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用心感悟人生,用情书写文字,用文字荡涤心灵。愿我们彼此心灵沟通,真情交流,激荡生命的至情。

云淡风清(短篇小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11-13 10:09:12

一年四季中,我最爱秋天。爱秋天的天,高远而纯净;爱秋天的风,清新而凉爽;爱秋天的雨,绵密而灵逸;爱秋天的色彩,缤纷而绚丽;爱秋天的气氛,成熟而迷人。

                                      ——作者题记

 

    十月的X城,南方的秋天,天是无比湛蓝的,风是柔和多情的,城市的色彩绚烂迷离,只是阳光的味道未免太过强烈鲜明,令人情绪高亢。邱梦洁独自来到会展中心参观在这里举办的秋季全国观赏鱼展会。或许是由于城市生活的压力太大,有许多人喜欢上赏鱼这项有益于健康与平静的爱好。这天来会展中心赏鱼的人可真多啊!邱梦洁在人潮中望着各式各样五彩斑斓的游鱼,脚步跟着往前挪动,以免被人碰着。正当她沉浸在游鱼的世界里,突然一声稚嫩的童言童语打破了她的沉思。

 

   “爸爸,这鱼生下来身上就那么多颜色,那么多条纹吗?”一个虎头虎脑的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好奇地问他的父亲。

 

    站在小男孩身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中等身材,还算俊朗,不过脸上终究逃不过岁月的痕迹,略有点沧桑的容颜。他以慈爱的眼神看着小男孩,微笑地回答:“那当然是,有些鱼的品种生来就是这样的!”

 

   “哦,真漂亮的小鱼,爸爸,你能再买几条给我吗?我好喜欢这里的鱼啊!”小男孩目不转睛地望着缸里的游鱼,小手还不时地抚摸着鱼缸。

 

    “可以啊,儿子,你喜欢,我们等会就买回家去!”爸爸爽快的答应。

 

    “太好啦,太好啦!”小男孩欢呼雀跃,蹦蹦跳跳地跟在父亲的后面。

 

    邱梦洁看着眼前这一幕,心想:可惜自己小时候没有举办这样的鱼展会,要不,父亲也会带着她去参观的。但童年养鱼、喂鱼的情景至今还清晰地存留在她的脑海: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她家住在老市区小街巷里的老房子,红砖青瓦,庭院很大,是爷爷奶奶的种植园,他们栽花种树:桑树、桂花树、玉兰花、昙花……不过,梦洁的父亲却爱好养鱼、赏鱼,所以自梦洁懂事起,也懂得了喂鱼、赏鱼,父亲买了金鱼回家放在搪瓷盆里,甚至放进水瓮中,梦洁时常抱着搪瓷盆看小鱼,或者坐在搪瓷盆旁边喂养小鱼,有时就到水瓮旁边探着脑袋寻找小鱼。她小小的心思里,真希望自己也能变成一条一天到晚自由自在游泳的鱼。

 

    那毕竟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大家的经济都不富裕,养鱼对于城市居民来说也是件很奢侈的事,但梦洁的父亲宠爱梦洁,依然满足她的好奇,只是养鱼的条件实在有限,然而就是那么几条小鱼给梦洁的童年带来了无限的乐趣,也从小培养了这一充满情趣的爱好。

 

    记忆陡然被翻起,又迅速地拉回来,在这人群喧嚣中,她仿佛是被挤在人群中的一尾鱼,却不能任意游走,只能亦步亦趋,慢慢挪移脚步。终于逛完整个鱼展会,走出大门,透了口气,抬望眼,只见午后的天依旧很蓝,阳光依旧明媚。

 

    趁着那么晴朗的天气,邱梦洁打算在环岛路上闲云散淡地挥霍一下午后时光。正当她朝环岛路方向走去,准备过马路的时候,她打开手机微信,看见一陌生微友的头像上有红色数字,甚是好奇,不知道此人是谁。等过了马路,走到树荫底下,她快速点击头像,打开消息栏,看到此人的一大段留言:您好!我知道您现在已经成为一名作家,我是您的粉丝,前天看完了您的回忆杏林纺织厂母子宿舍的散文,情真意切,同样勾起我的回忆。我也是杏林纺织厂的子弟,也有同样的童年经历,上星期还特地带儿子到杏林纺织厂看看,老地方依旧在,只是旧貌已换新颜……期待您能继续创作佳作,祝福!

