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走读厦门】鼓浪屿林鹤年“怡园”:大江淘尽几英雄,都在南楼眼界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2-05 16:13:18

大江淘尽几英雄,都在南楼眼界中

——鼓浪屿林鹤年“怡园”

鼓浪屿怡园是晚清的作品,《厦门文物志》记载道:

怡园:现福建路24号。由晚清福建爱国诗人林鹤年建造于19世纪末。坐东南朝西北,砖木结构,共3(含地下防潮层),占地面积1496平方米,建筑面积516平方米。采用缩进式四面坡折顶,檐口出挑小,线脚下环饰一周红砖饰物。石砌防潮层以上通体为密缝清水红砖墙面。建筑设计采用左、右角楼加中间直廊的模式。角楼平面为八边形,开弧顶窗。直廊采用券顶红砖方柱和宝瓶栏杆。首层主入口门廊外设置与防潮层等高的护栏石登阶。整体外观为西洋式风格,内部平面设计则仿照闽南古厝四室一厅的格局。……

怡园主人林鹤年,字谦章,号氅云,祖籍安溪。“少岐嶷(聪慧),博涉群书。为文有英气,尤工于诗”。光8年(1882)中举,次年,应礼部试,任“国史馆謄录官”。后出任知县,再任工部虞衡司郎中。光绪18年(1892年),林鹤年渡台,承办茶厘船捐等局务。又应台湾巡抚邵友濂之请,受台湾富商林维源之聘,“商办抚垦拓地”,使“数百里悉皆向化”,“又购西洋机器以兴水利,创办金矿、樟脑”。林鹤年在台,“暇则与台湾士绅立吟社酬唱,虽匡攘(救国)之中恒不忘吟咏”。时人将其与康有为、梁启超、黄遵宪、丘逢甲等并列,称为“诗中八贤”。海沧邱菽园的《诗中八贤歌》颂曰:

林四风神成一家,绝句高唱天半霞。

诗成寄我南海涯,风弦水调铜琵琶。

“风弦水调铜琵琶”,言其诗风有如苏东坡慷慨激愤。徐世昌的《晚晴簃诗汇》评林鹤年诗“诗雄深沉郁,兼有清丽之辞”,“于闽派中自成一格也。”

甲午战争,台湾告警。林鹤年积极襄助前敌军务,参与筹划海防,被“保以道员用,加按察使衔”。然形势急剧恶化,林鹤年“知台事不可为,遂尽室内渡”。此后林鹤年定居厦门, “回首枪林炮雨、一霎沧桑,公酒后纵谈,未尝不涔涔泪下也”。其作有《丁酉四月初七日,厦门东望台澎,泣而有赋》,悲愤交集:

海上燕云涕泪多,擎天无力奈天何。

仓皇赤壁谁诸葛,还我珠崖望伏波。

祖邈临江空击楫,鲁阳挥日竟沉戈。

鲲身魔耳屠龙会,匹马中原志未磨。

内渡之后,林鹤年“辟地鼓浪屿莳花草,取怡怡之义名其园”,遂有“怡园”。“怡怡”者,安适自得貌也。林鹤年有《厦门鼓浪屿卜居》四首,说筑楼之事,其三:

洋场楼槛碧玲珑,百扇晶窗九曲通。

地占高寒清弄影,室生虚白健凌空。

竹头木屑还储用,月斧云斤愧未工。

唾手燕云珠合浦,隔篱呼取到邻翁。

诗末自注道:“园楼购自西商”。而在筑园过程中,诗人又“于地掘得小桃源石额”。掘得的石额,中题“小桃源”大字,署款“道光丙戌秋七月,镜叟”。其后有小字题跋:

永春州一名桃源,嘉庆庚申冬长儿占鳌随余官学正。课士之暇,问山寻水,依□靖节记中景色也。转瞬间,阅今二十六年,而长儿复莅是州学正。此中奇缘殆有前定。余虽未有再至其地,而乡望之情犹恋恋焉。因以小桃源名之。

林鹤年在文后再加跋:

避氛内渡,筑园得吕不翁书小桃源石刻,人以为谶,爰嵌诸壁。光绪丙申夏林鹤年跋。

“吕不翁”,即道光年间厦门书法家吕世宜。吕世宜的永春题刻,何以流落海中小岛。事多蹊跷,无从考证。却也让林鹤年以为谶(预兆),与“怡园”之意相吻合。诗人写诗道:

心清何地不桃源,鸡犬桑麻任笑喧。

半亩楼台偏近水,数家花竹自成村。

敢嗟白发犹萍梗,重味青灯胜菜根。

听说中朝论强学,且将农政课山园。

其实,晚清乱世哪里有桃源可居。在后来的诗歌中诗人感叹,鼓浪屿蕞尔小岛华洋杂居(“岛屿分华夷”),卧榻之旁外人酣睡(“卧榻甘鼾睡”)。放眼看去,《辛丑条约》后的中国“东望失燕云,迸作珠厓弃”,鼓浪屿也将“万国作公地”。诗人慨叹“已无干净土”,因而悔作桃源避”。(见林鹤年《怡园开樽》)

内渡以来,林鹤年并没有闲着。戊戌(1898年)年间,林鹤年到工部就职,奉命维修“陪祀列坛”,也参与校注光绪帝将派发群臣的洋务读本《校邠庐抗议》。其间他上“疏陈商务六条”。“然以事多沮棘(阻碍),难售素志,且维新、守旧,朝政纷更其间”,鹤年痛心道“时局至此,上下犹以意气争乎?”于是“浩然告归”。居厦期间,倡办东亚书院。地方上“凡轮船、矿务、报馆、平粜等事,均因其言而成”,“鼓浪屿拟作公地,公又力争主权,遂有设华董之议”。

林鹤年“性情肫挚(真挚诚恳)”,“接人蔼蔼有大度”。怡园也成为内渡宦绅和来厦名流的萃集之所。如林维源、施士洁、陈棨仁常为座上客,后来的连横也曾数次到访。连氏有《重过怡园晤林景商》三首:

其一

片帆又向鹭门来,千里风云郁不开。

落叶打头同看剑,对花洒泪忍衔杯。

扶余作客留豪气,江左伤时赋大哀。

我与林逋曾旧约,振兴亚局仗群材。

其二

湖山十笏辟园林,安石风怀又见今。

鹿耳礁留云意湿,龙头渡拍浪声淫。

每忧割肉分图籍,谁解烹鱼溉釜鬵?

同上日光岩畔望,海天何处问升沈。

其三

拔剑狂歌试鹿泉,延平霸业委荒烟。

挥戈再拓田横岛,击楫齐追祖逖船。

眼看群雄张国力,心期吾党振民权。

西乡月照风犹昨,天下兴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