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坐下来看戏那些事儿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6-27 19:35:10 / 个人分类:随笔

我第一次在去年曾有金砖国家领导人在此观看演出的厦门艺术剧院里坐了下来,等着观看即将在20分钟后开场的高甲戏《大稻埕》,心里头却有些着茫。我感到需要经验,作为观众的经验。

我老爸老妈都是老戏迷,闽剧迷,但他们没有把我带动成一个小戏迷,我至今连“生、旦、净、末、丑”戏曲角色分类都分不清。象我这么一个有很深恋父恋母情结的人,却没有从他们身上恋粘到几分戏迷因子,用年轻人的话说,那也真是醉了。除此之外,也得深究戏剧这一艺术形式也忒古感了。

这种“古感”古到其起源不可考只能假说。究竟是起源原始宗教巫术仪式,还是源于劳动或庆祝丰收时的即兴歌舞表演,起源酒神祭祀或其它,都不过假说而已。但如此古早的人类活动形式,能够承传到今天,其中必然蕴含着社会演进的某种神秘信息,值得探知。

总之,我已经坐下来准备看戏了。于是,解决自己与舞台之间的距离感就显得更为迫近,这应该就叫做渴求代入或被代入感吧。我正襟危坐于此,既不懂闽南语,更不懂高甲戏,我还需要解决坐在一群观众中的那种孤离感。于是我从包里拿出入场时顺手索带的剧情宣传册,借着开场前剧场的微弱光线大概看了下剧情介绍:

大稻埕位于台湾北部,是闽南移民开发的码头,19世纪后期成为台北的经济中心。这个连接两岸贸易的码头与长街,成为早年台湾移民社会的一个缩影。1895年,清朝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一夜之间,大稻埕的市民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大稻埕郊商会长林天来一家瞬息之间分崩离析。。。。。。。

我刚把剧情介绍看到这儿,戏幕就拉开了,灯光启开了。我为何不说灯光就亮了呢,因为它确实是昏暗着,晦进明退之色。舞台上是一群人,是四个大型条木框结构不断变化而成的地点背景,有着动荡之感,是一种纷乱恐慌的场面,这恰好与我刚才所浏览的剧情介绍相吻合,不需要语言我就能意会开场剧情。

当悬挂着“九牧传芳”匾额的厅堂推出舞台,主人公一家人就上场了。戏剧是靠演员表演的艺术,人物出场必然随之声情并至,我还来不及求助左右墙上的字幕,去解听他们的语言,就听左右有观众说:泉州腔!

我困惑了,这不是享誉海内外的厦门市金莲陞高甲剧团么,怎么厦门团泉州腔?不是厦门腔?!整戏谢幕后我续看了剧情简介,才明白自己out了,高甲戏语白本就采用泉腔。——厦漳泉文化艺术上本就自然融合着,很奇怪怎么网上还偶有“刺桐派”语逆大闽南一体化?!

林天来一家一上场似乎就处于某种激烈的矛盾冲突之中,——林天来与三个性格迥异、志向不同的儿子,在“家国”突变中,发生了激烈的矛盾和冲撞,所谓无冲突不成戏是也。冲突带动了剧情的发展,亲情的纠葛、爱情的纠葛,将把这一家人带向何境况,确实让人挂心以待。

家庭戏是全天下最大的公约数,因为它讲的是众生百态,柴米油盐,婚配嫁娶,生儿育女,这就避免大而论道,观众不需借助旁白基本也能看懂。剧中两个“回来”、一个“我们在家里等你们”意蕴悠长。

然我们正在观看的这部高甲戏,它又不仅仅是家庭戏,戏剧发生老三正要结婚之际,同时也是“家国”突变之中,我们常说没有国哪有家,于是作为一介书生的老三投笔从武了,这也让其父“跌破了眼镜”。老三向其父讨硫磺为炸药而不得,与其父决裂而去,这时候其母追到门口声斯力竭地连声喊着他“回来”。

第二次老三负伤昏倒在家门口,其父尽弃前嫌救儿,并同意支持他以硫磺。当老三拿着其父给的取硫磺令牌而去时,叶天来追到门口,一向只会拿扁担揍儿子的威严父亲流露温情一面,低声呼喊着“回来”,那声音低得只合自己肚子里蛔虫儿才听得见。我看到这儿,动容了,找到代入感了。

剧情发展到启政仪式那天,林天来与其妻交代完后事,挑起篮子要走,我没看懂篮子里灰布盖着的是何物,询问了邻座票友,他说:祖先牌位呀!

我联想起了之前伊藤来访林天来送请誎时,两人曾语搏,伊藤危胁林天来说,到时候不来参加启政仪式,林家祖宗牌位也是可以用来做木屐的。于是不懂高甲戏的我竟然对邻座推排起了剧情:这个牌位等下在启政仪式上一定有大戏!

果不其然,启政仪式的高潮处,林天来从装着祖先牌位篮子里取出炸药,将日本鬼子连同祖先牌位一起炸了,用生命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尊严,戏剧形象顿时骨感。剧场静默数秒,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在我们经久的掌声中,已经回到厦门的林家婆媳俩正在海边翘首以盼:“我们在家里等你们!”

我明白了“七。一”到来之际单位组织我们观看高甲戏的意义之所在。我不仅坐下来看完了戏,而且很自然地找到了代入感。而古早的高甲戏这一戏剧样式,它或许也在我们全场观众的审美趣味中找到了代入感呢。相类似的,据说古希腊伯利克里时期,为了鼓励人们去看戏,政府甚至会给观众发放“戏剧津贴”这在弘扬和保护文化方面传为佳话

我从自己着笔的标题又想到了一篇题为《从坐下来看戏到站起来看戏》,其中写道:一个剧场,大家都在看戏。每个人都有座位,大家都能看到演员的演出。忽然,有一个观众站起来看戏(可能是为了看的更清楚,也可能因为身高较矮),周围的人劝他坐下,他置若罔闻,求助剧场管理员,管理员却不在岗位。于是,周围的人为了看到演出,也被迫站起来看戏。最后全场的观众都从坐着看戏变成了站着看戏。整体的观戏体验就累了。

我们大家今天全都坐着看完了戏。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8-07-18 22:44:42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8-06-29 08:49:29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6-28 05:47:45
怎么还有“刺桐派”?你的文章有内涵哦。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6-28 05:46:17
感觉你很内行,当下的人一般说不出生旦净末丑这么长的单词。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6-28 05:44:45
你这深入浅出的戏剧评论写得真好!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8-06-28 05:25:33
感谢真诚的好友就会经常的支持、建立美好的来往、互通友谊、共创中华情、欢迎你来草蓭作客、品尝鈇观音!!!!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8-06-28 05:25:26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06-27 21:16:35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