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发布新日志

  • 韩寒:乘风破浪

    2017-01-30 20:03:00

    大年初三,该串的门儿,该走的亲戚,该拜的年,该说的话,都差不多告一段落了,没有选择出门远行的朋友们又该惆怅去哪儿玩了。对于懒人如我者,电影院大概是最省心省力的娱乐活动之一。


    打开豆瓣看了下今日上映,贺岁档仍旧是一如既往的乏善可陈。



    在一片满溢的色彩中,韩寒的乘风破浪显得颇有些清新,定档海报让我想起岁月神偷,预告海报更是有种深夜食堂即视感(神奇地发现岁月神偷和深夜食堂的首字母居然完全相同orz)。于是带着喝一碗加了陈醋的反式鸡汤的期待(咦,不是因为彭于晏吗><),我去看了乘风破浪。




    先放结论,超出预期,有看点,有槽点,有笑点,至少没觉得这102分钟是在浪费生命。以下个人观点,供大家参考,欢迎拍砖。


    看点1

    父子关系

    相较于父女、母女、母子关系,父子关系在华人传统观念中是最为微妙的。父权观念也好,“男儿有泪不轻弹”也好,都是性别意识的道德绑架,限制了男性的情绪表达,没有沟通,自然矛盾重重。


    影片中邓超饰演的徐太浪,因为一场意外的穿越,和年轻时的父亲,彭于晏饰演的徐正太,进行了跨越时空的沟通,终于了解到自己所见的并不是父亲人生的全部,了解到父亲也有过热血和青春,了解到许多荒谬结局的无奈起因。因为了解,所以有了体谅。


    所谓父子,大概都是错位的兄弟,脾性相近,但年纪身份所处时代不同,导致价值观差异,如此必然相爱相杀,古今不绝。踩着新春佳节父子团圆之际推出此片,甚妙。


    看点2

    兄弟义气

    且不说影片里对《英雄本色》等经典港片的致敬,仔细想想近几年的青春片,从《那些年》、《艋舺》,到更早的《那小子真帅》、《阳光灿烂的日子》,似乎不拉帮结派,不打架斗殴的少年都不叫少年,就如同另一类青春片里清一色撕逼绝交,堕胎流产的少女一样遭人诟病。


    拉帮结派,是义气的根源,气味相投者,方能称兄道弟;打架斗殴,是义气的某一种外在体现。只要存在利益的争夺,帮派之争就不可能消失,随着社会文明意识的提高,当然,也可能是身体素质的下降,肉搏的对抗形式会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不见硝烟的战争。


    义气,对于无数少年而言,是迷人的,是英雄主义的,是不畏牺牲的。也正因此,充满浪漫主义悲剧色彩。


    看点3

    变与不变

    这个世界究竟是会变的还是不变的?


    剧中的徐正太忙于开录像厅、囤BP机,并笃定地相信自己把握了时代的潮流,必然走向人生巅峰,人生最大的理想就是让歌厅只唱歌,让录像厅只放录像;小马在被绑架的过程中,意识到了即时讯息传递的重要性,开始编程写代码;黄志强在帮派们还在争夺地方势力时,已经意识到地理位置对于房地产开发的重要性,开始囤地盖楼。


    1998年的徐正太说,世界是不变的;从2017年穿越回去的徐太浪说,世界是会变的。


    变的是什么,不变的是什么?又有什么是应该与不该?


    看点4

    韩式戏谑

    由韩寒担任编剧,台词自然是熟悉的韩式风格。不咸不淡冷眼旁观的戏谑口吻,最擅长用反差对比,令观众在被逗笑之余又有一丝感叹。


    譬如六一严肃悲壮的复仇,在黄志强面前却显得无比荒谬,两个同处在一个时间的人,却似乎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思维年代。交织的背景是徐正太的婚礼,衬之以欢乐喜庆的音乐,更是加重了这一份无力感。


    又譬如在救回小马的庆功宴上,徐正太鼓吹大伙儿一起囤BP机,小马研发即时通讯软件的想法无法得到众人的理解,被徐正太断言为无一技之长。成败二字,在时代巨变的浪潮面前,真是轻如鸿毛。


