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招工——互助记忆(10)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2-14 15:53:47

招工——互助记忆(10

  武平县中堡公社互助大队当年安插了六十几名厦门知识青年,大部分是厦八中的学生,还有一些是投靠八中亲友的一中、五中学生,他(她)们分散居住在大队的七个生产队里。我居住的那栋楼就在大队部附近,算是中心点,房间也比较宽敞,楼下是我们11队九个知青一起开伙(三男六女)的厨房和自盖的一间浴室,楼上是餐厅以及我和知青小明的卧室,那间餐厅有二、三十平方,厅外还有一条通廊阳台,与餐厅和卧室相连。相比其他生产队,我队的知青年纪稍大了些,这些大姐姐、大哥哥们又好客,地方又敞亮,所以我这栋楼成了大队知青们集聚的地方,每当晚饭后,特别是皓月当空的日子,常常有一堆知青来到这里唱歌、弹琴、打牌、喝酒、聊天。《西游记》武术设计,扮演二郎神的章丰五中知青林志谦,在隔天要离开武平上调到省歌舞团的那天晚上,来互助和我们告别,就在我的宿舍里为互助知青演唱了红歌《雄伟的天安门》和《我为伟大祖国站岗》。我的宿舍楼其实就是如今城市里的棋牌室、KOLAOK厅、茶馆、餐厅混合体,知青串联来访聚餐,知青调动的告别宴也常在这儿举办,相当于星级酒店的多功能厅。

 刚来武平时,知青们比较团结和睦,因为前景不明,许多人以为一辈子就在这里修理地球了,没有什么追求,没有什么个人私利,也就没有大的矛盾冲突,大家抱团取暖,相安无事。先前有过几次招工,选拔一些知青到武平良种场,卷烟场当农业工人,或者到生产建设兵团当矿工,条件都比较艰苦,人数也较少,只是一两个人,大队研究后就直接通知知青,几天后就走了,简简单单,彼此都很平静。我妹妹是70年被招到邵武煤矿的,那次招工,邵武建设兵团的人来到我们大队,我们几个高个知青和招工的开玩笑说,“要不要我们啊?”那招工的看了看我们说,“你们长得太高了,在井下工作不合适。”大队推荐我妹妹,那招工的却说我妹妹“太矮了,不合适”要换人。太高不行,太矮也不行,明摆是“血统论”在作怪。幸亏大队领导坚持,“她表现好,我们只推荐她,不能换人”。

 招工调动是知青脱离山区农村的“华山一条路”,几乎是他们改变人生际遇的唯一通道。从70年那次招工后已经两年多政府没来武平招工,直到72年底才到三县招工,这次招工,是厦门来的,更吸引人,我们大队分配了5个名额,牵涉面比较大,在互助掀起波澜,人心惶惶。原先的互助知青中好像有谦谦君子之风,调动轮着来,照顾年纪偏大,一家子有几人一起插队的。可已经停了两年没招工,知青们都担忧,此次不走,再待何时?我因妹妹上次招工刚走,这次就不好意思再与其他人相争,只是冷眼相看这场招工。可是就在这看来似乎平静的表象下,却隐藏着计谋权术。此次招工依旧和以往一样,暗箱操作,并没有与知青们一起商讨,由公社四面向办公室和大队领导说了算。

 公社四面向的刘主任,亲自来到我们大队与大队领导和知青代表商讨招工事宜。晚上在大队部召开全大队知青会议,我和勇仔坐在最后一排,我认真的听着刘主任口沫四溅要求知青对待招工要有“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报告,坐在我旁边眼睛微阖的勇仔却发出了鼾声,也不知道是今天他开拖拉机过度疲劳难忍,还是这次招工他是姜太公钓鱼,稳坐钓鱼台了?我用手肘动了动他“你怎么睡着了?”“没呀,我是小脑休息,大脑醒着呢!”这紧张的时节,勇仔还和平常一样不紧不慢,幽默风趣,让我不得不佩服。

