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家乡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3-07 11:17:40

家乡是千年古镇,但八字缺“水”。方圆几十里地,不见溪流河汊,耳目所接,无非是褐色的土地。要说桥吆,唯有西边一座不到二三米长的石拱桥,叫着“翁墓桥”。

先民们在此繁衍,以结满老茧的手,在田野挖池塘,在田头掘水井,滋润这方贫瘠的田垄。

家乡的池塘,要数翁墓桥右侧的“龙蛟池”最大。据说先前占地十几亩,端午节可在塘里赛龙舟。关于“龙蛟池”可有一段凄美的传说——

相传康熙、乾隆年间,当地富绅林百万之子林中桂要娶宰相李光地的从弟李光墺之女,“龙蛟池”旁建梳妆楼,楼后种了大片花圃果园,人称“前渔池,后果园”。然这段婚姻却是“移桃接李”。李小姐大家闺秀,但所适的却是一个目不识丁、且痴又呆的。婚后不到三年,李小姐便忧郁身亡,玉焚香散。曾几何时,烟云过眼,楼前的龙蛟池早已被周围的良田噬成一方小池塘,楼后的花圃也荡然无存了,只有池塘旁的老榕树下原有一座妈祖庙,遭日寇飞机轰炸,留下些残砖碎瓦。目睹这一切,我似乎感受到家乡的沧桑之变。但家乡缺水,打出的井水,十有八九是咸水。而翁墓桥邻近有棵乌甜树。树下有口井,天再旱,清冽甘甜的泉水还汩汩流出,酒楼茶肆专门雇人到这里挑水,做出的汤鲜美可口,沏出的茶甘美醇香。若遇到久旱不雨,为争得一点水源,兄弟反目,邻里成仇,他们捏紧锄头、扁担,大打出手。家乡的械斗,逼得有的背井离乡,逃生异国他乡。他们人走多了,便成了侨乡。

家乡人是“地瓜肚”,难得吃一顿饭。平时喝得是地瓜稀糊,将地瓜磨碎,冲水过滤,上面的地瓜渣熬成稀糊,下面的地瓜水沉淀出白色的粉末,晒干就是地瓜粉,舍不得吃,拿到市场上卖。地瓜糊,家乡人过去早就吃怕了。但现在有些老番客回唐山寻根问祖,要喝家乡水,要吃家乡饭。亲人特地煮地瓜糊款待他们。金灿灿的糊面浮着红心薯块,既香甜又爽口,番客吃得津津有味。

据说家乡的地形像一艘船,又名“舫山”,两头翘中间低,最低处是翁墓桥一带。1958年汀溪建起水库,为引汀溪水灌田,在翁墓桥一带架设一道悬空的渡桥,先是木质,后改为条石砌成的。渡桥在上,翁墓桥在下。渡桥似飞龙腾空,翁墓桥如小虫伏地,相形见绌。

从此,家乡再也不缺水了。当月上梢头,晚风习习,我漫步在干渠的林荫道上,俯身掬了一口清洌甘甜的渠水。此时,远处传来了时断时续的歌声:“我的心充满惆怅,不为那弯弯的月亮,是为那今天的村庄,还唱着过去的歌谣……”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6-03-07 21:09:33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6-03-07 21:09:31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6-03-07 21:08:2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6-03-07 20:58:23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6-03-07 20:43:07
5
碧水柔情 引用 删除 zbh_1974   /   2016-03-07 20:12:30
5
一点雁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一点雁鸟   /   2016-03-07 17:22:19
5
降龙有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降龙有悔   /   2016-03-07 14:42:0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