    看点5

    极品飞车

    韩寒除了作家和导演之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赛车手,飞车的镜头还是看得蛮过瘾的,特别是对我这种开车紧张得都要坐直椅背的人来说= =



    说完看点,来说说槽点。

    槽点1

    穿越逻辑

    故事发生的前提是徐太浪因为车祸,穿越回了自己出生的前一年,一直到见证父母成婚,自己出生的那一刻,然后穿越回来。


    片子的穿越逻辑和其他中国穿越片一样,简而言之,命中注定,回到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无法改变之后的结局(回复穿越,看中韩穿越逻辑对比)。


    在现实维度里,徐太浪为了让父亲顺利迎娶母亲,确保自己的出生,因此引发了不少笑话。看似能够自圆其说,但细想之下仍是有点问题。


    1)为什么徐太浪会叫徐太浪?

    徐太浪结束穿越是在1999年现实维度的自己出生的时候(姑且将穿越的徐太浪称为大浪,刚出生的徐太浪称为小浪),而彼时徐正太已经身陷囹圄,大浪作为兄弟并来不及尽到照顾兄弟妻、子的责任,以兄弟之名给儿子命名,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2)徐正太何时发现穿越之谜?

    大浪结束穿越,从车祸中苏醒后,用正太帮的手势暗号和老爹相认,然而徐正太不可能到此时才认出大浪,难道在小浪的成长过程中,都始终没有发现和大浪神似吗?如果认出,父子心结不是早就应该已解?


    槽点2

    直男视角

    作为新春贺岁喜剧,此片似乎主调温馨,一对曾经结仇的父子尽释前嫌,皆大欢喜。然而却无人留意那个可怜的母亲,就因为嫁了一个义薄云天的男人,所以生活的重担只能一个人承担,要无时无刻为他的安危担心,为经济来源发愁,以至于心力衰竭,产后抑郁,跳楼身亡。故事的最后,父子两人一笑泯恩仇,然而母亲呢?


    徐正太结婚时的那首歌词,更是直男癌得令人无语,不知道韩导是否是有意将此和兄弟义气形成对比?




    综上所述,片子整体不错看。欢迎大家看完在留言区评论/吐槽。


    推荐观看:

    《乘风破浪》,韩寒,2017


    长按以下二维码,
    点击关注,
    不定期推送好看的书或剧,
    一个人的周末也可以很有趣 : )



  • 琅琊榜:小说VS电视剧,到底哪个更好看?

    2015-11-09 08:09:32

    今天就不和大家推荐小说试读了,因为相信大家即便没有读过小说原著,也多少看过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那么就来谈谈我自己的一些体会吧。比起电视剧,我向来更喜欢看小说,留白的想象空间更多一些,内心戏也容易剖析得更深刻。不过这次比较特殊,一则是因为篇幅较长,怕细节记不清楚,二则电视剧的评价甚高,于是有意将小说和电视剧对比着来看,倒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体验。

    一本小说好不好看,我个人觉得首先看立意,其次看逻辑结构和人物刻画,最后才是文笔。而电视剧则更为复杂,除了剧本的好坏,还要受到摄影、剪辑、道具、音乐、选角、演技等等太多因素的影响,因此从这一层面上说,一部好看的电视剧要比一本好看的小说更为难得。既然要比较小说和电视剧,那么我所要讨论的便着重在剧本上。

    许多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或者电影之后,经常遭到原著粉丝的诟病,多半是因为情节、人物有了太大的改动,将原有的故事改得面目全非的缘故。其实所谓改编,已然是二次创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观和审美,当然会导致不同的作品呈现,这种情况下,只能将原著和影视改编当做两个独立的作品来比较。所幸的是,琅琊榜电视剧的编剧,正是小说原著的作者,因此这次电视剧的剧本较大程度地保留了原著小说的味道。

