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走读厦门】新店普陀岩:便思乘兴游沧海,却恨知心少白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1-24 06:24:57

便思乘兴游沧海,却恨知心少白鸥

——新店普陀岩

1:普陀岩

“理学名宦”林希元,在民间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据说他向皇帝吹嘘过家乡美景,说是“东有双狮弄球,西有鳄鱼把口,南有半月朝江,北有七星坠地”。林希元世居“同安翔风麝圃山头”,即今翔安新店山头村。山头村的地理位置:村东有西岩山,村西海上有鳄鱼屿,村南是半月形海岸,村北有七座山头和高地。

村东的西岩山,便是以多石而得名,又因其形而名“狮岩”。山头有寺,称“普陀岩”、“圆觉寺”。

乾隆版的《马巷厅志》刊有元末本土隐士邱葵的《游普陀岩》:

普陀岩下苍榕树,借我今年两度游。

客思凄凉无奈老。水光潋滟最宜秋。

便思乘兴游沧海,却恨知心少白鸥。

日暮强从年少去,溪山好处尽成愁。

邱葵是小嶝人,旧时麝圃、小嶝皆同属翔凤里,相去不远。诗中有山有海,有榕有鸥,应该是当时邱葵在麝圃看到的景况。

邱葵是朱子的四传弟子,满腹经纶。名声传入朝廷,元帝派御史马伯庸来访,劝其出仕,邱托种菜藏身不见。继而马御史又率知县带重金前来礼聘,邱又力辞,并作《却聘诗》。诗中有“皇帝书征老秀才,秀才懒下读书台”之句,口气狂傲得很。“邱葵却聘”一时竟成为美谈,惹得世人效仿。有元一代,同安一邑文人纷纷淡了仕进之心。直至明代洪武24年1391年),浦园人李容(名庸,号巽庵)才首开纪录,成了明初同安进士第一人。也是福祸相依,建文元年(1399年),李庸因是方孝孺门人而受牵连,被诛并抄族。李庸之孙只能避祸金门古宁头。此后乡人以科第为畏途。麝圃与浦园一带,人皆逃儒即农,儒术遂废”。有谁想考个科名,乡民就群起而辱骂之。直到人们见到林希元读书能见成效,此风才止,从此“乡人皆知问学”。

当年林希元就在普陀岩结庐读书。普陀岩有主次二座崖头,次崖为明林希元读书处。希元因此以“次崖”自号,以“艮斋”名书斋。“艮”者,卦名,意指山也。人们也把“艮斋”称为“次崖别业”。后人陈薰有《过普陀岩林次崖先生读书处》:

一崖复次崖,普陀在其下。

当年著书人,风流何儒雅。

别业抅数椽,于今几片瓦。

满壁墨淋漓,谁欤称作者。

2:今日“艮圃”

林希元出身农家,六岁时“即延师授句读,虽隆冬不废”,十九岁又外出求学。希元自谓天资迟钝,“年十七始知学,每读至夜分”。弘治12年(1499年),林家遭同乡彭姓恶少欺凌,家业败落,林父“赍恨以殁”。弘治14年(1501),守孝中的林希元“白衣掇科”,考取县学生员。从次年起,林希元寄宿在城外凤山下的天兴寺废院中,一边设馆授徒,一边读书应考。一住就是九年。

12年(1517年),继上年的中举之后,林希元再登进士第。由此开启动荡不定的宦海历程。也就在这一年的科举中,他结识了一大批文人学士,为日后攀登理学高峰储备下人脉资源。以“同乡、学同道、仕同年”相称的,有晋江的陈琛(号“紫峰”)、惠安的张岳(号“净峰”)。陈琛,是泉州名儒蔡清的高足弟子。林希元赞之为“如神仙中人,可望而不可及”。林希元虽未能跻身蔡清门下,“每恨不得与诸贤及先生之门,亲领其教音”,于是对蔡清学说“潜心熟读”,自许为蔡清“私淑弟子”。能二手地从陈琛那里学到些蔡清的学问,也算惬意。而张岳“少有异质,自知为学即以孔孟程朱为宗,日从事于穷理修身之要”。林希元自称,自己“蓬荜而居”之时,就对陈、张等人“心慕而愿友也”。但是由于地域隔离,未能亲近。如今进京赶考,让他们能聚首京师,同寓庆寿寺中,历时三季,成了莫逆之交。时陈琛年41,张岳年26,林希元年37。年龄虽说悬殊,却都以继绪程朱理学为己任。这三人,居则闭门读书,出则徒步走市中,人称“泉州三狂”。三人皆好“易学”。《陈紫峰先生年谱》有一则旧事:三人寄居京城庆寿寺,时常讲说《易》到半夜,搞得四方来蹭听的人络绎不绝。衡阳的刘黻、番禺的王渐逵、句容的王汇、上海的朱豹,这些后来一同进士的人,不顾备考紧张,常在夜里准备蔬酒邀请陈琛等来讲易论道、谈文说诗。

