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走读厦门】南普陀乾隆御制碑:留与臣民永瞻仰,好教陬澨詟威灵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5-27 15:15:48

留与臣民永瞻仰,好教陬澨詟威灵

——南普陀乾隆御制碑

1:御碑亭图(《厦门志》)

南普陀的前身仅是一座小庙,五代时叫“泗洲岩”。由宋而唐,先后有“无尽岩”、“普照寺”之称,屡兴屡衰。当寺名普照时,规模也已相当,时人赞之:“五老开芙蓉于后,太武插云霄于前。骊龙探珠,吞吐日月,左右钟鼓,对峙两肩,每风雨晦明,若有击撞之状。蜿蜒之下,飞泉历落,可以濯缨;石洞玲珑,可以逃禅。岛屿参差,渔火四照,山光水光,上下一色,凡来游鹭门者,皆延清挹爽于此。”后又历式微,“腴田水租,多入豪右,钱粮不足以供国课(国税),岁入不足以供香灯”,以致住僧留守不住,“有云游异国之思”。最衰败之时,是康熙二年(1663年)后,郑经败走台湾,清廷“迁界”,厦岛遂为废墟,普照寺亦毁于兵燹。

寺庙复兴得助于靖海侯施琅。康熙24年(1685年)施琅平台凯旋。因感于生平得观音襄助,施琅捐资倡修普照寺,并新建大悲殿,专祀四十八臂四面观音大士,改庙名“南普陀”。此后庙宇香火渐旺,清末泉州举子苏菱槎有诗道:

靖海当年此驻师,斜阳劫火纪功碑。

我来独下新亭泪,把酒临风尚论之。

“纪功碑”即“乾隆御制碑”。现今寺前右侧,有仿古碑廊便是。碑廊上有碑群:

共含《御制剿灭台湾逆贼生擒林爽文纪事语》、《御制平定台湾告诫热河文庙碑文》、《御制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序》、《御制福康安奏报生擒庄大田纪事语》等满、汉文字对照的花岗岩石碑8通。每碑皆作平首,高3米,宽1.28米,厚0.12米。碑额篆文“御制”两字,周边浮雕九龙纹饰。碑文皆为乾隆皇帝所撰,作直行楷书。(《厦门文物志》)

公元17861787年,台湾爆发林爽文民变。乾隆皇帝派兵平之。虽仅一事,乾隆却撰以四文,用乾隆的话说是,“斯事体大,讫不可以不纪”。四通碑文,文字繁多,其精要却在《平定台湾告诫热河文庙碑文》四字颂词中。洋洋四百余言,撮得战事之要,逐段解读之:

【碑文】

瀛堧外郡,闽峤南区。厥名台湾,古不入图。

神禹所略,章亥所无。本非扼要,弃之海隅。

朱明之世,始闻中国。红毛初据,郑氏旋得。

恃其险远,难穷兵力。每为闽患,讫无宁息。

皇祖一怒,遂荒南东。郡之县之,辟我提封。

一年三熟,蔗薯收丰。渐兴学校,颇晋生童。

台湾本是海外之郡,闽省一部。古时典籍却未作记载。明代之后,国内始知其名。荷据、郑据二代,台湾因其海路险远,兵力难及,海患不断,而祸及闽省。清代纳入版图(提封),成为富庶之地,教化之区。

【碑文】

始之畏途,今之乐土。大吏忽之,恣其贪取。

既嬉其文,复恬其武。匪今伊昔,叛乱屡睹。

向辛丑年,昨丙午载,一贵爽文,其乱为最。

水陆提督,发兵于外。奈相观望,贼益张大。

最初官员任职,视台湾为畏途。后来见物产丰饶,颇获厚利,便不再以涉险为虑,而视为乐土。总督、巡抚以“耳目难周”为由疏于监管,任由属下贪取。于是官员们嬉文恬武,尽情搜刮,每年敛财盈千累万。乾隆后来不无愤恨地说:

福建台湾府孤悬海外,远隔重洋,地方辽阔,民情刁悍。无藉奸徒,往往借端滋事。皆由地方官吏任意侵婪,累民敛怨。而督抚遇有台湾道府厅县缺出,又以该处地土丰饶,不问属员能胜任与否,每用其私人。率请调补,俾得侵渔肥橐。所调各员不以涉险为虞,转以调美缺为喜。到任后利其津益,贪黩无厌。而于地方案件,惟知将就完结,希图了事。以致奸民无所畏惮,始而作奸犯科、互相械斗。甚至倡立会名,纠众不法。遂尔酿成巨案。(《清实录》)

