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走读厦门】澳头苏廷玉“鳌石”题刻:攀藤且向峰头立,四面烟岚刮目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5-13 15:18:39

攀藤且向峰头立,四面烟岚刮目看

——澳头苏廷玉“鳌石”题刻

1:“鳌石”

翔安澳头,旧属同安翔风里,为蒋、苏两姓聚落。临海的苏氏小宗,祠后有巨石,上题“鳌石”。其署款,左书“道光癸卯”,右题“苏廷玉书”。该石形如鳌,故名。鳌者,海中神龟。女娲补天,断鳌足以立四极,称“断鳌立极”。古语中亦有“独占鳌头”、“龙伯钓鳌”等,皆为吉祥语。与“鳌石”题刻不远海墘,又有苏氏同年题刻“超旷”。

澳头突出海岸,其形势如鳌入海。其海域得名“鳌海”、“鳌江”,村落亦称“鳌东”。村中祠堂有联:“鳌翻细浪润华邑,江抱清流拱南疆”。

明正统年间,澳头设有巡检司。清代设“澳头汛”,“拨兵二十名”。又有“澳头澳”,由水师后营管辖,“设澳甲一名稽查船只”。

澳头清代之前就有渡口。海运发展,使得此地帆樯辐辏,为南北及外洋货物集散之地。清代李廷钰的《海疆要略必究》、窦振彪的《厦门港纪事》,都有由澳头出洋时遭遇大雾天气的航行针路说明。

上世纪20年代,新加坡华侨、澳头籍民苏必东独自投资,建造长130米,宽4米的高桩栈桥式码头。码头与厦门五通隔海程1.85海里。码头建成,恰逢“马(巷)澳(头)公路”通车。此后,福厦班车即可经马巷转澳头,旅客转乘轮船抵达厦门。比取道同安、集美要缩短40公里行程。澳头渡口一时便也繁忙起来,直至日军侵占厦岛,渡运断绝。1992年,重修澳头码头,建成100级板梁式客货码头。

澳头子弟,多涉海之人。侨商蒋骥甫有言道:

故乡澳头位居同安县巷南之东鄙,耕地硗薄而又偏小,依农无能饱口腹。面海而家,离太平洋只隔金门一岛屿,所以吾祖宗多以航海为业.建造舳舻,涉洋贸易。在数十年前尚有川行之船舶,南至台湾、广东省,北至江浙、烟台、锦州、大连、牛庄、秦皇岛、天津等地。乡里素称殷实,有由然也。

蒋、苏为村中大姓。蒋姓一族,传自晋江福全。苏姓一族,属“芦山派系”,为苏益、苏颂一脉。故苏廷玉以苏颂“裔孙”自称,有倡修同安“芦山堂”宗祠,和校刻苏益《先许公文集》、苏颂《先魏公文集》之举。

苏廷玉,字韫山,自号“鳌石”。乾隆48年(1783年)生人,嘉庆13年(1808年)中举,嘉庆19年(1814年)进士,随即入翰林院见习三年。见习期满,入刑部任主事,在刑部“勤于循鞫,有能声”,历升员外郎、郎中。其后从道光9年(1829年)到13年(1833年),苏廷玉就东西南北地奔波于宦途上,一群朋友也忙着为他写送别诗。道光九年(1829年)苏出任松江太守,杨庆琛有诗道:

最难执手向河梁,银烛青樽话别觞。

异姓情如兄弟爱,同心味比芷兰香。

望君此后成穿眼,作宦何人不热肠。

愿借东山扇持赠,春风送到水云乡。

2:苏廷玉画像(源自网络)

未就松江任,又一纸调令将苏廷玉迁往江宁代理知府。杨又作诗道:

吴淞刚送使君骖,借寇金陵又美谈。

篷内琴声篷外鹤,载将清梦过江南。

苏州知府才当几个月,又提任陕西延榆绥兵备道。友人梁章钜赠诗四首,其中二首:

其一:

一年庶政无不理,日饮胥江半瓯水。

雄鸡初唱星在天,盥栉又先氓隶起。

其二

苏州太守不易为,以勤服官官事治。

西望榆关六千里,何如留勒甘棠碑。

在接任江苏代理督粮道、苏松太兵备道、山东按察使兼代盐运使等职之后,道光13年(1833年)苏廷玉调任四川按察使,代理布政使。在四川一呆就是七年。

苏廷玉治蜀七年,“严办匪徒,民赖以安者数十州县;赈恤饥馑,民赖以生者十余万户”。道光18年(1838年),成都米价腾贵。时当青黄不接,骤时人心惶惶。苏廷玉认为四川连年丰收而米价上扬,必定奸商所为。遂令各州县加紧督查囤户,责令出粜。又倡领同僚捐银买米,“假为商贩减价发售,民乃帖然”。是年秋,苏廷玉代理四川总督,加兵部侍郎衔。

