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用心感悟人生,用情书写文字,用文字荡涤心灵。愿我们彼此心灵沟通,真情交流,激荡生命的至情。

再见了,杏林纺织厂母子宿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5-16 10:04:19

   

 

母亲自19岁就远离家,来到郊区杏林纺织厂就业,成了一名纺织女工。

 

我打小也生活在杏林,只是因为母亲上班忙,无暇顾及,便带回奶奶家,由父亲和奶奶看管。但很多时间,父亲会带我到杏林找母亲,就住在纺织厂的母子宿舍。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杏林是厦门的郊区,纺织厂在白泉市场对面不远处的纺织路上。它的周围还有许多稻田。纺织厂的大门,在一条巷子里,得走大概五六百米的样子。巷子口到处都是土堆,还有一个临时搭建的厕所,连指示牌都是用随意的木头竖起来的。从纺织厂的大门右侧小巷走进去,七拐八绕后,就会看见一片宿舍群,那就是母子宿舍。记忆中宿舍群起码有二十排,每一排分前后,各有十几间宿舍,当时规模还是蛮大的。

 

当时,我年纪小,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很喜欢住在那里。我也不知道这宿舍究竟何时建起的,我只感觉当时的宿舍已经破旧不堪,屋子内是最普通的瓦片,地板铺的就是青砖,厨房更是简陋,而且黑漆漆的,只放置一个简易的煤炉灶,烧的是蜂窝煤。屋子和厨房中间是一排水池,水池的内侧和外侧都爬满了青苔,这是时间的见证。

 

一排的母子宿舍前后各有一间宿舍,只隔着一堵半空的墙,前后人家说话的声音清晰可闻,尤其是纺织女工的音量都特别大,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想必是母亲和工友们经常以吆喝的方式互相呼唤起床上班。

 

我喜欢住在这里,因为能吃到许多厦门岛内没有的东西。牧羊人牵着小羊羔来了,母亲会赶紧拿一个口杯去买羊奶;母亲上早班,下午下班后,会赶紧到菜市场买新鲜的螃蟹、梭子蟹……这些都多么的诱人啊!

 

清晨时分,我还在甜美的梦乡里,忽然会被广播声吵醒,原来是纺织厂的广播开始了。广播的内容大多是跟政治有关吧,我年纪小,不感兴趣,也听不懂,但这雷鸣般的唤醒声是不能忘记的。

 

还有几个大清早,我要单独等上夜班的母亲回宿舍,等待的心情是极其难熬的。当我醒来发现一个人在屋子里,胆小的我已经大气不敢出了,衣服也没穿,就蹦下床,搬个椅子坐在门前等母亲,屋子的大门没关,但有个小木门搁在中间。我眼巴巴地看着母亲的工友从门前经过,心想:妈妈怎么还不回来?这些人要是我妈妈就好了!妈妈,你快回来吧!不过,也有好心的工友看见我,就凑过来安慰我:“小虹,你妈妈快下班了,马上回来了!”这暖心的话语直入我心底,抚慰我难受的心情,让我相信母亲马上就回来了。过了不久,母亲真的回来了,我的泪水终被欢笑压制回去了。

 

在母子宿舍居住的日子里,我有几个玩得很好的小伙伴,还有左邻右舍的阿姨都很疼爱我。所谓“母子宿舍”,一般都住着家属,所以孩子也特别多,我自然就有许多玩伴。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个盛夏的中午,骄阳似火,我跟着一个大我三、四岁的姐姐趁母亲上中班睡觉的时候到白泉路上疯玩,我们去了新华书店、百货商店、冰厅等。这一疯跑,让我大开眼界,觉得杏林原来还是很大的,生活真的是很好玩的,但回家换来的却是母亲的责骂和好几碗的冰绿豆汤。

 

不过,孩子们也不只是会疯玩而已,好读书的孩子还是很多的。父亲常对我说,住在我们宿舍斜对面的一对姐弟非常爱学习,爱看书,那姐姐才小学三年级就捧读世界名著的,清晰地记得父亲说她读的是《茶花女》。父亲每每对我说起,总是一副赞赏的口气,然后就苦口婆心地劝我要热爱阅读。

