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

发布新日志

  • 活着

    2015-11-14 23:57:09


    你活着,

    那只是云光一现;

    你走了,

    注定是海枯石烂。


    别指望,

    月亮恒久绕着地球转;

    要知道,

    太阳终究会消匿西山。


    能醒来,

    睁大眼睛把周遭看遍;

    长眠去,

    不留泪珠于缥缈尘间。





  • 遽然选择园丁,就别惧怕镐子。

    2015-09-10 07:43:27

      从第二个教师节开始执起教鞭,如今已经到了庆祝二十一世纪的第六个教师节,都忘了自己教了多少年书。
      从信心满满走上三尺讲台,到如今每堂课都战战兢兢,唯恐误人子弟,其间沧海桑田,已是一言难尽。
      如果都是苦水,那绝对是妄言;如果全是蜜汁,这肯定乃佞语。
      遽然命运注定当园丁,那就别惧怕提起那镐子。种下是种积福积德的缘。
      我们没有白花花的银子,却从不缺乏白花花的双鬓。我们没有耀祖光宗的官衔,却有安度晚年的家常。我们买不起豪车,但是却常常坐在豪车的贵宾席。即便乘坐公交车,也会有多少人为我们起立,给我们让位。
      我们并非是为了自己乘凉而勤恳耕耘。现实中有无数园丁因此而荒废了自家的自留地。我们也并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胎。使命使然,职业道德使然。尽管一辈子受制于人,却时时刻刻惦记着自己的职业操守。
      我们也并非是神人,是天使。看看如今多少贪官污吏、多少牛鬼蛇神,大都出自学校之门,甚至是国家的最高学府。多少当年的莘莘学子,如今成了祸国殃民的虎蝇。惭愧呀惭愧!
      最最令人难以启齿的是,在如今一职难求的中国,多少官二代富二代红二代都想踩着父辈母辈的足迹,挤进体制内,挤进国企央企。而我们却有多少人的孩子因为熟知教师的辛苦而拒绝步入师门。羞耻难当呀!
      不是诉苦,更不是埋怨。是牛,就该耕地;是花,就得绽放。
      遽然命运注定当园丁,那就别惧怕提起那镐子。
      明天,继续上课。晚上,早点休息。
      以前,怕天天上课;如今,怕有一天没课上了。

     

  • 心若安好

    2015-07-09 21:38:15

       心若安好,一朵鲜花足以消散台风带来的雾与霾。

      我很贫穷,偌大的城市里的高楼与大厦,居然没有一扇窗户是为我而开。

      我很富足,可以随心所欲尽情欣赏天边的那朵朵云彩。

     

     

               【手机摄影】

     

     

     

     

     

     

     

     

     

     

  • 深情最是鹧鸪知

    2015-05-17 15:21:26

    不知道山有多高,

    不知道地有多宽。

     

    更不知道海有多深,

    但我深知天有多蓝。

     

    虽然仅仅拥有沙哑的歌喉,

    依然尽情地为爱情歌唱。

     

     

  • 书包里,不曾发芽的玫瑰。

    2015-03-02 22:01:49

    “搁卡怀念也是你一人,

    因为你是我的初恋。

    明知今生做伙没希望,

    也不甘将你放。

    只要你幸福只要你快乐,

    我没怨叹,

    只恨命运创治人。

    是我憨慢是我憨慢,

    这才白白来牺牲这场恋梦!”
      每次酒后K歌,少不了要吼吼陈百潭这首经典闽南语歌曲。在场的不管唱的好不好,都会不自觉地跟着哼唱。一阵狂吼之后,便是一种无名的宣泄后的放松。 
      倒不是自己经历过什么惊心动魄的初恋。多少年之后,当年的某种失落,某种感觉,某种纠结,总会被放大。
      那晚十几个三十年前的高中同学首次在厦门聚会,怀旧的情愫似乎得到了无数倍的扩大。女同胞们好像没了当年班级学霸的霸气,多了几分娇媚,几分娴静。男同胞们或许因为失去了往日男神般的身材而破罐子破摔般的放肆。
      平时不爱吭声的C君喝了两杯小酒后,似醉非醉道出了心声:“当年真的对某个女生有感觉,可是哪敢说出口呀?同学许多年了,见了面,连打声招呼都不敢。”
      当年矜持无比的Y女生也说:“当年表哥就住在我们家,到班级连说话都不敢。” 
      当年总是一副书生样的Z君,见了女生总脸红,如今也敢补偿似的开玩笑:“我和当年高中女朋友在一起吃饭,你们来吗?” 
       其实这哪里是什么初恋,就连单相思都算不上。正是这种单纯的高中生活,这种近乎空白的感情生活,让我们专心致志地渡过了初中,渡过了高中,考上了大学。
      不要轻易评价这种生活的对与错,这就是我们真实的过去,我们永远无法复制的往昔。
      让书包里的玫瑰不发芽,有点残酷有点傻。但我们曾经这样过。
      不是要别人克隆我们的过去,可是我们过得很真实。
      不论对与错,只求真与否。