 互助的知青代表是一位女同胞,她上台发了言,当着全体知青的面,信誓旦旦表示了一辈子安心在农村战天斗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决心,让我们十分感动。我以为此女高风亮节,把回厦的名额让出了,这次回厦的名单里一定没有她了,对她不禁肃然起敬。可万万没想到,第二天贴在大队部的招工调动回厦的知青名单里,她竟赫然有名!让人大跌眼镜!互助知青许多人都感到被忽悠受骗了,可是在刘主任眼里,此人入选是板上钉钉的事,改变不了。我不得不怀疑,这些天,或者那天晚上,他(她)们做了什么交易,一方面拍着胸脯表决心扎根山区,让在场的知青安心,一方面与掌权者合谋把自己塞进回厦名单,把全体知青给玩弄了。此事给我上了人性自私,人世复杂一课,这位刘主任也给我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尽管包括勇仔的其他四位人入选基本公平合理。

 互助知青在招工调动中的矛盾自此呈现恶化,有些知青为了能早日离开这山沟沟,不得不明争暗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开始巴结讨好公社四面向干部、大队干部,送礼,拉关系,走后门逐渐形成风气,这是知青们在恶劣生存环境中进化衍生出来的本领,暗合“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斗争观,苦就苦了那些忠厚老实,背着家庭黑锅,家境窘困的知青。

 那段时间,四面办刘主任不知为何原因突然看上了我们生产队,每次下乡或路过互助大队总到我们11队知青点蹭饭,当年的乡干部还比较守规矩,吃你一餐会给你餐费、粮票,一餐的标准是两角钱,四两米,虽然十给九不足,我们也满意了。刘主任经常光顾,是不是我们知青点伙食办的比较好?领导来了,我们的餐标当然要提升,还是被我们的待客之道吸引了,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虽然后来接触多了,我却依然感觉此人阴阳怪气的,心术不正,不太喜欢他。

 有一天中午,我从房间窗口看见刘主任从小路向我宿舍楼走来了,不想待见他,赶紧偷偷把房门拴上,躺在床上装睡,听见他打开楼下大门的声音(乡下农户大门都没上锁,只是在里面扣上门扣,在屋外轻轻一摇,门便可以打开),听见他上楼梯的声音,听见他推房门的声音,看见他的影子在窗口晃动,我一动也不动静静的躺着,一副酣然入眠的样子,一直等到他下楼出门走开了——那时候头脑还未开窍,根本没有想到要巴结领导,抱领导大腿的事。

 73年那场高考,虽然落榜了,但我心中十分感激大队给了我这个机会,特别是对大队双古书记有种感恩戴德的感觉,同时也对权力的魔法有了一定的认识。我的傲气使我从不刻意与大队干部接触,在那种情况下,双古书记能举荐我,可以断定此人为人不错,比较正派。我开始认识到必须与双古书记保持良好关系,一是感谢他的荐举之恩,二是今后还需要他的帮助。

 名落孙山后,在大坪小学教书的日子,独宿一室,除了上课,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闲暇之余,我喜欢我授课的那些幼稚无邪的乡村学童,携弟背妹来我房间闹腾;喜欢坐在大坪村小溪旁的青石上,看鱼翔浅底,望着那鱼儿嘻戏泛起的涟漪缓缓荡开发呆;喜欢在醉美的月色下抚琴轻吟,倾听那悠扬的夏威夷吉他声随清风飘拂;喜欢在案头灯光下翻阅中外名著,享受书中的“千钟黄金屋颜如玉”。此间,我还认真阅读了毛选,特别是《论持久战》和《矛盾论》对插队和调动的困顿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并把它用在实际生活中,也算是“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吧。如今我一个月有24元工资,相比我那一个工分分值两分八厘钱,最高工分十分,一天出工下来只赚两角八分钱,创造的价值只相当于一包《水仙》牌香烟的知青,在村里可以算是能显摆的大款了。难怪有的知青说:今天我不抽烟,也不出工,扯平了。每个周日学校放假,我都会回到互助,带上一、两包香烟,提着几斤米酒,邀上几个知青,炒出几个小菜与双古书记一醉方休,这是在互助说话一言九鼎的人物——毛主席说的“矛盾的主要方面”。豪爽、淳朴、实在的双古书记在交往中成了我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的友谊保持至今。

