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了不起的大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10-07 21:29:37

                 了不起的大叔
    从去年8月份开始,大叔就开始照顾不争公园里的流浪猫狗。那时有小白、大金还有2只刚满月的小狗黑嘴和阿花以及长尾、短尾等小猫。
    整整425个日日夜夜,除了去台湾的那7天,大叔雷打不动地天天骑着电动车前来喂公园里的流浪猫狗——担心增加环卫工人的工作量,特别嘱咐我们必须把装狗食的塑料袋扔进六七米远的垃圾桶里;担心狗渴了,专备了几个塑料碗盛水,放在亭子里的排椅下,还特地用砖头挡住;天冷了他用硬纸皮箱在报废的货车底下做个能遮风挡雨的狗窝;担心狗崽在洞穴中被雨水淹死,特地在暴雨前追着黑嘴阿花迁移狗崽;看到我们因不懂而留下些许猫狗不吃的虾壳鱼剌,不声不响找来竹帚打扫干净;担心我们得罪园林工人,特别交代不要口角以防他们迁怒于这些无辜的流浪猫狗……

    可以说,大叔对不争公园里流浪猫狗操碎了心!猫狗生病、恋爱、怀孕生子他都操心,甚至小狗崽如何生存他也操心。为了让狗崽们过上衣食无忧的安定生活,在它们出生不久,他就忙着给宠物店进贡茶叶,好说服店主收留。一切安顿妥当,趁着黑嘴不在去抓它的小狗崽,没想到被一只惊恐不安的狗崽狠狠地咬了3口,缝了6针,还花了600多元打了4针狂犬疫苗,手指的伤口久久未能消肿,花钱受罪不说,还不敢让老婆知道。
    虽然,小狗咬人系本性所为无可嗔怪,但是,我们不替大叔觉得窝囊吗?

    记得短尾猫病得奄奄一息时,是大叔用土霉素救了它,可它痊愈后不辞而别。尽管大叔会叨骂猫儿无情,但还是时不时地惦念着它会不会饿了,现在哪里?
    虽然大叔最疼阿花狗,但阿花始终和大叔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自从生崽后更加不让任何人靠近,包括大叔。当它知道黑嘴的狗崽被抓后更是百倍警惕,每次要跑到大路边看着大叔的电动车走远了,才折回去呼儿唤女出来大啜一顿。
    当初黑嘴狗误吃死老鼠命悬一线的时候,也是大叔用瘦肉包着土霉素救活了它,可它不谙世事的儿女却伤害了他。如果黑嘴知道大叔是要送它儿女去过天堂般的幸福生活,它肯定会开心的;如果小狗崽知道大叔并无恶意,也肯定不会去咬人。可是,它们终究是畜牲。
    我们无法对流浪猫狗们有更高的要求,但还是要忍不住想劝慰大叔:大叔,您已经做得非常了不起了!今后顺其自然吧,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不要把喂养流浪猫狗当作不可或缺的神圣使命,有空过来看看喂喂就可以了。毕竟,猫狗之所以流浪,自有它流浪的理由,也自有它流浪的归宿。我们只需听天命尽人意,何况您的家中也有很多事情需要您亲自去照料处理。


    我和大叔是在去年十月份认识的。屈指算来,已整整一周年了。翻翻“海峡博客”,竟然写了关于大叔和流浪猫狗的六篇文章——《一只不会摇尾巴的狗》、《猫狗轶事》、《人狗情未了》、《大叔与狗》、《“黑嘴”的三段恋情》、《菊花斑狗》。


    重温这些文章,往事历历在目——
   “你这只夭寿啊,又跑到水沟里打滚!'大叔心疼地责骂一番,到底把它抱了过来,一下下用手将小白身上的污泥尽力刮去,抹完之后找不到废纸擦手,只得将脏兮兮的手在青草地上擦了又擦,连身上的衣服也沾上点点污迹。虽然很臭,但我不敢捂住鼻子。扪心自问,我再同情喜欢大金,也断然不会亲手为它抹去污臭烂泥,由此对大叔更是敬佩不已。”——《一只不会摇尾巴的狗》


    “忽一日发现'短尾'猫病恹恹地蜷缩在餐桌边,眯着眼有气无力地看着大家大快朵颐。唤它时只勉强动动耳朵,全无往日的活泼伶俐。再后来无声无息地闭上眼睛昏昏欲睡。花狗取而代之上了餐桌,黑嘴也敢在它面前走来走去。
    '会不会死掉?'我不无担忧却束手无策,只能希望它尽快好起来。  
  奇迹出现了:第二天它可以慢慢走动软软叫几声;第三天居然可以和长尾一起到路口迎接我,尽管走起路来还“控控颠”。见它恢复往常的矫健和灵活,真是高兴。