  • 立春到来赏花忙

    2015-02-06 17:18:28

         每次到福州森林公园,都是一次感动的历程。
      那晚试探性地和福州斑马聊了一下,没想到第二天大清早斑马大师二话没说直接和阿盛到福清江镜相随。接着便是一路风尘。两位前辈更是不辞辛苦带领我和ART98攀登森公次高峰。拳拳友情,令我们感动至极。
      次日又有军长和英雄樱花树下的无私指导,同样让我们收获颇丰,内心温暖无比。
      谢谢福州朋友们!
        谢谢!!


  • 冬走古山重

    2015-01-20 21:27:34

     

     

     

                         毕竟寒冬已至,本以为樱花开了。天未亮便匆匆出门,奔造水而去。谁知道那里依然枯枝林立,几棵胆子稍微大一点的樱花树,悄然冒出一些花蕾,却被寒风和小鸟们给摧残了。
      樱花未开,拍太阳鸟没戏,
    又急奔杉际内,探寻相思鸟。虽说已经是朝阳初升时刻,深山里温度仍然很低。寒气伴着冷风,让小鸟们也宅了起来,只听其声,难见其影。
      正在懒散地巡走在山路的时候,斑鱼狗从山重发来短信:“山重有凤头麦鸡”。和同伴稍微商议一下,便直冲古山重。
      还是那样崎岖的盘山路,冬季休耕的田野上,处处飘散着泥土的香味。因为匆匆赶路,无暇欣赏路边鵐们鷚们雀们叽叽喳喳的欢笑声。
      谢谢斑鱼狗的精确报位,不费吹灰之力拍到了凤头麦鸡。虽然不是什么神鸟,但是我前后花了几年时间都没有拍好过它。高兴之情,无须多言。 
      想象不到的是,这里的油菜花早已盛开,很多爱花人身居花海里,或拍照留念,或流连其中。害得对花几乎没有感觉的我,也悄悄地捧起了镜头,偷偷地按下快门。
      置身于世外桃源般的古山重村落,心情给外的舒畅。 

     

     

     

  • 茶乡小景

    2015-01-03 22:28:51

     

      如今社会,不一定不识字的才叫文盲了。
      今年元旦不出门,而是选择回到老家小憩,享受茶乡清新的空气和沁人心脾的茶香。
      因为有外地朋友来访,顺便带他们走了几个地方。虎丘镇的洪恩岩成了首选。美味可口的农家菜,香火旺盛的洪恩岩,让朋友赞不绝口。
      第三天驱车登上隔壁村的犀山时,发现风景如此独特。位于官桥镇境西南的益林村境内的犀山,因“山峰犀利,岩如刀削,状如犀牛”而得名。高峰鹅角髻海拔高程1047.5米,是安溪东南部最高的山峰,右侧的白岩峰壁立千仞,极具天险。区内奇峰耸秀,古树参天,怪石嶙峋,洞壑幽奇。山间有迷人的蝙蝠洞,有雄奇挺立的将军岩等许多奇石景观,有传说中由北宋五虎将石玉坐化的“石府将军”,有建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规模宏大的民间土楼“仰圣楼”,有构筑于清代、用于诱捕老虎的虎橱等古迹。

    近在眼前的美丽,居然看了几十年都没去细细品味,说来真是惭愧。

      想起古人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想修改一下更是贴切: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虎丘洪恩岩

     

    学士洞

     

    仰圣土楼

     

    犀山

     

    铁峰山

     