    立意

    无论是小说还是电视剧,在这部作品的立意上是基本保持一致的。曾经的赤焰少帅、如今的江左盟主,看似因琅琊阁的一纸预言身陷太子与誉王的夺嫡之争,但实际上却暗中布局,扶持本来毫无希望入主东宫的靖王上位,不为名利,只是为了一雪当年赤焰旧案的冤情,还祁王、林府以及七万赤焰忠良一个公道。而洗冤雪耻的背后,是对理想政治环境的探讨。如此立意,便带了些许理想主义的色彩,和一般着重于谋位固权的宫斗剧便有了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这只是一部权谋剧,那么重点必然在帝位之争上,新太子登基后大可戛然而止。何况靖王不比誉王,不得圣心也没有贤名在外,显然身处下风,并不是一个谋士的明智之选。然而大家容易忘记,善争帝位和善理朝政,并不是同一件事。誉王纵有贤名,也只是沽名钓誉的虚名。他之所以冒险去救吏部尚书何敬中的儿子何文新,并不是因为何文新无辜,而是为了稳住何敬中,在关键的节点上继续为他效力;他揭露户部尚书楼之敬和太子勾结暗设私炮房,并非为了整饬朝纲,而是为谋私利,甚至不惜以上百无辜百姓的性命为代价。他的贤名只是一张羊皮,一旦上位就会露出狼的本性。

    在小说第八十二章的正文前,有一段作者的自述:“在我的观念中,一个成功帝王最珍贵的品质绝对不是心计,不是斗小聪明。堂堂帝范,不应是阴诡之术,最重要的,应是识人、善用、重民、赏罚分明。”我想这是对小说或者剧本的立意,最好的阐述。

    赤焰一案之所以会酿成,夏江的手段或是谢玉的计谋都只是顺水推舟,真正的心结在于梁帝无法容忍功高盖主的林氏和羽翼丰满无法完全控制的祁王。靖王和林殊之所以自始至终都坚持要让梁帝亲自下旨重审此案,而不是等到靖王登基之后再来翻案,也正是因为要让受冤之人真正得到慰藉,要让天下人知道祁王、林氏父子和七万赤焰忠良的的确确是受了冤屈,而不是因为和靖王交情好才翻了案。这已是封建制度背景下所能达到的最理想结局,只是难免让人为祁王和林氏父子所遭的噩运感到叹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所谓忠逆,不过只是史观的不同罢了。甚至于滑族的复仇,对其本族子民而已,机关算尽卧薪尝胆又何尝不是为了他们的正义。

    结构

    如果说电视剧和小说有成的相似,那么最大的不同,大概要归结到结构的设置上。剧本和小说的结构不同,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剧本在节奏的把握上有了较大的调整。因为我是小说、电视剧同步看的,所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前半部小说进展较缓,按照174章节小说和54集电视剧的比例,应该差不多是3:1的对应关系,但梅长苏请出周玄清老人进行朝堂之辩,在小说中是第56章,在电视剧中却是第11集,几乎是5:1的节奏比例。而一直到了静妃发觉梅长苏真实身份的时候,小说中是第143章,而电视剧中是43集,才差不多恢复到3:1的节奏。

    第二,剧本在人物和情节设置上,删掉了一些和推动主线关系不大的角色和情节,同时又增加了一些新的。譬如小说中景宁公主这一角色,主要出现在推动梅长苏在梁帝面前的出场,以及引出莅阳长公主婚前旧情,为景睿身世做铺垫两处。在剧本中这几处改由靖王等人推动,删掉了景宁公主这一角色。再譬如戏份不多长期在外读书的谢府三公子谢绪这一角色,剧本也做了删减处理。

    最大的删减应该算是聂铎这一角色,尽管在小说中,聂铎只出场过一次,但在人物关系中却举足轻重。在小说中,聂铎是聂锋之弟,同是赤焰旧部,后被收在江左盟下,云南遭遇战乱时,梅长苏曾派聂铎前去支援,霓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聂铎日久生情。而剧本中,梅长苏派人支援的设置不变,只是未提及姓名,也未有其余的展开。其实无论有没有聂铎这个人物,梅长苏今生都注定无法与霓凰长相厮守。剧本的处理颂扬了从一而终的忠贞情感,但霓凰和夏冬毕竟不同,仅有一纸婚约,未有婚姻之实,在明知未婚夫身故之后,却要从此心如止水为其相守,虽说浪漫,却未免少了些烟火气,有些不近人情。爱上聂铎之后,才发现林殊的回归,虽然和剧本一样是此生有缘无分的结局,却更令人感叹命运弄人。而最终能够和聂铎共度余生,也更像是福祸相倚的现实世界会有的结局。