     骑电动车的大叔来了,我赶紧指给他看这只复活的病猫。大叔笑而不语,只变戏法一般从灌木丛中取出一只塑料碗:'我也发现这只猫病了,就用土霉素泡水给它喝,怕碗被清洁工收走就藏在这里,猫们身体小钻进钻出都没问题……”——《猫狗轶事》


    “前晚好歹雨小了些,迫不及待冲到公园里,一眼看到大叔的电动车停在路口,沐浴在车灯中的4只小猫2只小狗正在埋头苦吃,欢快的“嘎吱嘎吱”声不绝于耳,黑嘴好了,黑嘴果然好了!
    大叔嘴里咬着手电筒,正忙着把手里两大块硬纸板铺在公园小亭里的木椅下。见我来了高兴得如同见到亲人般兴奋:“兄弟你来啦!”
    拜一同照顾这些流浪猫狗友谊所赐,他一直称我为“兄弟”。
    我松口气,颇有些后怕:'多亏有你照看,黑嘴总算挺过来了。'
    说起黑嘴中毒的凶险,他连声叹气:'你说它咋那么贪嘴,连被毒死的老鼠都敢吃,我发现时奄奄一息,差点死掉……'
     '是啊,上吐下泻得站不起来。'
     '我拿了土霉素泡水,它不喝,又掰碎了药片混进狗粮,它也嗅出来不吃,后来,裹在肉里喂给它。也许命不该绝,黑嘴终于会吃东西了!'
     '那么大的雨那么冷的天你也来了?'我忍不住还是明知故问。
     '不放心啊,又冷又饿又生病,黑嘴怎么挺得过来?前天铺了两块纸板给黑嘴睡,想不到被短尾猫给霸占了。这帮小王八羔子,一点都不知道体恤同伴。'他嗔骂,大叔开心的样子感染了我,我也开心起来,不仅是开心,更多的是感恩,我知道大叔比谁都爱护这些流浪猫狗。”——《人狗情未了》


    “大叔打算带老伴去台湾玩几天,临行前一个月就交代我们要来喂养这几只小狗,还一再强调要特别照管这只橘黄色的小奶狗,每晚发张图片,这样他才好睡觉……俨然把自家小孩托付照管一样郑重其事。我们一一答应,一定要代他值好这个班。”——《大叔与狗》


    “又过了几个月,黑嘴经常竖起耳朵站在公园里,虽不浓装艳抹,但也不邋邋遢遢;皮毛光鲜亮丽,四肢修长发达,尤其篷松如蒲公英般的大尾巴,经常高傲地卷起来偏向左边,是老人们常说的很厉害的看门狗。
    可她是流浪狗,无须看门。她只忠于一个人——大叔。天天都会到马路边等着大叔,不仅为吃的,更为仅仅看他一眼……
     她长大了是一个成熟的女王,大叔不再反对她谈情说爱。于是她经常站在那里,审视着来来往往的狗狗们。
     谁说流浪狗没有尊严?她看不上的,从不强求,更不会可怜兮兮死皮赖脸地跟在后面乞求爱情的施舍。
     终于,一条体格匀称肌肉发达的秋田狗出现在她面前。他俩一见钟情,秋田不嫌弃黑嘴是流浪土狗,黑嘴也不作态他有东洋血统。两狗卿卿我我耳鬓厮磨相亲相爱了。只要主人前来公园锻炼身体,秋田肯定会偎依在黑嘴身边,在草丛中追逐奔跑,在树林里嘻笑打闹,他们开始了幸福的生活……”——《黑嘴的三段恋情》


    “平时这条公狗逛公园挺怵我们的,绝对不敢单独照面,只能偎依在女主人的身边,它肯定深谙'打狗看主人'这个道理了。我们当然很气它,虽然不至于打,但驱赶是必然的。毕竟是它造得孽,害得'黑嘴'和'阿花'都怀了孕。还往往瞅住我们不经意的间隙,一转眼就跑去偷吃狗食了。
    大叔也很气愤,时常逮到它女主人半开玩笑地吼道:'你看你看,你都快当奶奶了,改天你要抱回家去养!'吓得女主人算准了时间,大叔在她不来,但还是会偶遇,最后干脆连公园都不敢来了。从那以后,再也看不到菊花斑狗的身影了。——《菊花斑狗》

      2018.10.07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雅博佳文化工作室 引用 删除 东元居士   /   2018-10-10 22:36:37
5
降龙有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降龙有悔   /   2018-10-10 16:13:53
5
游越妈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游越   /   2018-10-08 23:09:21
游越妈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游越   /   2018-10-08 23:09:02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8-10-08 17:47:57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8-10-08 17:47:50
5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8-10-08 17:21:14
各有所好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8-10-08 15:14:04
5
芦苇 引用 删除 折断的芦苇   /   2018-10-08 10:33:34
5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8-10-08 09:54:44
5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8-10-08 09:51:21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8-10-08 09:51:14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10-08 07:28:27
5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8-10-07 23:51:3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