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因为爱好,2007年12月在《厦门网》建立此博客,2007年12月31日又建立个人网站《洪门·华侨·致公》(/www.hmyzg.com)。我把三十年来收集、撰写的资料上传到博客和网站,望借此与广大网友交流、探讨............

侨生“串联”的故事--(王起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2-15 22:02:33 / 个人分类:归侨故事

汕头烈士纪念碑前高举“红宝书”,宣誓“下定决心、不怕恓性”


后排右起:王起鹍(缅甸)、张念意(印尼)、林凤娇(印尼)、洪锦绣(柬埔寨)、林秀珠(印尼侨生);前排右起:杨初艺(印尼)、黄玉蓝(沙老越)、黄育兰(印尼)

外地革命师生临时乘车证(收藏)



  “串联”是指“文革”期间全国各地的学生到北京或各地互相之间,交流革命经验的活动。从1966年9月5日起,全国大、中学校在全国范围内点然了“大串联”,这种数以千万人计的乘车、吃饭、住宿都不要钱的“大串联”,给铁路运输和国民经济带来极大的压力,也造成秩序严重混乱。

  我们许多刚回国就学的集美侨校侨生,受到“文革”的冲击,且带着“华侨”身份还不敢冒然追随,至到10月中旬部份同学才“自由组合”地投入“串联”之路……

  我和同班的林凤娇、林秀珠(印尼侨生)、洪锦绣(柬埔寨)、黄玉蓝(沙老越)及其他高年级的杨初艺、黄育兰、张念意等印尼侨生共12人打起背包徒步出发,经过漳州、诏安抵达汕头,在汕头做了休整,并在烈士纪念碑前高举“红宝书”,宣誓“下定决心、不怕恓性”,继续走“长征”之路,向首都“进京”。

  为了赶在10月底抵达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接见,凭着学生证我们从广州乘坐火车经湖南、上海进北京……

  当时每趟列车都是严重超载,很难挤上去,我们只好分成两批。挤上车的也没有地方可坐,甚至是一条腿站着,累了换另一条腿站,厕所都挤了6个人。尿急的学生用牙杯小便,然后叫人从窗口倒出去。我们男士轮流横躺在椅座下休息,行李架上几乎都坐(躺)满学生,每到停靠站点,都是从窗口进出购买食品或上卫生间。

到上海,我们住宿在复旦大学,一进房间(其实是教室),地上铺的是竹蓆,提供暖气,不觉得太冷,但出门时冷得呱呱叫,一路上林凤娇、张念意等同学负责抄“大字报”,以便回去后“相互学习交流”。

  11月2日,我们抵达北京,住宿在北京机械学院教室,“床铺”都是由课桌拼成的,我们把背包摊开,就呼呼睡大觉,因为我们被告知,明天(3日),要起早到长安街集合并接受毛主席的接见……

3日上午,是毛主席第六次接见红卫兵,人数比前几次都多,有200万人。当毛主席乘坐的敞篷吉普车从我们面前经过时,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响彻云霄,激动场面难于形容........

  我们在北京四天,每人持有一张“外地革命师生临时乘车证”,在北京免费乘坐汽车、电车,我们到天安门、故宫和长城参观游览。

在机械学院食堂,看到一些南方学生披着棉被去吃飯的。由于我们来自福建前线的学生,知道是华侨学生,得到不少优待,可以吃上白米饭或馒头,我们想尝一下窝窩头,服务员也不给。由于印尼侨生带着浓浓的“印尼腔”,吃饭、购物造成交流的不便,然而柬埔寨侨生洪锦绣(时任侨校播音员),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出色的表达能力,不但受到北方学生的赞誉,而且她和杨初艺同学一路成为我们特殊群体的“导游”和“翻译”……

  我们回到集美侨校不久,11月1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通知,决定从11月21日起“一律暂停来北京和到各地进行串连”,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批参加“大串联”的队伍了。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9-12-17 08:39:07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9-12-16 17:52:56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9-12-16 17:52:50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9-12-16 07:29:5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