告诉我,现在想走去哪儿。就像《孤独的美食家》那样,是听从了胃的召唤。

    《孤独的美食家》每一集的片头都有这样一段话:“不被时间和社会束缚,幸福地寻求饱肚时,那一瞬间,他可以随心所欲,变得自由,不被任何人所打扰,无需介怀地大快朵颐。这种孤高的行为,正可谓是现代人被平等赋予的最佳治愈。”

        为了享受孤独时的自由,因此不得不舍弃陪伴所带来的快乐吧。想要陪伴,便须得学会妥协。周国平曾在《独处的充实》里说过:“独处是灵魂生长的必要空间”。我以为,独处时能够怡然自得,便是自我独立的表现。可是我忘了,我的怡然自得,不过是沉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罢了。若没有有益的思考,独处,非但不能让灵魂成长,反而会让目光与心胸日渐狭隘。

        有天读柴静的《看见》,里面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查理·布朗得了抑郁症,露西问:“你是怕猫吗?”

        “不是。”

        “是怕狗么?”

        “不是。”

        “那你为什么?”

        “圣诞节要来了,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

        “我知道了,”这姑娘说,“你需要参与进这个世界。”

        原来,最简单的道理,小时候看过的漫画,早已教给我们。

        在乎的都是自己,得学会忘了自己。柴静懂得。

        可以不在乎,才能对别人在乎。林夕也懂得。

        现在才知道,应该也不算晚。只是知道离懂得,还有距离。学会忘记自己,是新年第一日给自己的期望,不知道这样立场鲜明的期望,是不是反而提醒了自己的存在。强调了太久的自我,想忘却,是件多么困难的事呀。但是,是的,我想参与到这个世界里来。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5-02-07 19:57:03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5-02-07 19:56:59
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5-02-05 08:46:05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5-02-04 16:19:20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5-02-04 16:19:17
5
斌哥 引用 删除 yuyb   /   2015-02-04 11:47:17
5
客舟听雨 引用 删除 lxj19760910   /   2015-02-04 11:16:31
写得真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