 

    情真字切,这或许是有着同样经历的人才能有的真情感。梦洁断定这是一位男粉丝,惊喜的同时又感觉讶异,她敏感的发觉这未曾谋面的粉丝似乎曾经认识过,至少有一面之缘。这种想法一直盘旋在她的脑子里、心里,继而奔流于全身血液里。本以为可以放松的午后环岛路漫步,变得不放松,不轻松,反而是满脑狐疑,满心猜疑……

 

    此人会是谁呢?真的只是纯粹的粉丝吗?还是……

 

    这天晚上,邱梦洁在母亲家里吃完饭,坐在大厅和妈妈、妹妹边吃水果,边闲聊。交谈中,梦洁提起小时候在杏林母子宿舍度过的陈年往事,三人便聊得甚欢。母亲感慨:“三、四十年过去了,自退休后,我也二十多年没去过那里了……”说话间,她眉宇凝神,意味深长。妹妹一时无语,默默地走进她的卧室。梦洁见母亲若有所思,安慰到:“那老房子当时都已经破旧不堪,若是保留到现在可以算是‘老古董’了。如今,杏林已经成了海沧区,经济大发展,纺织厂早已退出历史舞台,那母子宿舍早就该翻修新建高楼大厦了!”

 

   “那肯定是!”母亲也肯定地回答。

 

    “就是,找个时间,我替你去看一眼,拍几张‘美照’回来让你瞧瞧,要不你得害‘相思病’了,呵呵!”

 

    说笑间,梦洁背起包,起身告别父母,回到自己的小屋。她一个人独自居住,不大的一房一厅套房,离母亲家不远,步行十几分钟左右,这样一家人彼此都能互相照应。梦洁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习惯性地打开电脑,播放音乐,音箱声量放得特别大,播放的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及台湾经典的流行歌曲,例如高林生的《牵挂你的人是我》、毛宁的《涛声依旧》《心雨》、费玉清的《一剪梅》、吕方的《朋友,别哭》……这些老歌百听不厌,回味无穷。

 

    “情愿围在你怀中,围在你温柔,不想一个人寂寞,无边漂泊,就像鱼儿水中游,你的心河流向我,不眠不休的追求。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啊鱼不停游,一天到晚想你的人啊不停休。从来不想回头,不问天长地久,因为我的爱覆水难收。多少喜乐在心中慢慢游,多少忧愁不肯走,流向心头,就像鱼儿水里游,永远不问结果。他们知道爱情没有尽头,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啊鱼不停游,一天到晚想你的人啊爱不停休。沧海辽阔,再也不能回首,只要你心里永远留我……”这时,正播放这首《一天到晚游泳的鱼》,邱梦洁很喜欢这首歌,其实与其说喜欢这首歌,还不如说是缅怀唱这首歌的那个笑容灿烂,像个纯真的大男孩的张雨生,亦或是缅怀自己曾经有过的那段无知的青春岁月,缅怀那些热情真诚的人和事以及生命中经历的苦痛。

 

    一边听歌,她一边玩手机,刷微信。这时候,她又发现早上给她发微信的哪位男粉丝又来找她了。

 

   “您好,在吗?”

 

   “哦,您好,在的。”

 

   “不好意思,打扰您,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刚好您现在有空。”

 

   “不用客气的。”

 

   “很高兴能有幸认识杏林纺织厂的子弟,我可以冒昧地问您一个问题吗?”

 

    梦洁不知道此人会提出什么问题,但还是答应了,“好的,您问吧!”

 

   “谢谢,您还记得您曾经认识一个大你五六岁的男人,在街道办工作,也是杏林纺织厂的子弟,还记得吗?”

 

    梦洁被这一问,怔了一下,脑子迅速转到,记忆闸门逐渐打开:十几年前,确实有这样一个男孩出现,只是这缘分未能圆满……

 

    梦洁想到这里,回信息:是的,还记得的,他现在还好吗?

 

    “谢谢您还记得他,他是我最好的同学,铁杆兄弟,同是杏林纺织厂的子弟,一同长大,一同成长。他也看了你的那篇回忆文章,也很有感触,让我向您转达问候,并祝福您生活愉快,万事如意!”