    石府将军


  • 醉美故里

    2014-12-14 19:55:17

    又见夕阳炊烟起,
    最爱醉美是故里。
    喜看父母皆康健,
    儿方安心走单骑。

    斑斑铁峰现眼底,
    满脑尽是儿时忆。
    不知杨家可记否?
    文广当年辟天地。 


  • 黑天鹅之恋

    2014-12-03 18:22:06

      爱情,需要时间来润泽。
      爱情,更需要空间来调和。
      当今社会,都说别久而情疏,距离成了真爱的杀猪刀。那旦旦誓言再也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当年那相隔千里至死不离不弃的故事,如今成为很多人嘲讽的戏语。
      看着蜗居在五缘湿地的黑天鹅,即便被剪断了飞翔的翅膀,也要爱。爱情的季节扫荡走牠们对未来的无望。牠们时而耳鬓厮磨,时而翩翩起舞,恩爱之情,实属真挚。此时的整个水塘,此刻的欢乐季节,似乎仅仅属于牠们。
      爱情,不在于应份不应份,而在于有份与无份。
      且爱且珍惜。 
     

     


  • 一堂手艺课

    2014-12-01 21:15:47

        每次遇到制作奶昔的课程,都会成为孩子们的最爱。

       尽管场所有限,尽管工具简陋,但是孩子们总会玩的特开心。留下来的一张张图片,都会成为他们难为忘怀的记忆。 
      一堂手艺课,往往可以颠倒平日的记忆。此时此刻,动手能力与学习能力几乎没有瓜葛,礼仪礼貌和家庭教养可以一视无遗。

  • 秋日红隼

    2014-10-29 17:48:34

     香山少红叶,翔安有神鸟。



  • 泰国归来

    2014-08-08 19:34:51

      2014年7月,难得有了机会,终于来到了观鸟人心目中的圣地泰国。
      前后十二天,从曼谷开始,一直驱车南走,到了七个国家森林公园,拍了五十左右种个人新鸟种。每天三点半左右起床,天黑归巢,午餐几乎是在守鸟点解决。一天看到新鸟种最多的三十几种,最少的三两种。为了拍到蓝八色鸫,在帐篷里前后坚守十七个小时,最终仍然未能如愿。
      到了佛教之国,让我感受最深的倒不是鸟儿本身。如果没有泰国人的坚守,哪来这么多的国家森林公园,哪来这么多的原始森林,当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鸟儿了。
      因为急着拍到更多的鸟儿,也就没有时间观赏曼谷市区的风景,没去皇宫,没有真正深入欣赏泰国的现代化。

      这次去泰国拍鸟,几乎都是林鸟,都需要较高的ISO和耐心的等待。机会是有点,但必须抓紧。防蚊工作一定要做好,另可全身汗,不能露片肉。记得有一天,到了晚上洗澡时才发现胸口一滩血,而且小流不止,这时候才知道应该是蚂蝗做的恶。
      泰国的林鸟在树梢高处居多,百八十米是小case,因此增距镜是必须的。泰国鸟人Jai居然用了600MM X 1.4 X 2 !拍出来的鸟儿依然清晰。记得国内很多拍鸟人都对增距镜很排斥,其实,稳定的脚架是最好的支柱。
      此外,对于常用的色彩空间、拍摄模式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 
      大家普遍赞同此次泰国之行,拍鸟其次,学到了不少的摄影技巧和找鸟技巧才是最值得的。
      不知道怎么样形容第一眼看到八色鸫的心情,也许胃口已经被鸟导吊的太高太久了。

      在我眼里,赏鸟拍鸟,既是一种兴趣,又是一种休闲。烧酒豆腐各有所爱,其实并没有什么高雅粗俗之分。拍鸟倒居其次,开心才最重要。
      能在一起赏鸟拍鸟是种幸事,能一起远离家乡,到他乡异地休闲更是一种缘分。很多时候,在一起赏鸟拍鸟的鸟人们真的没有男女之别,没有老少之分,更没有贵贱之差。再高贵的人,如果想拍到好角度,在鸟儿面前都得乖乖地跪下双膝,降低身段。
      此次泰国之行,是在蓝鹊的精心策划下才得以成行。我们一行五人在几位鸟导的悉心照料下,都玩的不亦乐乎。
      感谢一路相互照顾的阿文、wine两位老大,也感谢无私奉献的蓝鹊和鲨鱼。
      时间虽然短暂,机会肯定再有。