于是康熙60年(1721年)和乾隆51年(1786年),发生朱一贵与林爽文的二次民变。林爽文乱起,福建总督常青紧急调集水陆大兵万人,东渡征剿。水师提督黄仕简领水军二千,由厦门渡鹿耳门;陆路提督任承恩领陆兵二千人,由蚶江渡鹿仔港。其他还有海坛、建宁、福宁等各路兵马支援。一时将士云集,舳舻千里。原以为平叛不费时日,却不想临阵时官军南北互相观望,迁延二月有余,民谣讽之:“黄公大臣,提督军门,一策莫展,寸步不行”。遂致敌势更加披猖。

【碑文】

天启予衷,更遣重臣。百巴图鲁,勇皆绝伦。

川湖黔粤,精兵万人。水陆并进,至海之滨。

至海之滨,崇武略驻。后兵到齐,恬波径渡。

一日千里,以迟为速。百舟齐至,神佑之故。

次年正月乾隆改命李侍尧为闽浙总督。李侍尧“短小精敏,过目成篇。见属僚,数语即辩其才否”,因其精干被乾隆倚重,委之要职。李任云贵总督,被初出茅庐的和珅以贪贿罪参劾,本拟“斩监候”,后因边事紧急用人而赦免其罪。此次平台责之后方军务与兵源调度。八月乾隆又任命福康安为平台大将军,海兰察为参赞大臣。福康安为乾隆宠臣之最,虽说生活奢靡,却也骁勇善战,屡立战功。福康安随即调动川桂湘黔兵马,号称十万大军。各路兵马水陆并进,齐聚厦门。原拟由大担开船,却遇连续大风船行被阻,于是转候崇武澳。守候期间,后续部队相继到齐,时海上风信恰转有利。百余艘兵船同时出发,一日间齐抵鹿仔港。行期因风而误,又因风而速。此后乾隆屡屡提及此事,以为神助。

【碑文】

驰救诸罗,群贼蜂拥。列阵以待,不值贾勇。

如虎搏兔,案角陇种。顷刻解围,义民欢动。

斗六之门,为贼锁钥。大里之杙,更其巢落。

长驱扫荡,如风卷箨。夜携眷属,内山逃托。

生番化外,然亦人类。怵之以威,赉之以惠。

彼知畏怀,贼窜无地。遂以成擒,爽文首系。

狼狈为奸,留一弗可。自北而南,如上临下。

海口遮罗,山途关锁。遂缚大田,略无遗者。

诸罗居于南北要路之间,变乱以来,便为交战中心。从二月起到十月,夺城之战从未间歇。诸罗城在清军手中,失而复得,得而死守。六月起,诸罗被围,“贼禁粒米不得入城,攻益急。诸罗士民悉力拒守,凡百余战,幸皆不大衂,然已饥疲不能支”。赵翼作有《诸罗守城歌》:

诸罗城,万贼攻,士民坚守齐效忠。

邑小无城只篱落,众志相结成垣墉。

浸寻百日贼益讧,环数十里屯蚁蜂。

援师三番不得进,山头连夕惟传烽。

是时矛戟修罗宫,阵为天魔车吕公。

吼声轰雷震遥岳,嘘气滃雾迷高穹。

孤军力支重围中,草根树皮枯肠充。

翾飞鸟雀不敢下,恐被罗取为朝饔。

裹疮忍饿犹折冲,壮胆宁烦蜜翁翁。

百步以外不遥拒,待其十步方交锋。

一炮打成血衚衕,尺腿寸臂飞满空。

戈头日落更夜战,万枝炬火连天红。

何当范羌拔耿恭,赴援舰已排黄龙。

会有长风起西北,扬帆直达沧溟东。

福康安兵到,解诸罗之围。“城中官民出迎,饥羸无人色。见将军至,无不欷歔啜泣,喜其来而悲其晚也”。战后,乾隆表彰“该处民人,急公向义,众志成城”,特赐名“嘉义”。

斗六门为敌门户,最为险要,“精甲、利兵、粟米皆在焉”。此地“要隘竖立木栅,以石筑墙,分众守之”。为防骑兵,又“沿途掘壕,冀陷马足”。“自嘉义至斗六门,凡八十里;官兵所向克捷,斩首数千级,贼尸遍野,俘获不可胜计”。激战三天,斗六门被攻陷。