    在剧本增加的情节中,较为不同的有三处。一处是增加了誉王设计让皇后诬告静妃,派侍女向靖王哭诉梅长苏见死不救,以此挑拨靖王和梅长苏的关系,推动靖王反抗梅长苏的劝阻,强化营救卫峥的决心。第二处是誉王的身世,增加了誉王生母为滑族玲珑公主、梁帝曾利用滑族上位一节,使誉王最后破釜沉舟与夏江联手举兵谋逆之事,更加顺理成章。第三处是加了夏江与越妃勾结,向梁帝揭露梅长苏真实身份一节,使景琰登基之后坐等昭雪时机的剧情更有张力。此外,以夏江、秦般若等人的智谋,若始终未能猜出梅长苏身份也非合理,此处修改也起到平衡两方实力,避免剧末一边倒、潦草收场的作用。

    第三,剧本需要更多地兼顾画面感。许多小说里面一个人物三言两语的心理分析,在剧本中须得转化成两个人物的对白才能表达,因此在许多情节的叙述上,便有些微不同。譬如小说中对靖王治理灾情的思路只是平铺直叙,但在剧中就改为靖王和誉王在朝堂上辩论。再譬如小说里不过一个自然段的攻城描写,在剧中就是长达十几分钟的厮杀场面。

    诸如此类的小细节还有很多,但整体上来说,剧本的改编删掉了小说前半部较为拖沓的情节,对后半部较为简略的部分又做了适当的展开,应当说在节奏的把握和情节、人物的设置上,有了一定的优化。


    人物

    在结构中已经说到了人物的设置,这一部分主要想讲的是人物的塑造。立意是灵魂,结构是骨骼,而人物则是血肉。光有灵魂和骨骼的故事未免太生硬,只有靠丰满的人物形象,才能让故事生动。

    有不少人认为海宴的文笔并不算一流,但我认为尽管文笔朴实,但小说中人物的塑造却算得上成功。景睿的赤诚、豫津的潇洒、蒙挚的忠勇、靖王的刚直、蔺晨的疏狂、飞流的纯真、夏冬的坚忍……每一个人物形象都深入人心。在处理情节的时候,能够先按照每一个人的性格特点和立场去思考问题,再去考虑情节的推动和发展,我个人认为,这便是人物塑造的成功。因为一个好的故事人物在创立之后,应该是独立存在的,有自己的性情、自己的思考,而非为了情节而生。


    无论是梅长苏、靖王、景睿、豫津还是夏冬或者霓凰,在经历了这样一场浩劫之后,他们都已不再是昨日少年。举重若轻的四个字,其间多少感慨。剧本的结局定格在景琰所书的“长林军”三个字上,彼时景琰已然登基,靖王妃已诞下一名皇子。庭生虽然未有名分,却常能出入宫内。但在小说中,此处还多加了一句不着痕迹的描写:庭生很喜欢这个小皇子,让高湛也抱一抱,但高湛却说:这是将来的皇帝,他不敢。当年景琰救下庭生的时候,是出于对皇兄景禹的情分,他也未曾料到自己会有朝一日入主东宫,袭承帝位,更不会想到会有这样一天,可能要面临一个亲手创下的两难局面。但我相信即便再给景琰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选择救庭生,也许这就是性情决定了行为,也最终决定了命运。


    除了人物本身的塑造,小说在人物关系的处理上,也有令人耳目一新之处。首先,不刻意着墨几个主角的爱情线,不走“事业、爱情双丰收”的常规路线,但是对爱情、亲情、友情的描写却不吝笔墨:夏冬和聂锋、长公主和谢玉、童路和隽娘的爱情,都令人动容;靖王与静妃、豫津与言阕、景睿与三位父亲的亲情,令人感慨;梅长苏、祁王、靖王、景睿、豫津、蒙挚等人的友情,更是触动人心。有人评价此剧“虽不言情,却处处见真情”,的确如此。


