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走读厦门】龙湫亭:江山洗兵马,松柏化虬龙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2-26 15:53:20

江山洗兵马,松柏化虬龙

——龙湫亭

1:虎仔山

虎山,因其形如虎蹲踞而名。俗称“虎仔山”,又名“旗山”。其山位于厦岛东北端,临浔江出海口。故地志有“北拱县治”,“为水口捍门”之说。“捍门”是风水学说法。其以为水流出口处,有山护卫,如门户状,称为“捍门”。捍门若作“日月、旗鼓、狮象、龟蛇”等状,为贵兆。明万历年间,山巅建七级石塔。乡人称之“凌云塔”。后塔遭雷击而毁,再建再毁。至民国时,已是年久失修,“早成蛇鼠蝙蝠栖蛰之所,飞禽群相筑巢巅上,徒添游人无限凭吊”(《厦门大观》)。现如今,石塔为军营所替代,游人无复问津了。

虎山之西麓有“龙湫亭”。龙湫亭又名“龙湫寺”。“祀观音大士。灵应异常”(《厦门志》)。传说明隆4年(1570),塔头林奇石乡试路过五通,梦中与观音大士吟咏唱和,是科高中解元,遂修庙宇供奉。

然而,让龙湫亭扬名的,却是当地一座土桥,人称“龙湫塗桥”。“塗”者,“土”也。《鹭江志》曰:“庙前有窦数处如小沟,有土横沟上,如桥形,千古不陷,故名曰:龙须。”

有说得更详细的:

(龙湫亭)其前有溪涧,湍激而流,穿塗自成“塗桥”,俨然人工筑造而成者,异以桥仅塗成,别无砌柱架撑。历年行人步伐,毫无损薄或陷塌成窟,亦奇致也。(《厦门工商业大观》)

据后人测量,这土桥长3米,宽、厚各约80厘米。

“龙湫”也作“龙须”。在方言中,“须”有长髯,或唾沫之意。方言“须”又与“湫”同音,世人便将之雅化为“龙湫”。以攀附浙江之“雁荡龙湫”,或海沧青礁之“龙湫庵”。关于潭中之龙,又有一说:

亭之下有石洞一,号“龙洞”,绿水濆涌,四时不涸。源通亭前放生池,池边古榕漫天,为暑季绝佳乘凉地。步向亭左,数十武即抵“塗桥”。桥架溪流中间,纯为土质。传昔有龙困涧中,值雷雨之际,滚身出涧,穿土成洞,啸腾而去。塗桥桥洞,即系龙穿之处。“龙湫塗桥”胜迹,名生于此。

诗人咏其景:“神工鬼斧说龙湫,虹带跨江但砌涂。风浪千秋桥不断,教人残雪笑西湖。”(《厦门大观》)

诗人有些小自恋,以为当前之景胜于杭州西湖的“断桥残雪”。塗桥再奇,也有断毁之时。或说塗桥为上世纪两岸炮战的炮火所摧毁。其实在民国《厦门市志》记载中,塗桥已“被水冲塌,改筑洋灰,已非旧观”。

桥边龙湫亭,历时久远,也屡废屡建。修建资金多为乡人所捐。如今庙中存留不多的古迹中,有一方清同治13年的“重修龙湫亭碑”,记录吕宋华侨薛辰青、林天财等募捐重修庙宇事迹。再后来,地志作如是说:“龙湫亭毁于炮火,近年新建小庵,周围一片田园情趣,涂桥已为蔓草掩覆,不易辨认。”

2:重修龙湫亭碑

现如今,金山路横贯寺前,车水马龙。龙湫桥、龙湫潭自然无从寻觅。历史只留下数首诗作,让人回味。诗人吴兆荃有《龙须亭题壁》:

松密藏幽寺,寻僧问老农。断桥沉古磴,危塔耸孤峰。

石踞欲成虎,潭深难伏龙。远山横月色,归路数声钟。

乡人陈荣试则有和诗二首:

其一:

寻幽不知处,导路倩山农。欲访云中寺,来看海上峰。

悬崖疑伏虎,绝壑讶潜龙。稽首维摩室,敲残百八钟。

其二:

桔槔声不断,久旱困村农。夕照明孤塔,寒云度远峰。

江山洗兵马,松柏化虬龙。待到花朝后,重来听晚钟。

咸丰三年时,厦门有小刀会之变。李廷钰率兵从五通登岸,设行营于龙湫亭。进而迭克厦门。龙湫亭在建亭之初,却是文人雅集之处。不过存留之作并不多,光绪年间乡人叶大年所作的长诗《题龙湫亭割石》,不知道算不算其中之一。“割石”是龙湫亭后、虎山之上的一块巨石,昂然作冲天状。诗曰:

噫吁噫,扶舆淑气磅礴。

匝卅里,龙脉西来走东畴。

穿田负峡何蜿蜒,奇峰忽从人面起。阚如哮虎名兹山,亦曰旗山辑邑志。

大麓弥望为平原,秀毓灵钟吉祥地。泥桥空嵌关化工,石塔玲珑出天际。

赭龛二水左右流,翼然一亭供大士。英灵烜赫垂嘉禾,生佛万家齐仰止。

令节端阳竞渡时,吾侪乐山胜乐水。倦游龙舟游龙湫,报道是龙异不异。

此龙灵于隐潭龙,此寺名于香积寺。见在田前跃在渊,入我门来敢我□。

我生所好是真龙,取其神似非貌似。晨钟暮鼓清梵音,洗尽人间筝笛耳。

有时说法逢生公,石亦点头悟玄理。兹山之石况不顽,如有所立俨卓尔。

天柱高擎地维尊,凿凿硁硁乌足齿。娲皇继出重补天,当前俯拾而已矣。

风霜兵燹随磨砻,迎刃而解罔不利。俗称割石名实符,宰割天下亦如是。

虎山山阴昂然立,龙湫亭后屹然峙。信乎地灵石更灵,雄镇鹭江作砥柱。

镌诗扫石当题碑,谁继岘山羊叔子。取我袍笏学留侯,长拜下风前祷祀。

三生石上证夙因,我与为盟垂奕禩。盟曰:天地有正气,此石不偏倚。

出作太山云,化为天下雨。

永俾九州磐石安,小阜冈陵并媲美。

于万斯年不骞崩,名山名亭与石相终始。

诗大意言道:龙脉磅礴西来,穿田过峡,蜿蜒曲折。有奇峰突起,势如啸虎,名曰“虎山”。山麓下平原辽阔,为吉祥之地。有土桥玲珑,巧为天工;又有亭庙奉祀观音大士,为民景仰。端午时节游历至此,听闻此地有龙,千般灵异。殿上梵音,洗尽凡心;佛前法理,能使山石顿悟。此间“割石”有灵气,立于虎山阴、龙湫后。高如天柱,尊如地维。如若女娲再世能用于补天,历经风霜而傲然挺立,存取宰割天下之势。地灵石更灵,能如砥柱镇安流。莫非是三生有缘,我与割石相祝祷。祈望此石能留传万年,与虎山、龙湫亭相始终。

3:龙湫亭旧照(来源《厦门摄影大观》)

《民国厦门市志》称,龙湫亭又为“安睦书院之权舆”。“权舆”者,起始也。关于安睦书院的开办,《湖里区志》记载道:

清嘉庆十年(1805),禾山各界人士就有在禾山创办书院的倡议。清咸丰十一年(1861),禾山某商前往海外为书院筹资,后院陈姓捐献书院所需之地。清同治元年(1862)书院落成,名为安睦书院。书院开办一年后,因董事之间意见不合,海外资金未能到位,遂因经费短缺停办。清光绪十年(1884),兴泉永道道台孙钦昂带头捐银400圆,兴泉永道海防同知丁惠深将洋药局每月津贴厅署50银元拨充书院经费,书院董事陈五孝廉,劝说乡绅石体恕捐2000银元以助经费。书院遂改称禾山书院。紫阳书院山长王步蟾兼任禾山书院山长,于光绪十一年重新开学。

书院后迁往后院埔。后院埔在后坑,《湖里区志》言曰:

后坑社北,东有金山西有乌山,金山因“山色赤而得名”,乌山因山石黝黑而得名。早些年因为测绘的笔误,把“乌”字少掉一撇误成“马”字,因而讹称马山。乌山前的埔地原有陈氏开基厦门之后所建的资福院,俗称后院宫。后院宫又叫东岳庙,奉祀东岳神,是厦岛诸东岳庙之祖庙。边上有社也叫后院,30年代禾山调查时,后院社还有5间房屋,3人居住。

