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发布新日志

  • 兰吐幽香竹弄影

    2013-07-26 07:26:31

    厦门六月雨初歇,兰吐幽香竹弄影。。。。。。。。。。谢谢博友赠兰草。

  • 小聚曾厝垵

    2012-08-07 13:36:52

      

    昨过曾厝垵,一大清早这里已车水马龙,村口背着行囊进去和拖着行囊出来的小情侣们摩肩接踵,村子不见袅袅炊烟,不是 “断炊”,只见遍布村里巷道食摊你可以吃到南北中西早点,有地瓜稀饭也有三明治。近期村落文化高涨,取代了之前夜间的大排档文化。

    信步往小巷深处走去,喧嚣渐远,逆光处见一桃红色圆形有机玻璃灯箱上书“老房子”,难道“足浴店”开到这里?往下一看两个鲜红的凸字“古厝” 粘在一座破败的红砖屋的残壁上,在这大拆迁的年代幸存之屋显得珍贵起来了,这“古厝”大门拉着一帘怪诞涂鸦的铝合金卷闸门,门上挂着一块仿旧的木匾,镌刻着 “滙文铺” 三个字,此时身后有人唤“大叔”,乐呵呵的满腮胡渣的不就是“野史”野铺主吗,真来得巧了。

    入得“滙文铺”满铺子的物件,有点文艺有点怀旧,引来妙龄女子穿梭其间,柜上放着几方金石篆刻,质地温润绵细,刀法浑朴苍劲,那是出自于胡八兄之手,算来胡八兄与石头打交道足有四十年之功力了,在厦门罕有人能出其左右。进而邀胡八兄和几位故旧相聚“滙文铺”,于葡萄架下绰绰日影观摩胡八兄演绎“疯狂石头”,但见胡兄手握钢刀对着石料,刀锋过处齑粉如雪,一会印纽上活现出一头“可爱的顾门狮”,赞之巧夺天工。

    一会日已当午,过了眼福便去饱腹,席间聆听斌哥纵横古今,很消暑。可惜开车不能和大家尽兴两杯,改日当徒步应战。

  • 紫藤花开

    2012-03-27 21:24:07

           炮仗花被风纷纷吹落之时,紫藤花却悄然随风起舞。紫藤花是去年尝试新种,本应种植避风处,奈何我这地高风疾,也只能将就落盆。竟也春暖花开。比原先棚上的炮仗花还热闹。随手拍几张贴上来纪念之。

  • william不知何处去,此地空余滙文舖

    2012-02-08 21:15:51

    昨天下午途径曾厝垵不禁对海博前段时间出现的滙文舖感兴趣,随即下车摸进村子。。。。。。。。。

  • 老梅花开

    2012-02-05 07:59:42

    江梅   杜甫:梅蕊腊前破,梅花年后多。 绝知春意好,最奈客愁何? 雪树元同色,江风亦自波。 故园不可见,巫岫郁嵯峨。

    摄于壬辰立春

  • 老梅迟迟不迎春

    2012-01-29 09:58:51

           家里梅花过了初五方见花蕾开裂一道细微的粉色,究竟是今年春节来得早,还是老梅无力迎新春.顺向众博友拜个晚年.

  • 双休日

    2011-10-17 06:38:56

           转眼秋天到,无需移兰入暖房。厦门这个季节是最适合室外活动,自黄金周来我一直拒绝出门被挤,也不出门挤人,无论张三李四来约,通通被我请上山喝茶。喧嚣的黄金周总算过去了,也迎来最宁静的第一个周日,晨曦也显露秋光的妩媚,我依旧上山喝茶。

    周六朋友的小孩看山上的野猫肚子饿了,很大方的将他最喜欢吃的“薯愿”通通喂猫,刹那间漫山野猫群集,大人喝茶,小孩逗猫,一派和谐。

            周日清晨在南普陀菩提树下喝茶,朋友如约而至,说到路过“放生池”看到满池王八、塘鲺、鸭子等拥挤不堪,感叹到王八尚却如此,人能好道哪里。

           近午朋友提议到海沧,我意到漳州走走,想不到朋友近年来对漳州大熟,说既然刚看到拥挤的“龟”世界,中午就去漳州“老龟风味馆”,单说闽南的五香卷,老龟店叫“六香”就不一样,不到一小时就到该店,坐下不久就满满一桌的“风味菜”了。手抓面、炸六香、炸小溪虾、糯米大肠、蚝煎、骨髓汤眼见为实看图,但愿漳州不要在同城化后将这些老传统美食丢了。弄得引进“台湾小吃”。

