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熊蓉蓉,笔名玉米皮皮、易初,定居厦门,80后,从事教育工作,喜欢码点字,相信文字能治愈心灵。作品散见于《厦门日报》《厦门晚报》《中国教师报》《东南早报》《德育报》等。

【食尚】美味荆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8-19 10:46:57

                       美味荆芥
                      文/ 玉米皮皮
     
大概很少有人听说过“荆芥”吧。和芫荽、薄荷一样,荆芥具有浓郁的香气,鲜嫩的茎叶可作蔬菜食用,在我们老家湖北很普遍,在厦门却很少见。
   早在北宋时期,便有关于荆芥的记载。七朝古都开封在北宋年间堪称中国之中心,世界之枢纽。当时,高官、富商、游玩的、赶考的、送礼的、跑官的,齐聚开封,人气旺,小吃就发达,荆芥在当时非常流行。此菜在别处却少见,尤其是大盘的凉拌荆芥,唯有京城开封才能吃到,因此又被冠以“京芥”之名。
   虽说荆芥大多凉拌,但家乡人习惯的做法是荆芥炒蛋、荆芥煎饼、荆芥包饺子。亲戚们聚餐,只要上一盘荆芥炒蛋,那便是珍馐美味了。若是荆芥煎饼,定是煎一个“消灭”一个,弄得主人忙不迭。荆芥饺子是老妈最拿手的,亲戚们来做客,无需大鱼大肉款待,下几锅饺子,痛痛快快地吃开来,香气弥漫着整个屋子。荆芥也可作调料,汤羹中放几片荆芥叶子可增加汤的香气。
   可惜,厦门市面上鲜有卖荆芥的,大概这里的人们不习惯它浓郁的香气。前段时间,老妈在早市上发现卖荆芥的摊点,摊主是个老头,每天将自家种的荆芥摘下并一把把捆好了卖。虽然价格较一般蔬菜贵,但老妈总是豪爽地全部买下,并送一些给表哥。有一次,老妈去买,老人说已经有人预定了,后来才知道是表嫂。
   吃别人种的菜还不够过瘾,最好是自己种。老家寄来一包荆芥种子,表哥立马买了三个筐子,不知从哪里挖来了土,把种子撒下去,精心照料着。起初幼苗很瘦小,原以为土壤肥力不够,又过了一段时间,竟然长大了。叶子相对而生,节节向上,叶面柔嫩,凑近一闻,一股浓香扑鼻而来,令人神清气爽。
   正值盛夏,高温难耐,食欲不振,荆芥能让人胃口大开。我喜欢老妈做的荆芥鸡蛋面,面条晶莹透亮,荆芥翠绿如玉,看着赏心悦目,吃着鲜美无比。
   弟弟忙于工作,很少回家,老妈时常在电话里说:“什么时候回家,有荆芥吃……”饭桌上,一向挑食的弟弟不爱大鱼大肉,只默默将一盘荆芥炒蛋“扫光”。
   多少山珍海味,多少饕餮大宴,都比不上寻常的荆芥来得美味。对远走他乡的亲人们而言,荆芥已经不只是一道芬芳的美味,更是乡愁的代名词。

 

本文发表于2016.8.19《厦门日报》城市副刊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