同治元年(1862)禾山华侨在后院开办“安睦书院”。光绪十一年(1885)在后院开办禾山书院。民国元年(1912年)侨商在后院开办禾山甲种商业学校,这便是后来禾山中学的前身。民国4年,禾山保董公会设在后院。

“安睦书院”后来易名为“禾山”书院。有孙钦昂撰写碑记,道说其由来:

禾山书院创于同治年间,启课一载而止,何废之速耶?余察俗至斯,询绅董以兴废之故,曰:厦门山场诸社,若玉屏、紫阳两书院之辽远也,谋建乡校久矣。但赀无多,土木之费有余,修伙之需不足。时有某商,诸社中人也,适至自外洋,慨然以兴建书院为己任,亟赴洋醵金,已成钜数。遂有陈姓充地于禾山之麓,诸董乃涓吉营造,成堂室十余间,规模轩敞,是年即延师掌教。后某商挟私意,与诸董枘凿,悻悻然置醵金于不问,职是修伙莫继,而功废垂成。余闻言惋惜之。甲申冬,丰顺丁司马惠深奉檄分守厦防,时海氛未靖,防务纷繁,司马于百忙中兼修文化,急欲重兴禾山书院,爰将洋药局每月津贴厅署五十员(圆)银,拨充修伙。余亦捐廉四百员(圆)银,以作绅商乐输之嚆矢,而董事陈敦五孝廉,劝石君体恕捐银二千员(圆)以助经费。于是酌议章程,重兴盛举。乙酉起,官师互课,遐陬僻壤,当无不喁喁向学矣。

孙钦昂是河南荥阳人。咸丰6年(1856年)进士后入翰林院,出任广西学政。光绪六年任兴泉永道道台,兼代理福建粮道。在任上孙钦昂,还为玉屏、紫阳、禾山等书院筹措经费。厦门多讼棍,为人承办诉讼,“颠倒黑白,缠讼不休”,孙设立“同善局”,令乡绅出面调停民间诉讼,“讼端以息”。厦门城中有“七池八河”,常有人夜间落水溺亡,孙“命匠修筑栏杆,使无溺患”,行人以为便利。设“恤无告堂”,施棺殓葬无主饿殍;设义冢埋葬无主尸骸;为贫儿接种,减少天花之患。及其离任,士民“攀留罢五都之市,饯送极百里之遥;贫民尤多泣下者”,“挥之不去。上伞盖、衣镜、旗牌数十事,却之不可”。地志也记载道:“及将离厦,海面爆竹喧天,终日不解。”

龙湫亭所在的洪塘社旧属二十一都。长久以来,该都文运不昌。邑人林应翔撰文称,“本都自明兴以来,文运未开,声教未洽。至嘉靖戊申岁,百八十余年间,起贡者一人,入黉序者、应宾兴者仅数辈。其于科第杳如也”。乡人将这中试者寥寥、入学者不多之责归咎于风水不利,因虎山“其上少峥嵘,故发祥未大”。于是特意建塔山上,以补神功之缺,并名之“凌云塔”。明代时凌云塔曾有两度重修。一次在嘉27年(1548年),其后“鳞次进泮科不乏人”;一次在万历元年1573),“不数年而文运再振”。最具代表性的是二十二年后的林应翔中进士榜。乡人归之于建塔之功效。建塔而兴文运,自然是迷信之说。兴办书院却是利民之大功德。《湖里区志》有书院一节,叙述了禾山地区书院的创办过程:

清嘉庆十年(1805),禾山各界人士就有在禾山创办书院的倡议。清咸丰十一年(1861),禾山某商前往海外为书院筹资,后院陈姓捐献书院所需之地。清同治元年(1862)书院落成,名为安睦书院。书院开办一年后,因董事之间意见不合,海外资金未能到位,遂因经费短缺停办。清光绪十年(1884),兴泉永道道台孙钦昂带头捐银400圆,兴泉永道海防同知丁惠深将洋药局每月津贴厅署50银元拨充书院经费,书院董事陈五孝廉,劝说乡绅石体恕捐2000银元以助经费。书院遂改称禾山书院。紫阳书院山长王步蟾兼任禾山书院山长,于光绪十一年重新开学。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废科举,书院停办。民国元年在原址改办禾山甲种商业学校。