     以下是漳州仅存的一段老街,两座建筑记录着帝国主义很早就来到漳州了,白色的是天主教堂,褐色的是基督教堂,两堂紧邻。当年的传教士一定也喜欢漳州的手抓面吧或者“炸六香”。

  • 黄昏,鸽子飞过窗前

    2011-07-26 23:14:40

  • 仲夏黄昏

    2011-07-09 07:55:02

          傍晚,阳光还是那么火燎,在电脑前呆久眼都花了,换一身短衫裤便上鸿山散步。斜阳透过黄槿树圆圆的叶片一路斑驳陆离,途见落蝉无数,蝉噪却依旧不绝于耳,与荷塘的蛙鸣演绎着仲夏黄昏仲夏黄昏,此时山风穿过凉亭仲夏黄昏,我在其间仲夏黄昏

          大热天不上山顶的亭子,北面有个小门,下去二十来阶陡窄石阶,别有一番天地,僻静。10多年前常和朋友常在哪里泡茶,山崖下人迹罕至,北面可鸟瞰厦门老城区,东西走向有崎岖蜿蜒的石径,旁有一石镌刻着“天斧神功”,详看那石头原来是和旁边的巨石一体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裂并恰如其分的立在此处。

          此门就是嘉兴寨寨门,位于鸿山南面,从大生里的山门直上,树丛石径常见野猫出没。走到这里可能已经汗流浃背了吧,别担心左边一座豪华公厕,可以进去免费方便盥洗,

          嘉兴寨上喝茶处旁的老榕树,清晨常有游客在此喝茶,夏日我喜欢在榕树的对面屋棚下喝茶,在这蝉噪时分,清晨和日落时候最好别在树下,否则洒你一头雾水(蝉尿)。


          这就是那只断线风筝的家,看到了吧,刚燃烧过的凤凰树格外的翠绿,那断线的风筝依旧缠绕其枝。

           站在这里可以一览鼓浪屿的日出日落,鹭江的潮起潮落。遗憾的是厦门沿岸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蚕食了鹭江风光。


    夕阳下回家的路

  • 风筝与凤凰

    2011-06-16 08:16:31

           春节期间走过鸿山,嘉兴寨上的凤凰树在寒风中裸露着光秃秃的枝干,阳光下这只断线的风筝高挂树梢格外的醒目,仿仿佛为凤凰树授了一个大勋章。风筝断线心情会很糟很不舍,这起码是我小时候的感觉。此后无论阴晴寒暑每当走过树下我都会抬头望下风筝。

           五月的某一天凤凰树一夜之间披上翠绿的夏装,瞬间又爆发出一片火红的花海,走过树下轻易找不到风筝了,被鲜艳的凤凰花掩饰了,秋去冬来,凤凰树再次裸露它的枝丫,风筝或许不在,或许又有断线的风筝来挂泊。

    嘉兴寨上的这株凤凰树应该是鸿山上最茂密,面朝鼓浪屿。

     

  • 乌云压顶不下雨

    2011-06-14 20:10:21

    昨天傍晚见乌云压顶以为会下雨,就没给花、草、蔬菜、瓜果浇水了,谁知道一下子云开日出,今见博友一苇发的“今日乌云”气势磅礴就不知道有下雨没有。

  • 中山路的台湾庙会见闻

    2011-06-11 21:22:02

        这是在厦门举行的台湾特色庙会,整体来说很热闹,但水平一般化,民众玩的开心就好,台湾人开心更好。小吃生意火爆,我的看法不是因为好吃而火爆,而是逛街的精神本来就是买东西吃东西,逛街会累、会渴、会饿、会好奇。庙会的东西不便宜,质量也不高,部分甚至贵得离谱,据说大陆人的钱好赚。