后人蔡献臣总结说:“正德丁丑榜,吾泉最号得人,学宪陈公琛、襄惠张公岳,而大理丞次崖林公希元也。三先生皆邃于经学,以文章气节名一时,而作用不同,际遇亦异。其为学士所宗,而称我明人物第一流则一云。”

3:“艮圃”中供奉的林希元像

丁丑揭榜之后,众人各奔前程。陈琛在刑部、户部、吏部官员当了一阵官员,其后又做过税监,不久就辞职回家做学问去了。而林希元却一直在南京大理寺待着,“执法不阿中贵”,判决疑案,“皆人所不敢,而公独任之”,以致有“铁汉之谣”,职位上也有缓慢进步。嘉靖元年(1522年)上《新政八要》,一时“名动两都”。嘉靖二年,因得罪顶头上司,又遭同僚弹劾,贬官任安徽泗州通判,主持泗州赈饥工作。不久因“赈饥致疾”,又得罪当道,乞归。此后三年方被起用,重入南京大理寺,不久升任广东按察司佥事。嘉靖10年再回任南京大理寺。12年,大同兵变;13年辽东军乱,希元上疏,被指摘妄议朝政,下锦衣卫。遂遭二次贬官,出守广东钦州。

钦州与安南接壤,边境争端不断。林希元在悉心料理民政、教化地方同时,又屡次上疏,主张出兵征讨安南,收回失地,并受命还乡招募漳泉兵丁。然而边将无心征战,一意拖延,林希元反因此而担责,又遭朝廷首官构陷,被嘉靖帝特批“特与闲住”。林希元的仕途至此到了尽头。其友张岳作《送林次崖致政还乡》送之,其二云:

寒迎初雨昼阴连,草舍萧疏意惨然。

世态备经方自怡,秋丹结尽竟谁怜。

可堪物节催双鬓,又见风花似去年。

湖海生涯兴不浅,如君风骨故天缘。

返乡之后,林希元谒拜林家宗祠,并作祭文说道:

(译文)……我生不逢时,动辄得咎,官职再谪再起。当官二十五年多,两历京官,再任御史,但官没超过五品,而今则又因谗言被贬黜。当我在学的时候,专志读书,田园不顾,家业因此倾尽。等到当官了,心在朝廷与天下,不敢谋私利,家计因此不立。今日还乡,债务不能偿还,日用无法供应,借贷无人愿意,这也就算了。而身为大夫,家庙却不能建,让祖宗的神主栖息在颓垣破屋之下,何等的罪过啊!仕进不足以帮助君主,在野又不足以帮助亲族,既不能忠又不能孝,自古像我林希元的有几人啊!今后将闭门读书,拾取旧闻,写成书册。对内,用来教训子孙;对外,用来成就后学。私心以为士人不得志,就修养品德给世人作表率。不知道这志向能实现吗?……

还乡后,林希元把家安在同安城外的凤山(九跃山)下。嘉靖3年(1524)林希元归家养病,已无居所,只能寄宿老岳父家中。后经官宦友人相助,以四十金的低价买进原以八十金拍卖的天兴寺基地(其址在今“凤山钟秀”坊旁)。此时的林希元归囊羞涩,靠替人纂写家谱得银二十两,再修撰《永春县志》得银二百两。经亲友动员乡绅“捐囊借助”,林宅才得以动工兴建。结果从嘉靖7年(1528年)建到26年(1547年),首尾二十年,家室还未营就。“尚须白金百余,而功始毕”。还在为这百余金而伤脑筋时,当年捐资借款的人家却讨债上门了。林希元作诗,题目就叫《亲朋索债无偿,姑书此应之》:

平生仕宦不言钱,向老归来室磬悬。

朝暮齏盐聊自给,亲朋债负苦相煎。

岁寒松柏谁争秀,雪里梅花也自妍。

若忆当时赵长史。高风千载几人传?