    其次,常见的人物关系处理,常常是对等,或者对立。即是说要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要么便是父子反目、兄弟阋墙;唯有爱情上常见既不对等也不对立的,爱而不得。但在小说/剧本中,却常常能看到这种微妙的关系处理。


    譬如言阕同豫津的关系,豫津知道父亲深爱的并不是自己的母亲,他对宸妃和景禹的关心甚至多过于自己(小说中有一处描写,豫津发现自己的名字是“景禹”二字的镜像,剧本中没有体现),这与他对父亲的仰慕是不对等的。言阕对宸妃爱而不得,豫津对父亲又何尝不是。


    再譬如景睿和梅长苏的关系,小说中第三十二章专门花了一章的篇幅,通过豫津对景睿的劝谏,来剖析两人的关系。此时梅长苏刚刚解除了霓凰比武招亲的危机,连不愿牵涉朝政的景睿都意识到梅长苏绝不是单纯入京养病这么简单,虽然他一腔赤诚视梅长苏为知己,但豫津却提醒景睿:“他对你来说有多知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他眼里你不可能也同样是他的知己。说句不好听的话,苏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人,你也好,我也罢,我们再风光无限,也是没有资格当他的知己的。”这段对话自然是为后面梅长苏在扳倒谢玉一局中,对景睿的伤害设下的伏笔。也许是因为豫津的提醒,也许是因为景睿性情本就宽厚,在受到这样的伤害之后,他还能对梅长苏说:“人总有取舍,你取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我不可能因为你没有选择我而恨你。我之所以诚心待你,是因为我想要这么做。如果能够争取到同样的诚心,我当然高兴,如果不能,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仰慕而不得的怅然,并不比爱而不得,来得轻松。


    即便是关系平等能够相知的朋友,也常常无法长相守。譬如林殊和景琰,譬如景睿和豫津。年轻时机会多,但变数也多,一个重要的人生课题,就是学会接受离别。我很喜欢豫津送别景睿时所说的一番话:“我的确希望你还是以前的你。不过你既然做不到,那也没关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一直在变。我不介意你继续变下去,反正不管你怎么变,你还是我那个独一无二的朋友,咱们两人的交情是不会变的。”虽然天涯相隔,不知相见何期,但彼此牵挂的情谊却是永恒的。正是有了这些微妙的人物关系和人物情感的处理,才使得人物形象生动丰满、深入人心。


    在人物的塑造上,剧本和小说没有太大的不同,难得的是剧本找到了合适的演员,且演技不俗,才能使小说中的人物在电视剧中也一样熠熠生辉。初识胡歌是因为他在《仙剑奇侠传》中饰演了李逍遥,到如今恰恰是十年。而张琰琰出演《武林外传》的朱七七,则是十五年前。时间也许是最好的沉淀,今日的他们,也都不再是昨日少年。


    P.S.剧本里还开了个小玩笑,把小说中陪同夏春夫人出城,偷渡卫峥的师侄李逍改名成李逍遥,使得原本紧张万分的梅夏交锋,瞬间带了点喜感。


    感恩

    《琅琊榜》小说共174章,约71万字,作者海宴在2006年12月8日至2007年10月25日期间完成,历时295天。首发的起点网日更最低字数是3000字,估算下来要保持237天每天日更的速度才能完成此作。而作者并非全职作家,只是个普通白领,白天上班,偶尔还要加班、出差,只能用业余时间来写作,却能完成这样一部从立意、结构到人物都不俗的作品,实在令我佩服。


    小说中间有一部分章节,每一章正文开始前,都有一小段作者的碎碎念,有时候是和读者探讨结构安排,有时候是向读者解释文章立意,有时候也吐槽写作中遇到的烦恼。这也是我喜欢读小说胜过于看剧的一个原因,通过这些外围的文字,似乎离作者的思路更进一步,更能引起共鸣。