    1.这是一群和我一样怀着很大希望来赶集的小姑娘,也是在本庙会拍得比较好看的一张照片。

    2.中山路东段主要是些日化、日常用品,湾本土产品,在大陆不为人知的化妆品、传统的中药膏贴、酒、工艺品,感觉质次价高。

    竹筒装酒这类概念酒看来是不受认同。这位帅哥的头发倒是很有个性,看模样他们是精心准备来赶集的,期盼有“酒国英雄”来捧场。

        西段主要小吃为主,生意可是非常火爆,我想一来好奇、二来肚子饿了,三来民以食为天,就是一个普通得不在普通的臭豆腐都排长队。

    4.台湾“蚵仔煎”进入厦门时间很长了,我觉得还是厦门“蠔仔煎”更精彩,为此我多拍两张特写让大家分享台湾的烹饪手法。

    5.烹制卤料,卤料最主要的是卤汁的配方了,我没有吃过不知道味道如何,看模样和我们厦门人烹制过程一样。因为都是闽南人嘛,差别在于独家秘方吧。

    6.稀松平常的烤肉串都好几家,门庭若市我想购买食用方便有关,老板笑呵呵的,不知道原“天仙旅社”门口那家烤肉串是否统一师傅,模样都长得一摸一样,后面见到另外一家拥挤的不得了的牌子写“俄罗斯烤肉串”模样也一样。到底是台湾的还是俄罗斯的?

    7.逛街者听口音大部分非本地市民,很多是来旅游的,这个和旅行社介绍有关。所有小吃门庭若市,其中有一家卖“肉圆”白白软软个头很大的很独特,可惜很拥挤没拍。

    9.我光看这女孩手脚很麻利却没看清楚炸什么了。我看到很多小吃店都使用一些专用的油炸锅控制温度。

    8.这家产品很独特,看来老板没有准备充分或者预期不到早早就销售一空了,这个产品我应该在上一次食品博览会有品尝过。

    牛肉这样做的呢见过吗,味道如何不知道,制作形式很创新,使用喷火器烤熟牛肉片,这就是牛肉面用的牛肉,哈很拗口的介绍。

    入夜了大家肚子更饿了

    烧饼也排气长龙,老板边忙着往炉子贴面饼边安慰排队者“很快、很快”这点值得我们的经营者学习学习。

    中山路口的分支,当年郁达夫住过的“天仙旅社”的门口,忘记路名了,几年来一直是很热闹的夜市,当晚如常经营不受影响。卖的东西和庙会很相像,因为台湾小吃很早也进入厦门了,而且似乎更有条理更实惠。

    这是来自台湾桃园县的八音团,类式厦门的“南乐团”。

    入夜肚子也饿了拐个弯到一家快餐店买了一支冰淇淋3元,很解渴边吃边散步回家。明天鸿山上修建的新山寨,两岸文化馆员将在这里进行一场“郑成功文化节”。随手写来弄完这篇博文也太累。算为两岸交流做贡献吧。

  • 燃烧的凤凰

    2011-06-10 16:08:21

           黄色的相思鸟还未飞走,火红的凤凰已燃烧而至,粉红的夹竹桃如村姑般的在环岛路边花枝乱颤这就是六月的厦门,还有水天一色的湛蓝。

  • 昙花一现只为韦驮

    2011-06-10 07:26:48

           很小就知道昙花一现,晚上开花,还知道花可以炖百合解毒清凉。就是没有现场看过昙花一现。

        4月末月去杏林潮瑶村,见村舍旁一株琼花枝繁叶茂,向主人索取几枝叶片回来随意扦插盆里,入夏几场雨后突见长了两个花苞,暗自惊喜。昨晚饭后突然想起花草忘记浇水,上了露台,看见昙花的花蕾发白饱满许多,想必此花和我有缘,莫非晚上就开,先用手机拍了一张,返身屋里拿出那被我折腾好了的单反相机和一罐澳大利亚罐装葡萄酒端坐蓝花瓷凳,等着“昙花一现”,入座不久就见花蕾微张,拿起相机拍没几张其劣性复发又罢工了,赶紧向孩子拿小相机补拍。

        清晨上露台看见昨夜盛开的冰清玉洁的琼花就这么耷拉着脑袋垂挂在叶片上,只好摘下准备下午与百合炖汤。

    昙花有这么一个美丽哀怨的传说:

           昙花又叫韦驮花。韦驮花很特别,总是选在黎明时分朝露初凝的那一刻才绽放,相传昙花和佛祖座下的韦驮尊者有一段哀怨缠绵的故事,所以昙花又叫韦驮花。
         传说昙花是一个花神,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很灿烂,她爱上了一个每天为她锄草的小伙子,后来玉帝知道了这件事情,就大发雷霆,要拆散鸳鸯。玉帝把花神 贬为一生只能开一瞬间的花,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还把那个小伙子送去灵柩山 出家,赐名韦驮,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可是花神却忘不了那个年轻的小伙子, 她知道每年暮春时分,韦驼尊者都会上山采春露,为佛祖煎茶,就选在那个时候 开花!希望能见韦驮尊者一面,就一次,一次就够了!遗憾的是,春去春来,
    花开花谢,韦驮还是不认得她!

