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一只不会摇尾巴的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0-27 14:37:24

                                 不会摇尾巴的狗
       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到不争公园散步时发现一只体型略大的狗,它静静趴在公厕前停车场一角,仰着脑袋默默注视着往来的行人。
    汽车停满了,它不声不响挪到旁边的草地上拣个地方趴下来,继续仰着脑袋默默注视着往来的行人,不吠也不闹,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偶尔站起来,才看出它的右后脚似乎不大灵便,是瘸脚了。这狗虽然瘦,可是走动时,光亮柔滑的深栗色皮毛似锦缎波动,仪态如贵妇人般矜持高傲,是只有教养的狗。
    它时常这样趴着,雕塑般一动也不动。问了公厕管理员,才知道它在不争公园生活了半个月……
    心生怜惜,唤它“大金”。每晚散步时都带些骨头鱼肉或者米饭地瓜牛奶粉,它有时浅尝辄止,似乎勉强给我们一个面子,有时任你千呼万唤也不屑一顾,只若有所思地望着行人。
    不争公园果然名符其实,连“大金”都与世俗之类大不相同。
    这时,一位大叔走过来热情道:“这些天是你们过来喂它?难怪最近它都不大爱吃东西。”说着指指树荫下的鸭掌。“我以为生病了,还特地买了一大堆卤鸭给它加加餐。” 
    一只活泼伶俐的白狗跑过来,样子比大金略小但体格强壮,围着大金一边转圈圈一边拼命摇尾撒欢。大金接受热情邀请,一瘸一拐地打闹跑远了。我这才发现,大金似乎从来没有摇过尾巴。
    “大金是流浪狗吗?”
    “是啊,大金非常可怜!可能是被主人遗弃,从棍棒下逃出来后连腿都瘸了,开始见到它时一脸惊惶地躲着我,现在总算不怕人,但也不亲近人。”
    难怪它整天落落寡欢地一动不动,或许在怀念以前养尊处优的生活,或许在等待抛弃他的主人能回心转意,可是日复一日只是无望。于是它对我们的关心视而不见,对大叔的爱护亦不曾流露感激。只有和小白在一起时,大金也才会打闹追逐,眼神柔和温暖了许多,也许这是它最开心的时候。
    “小白也是流浪狗,可是它就欢快得多。”
    我感叹,和人一样,追忆前尘自寻苦恼,丢掉故事才有快乐。
    这时小白和大金一前一后跑过来,大金本能地保持着距离站住了,看着小白亲热地围着大叔又蹭又跳,然后走到一边继续发呆。
    小白的身体上糊了一大堆污泥,已辨不清毛色,散发着阵阵恶臭。
    “你这只夭寿啊,又跑到水沟里打滚!”大叔心疼地责骂一番,到底把它抱了过来,一下下用手将小白身上的污泥尽力刮去,抹完之后找不到废纸擦手,只得将脏兮兮的手在青草地上擦了又擦,连身上的衣服也沾上点点污迹。虽然很臭,但我不敢捂住鼻子。扪心自问,我再同情喜欢大金,也断然不会亲手为它抹去污臭烂泥,由此对大叔更是敬佩不已。

    大叔五十开外,个头高大健壮满脸淳朴,一口说得不甚流畅的地瓜腔普通话中满含喜悦仁爱,谈起流浪狗来似自家小孩:“下面有个单位食堂,周一到周五一到开饭时间它们就去蹭饭,你看这皮毛多水滑。周六周日我就带些吃的来,有时饿着了,它们会寻到我家去找我讨吃……”
    啧啧,太聪明了!狗有狗道,果不其然。
    “它们晚上住哪里?”
    “食堂啊,我带你们去看看。”
    大叔指着漂亮的食堂说:“这里伙食很好,大家也都很喜欢小白和大金,几个刚上班的女大学生还隔三差五买不同口味的狗粮喂养它们。呶,你看!”
    的确,食堂门口的角落里放了两个白塑料盒,一个装水,一个还剩没吃完的狗粮。
    “这边屋檐下有个纸箱,就是它俩的窝,绝对淋不到雨。”我为大金有个幸福的归宿而感到欣慰。
    为何对它如此用心,连我自己都觉奇怪,或许,因为“不争”反而更让人挂念?
    连续七八天没看到大金和小白了,遍寻公园单位食堂都不见踪影。它们去哪里了呢? 
    有种莫名的不祥预感。
    过了几天,总算看到大叔。不待我询问,他就摇头:“这不加强管理,大型犬流浪狗一律得清理,打狗队来了一大帮人围捕它,没想到大金既不叫也不跑——其实它那瘸脚也跑不动。就那么不费吹灰之力给抓走了!”
    “小白呢?”
    “亏得小白机灵,见势不妙撒腿就跑,一忽儿就无影无踪。还是我从上面草丛中把它叫了出来,现在寄养在东坪山朋友种植场的山洞里,安全得很!呶,你看,临走时我还拍了照片。”
    大叔打开手机,一张张翻过去,山洞边的小白依依不舍地看着我们,大叔说:“小白聪明啊,知道我保护它,乖乖地由着我把它装进袋子里,趁着晚上用电动车载到山上去。安顿好之后我向它道别,它一直呜呜叫着要跟我,我就说,这里最安全,不然下山就被杀,被杀你知道吧!它听懂了,就这么眼巴巴地目送我下山……”
    可是,可怜的大金为什么就不懂得逃跑呢?如果跑掉了,不也在东坪山里安然生活?
    “大金呢?他们把大金弄去哪里了?”
    大叔重重叹气:“大金一向不抢不闹不争,怎么也不放过它?我气不过,特地打电话去询问下落,一个小姐说送到海沧去做无公害处理了!”
    “什么叫‘无公害处理’?”
    “我也问了,她说无可奉告!”
    是啊,一只微不足道的狗而已,无可奉告,不足挂齿。
    这只与世无争的“无公害”的大金,到底还是被“无公害”处理了!
    不争公园少了一只不会摇尾巴的狗,大家仍旧跳舞聊天,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我,走过它趴过的地方时,不由多看几眼。
   安息吧,大金。愿你来生是一只愿意欢乐地多摇尾巴的狗。
          2017.10.27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刘洁成的文刀乱舞 引用 删除 刘洁成   /   2017-11-03 14:01:18
5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10-31 04:32:44
5
wsm969 引用 删除 wsm969   /   2017-10-30 12:06:43
,千重山 引用 删除 千重山   /   2017-10-29 17:34:34
,千重山 引用 删除 千重山   /   2017-10-29 17:34:27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0-28 21:49:4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0-28 21:49:40
5
西滨老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西滨老陈   /   2017-10-28 18:11:34
西滨老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西滨老陈   /   2017-10-28 18:11:26
5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7-10-28 18:00:21
5
雅博佳文化工作室 引用 删除 东元居士   /   2017-10-28 13:09:51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0-28 06:04:04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0-28 06:04:00
不敢讽刺人哦!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0-27 23:20:20
5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7-10-27 22:51:56
5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7-10-27 22:51:51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7-10-27 19:10:26
可怜的狗。屠宰场处理有病生猪是进焚烧炉。"大金"应是活活被打死后扔进了焚烧炉。可恨打狗队,更可恨是"大金"的原主人。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7-10-27 18:59:29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0-27 18:17:08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0-27 18:17:0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