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凋零为哪般?——以后?没有以后之二 - 半边鱼头 - 海峡博客 - 厦门网 - Powered by X-Space
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桃花凋零为哪般?——以后?没有以后之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8-09 08:56:26

       

 

 

    桃花凋零为哪般?——以后?没有以后之二

    四通八达的乡间水泥路将绿野切成一块块豆腐格子,笔直宽坦的旅游路串起一座座村庄,果园周围要么大同小异地围一圈让人望而生畏的花椒树,要么别出心裁地竖一排高大壮实的玉米林,卫士般守护着累累果实——其实根本无须看管,甭说偷,即使掉得满地也无人愿意捡拾。难怪果园处处闻酒香——那是成堆的熟桃熟李发酵的香味。

    旅游路尽头狗尾续貂地连着一条宽不过两三米的山路,三姑家就在这条路的尽头。杂草肆意侵占之下道路愈加逼仄陡峭,虽驾龄二十余载,行此崎岖山路也全神贯注得汗湿手心,不知走了多少个“之”字形,总算爬到村口。

    得益于这几年的退耕还林政策,山上的村民大都迁移到交通医疗教育更便捷的镇子里。如今人去楼空得几近废墟,一两只无精打采的猫狗,三五株当年手植的石榴树,显示着这里曾经有过人烟的痕迹。现在徒留“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的衰败景象。

    唯一一栋敞开着大门的旧楼就是三姑家了。红漆剥落得斑驳点点的大门里,仿佛掩藏着一段幽深黑暗的岁月,不待呼唤,里面匆匆走出来一个女人,这就是三姑。三姑一脸笑意地招呼:这段路不好走,赶紧歇歇,我洗了桃子吃,可甜了……秀气的眉眼里依稀可见曾经的端庄美丽。只是她那黝黑的脸上带着抹不掉的疲惫憔悴,宽大的衣裤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脱落殆尽的牙齿上套着牙套,虽刚过花甲,却已早早被生活榨干了身躯。

    跨进门槛,半天才适应里面的光线,一股酸臭味迎面扑来。原来,后院饲养着一群鸡鸭鹅,三姑和它们只隔着一道矮矮的门,苍蝇蚊子便嘤嘤嗡嗡地追着人跑。桃子端上来了,每个足有四五两重,咬下去顿觉唇齿留香,桃肉鲜甜汁液饱满,其滋味堪比琼瑤玉浆。这就是远近闻名的“川中岛”桃。

    说起桃子的收成,三姑笑道:别人一斤卖不到一元钱,咱家可卖两块五。这种桃娇嫩得很,并非人人都能伺候得了,嫁接、修剪、喷药、套袋,施肥、浇水,除草,摘袋,哪样都得劳心费力……

    看得出,三姑是个聪明能干的人。可是,为什么没有和其他村民一起迁移到平原,执意独守这荒山野岭中?

    这时,里屋门被拍得嘭嘭作响,三姑打开门立刻惊呼:又拉裤子了,你这死老头啊……说着赶紧去院子里收衣服。一股让人作呕的臭味从敞开的门里挤出来,我们不禁掩鼻。里面的人一边咿咿呀呀地胡言乱语,一边无头苍蝇般满地乱爬,这就是患了三年严重老年痴呆症的姑丈。

    这期间,儿媳嫌弃拖累拒绝公公婆婆住进镇里的新房,三姑便在这日益破败的房子忙里忙外给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姑丈换衣服,收拾床铺,洗涮晾晒一大堆脏污的床单衣物。

    看着稚若婴儿的姑丈,生命的全部意义惟留吃喝拉撒睡,无知无觉无喜无悲无欲无求,不知晨昏无论戊戌,仿佛一片岁月静好的模样。可是,他的“静好”却是由三姑替他负重前行,日复一日的辛劳,无以排解的寂寞,看不到明天的压抑,使她白了头发老了面容累脱了身板。他到底给过三姑怎样的生活,得让三姑拿后半生的代价来偿还?