林希元感慨道:“予登第三十一年,居官二十一年,一第之营至二十三年而未就。东涂西抹、左支右吾,而予之心亦良苦,其力亦劳矣。”

4:普陀岩崖头

回乡后,林希元“手不释卷,或忘寝食”,晚年时更加刻苦,以至于“其寝处衣食有人所不堪者”。其一门心思用于著书立说,成《太极图解》、《读史疑断》、《考古异闻》、《古文类抄》等书。

当时的同安,乃至闽南、福建老不太平,天灾人祸连年。嘉靖23年以来,泉漳地区连续三年饥荒。“流移乞丐之人,内满城市,外满郊野”,城中“抢夺渐起矣,酒食店舍皆闭”。中左所饿军抢粮,海寇登岸掳掠,索银赎命,穷民则投附海寇,助成其势。嘉靖26年10月,安溪覆鼎山剧寇陈日晖流窜入境,掳掠人家,绑架人质,求取赎金,驻扎城外二十里不去。家居城外的林希元、刘存德家中财物都被抢掠。

林希元凭着老资格,自然也不肯闲着。“地方有寇盗、饥荒等事,则不厌侃侃为当道往复”。所谓的“往复”,也就是唠唠叨叨、喋喋不休。如此作为,必定招人嫌。于是有人报告朝廷:林希元退休回家,依然“负才放诞,见事风生”。而且只要有上级官员下来巡视,就将平素所撰写的诋毁以往官员的文章投寄。自称独持公论,实则强行要挟。守土官吏畏而恶之,但却无可奈何。又在自家大门口高悬“林府”二字,在家中擅自接受百姓的诉状,私行拷讯;又擅自张贴告示,侵夺官府权利,云云。

说这话的,是当时负责闽浙海防军务的御史朱纨。在给皇上的奏章中,朱纨还举报了林希元的更为不法事:组织船队走私。朱纨说,林希元打着制造渡船旗号,造的却是双桅以上的违法大船,专用于走私货物。据查,林氏船只在月港的八都有二只、九都有一只,高浦吴灌有一只,刘五店有一只。还有很多地方惧怕他的势力,而隐瞒不报。林氏走私,货船被官军截获,就投书有关官员进行恐吓威胁。官府畏惧其黑恶势力,将走私货物收入官库后,船只原样退回。林却怀恨在心,让手下设局,诱骗执勤官兵上船查验,殴伤并扣押、绑架执法人员等等。

朱纨继续报告说,林希元等人还向下海通番的人出借本钱和货船,等货船回港,扣除原先借出的本钱之后,其余赃物利润平分。官府遇见这些打着“林府”旗号的大船,看见一群如狼似虎的“小弟”,全都不敢吱声过问。林希元一人便开创了大洋剽掠之风。朱纨有一句名言,“去外国盗易,去中国盗难;去中国濒海之盗犹易,去中国衣冠之盗犹难”。这“衣冠之盗”,说的就是林希元们。

5:远望普陀岩

而林希元也是一肚子委屈,说什么“以渡船载番货”,纯属诬陷之词,却无处申辩。而所谓“勾结贼盗”,自己也是贼盗的受害人,拒贼剿匪自己立有功劳。而朱御史口中的“佛郎机夷”,也都是做正经生意的葡萄牙人。这些人“未尝侵暴我边疆,杀戮我人民,劫掠我财物”,与山贼海寇完全不同。他们用外国的胡椒、苏木、象牙等等与边民交易,价格合理;而向百姓购买日用饮食品,如米面猪鸡之类,价钱都比他人高出许多。百姓乐意和他们做生意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朱纨也是苦命人,辛辛苦苦地剿贼灭夷,风里浪里奔波不停,却引起了闽浙利益集团的严重不满。嘉靖28年,朱纨在诏安走马溪打了一胜仗,却因擅自俘虏之罪,被弹劾免官。贫病交集、途穷末路的朱纨,最终选择了服毒而死一路。传说御史弹劾朱纨,出自于林希元的挑唆,原因就在朱曾举报林为“通番之首”。这种说法也就是臆测之辞,缺少实证。

朱纨死后,林希元的日子也不好过。嘉靖29年林希元将新作《更正大学经传定本》,和旧作《四书存疑》、《易经存疑》献于朝廷。请求有关部门能对他的书作进行考究,如“书可全”、“言不谬”,则请颁行天下。“使学官以是造士,科举以是命题”,就是说用来当做教科书和科考出题的依据。谁想皇帝不高兴,下令将林的著作焚烧了,并将林捉拿下狱。不久“禠其冠带为民”,退休待遇也被取消了。

林希元卒于嘉靖44年(1566),年八十五。死后备极哀荣,孔庙中有“林希元祠”,岳口有“文宗廷尉”坊(又改名“理学名宦”坊,今圯)。林希元的墓地是生前自己择地而建的,其址在“从顺里四五都坑内山之原”,即今潘涂坑内村北。墓道牌坊的匾额题道:“理学名宦”。

6:普陀岩眺远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