    平常其实很少看网络小说,此次多亏狒狒兄大力推荐,这才没有因为《琅琊榜》这个波澜不惊的名字,错过了一部有意思的作品。


    最后要感谢认真读完这篇文章的你,奉上文末彩蛋以示感谢。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平台,在平台中回复“琅琊榜秘密”五个字,告诉你一个有关琅琊榜的小秘密^^


    如果上述言论中有任何见解不同之处,欢迎留言或者私信讨论:)


    以上。


    推荐阅读:

    朝华出版社,2007年版
    四川文艺出版社,2014年版



    欢迎关注






  • 开开心心什么的才不是恋爱呢~

    2015-09-24 10:02:18


         最近刚刚刷完一部日剧,是2015年1月新上的《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讲述一对不知恋爱为何物的男女主,从相识到一起认识恋爱的过程。本来只想在豆瓣上写个短评mark一下的,居然字数超过···好吧那就认真写个评论好了。
       
      男女主的首次相亲出场简直堪称奇葩,作为一个经历过相亲的大龄单身女青年,真心觉得如果在现实生活中遇上类似男主或者女主的相亲对象,应该会在第一时间落荒而逃吧。然而此剧的价值就在于,首先男女主的颜值比现实中的相亲对象要高出许多,让人更有耐心去了解一朵奇葩到底在想些什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她的逻辑和行为都如此异于常人。说到底,还是一个看脸的世界···编剧也没有心情去给男N/女N费力洗白。第二,是因为猎奇的安全距离。看剧毕竟不需要亲身经历,既不会被砍也不会怀孕,那就了解一下他们奇葩的脑回路好了,满足一下猎奇的心理。 第三,是借此反思一下自己平日的为人处世中,是不是也无意之中犯了低情商的错,成了别人眼里的奇葩。
       
      于是乎从一开始对男女主的抗拒,跟随着编剧的剖析和洗白,好像也能够慢慢理解两人的所作所为了,即便不是完全认同。依子是最早洗白的,她和谷口的区别在于,依子是很愿意去改变自己的,她学打扮化妆、学嘟嘴、扮圣诞老人、玩cosplay、学看足球,虽然这些事情最后似乎都被搞得一团糟,但她的初衷都是好的,只是打开方式不对而已。所以稍稍接触之后,大家都能感觉到她内心的善良,会愿意教她正确的方式,会觉得她认真努力,甚至固执的样子很可爱。 
       
      但谷口不同,谷口并非不会做这些事,而是他不屑于此。对于他拒绝工作的原因,尽管片尾强行洗白,但仍然无法对他这种懒惰+脆弱的性格产生同理心。女二和男主从小青梅竹马,见识过不少男主聪明耍宝的事情,会对男主产生迷恋是比较合乎情理的,但男二为什么会恋上女主,除了英雄救美之心之外,似乎交代得有些模糊。但对于只有10集且分分钟都在上演神反转的剧来说(编剧你也真的是够了),的确不容许过分展开男二的内心戏,他的角色功能在于和男主形成强烈反差,push女主去思考,到底什么样才是真正的恋爱。 
       
      关于此剧核心,究竟什么样才是恋爱的探讨,我是比较认同女主爱的是男主而非男二的。和情商高的人相处的确容易觉得舒服愉快,这也是女主误以为自己喜欢男二的原因,但恋爱并非完全是开心的,伴随恋爱产生的患得患失的不安全感,其实更甚于开心。无论男女主嘴上如何辩驳,但是身体绝对是诚实的···不然女主也不会无意识地记住和男主经历的点点滴滴。喜欢一个人,才会在乎他的反应,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会反复看手机期待他的回复,这种自寻烦恼的感觉,都是源于喜欢。而对于男二,更多的是朋友的感觉,在一起的时候开开心心,但不在一起也不会魂萦梦牵日思夜想。那么至于开始恋爱之后,该如何相处,如何平衡开心与患得患失的自寻烦恼,就不是本剧探讨的重点了,本剧的责任止于如何确定自己的心意。反正2015夏季温泉篇下周就上映了,大概也是为了延续这个话题的探讨吧。 
       
      最后必须赞一下剧组,如此用心找了这么神形俱似的小演员,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另外b站的字幕组也是费心了,虽然有些时候有点调皮过了,但还是给了人不少惊喜。 

