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从马巷“西竺轩” 启程——蔡水况印象(修改稿)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1-29 20:00:05

在一次偶然机会,我与阔别半个多世纪的蔡水况同学又重新见面了。

那是二、三年前的事。有一次,我参加厦门民间文艺家协会召开的会议,蔡水况作为顾问应邀赴会,坐在前排。会议中途休息,我连忙趋向前去,看见前排坐着一位满头蓄着微曲银发,脸庞瘦长,精神矍铄的老者。我一时傻了眼,以为认错了人,但其座位上的名片,明明写着“蔡水况”三个字。我迟疑地伸出右手,水况也立马站起来,把手伸了过来。这双干瘦细长,指尖微微发黄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目光在我脸上扫了一下,也愣了一下,但立刻醒悟喊道:“豆粒(我的小名),五十多年了……”我激动地拍着他的手,也应声答道:“没想到,我们今天又相会了。”我们就这样不期而遇,又续上前缘。瞬时,无尽往事涌上心头……

    我和蔡水况真有缘份,不单是同学,又是邻居,还是同宗(济阳衍派),而且,我和他同庚,同属兔的。

我们都是翔安区马巷镇人。当时,家乡只有一条里许长的街道,两旁的骑楼店铺林立。靠西的尽头是五甲尾,我和水况都住在那里,两家的门户钭对着,是好邻居,常来常往。

水况的住宅,是租赁的“竹竿厝”,坐南向北。厝的前半段作为店面兼工场,后半段是家属起居室。他的家族世代传承佛像制作工艺——一种独特的“漆线妆佛”技艺,俗称“妆佛”,店号是“西竺轩·美记”。水况的父亲蔡文沛三兄弟都是技艺精湛,其中水况之父尤为突出,是蔡氏漆线雕第十一代传人,人人称他“妆佛派”,在闽南一带小有名气。

旧时家乡几乎没有什么娱乐设施。我们这群毛孩子只能在街上闲逛,或者玩“过五关”,掷陀螺,有时也到油坊埕打野仗。我生性好静,一有空就到“西竺轩·美记”店口看“妆佛派”妆佛。炎热夏天,“妆佛派”坦胸露臂,坐在长凳上,左手紧握凿子,右手高举木槌,一下一下凿刻长凳上的一截樟木头。随着木槌一上一下敲击,那截樟木头就慢慢露出佛像了。我看得如痴如醉,一站就好几个时辰也不感到累。文沛知道我是水况的同学,又是邻居,不但不赶我走,有时还塞给我一块马蹄酥呢。

水况出生五个月母亲就病故了,到了他周岁时父亲再娶张惜为妻。由此,从小父亲对他特别怜惜,但过份的溺爱和宽容,反而养成了他放荡不羁的性格。当年,学校生活是呆板、枯燥的,儿童的天性受到压抑,动辄就要受到体罚。水况六岁入小学时,父亲就到厦门“打天下”,不在身边,继母操劳家务又不识字,无法管教。加上水况生性好玩,受不了学校制度的约束,就经常逃学,在校外游荡,考试科科挂红灯,老是留级,单小学读了八年还不能毕业

“前人囝不好教示”,不能打不能骂。继母对水况这块“顽石”,一时也束手无策。但她是一位贤妻良母,视水况为已出,关心他,宽容他,接纳他,用她宽阔的胸怀和赤热之心温暖他那颗孤独寂寞的心,使他能融入大家庭。水况贪玩,三餐常常忘了回家吃饭。我就经常听到他的继母站在门口大声呼叫:“水况啊……吃糜呵……”继母的爱使水况得到幸福,获得家庭的温暖;他的忍耐与坚毅的性格,得之继母的影响,继母的爱使水况终身受益。水况的善良与富有同情心,是继母对他的潜移黙化的结果。继母早就为他打下做人的底色。每当提及继母,水况总是感激万分,对继母终生的奉献他是名刻心间的。可以这样说,水况后来成为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这与父亲的辛勤培育和谆谆教导、继母毕生心血的浇注分不开的,