 

我更喜欢的是夏日的黄昏,真是一幅“乡村黄昏闲趣图”。母子宿舍的邻居们都会在此时把做好的饭菜搬到宿舍前空旷的场地上,围坐在一起分享美食,边吃边说说笑笑,那顿晚餐感觉特别美味。吃完晚饭,日落西山,夜幕降临,收拾完碗筷,大家就泡茶、聊天,小孩子们就玩耍、嬉戏。那时,人是淳朴的,大家的关系是非常友好和谐的。

 

到了夜晚,母子宿舍的四围则异常安静,确切说是寂静,唯有蛙鸣虫叫的声响。宿舍内,人们的说话声也不见了,或者主动把音量控制在悄悄话的范围,以免打扰邻居的休息。大家都是纺织女工,工作都非常辛苦,最需要的是足够的睡眠,才能支撑高强度的工作。

 

有这么一个深夜,令我刻骨铭心。那是我读小学一年级的寒假,母亲带着我和妹妹住在母子宿舍,刚好有一个工友的女儿,大概和我妹差不多年纪,也是四岁左右的样子,她来和我们一起玩,晚上就和我们同住。可是,到了八点多的时候,她突然告诉我她要回她妈妈的宿舍,我说不行,外面乌漆嘛黑的,都是农田,怎么回去?她急得大哭,说是要回去大便,这可犯难了,硬是要回去,我可真的是不知所措。幸好,过了不久,她妈妈来宿舍把她带回去了。可是,那一晚,我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一夜不敢入眠,见熟睡的妹妹睡得那么香,就不断地摇醒她,让她配我说话。可是,妹妹说不了几句话,又睡过去了。最后,我也熬不住,睡着了。

 

最后一次住在母子宿舍是三年级的暑假。那次,父亲带我来看望母亲,住了一周多的时间。父亲喜欢带我到处走走,边走边介绍生活中的事物,他都是这样在生活实践中教导我的。父亲知道我喜欢吃冰棒,特别带我到冰厅吃冷饮,然后带我穿过白泉市场,来到电影院。那电影院不大,外观也很简陋,但当时能看场电影对我们来说已经很奢侈。买完了票,父亲见有一群和我年纪相仿的小孩子背着保温杯,摇着铃铛,赤着脚,在卖棍。父亲马上教育我:“你看,那些孩子和你差不多年纪,他们都在卖冰棍,挣钱讨生活了。你还有冰棍吃,有电影看,很幸福了。你要好好读书……”当时的我,其实是似懂非懂的。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那部印度电影《仅有爱情是不够的》,时间过去将近四十年了,电影的内容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所以说,童年生活的沉淀为将来打下了基础。

 

杏林纺织厂的母子宿舍,如今已不复存在。去年暑假,我特地到那里去看看,在原来的那片地方盖起了崭新的宿舍楼,还有一些空地。虽然不见旧日老屋的踪影,但是了却我回来看看的心愿。

 

再见了,杏林纺织厂母子宿舍,那是我童年快乐的摇篮,幸福的所在,无论时间如何变幻推移,你终将在我的心里,在我记忆的最深处!

 

 

                                                    张碧虹

                                                   2018.5.16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8-06-01 10:18:09
5
西滨老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西滨老陈   /   2018-05-18 16:37:57
西滨老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西滨老陈   /   2018-05-18 16:37:47
5
文灶豪士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文灶豪士   /   2018-05-17 16:55:26
难舍的杏林情怀,熟悉。
文灶豪士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文灶豪士   /   2018-05-17 16:53:27
5
(黄坚定)厦门坚定文化传媒...... 引用 删除 xmhjd   /   2018-05-17 16:38:07
一模一样的宿舍,在广州红专厂却是另外一番景象,稍微改造就立马成为高大上的艺术小别墅。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5-17 10:50:52
真实感人。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5-17 10:50:45
真实感人。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5-17 10:49:50
5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8-05-16 21:41:23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8-05-16 21:41:09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05-16 18:06:57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8-05-16 15:52:40
5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8-05-16 11:12:21
不是说要写诗了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