      记得刚刚确定要前往泰国拍鸟时,很多亲朋好友都好言相劝:“泰国那边正乱呀,别往那儿去了。”其实我们当时也完全没有把握。倒是微信群里鸟导Lisa一直安慰说:“我来泰国三十年,遇到几十次政变,其实民间很平静。”
      冲着她的话,我们去了。虽然很少在繁华市区活动,虽然一路上常遇到没有携带武器的士兵在查岗,但是我们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这个国家复杂多变政的治生态。
      泰国人很平和很和善,做起事儿不紧不慢,似乎那漫山遍野的水果足以让他们安居乐业,不用像我们一样忙乱不堪。
      一路上的水果摊比比皆是。在挑选水果的过程中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品尝,摊主们一点也不介意,且满脸笑容,一副满足相。榴莲、山竹、菠萝蜜,还有很多种叫不上名字的,应有尽有,原汁原味且便宜。
      泰国人很知足,三餐用餐量极少,差不多是我们的一半而已。一路上看到很多饭店客人们菜点得很少,而且全部光盘。他们的餐桌上最大的奢侈品便是冰块!干饭配稀饭,稀饭配冰块,还有一些生吃的野菜野草,真让我大饱眼福。 
      南部泰国的居民们很富足,他们住的房子也都是一栋栋的小别墅,精致、干净且有情调。连游客住的房子也是一样设计别致,富有东南亚风格。
      泰国人信佛,很多男人都当过和尚。他们会把自己当和尚时拍的照片过胶,挂在显眼的地方。鸟导Jai就是在儿时当和尚时学的摄影,甚至还去过英国。在泰国早市上,最有意思的场景就是跟着和尚去化缘。这些和尚早上四点起床,七点前必须回到寺庙,不管刮风下雨,不管化到多少。他们一个早上化到的东西,就是整个寺庙一天的饮食:早餐和午餐。十二点后和尚们不能再进食了。香客们用最虔诚的态度,把最干净的食品奉献给化缘的和尚。香客和尚面对着面,念念有词,彼此祝福着。
      泰国的家家户户,甚至商场学校政府建筑物前面,都有一个或大或小、或华丽或简朴的神龛。他们把神灵把祖宗供奉在神龛里,每天鲜花清茶清酒祭祀。我想,每天他们出门入户时,看到的是神灵、是他们的祖宗在包庇着他们,在监督着他们,他们更有做到问心无愧吧!
      泰国人热爱神灵,同时也爱戴他们的国王。很多家庭都悬挂国王和王后的照片。在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中间,高高悬挂着旗帜“We Love the King!”在一个民主国家,能够把佛教和国王处理得如此和谐,真是可贵。 

      泰国面积只有51万平方公里,是福建省的4倍。人口7,000万左右,是福建省的2倍。虽然国土面积小,但是森林覆盖面积比率大,共有近1,100多种的鸟类,与中国几乎持平!
      泰国76个行政区几乎都有自己的自然保护区或者国家森林公园。这些保护区制度完善,管理到位,且非常人性化。泰国人宁可发展慢点,也舍不得动用这些动植物赖于生存的土地。
      我们到过的保护区游客稀少,生意寥落,根本比不上厦门的五缘湾湿地公园和园博苑喧嚣和热闹。到了动物或者鸟类的繁殖季节,他们甚至完全关闭了像岗卡章这样的森林公园。为的是让公园里的生命有个生息修养的时间。所有的森林公园里几乎没有什么其他游乐设施,很少有摆摊设点贩卖食物纪念品的。
      泰国的鸟导们和观鸟者都非常的爱护环境。他们会在珍稀鸟类繁殖点外面挂上牌子,敬告人们小心出入,不要惊动抱窝的鸟儿。每次拍完鸟,他们都会自觉地清理环境,带走所有垃圾和废弃物。在一个红树林公园门口小亭子里,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在场,只是在桌面上放着一个本子,由游客们自觉签名。整个行程中,你根本看不到有人在公园里垂钓、遛狗或者随意喧哗。
      我想,公园是我们放松自我的地方,是我们与大自然悄然对话的场所。这种对话应该是平等的,心灵对心灵的,而不仅仅是人类的自我放纵。放声高歌甚至带着收音机大声放唱,是对大自然一种最大的不尊重吧?
      想想厦门的五缘湾湿地公园、厦门园博苑、骑马山栗喉蜂虎保护小区等等的命运,真是欷歔不已:因为投入大而无法盈利,政府视之如鸡肋,推之不及,任凭自生自灭。更不要说早已被毁掉的海沧东屿翔安大嶝盐田了。几年内把一切化为水泥森林,真不知道子孙后代还有没有未来?中国目前真的不穷了,可是依然没有一位执政者真的能够醒悟过来,能够真正行动起来!
      身边的老鸟人们总是叹息:几年前在厦门可以步行观鸟,后来骑单车观鸟,如今只能开车坐飞机观鸟。莫非再过几年,这里的人们只好骑着神舟去外太空观鸟?