知子莫若父。他父亲知道水况不是读书料,就决定十四岁时,送他来厦门学手艺。从此,我与水况就失去联系。我大学毕业后,执教山区十七年,关山远隔,不甚了了……

我正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水况脸带微笑,热情邀请我以后多参加同学聚会。过后,我们这一群老同学聚会了几次,从同学口中才得知蔡水况辍学到厦门学艺,父亲不信那套“自己的囝,别人教示”,把水况留在身边自已教。水况学业荒废,父亲从不打骂,而是耐心引导他。水况开始学艺时心有旁鹜,时不时会溜出去看足球赛。父亲发现他生性好动,就紧盯他的一举一动,不让他随便乱跑,同时集中精力培养他学习漆线雕的兴趣。水况随着年龄增长,思想也逐渐稳定下来,学艺大有长进。19566月,厦门雕塑生产合作社成立,水况和父亲一起入社,他的思想也随之起了变化,爱上了漆线雕这种工艺。父亲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更加悉心加以培养。“多年父子成兄弟”,从1956年到1963年的八年里,每天晚上父亲都会站到水况身旁,看着他一点一点地造型、上彩,偶尔点拨两句。直到夜里12点,父亲才让他休息。后来,随着水况技艺的长进,父亲终于放手了。接到厦门市东狱庙要雕塑一对文武判官的业务时,立马决定交给他做。父亲对他的信任,激起他的创作热情。他四处收集资料,细致地研究了上百个人物形象,创作出了颜慈目善的文判官和睛爆须张的武判官,令人赞叹不已。

没有变革就没有漆线雕,蔡文沛与蔡水况父子勇当漆线雕的变革者。

当年“破四旧立四新”,父亲目睹了继续妆佛”与当时的社会格格不入,便首先把神话和历史故事,尤其是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引入漆线雕,摆脱了传统神像制作形式的桎梏,为漆线雕摘掉“封资修”这顶高帽,开创了漆线雕工艺更广阔的天地。 

1972年,虽然漆线雕重新恢复生产,但不能再妆佛像了。这一“瓶颈”要如何突破呢?蔡水况考虑把新型装饰工艺引入漆线雕,漆线图案设计在蛋壳、瓷瓶、瓷盘上面,做成了新的工艺品,并命名为“漆线雕”。蔡水況这一构想,使漆线雕绝处逢生。

1985年,蔡水况为了使全部漆线雕技艺完整地保存下来,使老祖宗传下来的技巧不至于湮灭,他决定“闭门创作”。起初妻子认为他这种做法是不合时宜的,但丈夫铁了心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蔡水况从来没有考虑过家庭的柴米油盐,闭关十年,专心创作,期间家庭开支全靠妻子经商所得来打理。“我这个人生活很简单,吃饱穿暖就很满足了,从来没有想过用漆线雕赚钱。延续漆线雕艺术,是我们蔡氏传人的责任。”蔡水况曾如是说。

这十年,蔡水况的艺术视野更加开阔了,精雕细刻了12件套作品,几乎把漆线雕艺术的全部技艺综合起来。其中《还我河山》和《波月洞悟空降妖》等经典之作被中国工艺美术馆珍藏。

蔡水况作为蔡氏漆线雕的第12代传人,从艺六十周年,风风雨雨,历尽荣耀和辛酸,但他的背后有父母和妻子的全力扶持和支撑。正如他所说:“没有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我难以实现愿望。我所取得的成果,都有他们的一份功劳,我非常地感激父母和妻子。”

半个多世纪来,水况一心都扑在漆线雕工艺上。20065月,蔡氏漆线雕成为厦门唯一申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品牌,20071月,蔡水况被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其作品在台湾成功展出。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6-05-26 20:01:08
5
一点雁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一点雁鸟   /   2016-01-31 21:41:10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6-01-30 01:22:26
水況师是不才入工艺美术行当的首任“生产班长”。恕我直言,入围国家级非遗的是“厦门漆线雕技艺”不是“X氏漆线雕”!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6-01-29 22:10:26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