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爸爸,我恨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4-09 21:31:02

                       爸爸,我恨你!

    爸爸,你知道吗?你走的时候妈妈三天三夜不合眼不吃饭,又痴又傻地守望着你,抚摸着你那颧骨高耸的瘦脸和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不断用不忍卒听的福州话哭喊着:“哎呀,我的绍元啊,你有灵有感带我走了……”——“绍元”是爸爸的字。

    妈妈的声音始而凄厉尖惨,继而嘶哑苦楚,到最后已无声嗫嚅,她不眠不休地守着你,像一只苟延残喘的老猫无力地翕动着嘴唇,双眼布满血丝,形销骨立地像一张纸片,42岁的人看过去仿佛苍老得有五十多……

    自你走后,妈妈的世界轰然坍塌,她只一心求死。可是,我们几个未成年的娃娃怎么办?我和妹妹吓得大哭,妈妈总算不忍心丢下我们随你而去,咬着牙当牛做马地活下来。

    爸爸,你知道吗?你走后,妈妈一下子变为“反革命家属”,虽然你并不是“反革命”。

    你做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去国民党海澄县政府里当一名小小的财政科长呢?要不你当大一点的官也好,就像你的同学严家凎那样,没法当上总统也得混个市长省长部长当当,至少可以享受“统战对象”的优待;或者在财政科长的任上尽量贪污钱财,反正国民党反动派的钱不拿白不拿,拿多了妈妈也不至于过得那么苦;或者只要装聋作哑多收受属下送的埋在盆景里的金条,裹在衣服里的美钞,妈妈何必再去沿街叫卖?再不然,你设法起义,打死县长省长,高举起义大旗摇身一变,妈妈和我们也都成为“革命家属“了,那妈妈的生活和我们的前途一切的一切终将改写。

    可是,当我看到你那娟秀的毛笔字和棱角分明清瞿的脸庞时,不由恍然大悟:你是百无一用的酸秀才!梦想企望你这样那样,只待来生吧,可是你这熊样,来生依然还是百无一用的穷书生……

    你眼睛一闭屁股拍拍走人,到天堂享你的清福去了,却留下妈妈要为因你而生的“反革命”罪名买单。你加入国民党还为官多年,无论这芝麻官多么微不足道,也无论你没有受到新政府的任何处分,但是你都是人民的敌人,你的家属便是人民敌人的家属。妈妈有文化有见识,可是沾了你这个“家属”的光,正规的工作不让做,连部队军官家的保姆也不能当,还三天两头被找碴。拜你所赐,妈妈顶着这顶臭帽子,任何人都敢来欺负她,连人人都看不起的隔壁卖菜的“金啊”都会动不动把脏水泼到我们家门口指桑骂槐说妈妈是“反革命”,尽管妈妈不是反革命。

     爸爸,你知道吗?没有你,妈妈如何捱下去?

     妈妈从小长在大户人家,身材纤细手无缚鸡之力,现在只能咬牙挑着20来斤的担子沿街叫卖。妈妈脸皮薄不敢吆喝,只能逢人小声问:“要白酒糟么?酒厂酿的……”倘若有人要买,就由我送上楼去,或者放入从二楼吊下的菜篮里……时间久了,那些陋街僻巷里的福州人都可怜我们孤儿寡母,每天都来光顾,白酒糟也能卖得精光。

     后来酒厂公私合营不生产白酒糟了,妈妈转而卖水果,每天天不亮就到海口批发市场贩来水果,然后在中山公园东门前用两块床板搭起来做摊位,卖水果比沿街叫卖稍好些。但是,天天早起晚归已让妈妈累得几次咯血,之后便一病不起。水果摊只好关掉了,只能靠大姐二哥和小妹辍学打工勉强维持生计……

     你知道妈妈心有多苦吗?不仅要承受肉体上的劳累病痛,还得遭受精神上的折磨蹂躏。

     爸爸,你知道吗?既然你无法保证妈妈和我们吃好过好,就不该跟她生下那么多的小孩,更不该把15岁的大哥送到台湾给妈妈徒增一条罪名。大哥如果在身边,好歹能帮助妈妈挣钱贴补家用。大姐实在饿得受不了,偷了点工厂的水果吃,被抓起来批评管教。我和二哥偷摘了几根菜叶填肚皮,左邻右舍便指责我们“反动阶级本性难改”,于是全都怪罪到妈妈身上,街道说是妈妈教唆我们所为……

     妈妈生性倔强如何能经受得起这社会的白眼和污蔑?她下狠手边骂边哭边打我们,她恨你丢下我们驾鹤西去,恨你留下的“宝贵遗产”,恨她无力抚育好我们,恨孩子们没出息,恨自己病痛拖累了我们……