时川境内有“猓夷”为患,“千百为群,恣意淫掠,边民水火已及十年”。历任督抚剿抚无效,皆只是“粉饰边功,傅会了案”。廷玉具奏朝廷,请求发兵剿捕,以“张国威而除民患”。道光阅疏后不悦,以为夷患多年,边将却没有作为,“剿办既未净尽,防堵又未得宜”。苏廷玉虽为新任,却对“防剿夷务情形,未能筹画妥善”,“殊属无能”。著令降为四川按察使,除去花翎。

道光20年(1840年)苏廷玉调回京城,任大理寺少卿。“去蜀之日,百姓遮道,万人泣送。廷玉亦依依泪下”。一年后,苏廷玉退休返回原籍,以“退叟”自号。

3:苏廷玉画像《厦门历史名人画传》)

苏廷玉出身贫寒,12岁母卒,16岁父亡。“家贫甚,衣食不给者数年”。后“肄业厦门玉屏书院,衣食不给,诸生皆出游,惟廷玉披吟不倦。院长郭韶溪异之,给以薪水,教以文艺,所学益进”。因“发愤读书不怠”,最后达于青紫,位居显要。如此励志青年,自然少不了民间故事宣传。芗剧传统剧目有《同安案》,讲的是苏廷玉微时故事:澳头书生苏廷玉与同安小姐高鸾英是姨表兄妹。两家早有婚约。苏父去世后,家贫如洗。高父冠福见状,逼廷玉退婚,另将女儿许配给富家子弟裴天鹊。鸾英早对廷玉芳心暗许,于是私奔至澳头。鸾英授计廷玉,以十两银子租来邻里苏干的新生幼儿,再让廷玉将小孩当“活宝”典当给同安高家店铺。鸾英不惜自毁平白,让廷玉四处张扬高家小姐与人私产小孩。裴氏闻讯,逼高家退回聘金,二人闹上公堂。另一头苏干见小孩租而不还,也将廷玉告了。公堂上高鸾英讲明其父欺贫废亲之事,知县钱明判定高家退还裴家聘金,苏高两家再复婚约。全剧在“叩谢青天大人”的欢呼声中落幕。

由于戏中有典当小孩一节,芗剧另有一版本叫《典活宝》,细节略有变化,但走的还是“富家女爱上穷书生”的套路,冒用苏廷玉名号说事。民间另有传说:苏廷玉少时家贫,白天在海边采蠔,晚间随其兄读书。一日某富儒过访苏兄,见案头有文稿,“文词超卓”。一问,乃廷玉所为。继而面试词章,廷玉应命立成,文不加点。某甚赞许,愿与苏家结秦晋之好。苏兄推辞。

某曰:“无妨。愿倾家产若干为妆奁,亦可助介弟膏火。君但买四两红丝线为定婚品,可也。”盖俗有丝为定,千金不移之意焉。当乾嘉时,凡航海者,多用帆船。闽南人之北上,每年仅一二次耳。至则满载赢归。故闽南富户,多以北船之多少为标准。不料某自与公定婚后,所有帆船迭遭波浪击破,而家产亦于是空矣。乡人以公为不祥。故自定婚后,妻族致如是其易败。后细查之,公为寅年月生,谬有“十月虎,破坏某”,意谓凡男子生于寅年十月者,其妻族财产,必为破坏也。公值此困境,虽定婚而不能娶。后女家即择除夕日为苟且结婚。当结婚时,卧床系土葛造就。夫人见之,甚为恼怒。公戏曰:“勿怒也。异日可卧玉床矣。”故公自显达后,颇以夫人之命是听焉。(《厦门小报大观》)

4:“超旷”

廷玉初入职场,在刑部听命。临退休,又在大理寺干了一年。任职地方,也断狱判案不辍。廷玉办案长于平反,“宁失有罪,不以苛刻为能”。刚任苏州府,府中积案三百余件,一月之内,案件全部剖决清楚,囹圄为空。任山东按察使时,府县胥吏私设押所,不见天日,称“老虎洞”。凡与控案稍有牵涉人员,就被私禁以勒索赎金。廷玉私访得之,亲往勘办。见“老虎洞”内数百人发长数寸,面无人色,立即全部释放。浙江文士俞樾的《右台仙馆笔记》,有故事一则:

(译文)四川富顺县民妇李氏,与佣工彭某有私情。李氏儿子在外学商,儿子的媳妇未婚,而养在夫家(即童养媳),名叫顺英。李氏待之暴虐,顺英于是逃去。有木工黄姓者,留顺英以为妻,距李家有百里之远。顺英之兄从外归来,不见其妹,告于官府。官吏拘押李、彭审问,获知其奸情,就说:“一定是你们杀顺英灭口。”恰逢三四里外有池塘,深丈余,浮出一具女尸,两手反绑,系以巨石沉之。其脸面已被鱼所咬烂唼喋,无法辨识真面。官吏说:“这必定是顺英。”李与彭大受笞刑,皆屈打成招。案件勘定,按察使苏廷玉却有疑惑,说道:“见尸之时间,距离李氏谋杀顺英之时间,有一百三十日,但尸身却没有溃烂,何等怪异?这一定不是顺英。”坚持不同意定案。舆论都认为苏廷玉迂腐不化。不久顺英自己抱着孩子回家。众人都佩服苏公。但是以前所见到的女尸,则没人知道是谁。过了许久,才知道有一对夫妇同行,半路二人反目,妻子投池自杀,丈夫不顾而去。池塘主人害怕受牵累,用绳子反绑尸身,背到他处,又害怕人看见,就绑上石头沉到水底。

在民间,苏公断案更显神奇。如“审僵尸”:

苏廷玉,号鳌石,同安澳头乡人,嘉庆间进士,翰林出任苏州知府。莅任时,有民妇因归宁途经荒山,在莿丛中溲溺,为刺棘内之僵尸所祟。醒失去其裙,见棺缝露出裙角,惊而走归。妇告其夫。夫本粗莽,大怒,执斧砍其棺。是夜鬼至,割其夫头。妇见夫被杀无头,大哭。其姑疑妇之奸夫所杀。控之县官,屈打成招,谳定,候秋斩。其父以女贞静素称,必系冤枉。闻苏公所至有政声,遂赴簥前喊冤。公即亲提审问,令妇导往,到地察视。知该尸不葬,年久成妖,饬兵勇运柴草欲焚之。忽该尸之子孙有显贵者,率其族人阻止。公请开棺,棺内如无人头,愿自撤任服罪。令健勇启棺,而头及裙俱在。勇携头出,而尸怪以跃而起。公以硃笔掷之乃倒,急饬差勇抛掷柴草,燃火焚之。怪遍体生毛,尙能跳跃,兵勇执戈矛击之,臭不可闻。妇之冤乃白。而县知事被参,远近咸颂神君。迨升任四川总督,亦判一案。有洋客回唐,起船登岸。伊家在内地,须越日方到,而伊岳父母家近江边,遂将行李运至岳家,欲暂宿一宵。其岳父母以婿外出方归,欲备物饗之。奈日暮僻壤无可购取。念婿素嗜鳖,本地池塘产鳖最多,行至树下见一鳖,携归煮熟,与婿食焉。鳖食后少顷,遍身发痒。其岳父即导往房中,取一盆温水,使其沐浴。门掩而久不出,入视之,则衣履俱在,而人不见,只有血水淋漓。大惊,不知所措。明日,将行李送还其家,并告其故。婿之父母疑其岳谋财害命,控之官,历讯而不明,白拘禁二年。其岳母闻知苏公能判奇案,乃投诉焉。公受状,细思一夜,忽悟四川有化鳖,恐村人不能辨,误享其婿以致也。越日,立到地勘视所浴之房,就浴盆安置处,令工锄掘之。至数尺,见有一鳖,命携归,当堂谕尸亲曰:“汝亲家不知此系化骨鳖,致误与之食而死,非谋害也。汝不信,试看之。”随查案觅一秋决将斩之犯,谓之曰:“免汝刀刑,而快乐死也。”命将鳖煮与犯食之,亦欲沐浴,置牢中。初闻有沐浴声,久之寂然,仍化血水。就地一视,血方凝,将再结鳖。公以药除其种,而冤昭雪。遐迩称颂贤能云。(《厦门小报大观》)

高甲戏《苏廷玉审僵尸》说的就是此事,其他还有《苏廷玉假包公》、《苏廷玉审烟袋》等等。

归田后,苏廷玉也不肯闲着,依然“留心时事”。用其子话说,“于省则募神枪以制夷,于郡则命筑堡以防寇,于邑则置堂而育女婴,于厦则修冢而泽枯骨。”道光22年(1842年),英军侵犯上海,朝廷紧急起用苏廷玉为四品京堂,办理江苏粮台。一年后随战事停息而去职。