       
      以上。


    欢迎关注




  • 桃花岛游戏

    2014-06-08 21:20:51

     

            期待了一整年,终于等到了10级的毕业大戏。每年的毕业大戏都由大四学生挑大梁,自己写本子,自己排戏。舞美音效灯光道具,也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去年的中文有戏演出季,有太多好本子,《青春禁忌游戏》、《一妇五夫》、《一口箱子》都非常好看,所以到了原创话剧的时候,本子便显得略为粗糙,好在舞美音效很吸引,毕业的离愁别绪让观众情绪高涨,也掩盖了剧本本身的薄弱。

     

            今年的毕业大戏,剧名叫《桃花岛游戏》。和去年的毕业大戏《浮世记》相比,光是从名字就让我有了更多的期待。网游是大学生熟悉的题材,从这个点切入,去探索挖掘一个主题,比起空泛地构拟一个早已符号化了的上海滩,要有意思得多。

     

            果然,临近开场,大屏幕上“游戏载入中……”的字样和RPG的经典配乐,一下子让我回想起曾经玩过的仙剑奇侠传里的桃花林和仙灵岛来了。正自回味,舞台已拉开了序幕。

     

            故事,从一辆奇怪的列车开始。求学路上一帆风顺的人生赢家陆早明和好基友乐风来,买了前往A城的车票,而陆早明的女朋友,十月,前来为他送行。车上,还有购买了前往B城车票的天才少年常新、购买了前往C城车票的贵公子钱多多、购买了前往D城车票的明星梅娇娇。车子开动前,突然上来5Cosplay装扮的女生,怂恿他们试玩一款全息游戏——桃花岛。所谓全息游戏,就是高度仿真的代入式游戏,某种意义上,像是一种穿越,穿越到一个模拟的维度中,却能切实感受一切。车上的几人都不为所动,待5个奇装女子下车去后,车子却突然开动,十月来不及下车,而车上的几人此时才发现,各自所持的是去往不同目的地的车票。

     

            列车外,时而出现海洋,时而出现草原,时而出现沙漠,最终,来到一片桃花盛开的圆岛。车上的六人被告知,他们来到了桃花岛,将在未来四天开始一场游戏体验,留到最后的一位玩家,可以永远留在桃花岛——一个资源不竭,甚至可以让人获得永生的地方。

     

            留下?为什么要留下?这是他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而这问题背后的,则是他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钱多多、梅娇娇、常新,分别代表了陆早明对金钱、名利、智慧的欲望,而乐风来和十月则是友情和爱情的象征。在这场游戏,最早离场的是心机算尽的钱多多和梅娇娇,其次是自我醒悟主动离场的常新。而十月,在抵达桃花岛的那一刻,就开始变得模糊,被五个游戏角色“小桃、小花、小岛、小游、小戏”分别替代。

     

            想要回答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首先得先搞清楚自己是谁。于是,在最后一日,当系统崩溃,一片黑暗中,陆早明逐渐看到自己。学生会会长、运动场上的健将、职场精英、朋友心中的铁哥们、女孩子眼中的白马王子。原来,这一切,并不是自己,只是自己的欲望而已,是自己因为怯懦自卑而不敢争取,只能在游戏中意淫的自己。

     

            而十月,只是早明在阳光下的影子,恰如名字的暗示一般。

     

            对白和剧情的设置,处处透着一点小聪明,但逻辑终究不够严谨。譬如老鹰捉小鸡,站成一个圈并不能绝对保证每个人和老鹰的距离完全相同,除非将老鹰困在圆中,并时刻保持在圆心的位置。再譬如,寻宝时,梅娇娇根据身处海边判断,其他组员都在圆周上,而宝藏在圆心,因为游戏必须要保持公平。但接下来,为何不是垂直圆周直指圆心去寻找宝藏,反而是去寻找其他竞争对手呢?

     

            很希望这部戏的剧本,能进一步完善,填补逻辑上的漏洞,有机会到更大的舞台上演出。

     

    相关报道:http://rwxy.xmu.edu.cn/dongtai/ShowArticle.asp?ArticleID=1029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