 7412月,一年一度的武平县篮球联赛又开始了,中堡篮球队以中堡知青为主,已经连续几年在县里篮球联赛中夺得冠军,我是下场的五位主力队员之一。那天在岩前公社比赛,永安维尼纶厂招工人员来看比赛,我们才知道已经停顿了两年的招工又开始了。比赛后,维尼纶厂的招工人员知道我们是厦门的知青时,对我们说:想不到闽西山区篮球水平还不低啊(文革逍遥时混出来的业余水平)!说着,把我们中堡球队的这几名知青的名字都登记去了。没想到,此次的招工给我演出了一幕跌宕起伏,峰回路转的悲喜剧,我在其中扮演了双面主角。

 回到大坪小学后,校长告知公社通知我去参加招工会议,参加会议的是被所在大队推荐为永安维尼纶厂招工对象的中堡知青,我们大队有一个名额,我才知道这次大队又推荐我参加招工考核了,心里有无尽的感激,想到自己的名字已经被维纶厂的招工人员记录在案了,离开武平乡下,有个正式工作,翻身当家做主人,成为领导阶级——工人阶级的一员是唾手可得的事了,心里美滋滋的,一路哼着小曲回到学校。

 隔了两天,负责这次招工的公社妇女主任郑淑芳大姐打了电话要我到公社一趟,这郑大姐是公社党委练书记的爱人。接了电话,我下课后,立马赶到公社。她告诉我,这次互助招工名单有变,换成你们大队的另一名知青了。她还告诉我,这是县里的意思。原因是这位女知青是台籍同胞,这段时间对台政策有所改善,她去县台办反映了自己的情况,县台办帮了她的忙。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却异常平静,或许我经历的苦难已够多了,这小挫折不能触动我的心弦,何况这位老学姐只是去反映她个人和家庭的情况,这是她的权力,做出改换名单的决定与她无关——虽然自己心底里有些悲哀。

 郑大姐还告诉我:武平瓷厂这次也有招工名额,公社决定让你去。看来公社在县里的要求下抹去了我外调的名额,过意不去,想用瓷厂这个名额弥补我。难道还要将大几十年的光阴耗在武平?留在这穷乡僻壤?我不愿意,又不好当面拂了她的好意,只能推托,“待我打个长途回厦门和家人商量一下”。当时我不敢将此事告诉父亲,怕他担忧,说要与家人商量,其实是缓兵之计。我给插队在十方公社的音国学长打了个电话,告知他这事,想询问一下去瓷厂的看法。音国学长原来也是被推荐到永安维尼纶厂的,因家庭原因被涮了下来,他头脑比我清醒:不能去,招工就是为了离开武平;去了瓷厂,人还是在武平,还是“山头鹿叩马”;不要着急,以后还有机会的。音国学长的话让我坚定了拒绝去瓷厂的信念。

 磨磨蹭蹭,折腾了好一会儿,我才吞吞吐吐的告诉郑大姐:瓷厂的事还是缓一缓吧,我还是安心在大坪教书吧,但如果组织上坚持让我去,我也服从。郑大姐可能看穿了我的心思,对我说:瓷厂就不去了,我不勉强你,再等一等吧。这时天色已暗,郑大姐留我在公社食堂吃了晚饭,我一直记着郑大姐这顿饭的盛情,这是人生第一次单独与领导吃饭,而且是女同志。