  • 菲常开心!

    2014-06-27 17:11:45

    听说菲菲鸟儿听到亲鸟的呼唤,立马就要归巢了。

    今天特意去天竺山守了一天,抓到小鸟一只送给菲菲,希望她会喜欢。

    毕竟,菲菲是俺观鸟入门的指路人。

    谢谢菲菲。再见菲菲!




  • 恭贺母校重铸辉煌

    2014-06-26 13:15:57

     今天早早收到老家母校张清平校长来短信:“清华大学招生小组确认录取我校廖延江同学”!

      如果当真,对于母校安溪蓝溪中学来说,的确是一条天大的喜讯。

      安溪蓝溪中学是一所华侨创办的公立学校,东南亚著名华侨李尚大、李陆大伯仲曾经在那里担任校长和教务长。蓝溪中学校友遍及东南亚和中国大陆,曾一度知名度超过安溪一中。后来因为名师的流失和生源的不足,一直徘徊在二三流学校之间。

      喜讯传来,身驻外地的我真诚地祝福母校!

  • 三天与三年

    2014-06-23 20:50:22

      三天太长。
      从周五到周日,三个昼夜,七十二个小时,四千三百二十分钟。时间似乎被分割成无数分分秒秒的小格子,一格一格慢里斯条蹒跚着,每分每秒都过的那样战战兢兢地。
      三年太短。
      从2011至2014,三十六个月,似乎始终无法看清每一张脸。
      三年间,梦想始终如一,尽管明知自己很多时候坚决得近乎固执。
      一直让我激情如初的是身边这帮热心人。我坚持认为这艘大船尽管走得不那么顺畅,尽管有过不少颠簸,但始终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而去。感谢有了你们!
      那五百个小冤家虽说并非个个都可爱,但是毕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虽说无法把他们带上康庄大道,但起码让他们明白了自己是谁。
      昨日已经远逝,今天开始开溜。相信明天的太阳是崭新的了!



  • 我们的“五一九”

    2014-05-19 19:46:21

      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喜欢作弄人,本来就不是很突出的我们,却被定格在全市第一天第一场,恰好是一个阵雨淫淫的日子。
      还好有了大家的同心协力,克服了诸多“首场悲剧”:裁判的苛刻、设备的不稳定、滑湿的操场和滑手的实心球。
      终于比较顺利地拿下了这场战役。可惜的是那位被命运之神戏弄的小黄同学。
      多少汗水,多少欢喜,只有局内人知晓。
      祈祷这个周末,祈祷六月!



  • 长脚善舞秀真爱

    2014-05-17 20:12:40

    长脚在厦门可算得上是最漂亮的水鸟之一了。

     

    如果小翠交配是最最实在的物情交换,那么长脚可谓是精神和爱情的交换不是用鱼,而是用一套复杂的舞蹈动作。

    首先,夫妻共同先清场。


    接着,姑娘用特有的姿态弯下平时高傲的头颅。


     

    帅气的小伙子并不猴急,祂兴奋地绕着美女左三圈右三圈转着,不停滴用嘴端蘸着水,梳理着毛发,边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新娘


     接着便是人见人爱的生命之舞动。

     最令人无法理喻的是,大爱之后,雄鸟并不急着飞走,而是再次和雌鸟耳鬓厮磨一番,再双双一起觅食。


     

    想起人类,似乎少去了诸多的纯真和浪漫。


  • 时与势

    2014-05-12 20:39:57

       毛泽东曾经说过:“时势造英雄”。

    那么,何为时也?何为势也?“时”即天时,时机也;“势”即此时此刻的形势,即所谓变化着的局势。

      如此看来,时永恒存在于宇宙之间,分分秒秒无所不在。势也如此,长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一段时间。

      想想眼前状况,已是迫在眉睫之紧急时段。年的努力,到了检验成效的时刻。

      时不我待,可却不幸遇上不利颓势。曰群龙失首,曰摸着石头不过河。群情愤然,却不够了了。

      明知成事需审时度势,万事不可强而为之。电视里《开门大吉》正在播放着一个清华的厨师考上北大的本科并且托福考了630分的张老师的故事。小尼问他成功的秘诀在哪里,主角说的很简单:“坚持”!

      最近特烦特闷,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抓稳时机,完成实势。

  • 小翠的性福生活

    2014-05-11 07:45:33

       植物园。
       11:00至5:00。
       游客多多,小鸟少少。拍鸟三五人。
       见证了小翠的性福生活,弥补了一年前的遗憾。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