    三姑从小美丽温顺,心中虽有理想的白马王子,可是因为家境贫寒长兄娶妻难,母亲咬牙嫁掉两个女儿好换来聘金给儿子说媳妇——这是农村典型无奈的“姑换嫂”。当时住在山坡上的人家勉强可以填饱肚子,如果再勤快点可以多开地多打粮,总不会挨饿,加上山上给聘金多,三姑就这样嫁给秦岭山深处这个大字不识一个的粗人,她的恨意和泪水一样绵长。

    婚姻在不满与对抗中磕磕绊绊地开始了。当她发现怀孕时全无半点喜悦,羞耻恐慌绝望日日夜夜吞噬着她,她想方设法作践自己,不吃饭喝凉水干重活,死命捶打肚子,什么办法能让胎儿流下来她就怎么干。可是孩子似乎生了根,任凭怎么折腾就是牢牢盘踞在宫殿中。等他有了胎动时,母性的温柔终于复苏,她慢慢接纳了孩子,向秦岭山峰妥协:为了儿子,她要努力活得更好。

    白天扛着锄头开荒种桃树,晚上跟着别人学习嫁接技术,桃树生病了要讨药方,卖桃时和贩子讨价还价……丈夫?大概只是比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巨婴,让他锄地决不会拔草,借个箕簸张不开口,要几十块欠账拉不下脸,儿女教育全不上心。于是,家里家外一应大小事情都得三姑出面打理。无数个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她可曾抱怨过父母之命?嫌弃过丈夫愚钝?痛恨过命运不公?

    我不由得悲伤:这样下去,他没过世你倒得先累死了……

    三姑正在擦除便污的裤子,她抬起头,目光中有片刻的恍惚,也许她忆起模糊遥远的青葱岁月,回想起养儿育女时艰辛却充满希望的过去,仿佛指日可待的含饴弄孙……然而万没想到,生活以“老年痴呆”来做急转弯。她叹息:我不忍由他自生自灭,哪天我真累死了也是解脱罢……

    一时竟无以宽慰。

    下山时,望着漫山遍野的桃树,想起一生种桃子的三姑,莫名的悲伤涌入眼眶。

    三姑曾说:三月桃花开时,城里人一群群上山看桃花。

    她又说:八月桃子熟时,亲戚朋友都上山吃桃子。

    又说:腊月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施肥……

    世人只识“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娇颜,只记得“中岛桃子胜蟠桃”的美味,只有三姑,熟练地医治疮痂,处理过贪婪的桃蛀螟,也亲手挖除患了根癌的桃树。

    她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奉献给别人,独留自己默默吞咽不幸和丑陋。以后?还有以后吗?

           2018.08.08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细嚼慢咽 引用 删除 金文   /   2018-08-14 19:59:34
细嚼慢咽 引用 删除 金文   /   2018-08-14 19:59:28
5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8-08-14 11:54:16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8-08-11 23:36:12
5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8-11 20:29:53
原帖由william于2018-08-11 12:51:21发表
没有时代背景?

文中已谈到三姑“今年刚过花甲”,以此类推,结婚应是文革的末期,直至当今便是三姑人生的时代背景。老兄大意了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8-11 20:24:41
原帖由william于2018-08-11 12:50:01发表
命运啊!

谢谢野史兄,的确是“命”!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8-11 12:51:21
没有时代背景?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8-11 12:50:01
命运啊!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8-08-11 06:06:21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8-08-11 06:06:13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08-10 20:43:07
5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08-10 20:41:47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8-10 18:07:10
原帖由三骹猫于2018-08-09 18:40:00发表
:hand shake

谢谢老兄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8-10 18:06:37
原帖由厦门猫仔于2018-08-09 18:13:32发表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付出,付出,再付出,山里的女人~中国传统女人的缩影。.

关键是“命”!从嫁给深山,就注定了她的一生。所谓一步错 步步错”是也。谢谢猫仔!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8-08-10 09:58:41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8-08-09 18:40:00
:hand shake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8-08-09 18:32:11
5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8-08-09 18:13:32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付出,付出,再付出,山里的女人~中国传统女人的缩影。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8-08-09 18:10:58
5
芦苇 引用 删除 折断的芦苇   /   2018-08-09 17:44:4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