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07年6月24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7-06-25 14:04:00 / 个人分类:流光随想

 

    昨晚应邀参加了节用土地十佳企业的颁奖晚会。很久没有到市政府附近去了。恰好早到了些,就在近旁的草地上,缓缓地走着,就当作是饭后的步行了。

    第一次到市政府里去,是当时学琴的老师给了张票,去听他指挥的舞台剧《阿美姑娘》,大概是抗美援朝的故事。那时才不过是小学,去的时候又是晚上,总觉得是一片的庄严肃穆,下车的时候,还以为那个写“为人民服务”的大楼,就是市政府,不料,是孤立在草丛中的那座。

爸妈显然对就在邻处的外国语学校比较感兴趣,那时邻居有个姐姐就是英中的,梳着齐额的刘海,穿着白底咖啡色边的裙子,总是安安静静的,听说还是学校英语广播站的广播员。那时侯想象中的英中,就是筼筜湖畔一个安静的学校,里面的女学生都应该梳五四运动时典型的女学生头,穿着和邻家姐姐一样的裙子,三三两两地在湖畔细语。她们的神情都该是宁谧从容,举止里透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气质。总之,那时的英中,在我的记忆里,总是笼着一种淡咖啡色的神秘色彩。

那时侯总以为是高不可攀的,不曾想,时光荏苒,如今已经离开她整整三个年头了。走得太近,就发现想象远只是想象。发禁没有什么不好,但裙子不是人人肯穿的,那样所谓幽远的气质,总要换成一些奔腾的笑声和跃动的球影。

在这期间,又到过一次人民大会堂,因为学校租了场地,举办跨年迎新年晚会。那时侯,还是合唱队的队员,不畏严寒地穿了薄薄的裙衫,嘴里说着好可怕,心里其实欢喜得很地涂着粉彩在学校和会堂间穿梭,在后台里相互的嬉闹。那是记忆里最好的一次新年晚会,英语话剧《向左走向右走》里背着小提琴的学长,那一个忧郁的转身,很久都没有办法忘记。很后来很后来,又听见他的名字,好像去了云南大学。

曾经的曾经,坐在舞台下,看着台上艳丽的裙子,摇曳的舞姿,也曾渴望能在上面坐拥一席之地。后来,学了琴,参加了乐团。影剧院、人民会堂、警官俱乐部、老年活动中心、白鹭洲音乐喷泉、地下广场、广电中心……几乎熟悉了每一个后台,每一处灯光,但我永远是黑压压的一群人里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再后来,放弃了学琴,似乎一下子与舞台绝了缘,几乎要忘却灯光照在脖颈处时的灼热。

今天,竟然因为文字的缘故,回到了观众席上,仍然是一个渺小的位置。回首,看见正中央领导们端坐的前方那些醒目的名字和饮水,忽然想起,表演的目的,原来就是为了取悦台下的观众。从观众到演员再到观众,我可都是在退着走的?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木樨枫露 引用 删除 yours345   /   2007-07-25 08:53:20
    这我倒没去想过。。。。
    颇有道理。。谢谢QT了。
匿名 引用 删除 匿名   /   2007-07-25 07:02:07
倒退走的时候会有一种视野越来越开阔的感觉。。挺好的
AutumnQT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