禾山甲种商业学校,是禾山最早的中等学校。为华侨黄瑞坤创办,聘里绅黄瀚为校长。黄瑞坤,薛厝社人。十六岁时南渡菲律宾,经营米业。后开办“金顺昌”商行,获利甚丰,遂成富商。然“积而能散,乡中义举,靡不乐为”。清末回国积极参与公益事业。在禾山倡立禾山自治会、去毒社、戒烟局、婚嫁崇俭会等。黄瀚,仓里社人,光绪28年举人。“性淡泊,学识深邃,诗文皆戛戛独造”。曾主持厦门官立中学堂讲席,“诲人孜孜靡倦”。“以禾山文教不振,智识未开,少年多远商南洋,与侨商黄瑞坤等创办禾山甲种商业学校而为之长”,“育人甚众”。(见民国志)

4:黄瀚像

民国4年主管福建各项事务的巡按使许世英,奉命巡视沿海各县,沿途记有《闽海巡记》。614日,许氏巡视厦门禾山地区,走访双涵、江头、上店(即祥店)和禾山甲种商业学校,并留有一段记录:

十一时偕许、胡二员,乘轿由陆路看禾山乡。同行者汪道尹、陈监督、唐旅长、来知事及绅商数人。十一时半至双涵,在保婴局稍息。双涵铺户百余家,街道逼窄,略似厦门。有懋德初等高等小学一,系教会创立者。余往观时,学生皆回家午餐,询诸该校教员,云有学生五十余人。由双涵启行,经过江头。江头铺户数百家,街道秽污,过于双涵。街心覆以板,黑暗不见天日,于卫生极有妨碍,居民安之,恬不为怪,可慨也。有育元小学校一,颍川小学校一。在江头未憩,故未观。一时,到上店。上店系禾山最大之乡,居民数百家,皆黄姓。屋宇殊整齐,道路亦洁净。拟之鼓浪屿,毫无逊色。到黄绅必成家稍憩。必成字渐卿,黄姓族长,人颇公正。一时半,看商业甲种学校,校舍系禾山书院。民国二年成立,学生六十二名,分为三班。校长黄瀚代表全体学生致欢迎词。学生排列操场,演兵式体操,尚整齐,报数唱歌,皆用国语,亦可喜也。

在商业学校,许氏作训词,其中有“中国人民,有业商之经验,无商业之学问,故虽有进取之心,终落他人之后。本使甚希望诸生,毕业后,本学问以与外人竞争,使中国之商业,飞突于世界”之语,大概也就是学校办学的宗旨。

商业学校所处的后院,距离市区路途较远,交通不便,于是办学者便有了迁址之想。民国7年,校长黄瀚委托其子黄前往南洋募集资金筹办校舍。临别时,黄瀚作诗四首,题为《儿之南洋募建学舍,赋此壮其行,并以勖之》。其四云:

不为饥驱不为名,此行直觉胜班生。傥然公道存天壤,宁可前途计里程。

点铁自凭丹点就,磨针原有杵磨成。但看万水千山色,是我千丝万缕情。

民国12年,位于双涵社的新校舍建成,学校搬迁。是年,黄瀚又作《校歌示诸生》,辞云:

洪济高悬,筼筜迴还,天开浑朴古山川。

卅里炊烟,千顷耘田,登楼四顾心茫然。

衣冠族望空昔贤,桃零李荒无遗妍。百三十乡分陌阡,搏沙易散珠难联。

归来海外夸腰缠,树人树木知谁先。杜陵广厦间万千,千磨百折完数椽。

秋风秋雨犹年年,绸缪支柱期仔肩。扶桑朝日旋虞渊,莘莘学子勤精研。

拓尔大志毋戋戋,宏兹一宫垂薪传。

5:今日龙湫亭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芦苇 引用 删除 折断的芦苇   /   2016-02-27 23:45:26
介绍详尽!
芦苇 引用 删除 折断的芦苇   /   2016-02-27 23:44:53
5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6-02-27 22:09:30
5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6-02-27 22:09:29
东渡东进 引用 删除 东渡东进   /   2016-02-27 20:39:37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6-02-27 08:36:4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