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罐头绝育记——动物该有生育权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3-02 22:33:38 / 个人分类:碎晶

前两天带罐头去做了绝育手术,六个月大的小猫,睁着惶恐的大眼,四肢被紧紧按住,先是剪去了指甲,然后在挣扎中被套上头罩,抱进了手术室。自始至终,罐头都没有哀叫一声,只是拼命地挣扎,用它那圆圆的大眼瞪着我,像是一种无声地质问:人类究竟有什么权利,可以任意剥夺猫的生育权。

 

摘除了卵巢和子宫之后,大大减少了致癌病变的可能,却也加速了衰老;不必再忍受欲念的折磨,但也可能享受不到高潮的快感;不必再忍受怀胎之苦,但也体会不到舐犊情深了。但如果生下小猫之后,不能很好地养育,或是只能忍受骨肉分离,是否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残忍?

 

前几年曾听梁文道在新亚谈过“动物伦理”。不仅是素食与否的问题,更论及饲养过程中的道德性。譬如过度密集的养鸡场,将小公鸡粉碎作为饲料,机械化繁衍等等。那么,在这个语境中,剥夺动物的生育权,是否违背动物伦理?

 

也许会有人说动物无法表达他们的意愿,因此替他们做决定无可厚非。但不会用言语表达,不代表没有表达。否则婴儿是否也不在人道的保护范围之内?罐头惶恐的眼神和奋力的挣扎,难道不算抗争吗?

 

于动物而言,无端忍受一场痛苦,自然是不情愿的。那么假定他们能够表达反对的意愿,是否就应该给予他们合理的生育权?法律上对权利的定义是指“法律关系主体依法享有的某种能力和利益,表现为自己可以作用某种行为或要求他人作出或不作出某种行为”(百度百科)。法律关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因素,就是权力和义务。法律在保护公民生育权的同时,对公民行为提出了约束,即“行使生育权的同时,需考虑到子女将来的需要及社会责任”。即便排除“种族歧视”,将动物和人类摆在相同的位置上,动物仍然不具备拥有生育权的权力,因为他们无法解决自由生育可能带来的过度繁衍、饥饿、疾病等等问题。特别是已经被驯化为家禽、家畜或是宠物的物种,基本丧失了自我谋生的能力,实质上是人类在替他们承担抚养的义务,因此也应当由人类来决定他们的生育权。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的生育权都并非完全的自由,尚且受到不同政策的约束,何况动物。

 

以上只是个人的思考,但也许会有人觉得我的这番论述本身就是无病呻吟。昆明的血案、乌克兰的暴乱难道不是更值得关心?疾病、老龄化、贫富不均、暴力……人类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不完了,操心动物的事情干嘛?

 

我记得梁文道在那场讲座的最后,提及了保护动物和人类道德发展之间的关系。他说:“我们关心动物,如果可以推动人类道德的进步,那就是好事情。我们不是为了保护动物而去做,和自身的利益分不开。”

 

在保护动物的过程中,看到了人性暴戾的一面,体察到了可能存在的不公平或是不道德的现象,进而思考,本身就是人类道德的进步。动物伦理是一种大意识,不论最终探讨的结果如何,起码该有一种探讨这种不公平或是不道德现象的意识。难道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将恋人、孩子抑或员工当作宠物般饲养,以为给足养料,便成了主人,生杀大权唯我独握?难道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拱手交出自由,任人操纵却不敢轻易得罪,唯恐失了欢心?若是连一点这样的意识都没有,恐怕哪一天,自己为人以物役都不自知,还洋洋得意地摇着尾巴,乞盼一点可怜的施舍呢。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4-03-04 08:39:31
5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4-03-03 16:34:38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4-03-03 15:27:45
南雨 引用 删除 南雨   /   2014-03-03 13:39:34
当人类把动物圈养起来,或作宠物,或作家畜家禽,动物就已经完全失去自由了!连生命都难以保证,何谈生育的自由?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