 回到大坪,心里还是翻江倒海的,大队三番五次推荐我,去年参加高考,被涮下,这次让你参加招工,又被涮下,到底你家庭黑到什么程度,每次都过不了关?一次又一次的浪费公社分配给大队的名额?我担心大队里的知青对我有看法,怕对不起互助知青,也怕辜负了双古书记一帮大队干部的好意。思来想去,辗转难眠,决定孤注一掷,搏杀一回,违背公社妇女主任郑大姐那天召开知青招工会议定下的“不准与招工人员私下接触”的规矩,明天一定要赶到县城与永安维尼纶厂招工人员见上一面。

 悄悄的请学校老师代我一天课,我带着两个“老人牌”苏打饼干空铁盒子(家里从厦门寄来的食品包装盒),一大早赶到中堡墟上,买了五、六十个鸭蛋,把铁盒子塞满,用冇谷填实,包好,象做贼似的,避开公社工作人员的目光,提着两盒鸭蛋,搭上了公社开往县城的公交车。赶到县城打探到永安维尼纶厂招工人员住宿的地方,却扑了空,一询问,“他们下乡去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急的我肠子差点打结,马不停蹄,赶了五华里路到武平良种场,找到好友学弟建忠,匆匆写了一封语言恳切的信,交代建忠学弟,无论如何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这封信和那两盒鸭蛋送到县城招待所永安维尼纶厂林登义,罗生宝两人手中。这两盒鸭蛋伴手礼算是“行贿”?还是岩前打球时一面之交的“情谊”?我也分辨不清,总之,这是我当时认为该做的一件大事。匆匆的赶上回中堡的最后一趟车,人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大坪,比较舒坦的睡了一觉——成事在天,谋事在人,随他去了啊!

 隔天下午,有人喊我:老蔡,你的电话,公社郑主任找你。我想应该有结果了,一接电话,果然是练书记爱人郑大姐打来,报告好消息的:小蔡,永安维纶厂又重新给了中堡一个名额,公社研究决定将这个名额给你,你跟学校办理一下交接手续,来公社拿介绍信就可以去县里报到了。我心里明白,百里外的那封信和那两盒鸭蛋起作用了,建忠老弟办事效率高啊!感恩永安维纶厂的招工人员!

 举行了例行的告别宴,和知青们,双古书记依依惜别,来到县城,去永安维纶厂的知青已全部报到了,我是全县最后一个到达的知青。

 别了,武平,别了中堡,别了互助、大坪,人生悠悠几十秋,万般皆过眼,唯剩武平中堡互助大坪乡村愁……

 后来才知道,永安维尼纶厂招工人员砍掉了原来分配给武平民主公社的一个名额给了中堡公社,并指定这个名额只能给我,否则取消。

 就这样,我被自己折腾到永安山区14年,但却有一种搏击进取的快感。出了闽西山区又进闽中山区,却实现了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的跨越;心中窃喜的是,如果自己的子女将来还要填履历表,在家庭出身那一栏他(她)们可以理直气壮的填上大大的两个字“工人”!而且是国有大型企业的“产业工人”,我一夜之间成了领导阶级的一份子!——堂堂正正的“当家做主人”了。

武平县中堡公社篮球队12号、13号球员(1974年武平照相馆留影)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刘洁成的文刀乱舞 引用 删除 刘洁成   /   2017-12-23 17:02:43
5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7-12-16 23:28:54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2-16 21:41:42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2-16 21:41:35
少年就水!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7-12-15 11:24:1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7-12-15 11:24:03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7-12-15 09:45:16
5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12-15 05:52:53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2-14 22:15:16
我遇到的工人阶级,如今都是值更的打工仔,或者社区“保安”。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2-14 22:13:41
没有招工也没啥关系,后来回城生活恐怕更好点?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2-14 22:11:52
我们工人有力量!该穿上工装照相才对啊!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7-12-14 22:04:11
年轻时好帅!
半边鱼头 引用 删除 1255361850   /   2017-12-14 22:03:45
5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2-14 21:26:44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2-14 21:26:44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2-14 21:26:39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2-14 18:06:2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