     最后,妈妈病情加重无意求生,用一根裤腰带自寻短见。虽然被救了过来,可是,过没不多久还是含恨逝去……

     从此,我们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注定要开始艰难困苦的生活。

     二哥讨不到老婆,人家嫌弃我们的出身;小妹结婚不了,七审查八审核的还是这个“出身“。

    爸爸,你知道吗?我们因你成为人人喊打的“四类分子“子女,虽然你们并非“四类分子”。从小学起,我最害怕的就是填写“家庭出身“,这“伪政人员”四个大字如鬼魅随形般地伴着我度过小学初中高中。我以为会如同宣布的政策那样“出身无法选择,道路可以选择”“重在表现”,但是我错了。因为出身,我不能加入光荣的共产主义青年团;因为出身,我的高中档案里被注明“此生家庭出身不好社会关系复杂,不宜录取重点院校”终而不能考上心仪的上海医学院;因为出身,我永远成了被帮助被批评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也因为出身,我不得不上山下乡,自以为能避开城市的鬼魅。何曾想到,连农村也没有放过我,“出身不好”成为文化大革命中我不能上北京天安门去瞻仰伟大领袖毛泽东,更成了20岁的我被批斗的唯一理由。

    那是因我劳动积极“表现好”而被调到县农中教书的时候,由于工作肯干认真负责,在评选前往北京参加囯庆观礼的唯一一个教师代表时,我有幸被评上了,全校师生百分之九十都选我做代表。而另外一个出身“工人”的教师便在“早请示”中突然发难,说爸爸你是反革命警察局长,妈妈是反革命伪保长,我不但上不了北京还被贴了三天的大字报。幸好群众眼睛雪亮替我伸了冤,后来经调查“局长”与“保长“纯属子虚乌有。但又如何?即使爸爸你为官清廉没有民愤不受人民政府任何处分,这“出身不好”依然存在永远存在,“出身”这个“阶级烙印”已经将我钉在耻辱架上。爸爸,这难道不是你的又一桩功劳?

     不努力工作,他们说我阶级本性难改;非常努力工作,他们说我假装积极伪装进步。爸爸,你知道吗?你的“光辉”始终笼罩着我们,你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爸爸,你一定无法想象,这“出身”竟是如此的重要,这就是你留给我们无比巨大的精神财富与无以伦比的无形资产。要不是拜邓大爷所赐,这笔“财富”与“资产”还得世世代代传留下去,此生此世永生永世泽被久远永无尽头……

     幸好,改革开放了,不再讲“阶级斗争”和“阶级成分”了,我的儿女们有救了。但是,爸爸你知道吗?我的青春岁月,我的黄金时代全在你赐给的“出身”中摧毁了!

     爸爸,我恨你!

           写于2018年清明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老虎2015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虎2015   /   2018-05-03 10:11:41
5
施安往事的自在空间 引用 删除 施安往事   /   2018-04-29 16:57:23
5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4-14 20:46:19
原帖由zjw51688于2018-04-13 19:19:32发表
令尊无罪无错,有罪有错的是唯成份论!

原帖由zjw51688于2018-04-13 19:19:32发表
令尊无罪无错,有罪有错的是唯成份论!

谢谢教授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4-14 20:42:57
原帖由张肇彭于2018-04-10 16:20:40发

出身论,土壤依然在,不会退市。

谢谢诗人,的确如此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8-04-14 18:16:33
5
张君伟的博客 引用 删除 zjw51688   /   2018-04-13 19:19:32
令尊无罪无错,有罪有错的是唯成份论!
刘洁成的文刀乱舞 引用 删除 刘洁成   /   2018-04-13 13:20:21
5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8-04-12 18:29:08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8-04-12 18:29:06
5
张君伟的博客 引用 删除 zjw51688   /   2018-04-12 07:13:09
张君伟的博客 引用 删除 zjw51688   /   2018-04-12 07:13:00
5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8-04-12 00:12:40
感谢你经常的支持、建立美好的来往、互通友谊、共创中华情、欢迎你来草蓭作客、品尝鈇观音!!!!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8-04-12 00:12:30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8-04-11 07:11:12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04-10 20:39:05
西滨老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西滨老陈   /   2018-04-10 16:37:04
5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8-04-10 16:20:40
出身论,土壤依然在,不会退市。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4-10 15:45:19
原帖由william于2018-04-10 12:50:54发表
怎么评论出不来?

谢谢关注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4-10 15:44:56
原帖由折断的芦苇于2018-04-10 09:50:57发表
“阶级”划分,让人性坠落!

谢谢芦苇!深刻!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8-04-10 15:44:03
原帖由厦门猫仔于2018-04-09 22:07:20发表
[流泪][流泪][流泪]泣血的控诉!万恶呀,血统论,莫须有的罪名葬送了整整几代人!反人性,反人类!竟没有人忏悔,对这些事.

谢谢猫仔!极左思潮整整影响耽误了一代人!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