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走读厦门】江头水仙宫:暂离故山峰十二,碧天云净是归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3-04 15:41:56

暂离故山峰十二,碧天云净是归期

——江头水仙宫

1:江头地图(乾隆年间)

在传统文学中,“江头”是一个充满悲情的词语。“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是之;“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亦是之。

厦门的江头,周遭尽是楼房林立、马路宽畅。昔日的江头街、今日的台湾街上车水马龙,无丝毫风波可言。然而过去,这里与筼筜港相接,有碧水连天、樯桅毗连。《厦门志》言道:“筼筜港,在城西北,湾抱十里许,潮涨达于江头,小舟往来其间。”江头便是筼筜港东岸的禾山往返城区的“港头”。关于“江头港”的变迁,《湖里区志》写道:

江头,原名港头。清代之前为筼筜港的重要港口。20世纪20年代仍为厦门岛西南部与西北部水陆交通的枢纽。40年代后,由于淤积、围海造田等原因,港口功能逐渐消失。50年代,修建福厦路(今嘉禾路)乌林到乌石浦路段时,原先的江头码头彻底废弃。1971年,筼筜港围垦工程完成,筼筜港变成筼筜湖,江头港彻底消失。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之前,这里还有四五个码头。因为如此,今天江头公园的一侧犹有香火奉祀水神。其中“吕厝水仙王宫”供奉的主神为水仙尊王,毗邻的“江头广源宫”祭奉的主神则是水仙王。庙宇不同,供奉却是同样的神明。这两座宫庙的来历还有一番说法。据说最早时江头海湾有吕厝社的吕氏家族码头。码头工人为求平安,集资建了“广源宫”,奉祀水仙尊王,故俗称“水仙王宫”,也叫“码头宫”。近年来江头街改造,广源宫拆迁,吕厝和江头两社争建宫庙。结果各自盖了一间,江头社的沿用“广源宫”名,吕厝社的则叫“水仙王宫”。在它们的周边,还有供奉朱邢李“三王”的“广源宫”、供奉观音的“广福宫”、供奉清水祖师的“保安宫”、供奉福德正神的“土地宫”。诸宫庙和谐在一个围墙内,相互依傍。

2:吕厝水仙王宫

3:江头广源宫

水仙尊王是安澜护航之水神。在闽南地区较为常见。昔日厦门岛,水仙尊王香火最盛处为鹭江畔的水仙宫。奉祀着五位生前与水有关的神祇:大禹、伍子胥、屈原、项羽和鲁班。水上贸易的繁荣,促进了城市的繁华,自然也使得水神的信仰昌盛。民国时开辟晨光路,水仙宫被拆毁,如今只剩下街巷名。

只有江头的水仙宫庙还在,五位水神合体为一尊“水仙尊王”。水仙尊王与妈祖同为水神,不过神职略有不同。妈祖主要护佑下海的渔民,水仙尊王则主要护佑航运的商家。

4:水仙王宫奉祀的主神水仙尊王

古时海上有“划水仙”一说,当船只遇到大风浪,困于水中,船员们便众口呼喊模仿锣鼓声,并手持羹匙和筷子作死命划桨状,彷佛端午的龙舟比赛,口中发出“爬爬爬”的声响,便可得到水仙王救助。晚清的《点石斋画报》刊登过“划水仙”图画,有题跋云:

海上有神,人们称为水仙王。划水仙者乃是船舶遇上各种大险时脱险之法。届时,舟中众人皆披发蹲在船舷,以空手作划水之势,口中发镇鼓之声如端午节赛龙舟之状。即刻就能转危为安,顷刻抵岸,如有神助。

5:划水仙(来源《点石斋画报》)

公元1654年(清顺治十一年)621日,就在江头的渡口,隐元禅师一行应日本僧人之请登船东渡。辞别厦门之际,隐元禅师留下《中左江头别诸子》一诗,歌道:

江头把臂泪沾衣,道义恩深难忍时。

老叶苍黄飘格外,新英秀气发中枝。

因缘会合能无累,言行相孚岂可移。

暂离故山峰十二,碧天云净是归期。

隐元禅师,俗名林曾昺,福清万安乡灵得里东林人。29岁时在福清黄檗山万福寺剃度出家,法号隐元,法讳隆琦。在漫长的修行过程中,隐元成长为一名具有开悟境界和实证工夫的神僧。1637年(崇祯10年)5月,隐元受请入住黄檗山,为万福禅寺住持。在此期间,隐元倾心重兴伽蓝,苦心经营,寺院由此一新。崇祯17年,隐元留下偈子:“八载住持受苦艰,呵风骂雨不安闲。今朝带水拖泥去,十二峰头展笑颜。”辞去僧职,飘然而去。在住持浙江崇德的福严寺和福建长乐的龙泉寺之后,顺治31646年)隐元再度住持黄檗山,长达九年。这段时间,他致力于建庵修塔,增置田产,倾力教化,或游行诸方,或问道酬,黄檗宗风闻名遐迩,其禅风盛于江南。

