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一粒麦子,烧荒的时候,被烤黄…… 电子邮件:hyb@sunnews.cn
hyb

hyb

当然有时候我也困惑,为了一个鸡蛋而失去了一只手指,值得吗?转念一想:不值得,但是我觉得痛快,这才是我自己。本来我应该没事,但是我的刀没以前快。我以前快是因为我直接,认为对就去做,从来不会想什么代价。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变,但后来我发觉我错了。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4671
  • 日志数: 86
  • 图片数: 3
  • 建立时间: 2008-12-06
  • 更新时间: 2010-07-0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