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两会”遐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3-23 21:21:32 / 个人分类:碎晶

学院今天举行了个什么“两会知识竞赛”,双学会本学期的政绩,又是每个班强行分配名额的老手法。竞赛的题目无非有三:数字、领导、关键词。回想一下前不久在南方周末上看到的《我们只知道“两会”很重要》,不禁又是一番感慨,形式主义何处不在?看看那些折腾人的presentation还有那些剪刀加浆糊式的论文,上行下效,彼此心照不宣。

其实不管当班长还是部长,每个学期最累的都是那些繁琐的活动。部长要有政绩,就要积极举办活动,班长呢,就要好好配合,动员班级同学参加。参加活动是有加分的,但一般来说会分成两种情况。有的学院的学生为了争取加分,挤破了头地报名参加。有的甚至将班级活动也算在加分一项内,美其名曰“德育加分中的集体观念”。因此此班每学期必组织45次“春游”,集体K歌、集体聚餐、集体晨跑……总之冠之以集体的名义即可,然后“喀嚓”一张照片,每个人头上多划拉0.1分。有的学院则比较清高,没人在乎这点分数,于是诸如此类的活动往往没人参加,上头要求班级出人,只好班长自己顶上。像这样的班级,通常不大会有班级活动,没有加分的压力,大家的参与热情几乎为零。众口难调是在所难免的,但真正的困难在于大家没有集体观念,没有“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

说了这么多,无非一句话,部长也好,班长也好,同学也好,为了某些人的政绩,为了上头的压力,集体地走了个过场,劳民伤财,怨声载道。

其实两会上的代表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否则网上也不会盛传《“两会”雷人语录集》了。确立国花可缓解农民工就业、发行千元面额钞票、将“人民币”改称“中华元”……当我看到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议题时,真的很气愤,当下社会还有多少事情等着你们去反映、解决,怎么净提这些莫名其妙瞎折腾的事情!直到我看到上海东华大学教授提出的“穿国服刺激经济增长”时,我才有些恍然大悟,其实这些代表也挺无奈,有很多看得到的问题不在他的权责之内,但迫于上头压力又不得不提出些议题,所以怪模怪样的提议才会层出不穷吧。

在这些雷人的议题中,最让我感兴趣的自然是全国政协委员潘庆林提出的用10年时间恢复繁体字。他建议全国用10年时间,分批废除简体汉字,恢复使用繁体字。主要依据有三:一是简化汉字时太粗糙;二是现在有电脑输入不怕烦;三是有利于两岸统一。

繁体字的简化在一定的方面是有其道理的。很多时候,象形字的确有着很大的局限性,为了表现一个事物的特征,可能需要许多笔画来描绘它。例如“龟”字,繁体字中的“龜”和甲骨文中的十分相像,是乌龟的侧面画像,能清晰地辨认出它的两肢和龟甲,这虽然有益于我们了解古文字,但书写上却十分不便。但是就现行简化字方案而言,却存在着许多不足,例如“見”字,甲骨文中的形象是一个小人,顶着一只很大的眼睛,突出眼睛看的作用。简写成“见”字以后,就很难和人、眼睛产生联系了。我们不禁要问,就为了少写三笔,而割断和古文字的联系,值得吗?

现代生活的快速化以及电脑的普及,用笔书写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汉字的简化趋势更是大势所趋,或许有人会说顺应时代要求即是真理,否则汉字也不会发展至今,但我真的不希望那些不合理的改变使得我们的后代对过往文明无迹可寻。我们靠岩画、龟甲、竹简、墓葬来探索历史,然而在死后火化、电子书写的现在,我们已不能给后代留下什么可靠的物质证据了,难道还要从文字上斩断一切渊源吗?

考虑到文化普及的需要以及书写的简便,一些繁体字可以适当简化,例如上述的“龟”字,再比如“笔”字。繁体“筆”字是个象形字,“聿”本身也是笔的意思,是一只手抓着一只毛笔的形象。的简化的“笔”字虽然没有了象形的意义,但却是个会意字,毛笔的确是由竹子和毛构成的,符合汉字六书的构字法,因此如此简化是有意义的。但诸如“見”、“門”、“麥”的简化则是完全不必要的。

不仅如此,我认为甚至有一些繁体字还需进一步“古化”。例如“立”字,在甲骨文中是一个呈“大”字站立的人,下面有一横表示土地,这一形象十分明了,“大”的一撇一捺正是人的两条腿,改成倒八字后反而没有意思了。还有“鬲”字的下部,“鬲”(音lì),是古代的一种炊具,里面装水后,在上面放一个陶器,可以炊煮食物,类似于现在的隔水蒸。“鬲”这种炊具有三条腿,中空,类似于女性乳房的形状。这种炊具在新石器时代就出现了,因此被认为是女性地位的象征。到商代鼎盛的时期,“鬲”得到广泛的普及,三条腿的造型依然存在,但女性特征几乎消失。而这种三条腿的造型,对“鼎”的形状产生了很大影响。反观现在的“鬲”字,很难看出这是一个容器,而下面的三条腿更是不见了踪影,关键之处就在于那个类似“¥”的一横上,在甲骨文和金文中,这并不是一横,而是分开的两笔,类似“八”字,和倒“八”写在一起后,看起来像个“从”字,再加上“同”字框和一竖,便和三条腿的形象十分接近了。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不过是一笔之差,却大相径庭。

对于恢复繁体字的说法其实早几年已经议论得沸沸扬扬了,甚至有人说要繁简并行,在通用简体字的情况下,增加对繁体字的教学,以免忘本。这固然是个很好的想法,但问题是可行性有多高?繁体字教学又要安排在什么年龄段呢?小学生课业负担相对较少(只是相比中学生而言,其实现在孩子压力都很大),又恰逢识字年龄,学习繁体字可以从字源上认识汉字,十分有益,但问题是孩子的理解能力有限,能接受得了这么多的内容和笔画吗?中学生有升学压力,大学生有就业压力,我真的不知道该把繁体字教学安排在哪里好。如果放在课外学习小组里,恐怕又要流于形式,难以普及贯彻了。

完全废除简体字,全面实行复辟,是不可取的,但如何取舍、如何改进还需要众多学者的共同努力。恢不恢复繁体字不是个人的怀古恋旧情节,而是关乎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虽然这位代表的意见过于偏激,但这确实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将这个议题归到“雷人”的一类,或许在高速发展的今日,所有“复古”的行为都该被扔进博物馆,被贴上迂腐的标签吧。

社会当然需要发展,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得投身伟大的发展事业,总有些人要走得慢些,回头望望我们走过的历史,做些探索、整理和总结。刘鹗、罗振玉、王国维研究甲骨的时候,八国联军正横行于中国,第一次鸦片战争即将拉开序幕,国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为国奋战是首要任务,但如果人人都像王懿荣那样不堪战败,以死殉国,那么探索古文字这一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业恐怕就要停滞不前了。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之后,大量文物开始外流,单单被日本掠夺的甲骨就有13000多片。可见社会的安定以及学者们的研究是密不可分的,都对文化的传承及保护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此重视繁体字在汉字发展史上的地位和切实改善民生一样具有重要的意义,我们的目光不能只关注当下,还要考虑过往和将来。

 

相关链接:

【南方周末】“两会”雷人语录集上http://www.infzm.com/content/25441

【南方周末】“两会”雷人语录集下http://www.infzm.com/content/25443

【南方周末】我们只知道“两会”很重要http://www.infzm.com/content/25680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引车卖浆者谈 引用 删除 包不同   /   2009-03-24 09:08:56
不知下届“两会”会不会有人提出恢复结绳记事的议题?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