休致数年,苏廷玉或安居于澳头,筑面积五十亩“进士第”(后毁于日军炮火);或筑室于厦门城内,街道因其大宅而名“苏厝街“(后毁于市政拆迁);或置产泉州通政巷,修建宅第与园林“鳌园”(后衰于分割转让);或购屋于省城三坊七巷文儒坊,题匾“晚晴”(后售于富商尤家)。在文儒坊宅第,苏廷玉自题联道:“南海许垂纶,无日不思鲸浪静;西川曾建节,有怀未报主恩深。”也算是一生总结。

5:福州三坊七巷“文儒坊”

苏廷玉如此广置屋舍,自然让人想法多多。于是就有一则题为《陈庆镛》的故事。陈庆镛是晋江人,字颂南,曾为监察御史。咸丰初年,闽南小刀会闹腾,陈庆镛奉命回乡办理团练:

御史于是奉命还乡,平日砥砺廉隅,两袖清风,宦橐萧然。其夫人纺织自若。适同邑某制军由四川致仕而归,颇有积蓄,在晋江开典铺。里人羡之,御史夫人谓之曰:“为御史数年,妻奴不脱寒素,若某仅制军数月耳,典肆林立。君不恨耶?”御史曰:“吾行吾素,有何恨哉?金银非吾愿耳。愿可立至。”夫人曰:“君不愿而妾愿。”御史曰:“何难哉。”乃将庭中石臼,并夹一刺,饬人赴某制军典肆,质三百金。制军之子,不解所谓。将刺呈其父阅。制军曰:“如数典之。”制军之子心殊悔恨,以为一石臼,乌能值三百金,吾父何畏之甚耶。既而将此刺粘于竹竿,插在臼上。并载明此物之昂价,召乐队押以四处巡游,意欲辱之。事达御史,怒曰:“某胡不自量,稍损区区贪囊,便尔计较耶。余当戒之。”制军闻之,以御史乃奉上命,不可嚮迩,嗣查悉御史与其夫人,因一时之戏激,故有是举。急遣人疏通,愿以千金为夫人寿。御史颇知其意,谓夫人曰:“汝爱钱,钱至矣。当善经营也。”夫人曰:“些些便足,焉用多求。”以御史之廉洁,因家庭之戏谑,而亦有是玷。莫怪圣人为家齐而后国治也。(《厦门小报大观》)

这隐名制军便是苏廷玉。清代总督有节制文武各官之权,故尊为“制军”。陈庆镛与苏廷玉相善。廷玉亡后,其子持父亲遗稿《亦佳室诗文钞》求序于庆镛。庆镛在序中对廷玉赞誉有加,并以作诗道:

鳌头江水碧悠悠,绛节高悬指剑州。

为念传家存手泽,网罗散失废搜求。

 

退休后的苏廷玉,“每暇则登山临水,与二三知己联吟赋志”。题于道光癸卯(1843年)的“鳌石”、“超旷”刻石,就是此时的作品。道光23年(1843年)闰723日,苏廷玉登厦门云顶岩。在山顶寺院中壁上,他发现嘉庆12年(1806年)时自己登临此山留下的三首题壁诗,“寺僧珍壁上字,不忍垩去,墨迹宛存”:

其一

秋风万里净云霄,洞古山空未寂寥。

但得天衢能振策,重来此地醉清宵。

其二

夜半登临第一峰,残台遗迹有苔封。

惟余底事堪惆怅,蔽日浮云海气浓。

其三

万仞峰头眼界开,凌云意气薄层台。

要知俯视饶奇峻,总藉山灵刻画来。

迩来37年,翩翩少年,如今垂垂老矣。谁人不大兴感慨?于是又赋诗三首:

其一

翩然画锦赋归来,前度刘郎旧秀才。

三十七真一瞬,几时兴废有高台。

其二

当年壁上走龙蛇,珍重何人护碧纱。

我亦顿生今昔感,秋风依旧卷云霞。

其三

探幽已是再来人,山水有缘亦夙因。

过眼繁华皆梦幻,欲从明月问前身。

苏廷玉另有《伏暑同人游南普陀寺》一首,也写游历,却也表明心志:

屴崱芙蓉接翠峦,天风万里海涛宽。

梵音佛法诸天静,石枕苔茵六月寒。

一觉樨香心证果,三庚茗话舌翻澜。

攀藤且向峰头立,四面烟岚刮目看。

咸丰2年(1852年)苏廷玉患“偏枯之疾(半身不遂)”病逝,终年70岁。泉州同乡、书法大家庄俊元有挽联道:

十载锦堂春,蜀荔何如乡荔好;

一场黄粱梦,眉山竟向道山归。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6-05-16 08:02:06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6-05-14 19:11:47
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6-05-14 18:52:07
5
人淡如菊 心无界 引用 删除 kkjian   /   2016-05-14 18:14:23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6-05-14 09:30:41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6-05-13 18:08:59
看来此君善于经营老人公寓。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