 

    这么真诚的祝福和思念,让梦洁阻挡不住回忆,往事如流水般倾泻而出:那是梦洁三十出头的年纪,这真是个特别尴尬的年龄,特别是女人到了这个年纪还单身,那更是令自己尴尬。而在这个时候,总有好心的阿姨、大妈、大婶会很热情地围着你转,不管路上遇到,还是打电话,都是要为你牵线搭桥。你即使百般不愿意,找借口推辞,她们还是很坚持,你最后总会被她们的热情所打动,跟着今天见这个,明儿看那个,搞得自己像百货公司的货品一般,晕头转项,可又不得不相信她们的忠告:女人嘛,总是要嫁出去的,所以得找到一个好的归宿。”在这样的信念指引下,邱梦洁认识了这样的一个本地男孩余少雄,听说余少雄的母亲也是杏林纺织厂的职工,便有几分亲切感,交往了几次,印象不坏。梦洁觉得余少雄虽说不算年轻,但还算俊朗,性格温和,挺好相处的,只是几次的交往并没有激荡起梦洁对爱的强烈渴求,或者说他们之间还未能碰撞出爱情的火花。不过,余少雄打电话来,梦洁并没有拒绝,还是很耐心地与他聊天,甚至他继续邀请她一起出游,她也没有断然拒绝,还是答应下来。记得那在一个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的周末午后,余少雄约梦洁到会展中心参观全国鱼展会。听说是鱼展会,梦洁当然没有拒绝,如期赴约。他们一同逛会展,边逛边聊,从少雄口中,她得知他从小也喜欢养鱼,现在的唯一业余爱好就是养鱼,不仅如此,少雄还有个愿望就是将来有个小家庭,有一大套房子,还要喂养一大缸各式各样的鱼。梦洁听他讲得眉飞色舞,尽管无法感同身受,不过内心还是希望他能如愿以偿。逛完鱼展会,他俩走出会展中心,来到环岛路上,看到许多小孩在大人的带领下放风筝,少雄很兴奋,还不时地叫梦洁朝天上看这只,瞧那只,梦洁的眼睛忙极了,脖子也很酸疼。正当她忙着看风筝的时候,余少雄不知是故意还是不经意的搂住她的腰……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梦洁心猛地一抖,不知所措……那天晚上,邱梦洁回到家里,心情矛盾极了,左思右想,以致一夜难眠……

 

    回想过去,又看着微信,看着如此深情款款的文字:我的好友、铁杆兄弟现在生活得很好,据说认识你的时候是在街道办工作,过了一两年就辞去那里的工作到一家国有企业上班。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外地女孩,不久就结婚了。现在,他们的儿子也已经五六岁了。

 

    文字静静地流淌,隔着屏幕也能感到对方的赤诚的温度,梦洁没有打扰他。这时,他又发来一张男孩的照片,并告诉梦洁这就是好友的儿子。

 

    “长得真是可爱,虎头虎脑,祝福他!”梦洁回到。

 

    “谢谢你,我会转达,我同学是个朴实、厚道的人,他的老婆虽说是外地女孩,但特别勤快能干,在大型企业搞人事,工作能力也很强,结婚不久,他们就购买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从父母家搬出来自己住。我们两家人现在都离开杏林,在岛内居住,平时常联系,关系特别好!”

 

   “真羡慕你们,一辈子的朋友,一辈子的友情,真好!”

 

   “是啊,对了,我好想有他夫人的一张照片,我可以发给你看看吗?”

 

    这一问,倒让梦洁有点为难,但是,她仍然没有拒绝,回到:“可以的!”

 

    这时候,一张中年女人的照片呈现在梦洁的眼前,不管如何,梦洁都要很客气地回复:不错,确实是又漂亮又有气质,一看就知道是个能干的女人,他真有福气,真心祝福他!

 

   “谢谢你的祝福,也希望你能早日心想事成,生活美满!时间不早了,不打扰了,晚安!”

 

   “晚安!”

 

    邱梦洁觉得一切似乎是冥冥之中有安排,多年前的不辞而别,无疾而终,其实也不是因为那一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其实……如今想来也是多余,而今晚已经为这个故事画上圆满的句号。尽管对梦洁来说,内心有些失落,但稍稍冷静后,她还是感到一种被朋友信任的快乐和幸福。

 

    那一个晚上,梦洁没有辗转反侧,而是听着手机里的音乐,齐秦的《往事随风》进入梦乡。第二天清晨,她早早起床,心情愉悦,走出家门上班去。路上,她望了望天,天蓝云淡,清风拂面,柔和清爽。

 

    曾经沧海,无限感慨,让往事如风,日子依旧,生活依旧。

 

    那天早上下班,邱梦洁经过传达室,传达室的保安大叔叫住她,告诉她快递送来一大捧鲜花,但没有留下姓名和地址……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9-01-12 10:16:01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8-12-12 20:27:58
5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12-07 15:19:51
5
刘洁成 引用 删除 刘洁成   /   2018-11-21 14:11:00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8-11-13 21:51:26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8-11-13 19:56:36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11-13 18:30:44
5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8-11-13 18:26:40
5
“QQ星(我要拍)”视界 引用 删除 XMSEASHINE   /   2018-11-13 12:57:4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