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走读厦门】紫阳书院(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2-19 16:19:07

走读厦门之紫阳书院(下)

【接上篇】

杨浚去世第二年(光绪16年)的九月初六,碧山岩下的火药局爆炸。大火三日,殃及无辜,紫阳书院也遭灾难。诗人王步蟾有诗记其事:

去年孟冬厦港灾,烟尘涨天轰火雷。

千门万户半烧塌,紫阳书院同倾颓。

讲堂学舍连殿宇,可怜一旦遭劫灰。

迩来经费苦支绌,诸生膏火将减裁。

何堪更举此大役,土木砖石糜多财。

振兴文教诚急务,经之营之岂易哉?

其时官绅正仓猝,欲救穷黎乏良术。

先开粥厂活饥民,继请帑金宏赈恤。

院中同志七八人,分勘灾区敢自逸?

侵渔冒滥防奸胥,比较轻重期核实。

自维礼义苟不諐,纷纷人言又奚恤。

但忧学校终榛芜,恢复旧观尙需日。

乐峰廉访议重修,司马兼为官廨谋。

大集商人征市税,賨钱八千次第收。

丞署得六书院一,余归局费难稽求。

奎公省垣往陈臬,谁与继者楚南刘。

乡人又输金千两,材始能庀工始鸠。

遣员监视督其事,悤悤旋去不再留。

此日落成诹榖旦,丹青黝垩亦辉焕。

簪裾雅集来雍容,樽酒盘桓及夜半。

我从末座参一辞,讲席岂专论词翰。

经师易得人师难,先民有言非河汉。

吁嗟乎,

书院虽坏犹可修,士习难挽堪长叹。

主持风化归何人?障川迴澜望君彦。

(《重修紫阳书院落成偕同事诸君讌集追感往事》)

经师易得,人师难求。厦门书院幸有代代人师执教,教化得以传承。然而此时已届晚清,时局垂危,书院亦风雨飘摇。

光绪26年(1900年),王步蟾执掌书院。王步蟾“入学时,犹骑竹马与群儿嬉,岁试屡冠军”。“每骑人肩猜谜,无不中”(《民国厦门市志》),人惊为“神童”。又“精研经史,为文高华古雅”。王于光绪5年(1879年)中举后,屡次会试皆不中。曾授闽清教谕,到任后旋即辞归。借城北陈公祠开办私学,又执教禾山、紫阳书院。厦门名士叶大年、周殿熏、李禧等都出其门下。光绪30年(1904年),王步蟾卒,时年五十。

次年,清廷废除科举,书院停办,山长停聘。宣统元年(1909年)改办紫阳小学。民国27年(1938年),厦门沦陷,学校校舍遭毁,夷为平地。民国341945年)年光复后,学校复建,改称“厦港第一中心国民学校”。

紫阳书院原址所在地有街,名“紫阳街”。后因街上饲养水牛,遂改称“水牛埕巷”。民国后的市政改造,逐渐将书院痕迹抹去。在此地段上曾有过朝红小学和渔民小学。如今两校又归并为新的思明小学。紫阳书院自然更无法寻觅。

雪沧先生居紫阳时,有五律《五月六日题双华书屋》。如今读来,似乎还能从中窥见鸿山的山色,闻见碧山岩的钟磬:

迩来真好道,斗室若无哗。

山色墙头见,林阴屋角遮。

蜗涎盘藓篆,蛛网罥桐花。

时有邻钟动,黄昏月已斜。

4:碧山岩和鸿山山色

   【注】文中紫阳书院事引文,主要见《道光厦门志》之艺文志、方略志;陈庆镛、陈棨仁事引文,主要见龚显曾《亦园脞牍》陈宝琛撰陈棨仁墓志铭;杨浚事引文,见于《冠悔堂骈体文》傅以礼、张景祁序。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6-02-19 22:07:1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