     

  • 来自莫斯科的绵羊

    2011-06-06 20:22:54

               这只绵羊是2003年2月在冰天雪地的莫斯科购买的,因为我属羊。当时还买了几件陶制品,一件是陶瓷镀金的洋葱头教堂浮雕、一件是彩陶“鱼在煎盘里”转眼8年了,今天若不是相机起死回生的过程中拿它们试拍,不知道会被一直遗忘到何时。

            我喜欢宾得相机的色彩,否则其他方面还真比不上N/J两家,尤其售后不行,前天相机突然坏掉,向售后发出电邮求救,迄今未复。向经销商求助,答案是让我再向他买一架新机器。晚上心有不甘,狠狠的把相机折腾一番竟然康复了,试拍几张以示庆祝。

     

  • 露台上的碗莲

    2011-06-05 18:06:52

           早晨在露台拍了栀子花和残荷后突然快门响不停,此后按任何键快门都叫。以向宾得售后服务发出邮件求救,午后与经销商QQ,回复是花修理费不如购买新机,并举例说明张三李四都这样。我得出的结论是宾得单反相机4年寿命。

    发一组该机器的遗作-今年露台上的第一朵碗莲全纪录

     傍晚这朵残荷的花瓣已经被风垂落得剩下一个莲蓬了,过不久莲蓬变成焦褐色的七个窟窿镶嵌着七颗莲子。

    去年的碗莲

  • 传说中的相思锦

    2011-06-04 20:48:02

        五月的厦门繁花似锦,漫山相思树毛茸茸的小黄球,遍洒林间小径,蔚为壮观,听说这是传说中的相思锦,难得一见。

     

       后注:昨傍晚拍这辑照片,选取“碧山寺”的角度时步入草丛小道,被横躺地上的三角梅枝条上朝天竖起的12毫米的刺,直接扎进脚掌,拔掉后血流如注,疼痛万分,此时电池也耗尽,只好瘸着脚回家,入夜疼痛感增强。

       今天走路有点障碍,似乎没有发炎,幸甚,但是相机故障很大,早晨在露台拍了栀子花和残荷后突然快门响不停,此后按任何键快门都叫。向宾得售后服务发出邮件求救,午后又与经销商QQ,建议购买新机,并举例说明张三李四都这样,无语。

       以下照片是宾得K10D遗作。该机购于2007年2月,经销商搭配一个“乐摄包”500元迄今没有用过,因为那是摄影机的包。

    2011-6-5下午16:46补记

     

     

     

     

     

     

     

     

     

     

     

     

  • 靠妖这只猫及其他

    2011-05-31 07:28:58

        我是喜欢起个大早的人,迎接我的除晨光之外,风雨无阻的绝对是“靠妖”这只猫。

     

     

          去年的残荷在泥盆中睡了半年终于苏醒了,怎么就不见蜻蜓来?

           虽然我们很荣幸的生活在食品最安全的厦门,但是听一位种菜者调侃说“城市人真厉害,怎么毒都毒不死。。。。”我还是尽力而为自己种点瓜果吧,去年证明取得双赢的丰收,第一赢自娱自乐,第二赢吃得放心。

    逗完猫,拔完草,远眺高楼增增日上的海沧养养眼。

  • 相聚《怀旧鼓浪屿》博友的风采

    2011-05-28 07:48:20

          博友相聚《怀旧鼓浪屿》的盛会已经落下帷幕,盛赞的诗歌文章、摄影图片繁花簇锦,美不胜收,若不再发贴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了,先发些盛会的盛况博友的风采吧,若有博友不愿意照片公开,请通知本博。

     

  • 五月相思树

    2011-05-28 07:35:57

            此花最相思,愿君多欣赏;它就名相思树,这个季节漫山遍野的相思树盛开着毛茸茸的小黄花。最近流行举办地方性节日,建议厦门5月举办个“相思节”。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