2《平定台湾得胜图》“生擒林爽文”

继而进攻大里杙。大里杙隶属彰化,当初林爽文之父挈家由福建平和迁居于此。此地是林爽文首难地,亦是其巢穴。林爽文“沿大里杙东南掘壕二千余丈,壕内垒土垣,以所劫枪炮列垣内”。“大兵至平台庄,距大里杙五里。时薄暮,海兰察、普尔普率前锋先进。林爽文倾巢出迎官兵,众至数万,自山梁驰下冲官兵。官兵迎击之,贼再却再来。于是将军福康安统领大兵皆至,贼不敢逼。乃于山梁排列枪炮,更番施放,呼声震山谷。官兵严队伍,结营山下,觅途上山。夜半,山上枪炮声益急,火光四起。将军福康安遣人探虚实。迟明,微闻山上车声,曰:‘贼殆将遁耶?’即率众先登。而林爽文已于夜半先遁矣。”林爽文携家眷逃往内山。内山是未开化的生番居住地,福康安先示之以威,再施之以惠。生番倾心效命,将林爽文献于官军。当初林爽文立国,自号“顺天”。人谓之,“顺天,三百六十天也”。“自僣号至破大里杙,适符其数”。乾隆闻讯欢欣不已,写诗赞道:

大里灰摧破巢穴,频繁驰谕戒逍遥。

抚降缉众日无暇,执讯招番井有条。

究得生擒尽美善,不教余孽伏根苗。

移师南指如破竹,待捷音惟暮与朝。

“移师南指”指的是剿灭民变军二号首领庄大田。此时,在凤山一路的庄大田亦溃逃入深山。“极南有地名郎峤者,负山临海,最辽阻。庄大田力不支,与其党潜匿焉。将军先遣水师由海道绕而截之于水,自以大兵环山围之。贼冲突不能出,阵杀者数千,溺海者数千,擒而戮者亦千余。庄大田亦就获。”全岛立称平定。

3:《平定台湾得胜图》“渡海凯旋”

【碑文】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曰福康安,智超谋深;

曰海兰察,勇敢独任。三月成功,勋扬古今。

既靖妖孽,当安民庶。善后事宜,康安并付。

定十六条,诸弊袪故。永奠海疆,光我王度。

凡八武成,蒙佑自天。虽今耄耋,敢弛惕乾。

如曰七德,实无一焉。惟是敬勤,励以永年。

胜利后自然是封赏天下。论得功臣二十名,绘图紫光阁。乾隆为众功臣撰写赞语。赞福康安,“解围擒逆,能人不能”;赞海兰察,“匹马弯弓,贼不敢视”;赞李侍尧,“渡兵济饷,井井有方”。二十功臣中有金门人氏蔡攀龙,乾隆赞之曰:“台湾战将,巨擘维兹。向嘉大纪,乃被所欺。赏罚各当,弗滥弗遗。惟明克允,奉三无私。”

蔡攀龙原是澎湖右营游击,诸罗被围时领七百兵士驰援。城中人见援兵到,“始有固守之志”。后蔡攀龙“以保守府城超擢台湾协北路副将,又赏戴花翎”,又擢升福建水师提督。一同守城的台湾总兵柴大纪就没有那么幸运。当初,乾隆念其“力捍围城,不辞劳瘁。兼能激励兵民,屡次杀贼,连获胜仗,即特加拔擢”,加封为“一等义勇侯”。随即有福康安等人参疏,言柴大纪“纵弛贪黩,贻误军机”。乾隆最后听从福康安等人之议,将柴大纪押送至京处决,其子发配至伊犁为奴。乾隆也自觉颜面无光,用“向嘉大纪,乃被所欺”之语来搪塞。

其实欺君的何止一人一事。在宴请福康安等凯旋将领时,乾隆习惯性赋诗,其诗也有“慰中岂不自怀惭?何致愚民蹈法甘。论武边防乃就弛,曰文诸吏率为贪之语福康安平台后,曾上奏折《清查台湾积弊,酌筹善后事宜》,言治吏、治兵等十六策,大得君王首肯,誉之“悉心筹酌,切中肯綮”,若“地方文武实力遵守,海疆庶可永庆安恬矣”。乾隆对此又有诗要作:

善后瀛疆命重臣,并教宣抚渡由闽。

付之海外弊丛旧,合以时宜政改新。

十六条胥饬文武,万千户永晏民人。

贪官劣将致偾事,事着方知愧亦真。

群臣效命,海疆事平。台湾一役,已成为乾隆的“十全武功”之一,乾隆也由此而自诩为“十全老人”。不过在碑文上,乾隆也不忘故作谦虚。说自己以前的八次征伐获胜全凭天助;而古人所谓的“武有七德”:禁暴、戢兵、保大、功定、安民、和众、丰财,自己却是一项也无。虽是耄耋之人,犹要朝乾夕惕(终日勤奋),勤谨永年。

4:《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

当然“励以永年”的,还有乾隆自己的武功。乾隆53年三月,乾隆颁旨,要将“亲制纪事语二篇及平定台湾功臣像赞序一篇”,“于台湾府城及厦门二处,建碑碣三座。照依尺丈,慎选石工,妥为鑴刻”。六月初三日,乾隆又颁旨,又“将此次平定台湾事迹,御制记文”,欲“于热河文庙大成门庑内嵌石刊刻”。通知福康安、李侍尧等人,将后写的《平定台湾告成热河文庙碑文》连同前面的三篇御制文,“一同敬谨摹勒”,要求“规模丈尺咸归画一,足以壮观瞻,而垂久远”,让“岩疆海徼(边海之地),咸喻朕勤政爱民、明慎用兵之意”。台湾的御制碑建在台南的赤嵌城。同时还在台南和嘉义建福康安等功臣的生祠各一座。

厦门的御制碑经厦门道奏议,立于南普陀寺天王殿前,分建四座御碑亭。碑亭“覆以黄瓦,绕以丹垣,望之翼然宏丽”。“建盖碑亭所需碑身、碑座、石柱等项”,因“附近地方石质松脆,不堪适用,俱于泉州府同安县属之金门、烈屿、漳州府龙溪县属之港尾等处开凿,自深山邃谷挽运而出”。其中所需的工匠费、材料费、运输脚力费都不在小数。台湾建造碑亭和生祠所需的石料、木料也依照厦门例,从大陆运去。

建亭同时,住持景峰和尚对梵宇殿堂进行全面翻新改建,改大悲殿为八角型亭阁式的大悲阁。同时翻修法堂和堂主楼院。御碑亭落成后,全岛文武官员和各界万余人,齐集于寺前,举行极为隆重的祭碑揭幕仪式,寺院亦水陆大法会,超度平台阵亡将士。

5:清同治时期的御碑亭位置(《图说厦门》)

晚清诗人王步蟾,在《鹭门杂咏》中有诗道:

普陀寺外御碑亭,天语煌煌炳日星。

留与臣民永瞻仰,好教陬澨詟威灵。

皇权的远逝,也使御碑亭的“威灵”不再。民国11年(1922),南普陀大殿堂大修,四块御碑被嵌入东西庑廊两侧的护墙之中,留正面碑文;四座驮碑赑屃也嵌入天王殿外墙的基座中,仅露头部于外。

“文革”时,御制碑被视为“封建阶级镇压农民起义的罪证”,正面文字被凿磨,碑文剥落,不可辨认。1982年,御制碑被认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此时,正面碑文已毁,只能另刻新碑,与背面的满文旧碑拼合。原来驮碑的赑屃,如今只能闲置两旁,这善于负重的神兽已无法承载太重的历史信息。

 

【附言】引文:南普陀事见林宗载《田租入寺志》、胡世铨《南普陀寺记》、《台案汇录》等;平林爽文事见《清史稿》、赵翼《平定台湾述略》、《钦定平定台湾纪略》、佚名《平台纪事本末》等。

6:今日御碑亭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6-07-29 09:26:02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6-05-29 07:27:30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6-05-28 22:29:41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6-05-28 22:29:37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6-05-28 15:41:00
5
mytrue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mytrue   /   2016-05-28 09:20:25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6-05-28 07:49:41
又那啥了!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6-05-27 17:43:01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6-05-27 17:42:58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