6:隐元禅师像

顺治9年以来,日本长崎唐人寺院崇福寺连续四次派专使邀请隐元东渡传法。在此之前,隐元的弟子,莆田凤山寺的也懒性圭,也曾应邀从中左(厦门)东渡日本,海上遭遇暴风,溺水遇难。此次63岁的隐元冒险东渡,便有“子债父还”之意。顺治111654年)五月初十,隐元与弟子多人南下,六月初三抵达中左(厦门)的仙岩天界寺,二十一日出发东渡。隐元逗留厦门,无疑给这个海中孤岛带来了活力,成为当时的一件大事。南明要臣徐孚远闻知隐元将要东渡,作诗《送隐元师赴日本》相送,祈祝禅师航程平安,佛音东传,希冀来年能收复失地,复兴明室,与海外再有音信相通。

闻道浮杯过海东,欲将法施振空蒙。

风轻引似三山近,龙卧依然一钵中。

梵笈开时香雨落,紫衣披处国恩隆。

明年拟复取黄图,金叶飞来玉节通。

饱经战争和离乱之苦的明朝遗民纷纷前来参谒拜访、请问佛法,成为一时胜事。隐元的弟子曾记载道,“建国公暨诸勋镇络绎参谒,师以平等慈接之,各尽欢心而去。”这“建国公”,就是郑彩。

郑彩在南明鲁王监国朝中曾经权倾一方,并与其弟郑联据有厦门。虽说这个郑彩长得“剑眉长髯,仪状魁硕,有智略”(张麟白《浮海记》),但“暴悍骄恣,人理灭绝”(钱海岳《南明史》)。他溺毙大学士熊汝霖和义兴侯郑遵谦,逼杀东阁大学士钱肃乐,引起鲁王朝内外一片“官愤”。1650年,郑成功乘郑彩外出之机,偷袭郑联,夺得厦门。郑彩“以舟师百余艘,逃于广东南海之间”(《靖海志》),最后为郑成功所招抚,允许回厦门养老。晚年的郑彩皈依佛门,心气全消。在中左期间,隐元与郑彩之间便有诗歌酬唱。隐元作《赠羽翁建国公》:

寄锡仙岩上,贫眸彻古今。

三朝天子佐,一片故人心。

世变勋犹在,道存志可钦。

虽然沧海隔,万里有知音。

隐元离开中左时,郑彩以团扇相送,落款曰:“奉送隐翁和尚东渡”,上有题诗:

汉国是非梦未休,横挑日月绕东州。

尺书投与蛟龙道,海莫惊涛驾比丘。

隐元则以《次建国公扇头诗韵》和之:

于心无事得休休,盖覆阎浮百万州。

杖底拨开峰头月,孤光一道壮林丘。

隐元与郑彩的诗文交往延续到东渡之后。在交往的明朝遗民中,还有曾任思明州知州的邓会。隐元大概也是在仙岩初见邓会的,后来他在书信中称赞邓会,“胸度凝远,言论不凡,殆有超尘之气。”隐元晚年与邓会也有酬和之诗,诉说羁旅之愁(《复素庵邓居士韵》):

自愧偷闲渡碧津,返思故国几回新。

无端天外云开合,争得风光照旧人。

藤条扶我梦中游,眼廓东西四大洲。

一息蓬莱仙岛上,不知尘世几春秋。

隐元取道厦门东渡,大概是因为郑成功此时正控制着东南沿海与日本长崎之间的海上贸易。对郑成功,隐元自有看法。1652年,东渡的前二年,隐元在《时事有感》诗中感叹:

乾坤斯日正扬氛,玉石如何得易分。

北阙英豪知有主,中洲士女岂无君。

强开笑颜待明月,半锁愁眉枕白云。

可惜南来多俊骨,惹些臊气不堪闻。

该年正月郑成功接纳监国鲁王进入中左,三月份鲁王被迫自去“监国”名义,与郑成功共奉西南的永历政权为正统。这就是“北阙英豪”和“中洲士女”之争。对这种在“乾坤扬氛”、外敌入侵的情势下,却还自相倾轧,使得玉石难辨,忠奸不分,隐元极度地痛心。

1655年郑成功改中左为“思明州”,隐元也不以为然,又有诗《题骗草录》抨击郑在割据自雄:

看笑几能大歇休,墨池浪溅满山头。

于今这汉休相骗,又被思明骗作州。

东渡后虽海天相隔,隐元与南明遗民仍有音信往来,在与人的酬唱中,也常常透露出对郑氏集团的消极情绪。在与沈佺期的诗《答复斋沈老居士来韵》中,他写道:

一句当阳截断,半瓢法雨弘施。

懒看中原面目,聊舒海角双眉。

每思鹭岛人龙,饮气呑声为供。

梦醒惊翻海岳,一天独照霜容。

鹭岛上这些故友,虽堪比“人龙”,如今却只能“饮气吞声”,为此他只有深深的同情而已。作为郑成功的同时代人,隐元的看法与我们今天显然不同。

隐元的这种态度固然与“普度众生”的佛理和“戒杀生”的佛戒有关,但其中可能还有钱肃乐的因素。钱肃乐,鲁王政权中任兵部尚书,因郑彩专柄,擅杀大臣,而忧愤卒于琅琦闽江口舟中。钱肃乐生前虽与隐元未曾谋面,但心驰已久。钱在《寄赠黄檗隐和尚》道:“平生檗味尝难尽,不及登临谒瑞容”瞻仰之心可谓迫切。

钱肃乐死后六年,由于政局混乱,无法归葬故乡浙江。明朝故相叶向高的后裔议将其安葬在黄檗山,隐元欣然应允。此时黄檗山一带为郑军所控制,钱肃乐灵柩被扣留在福清宏路,拖延了八月之久。一直到隐元前往厦门时还未得安葬。对此隐元曾感叹说:“嗟乎,君子道消,小人道长。人心国体,丧灭殆尽,不可救疗矣。”此时他已明白民族矛盾激烈、南明政权腐败,明朝的复兴无望。隐元要安葬的将是整个时代。

之前的一年,郑清之间开始进行新一轮的和谈。郑成功以福建、浙江、广东三省归自己管辖为谈判筹码。议和期间,郑军乘机控制了兴化、泉州、漳州等地区。谈判虽然最后因郑的“不接诏,不剃发”而告失败。但却也使福建的局势一时获得安定,隐元得以南下中左准备东渡。永历八年(1654年)510日,隐元离开黄檗山前往中左所,经莆田。520日到达泉州。63日达到中左,等候船只,在厦门期间,“国姓公备斋金送仙岩”,而后又“拨舟相送”。621日,出发东渡。75日到达长崎。

隐元一行二三十人,在长崎受到了热烈的礼敬。“隐元禅师乘船进入长崎港,在长崎住居的唐人僧俗皆到码头迎接,也有很多的日本僧参与。观看的群众拥挤不堪,隐元一行的路上行列庄严殊胜。隐元禅师在肩舆中,合掌默念,肩舆前面的唐僧每人手持线香,引导行列前进。出来迎接的日本僧,上下穿戴整齐,倾首踮足,擦着汗,前后跑动。跟隐元同船渡来的贸易商人反而站在路旁,带着困惑看热闹。进入兴福禅寺后,隐元在椅子上合掌而坐,面前立高几备香花,左右点上蜡烛,宛如佛前装饰。禅师左右侍者四人侍立,右边侍者拿着七尺的拄杖。僧俗围绕,不可胜数,男女老少轮流进入,向隐元三拜,据说昼夜不间断。”

此后的二十年间,隐元历尽艰辛挫折,竭力弘扬祖风。终于创建了日本黄檗山——京都万福寺。寺院的建筑、寺规、禅风行持都依照中土黄檗山万福寺旧制,并且仍以黄檗山万福寺名之,以示不忘旧也。万福寺大畅临济宗风,由此而开创了日本佛教的新宗派——临济宗黄檗派(“黄檗宗”)。

隐元东渡也为日本带去了丰富多彩的“黄檗文化”,从建筑、雕刻、绘画、书法、篆刻、印刷、音乐、语言、文学、饮食、煎茶、制药、医学等方面,广泛影响了日本社会。隐元带入日本的菜豆,广泛种植于各地,被称为“隐元豆”。东渡僧人以植物油、蔬菜、胡麻、豆腐、生麸等为原料的素食习惯,逐渐传于民间而形成素食文化,被称为“普茶料理”。

1673年42,隐元圆寂的前一日,日本日本后尾水天皇赐封他为“大光普照国师”,并亲撰“佛舍利赞”诗偈赠与隐元。

在以后的日子里,隐元还受到天皇的追赠:“佛慈广鉴国师”、“径山首出国师”“觉性圆明国师”、“真空大师”和“华光大师”。最后一次的追赠是在昭和47年,即公元1972年。

当年东渡,隐元曾道,“暂离故山峰十二,碧天云净是归期”,与众僧约以三年为期。但隐元“食言”了,归期始终无期,直到最后终老他乡。这其中有清廷“禁海”的原因,也有修建黄檗寺的原因。但是远在东瀛,隐元打骨子里就是明朝的遗民,每逢中夜无眠,故国总要扰乱他的心志:

梦游阔别已多年,偶到扶桑一寄缘。

无事清弹消白日,有时感赋问苍天。

侬家父老今何在,故国生民几变迁。

遥隔海涯徒慨叹,夜阑反复不成眠。

在这位得道高僧心中永远有着排遣不去的乡愁。

7:今日江头公园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6-03-12 11:26:31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6-03-07 08:52:58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6-03-04 21:20:39
还是先把字认清再写为好!
yshlaoge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yshlaoge   /   2016-03-04 20:07:15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