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仔张的“神符”——互助记忆(8)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2-08 16:09:33

北仔张的“神符”——互助记忆(8

     上高仚在互助村最为偏远的深山老林处,林深苔滑,荒无人迹。从互助村出发一路爬坡要走上15华里长的羊肠小道才能抵达。一路上,原始树林蔽天遮日,山中小路坎坷不平,荒草覆盖。那时侯年轻,爬到那里都要气喘嘘嘘的花上一个半小时,还要担心路边随时出没的野兽的惊吓,特别是夏天上山时更要小心翼翼,手持一支长竹枝,不停地拨弄着前方的草丛,以打草惊蛇,防范被毒蛇咬伤。

  而此时是闽西的隆冬夜晚,上高仚上空飘起了米粒大的小雪,朔风骤起。在山坳一座废弃多年的独立民屋里,我和摇仔不时抚摸着鼓胀胀的肚皮,背靠在还有余热的灶壁取暖,我百无聊奈的看着晃动在破墙上的灯影,对着那盏幽暗的油灯发呆;平时爽朗、幽默的摇仔则焦虑不安的不停地搓着双手。山风裹夾着寒气从四处漏风的门缝、屋顶、墙壁钻进来,昏暗的灯火摇曳跳动,忽明忽灭,好似鬼火一般闪烁;门外呼呼号叫的寒风,厮打着林子里的枝叶,好像一群野兽在狂吠,发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声;四周笼罩着恐怖,令人窒息的气氛,我们俩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赶紧用木棍把“嘎嘎”作响的大门顶紧。

 今天傍晚,一起在耕山队劳作的村民因家中有事都下山回家了,趁着村民不在,我们可以偷偷的改善一下生活,我们不再象往常一样按定量每人下半斤米,我们两人下了3斤米,闷出了满满一大盆香喷喷的米饭。再大把大把的把“卢基草”(一种厥类植物)塞进锅灶,灶膛里腾起熊熊火焰,把大锅烧的火热;那块原先放在瓦罐盐巴上的带皮大肥肉,被我们用锅铲死死的顶在锅底转圈摩擦,发出“吱吱”的哀叫声,瘦了一大圈,锅底终于出现了一片油花(平时这块肥肉只是轻轻的在锅里一过,算是下了油了),飘起了袅袅香香的油烟。晚上的菜谱是:自己栽种的经过霜打过的芥菜杆片,自己在山林里挖掘和采摘的冬笋、野生的木耳、鲜菇,配上盐巴、福州的“虾油”。擅长烹调海鲜的摇仔,制作山珍美味,仍是那么得心应手,热火快炒出来的一大碗香气四溢甜美的山珍佳肴连同那一大盆3斤闷饭,真是大快朵颐,把我们两个人撑的肚皮滚圆,动都懒得动了,在这无油无荤的山旮旯里,能有一顿饱饭吃真难得,真幸福。

  我和摇仔住在这深山老林里已两个多月了,这里是互助村耕山队的住所,耕山队是村里为了开展副业生产种植中草药而设的。摇仔报名加入耕山队的原因很简单:上山一天村里可以补贴一斤半的稻谷。摇仔背着历史反革命家庭出身的黑锅,在插队时的每一分生活费用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勤劳攒取,他养了一头小花猪,准备养大卖了,贴补生活费用。可是在口粮这么紧张的当时,自己都不够糊口,怎么喂养小猪?这一斤半的稻谷解决了猪粮的大难题。为了赚取这区区一斤半稻谷他只能上山了,把小花猪留给跟他一起插队的妹妹照看。我上山的原因复杂一点:母亲逝世,挣扎在乡下无助的我失去了母亲的恩爱眷顾,心中痛苦难于排遣;情窦初开的我,迫于无望的前途所困,把初恋扼杀在心底,纠结缠绵——逃离现实,到一个无人的地方隐居,静静的消磨时光,竟成了我当时最为迫切的想法。所以摇仔一邀请我“斗阵”上山,我一口就答应了。

       可事不如人愿,村民捎来的消息让摇仔心意烦乱,六神不定——那头小花猪拉稀好几天了。看着摇仔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只能劝慰他:“睡吧!明早再看看,不行我们下山一趟。”我们的卧室是用“谷答”(晒谷子用的竹席)隔起来的,床铺是从山上砍来的杉树干作床脚,削成桩状打入泥土地中,床板则是取来翠竹破开削成竹片,钉在木桩上,再覆上厚厚的一层稻草,一张破草席,加上一床我从厦门带来的13斤重有十来年历史的棉被,真有“布衾多年冷似铁”感觉。我们两个人只能分头睡,背靠对方的脚成双S紧贴型睡姿,这样的睡姿是我们调整了好几天才确定下来的最佳睡姿,可以勉强的保证整床被子包裹住我们两个大小伙的身躯。可因为被子、草席又冷又硬,不贴身,冷风还是从脖子,肩膀处不停地钻进来,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熬过那0℃度以下的寒冷的漫漫长夜的。我们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半睡半醒,噩梦连连的状态下度过了一夜又一夜。

 而今晚对摇仔来说却是个不眠之夜,他在草席上辗转难眠,破坏了我们的最佳睡姿,我知道他心里还惦念着他的那头小花猪。突然,摇仔碰了碰我,喃喃地说道:“猫仔,我箱子底还藏有下乡前‘北仔张’送给我的几张神符,不知管用吗?”我是个“无神论”者,从不相信这玩意儿可驱邪缚魅,保命护身,可我不好意思打击摇仔的一丝希望和寄托,只得附和道:“试看看吧,说不定真的有用呢。”摇仔的爷爷是民国时期厦门老城很有名望的老中医,北仔张慕名而来,结识了摇仔,收集到了不少手抄秘方偏方,自成一家。下乡前北阿张送了摇仔几张护身辟邪神符以备急用。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胡聊着,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天终于亮了,耕山队的村民也陆陆续续的归队了,带来的消息更让摇仔忧心忡忡:那头小花猪已经不吃不喝一天多了,看来撑不过了。摇仔和我什么也顾不得了,夺门而出,火急火燎急匆匆的赶下山看望小花猪,不到一个时辰就赶到了互助村。赶到摇仔住所附近的猪舍,只见摇仔的妹妹守候在猪栏边,两手不停的擦拭着滚落下来的泪珠;那小花猪紧闭双眼,奄奄一息地躺在栏里的一堆稻草上,不停地抽搐着,令人怜惜。摇仔顾不得安慰小妹,慌忙不迭的抱起小花猪,轻轻的抹去小花猪唇边的白沫,缓缓的扳开小花猪的嘴巴,把随身带着的一瓶藿香正气水灌了进去。随后他返回宿舍,从箱子底翻出一叠神符中那张“太上老君”的收妖破邪,保护六畜的神符出来,那是一张黄色的小字条,上书:

 太上老君在此,

 三界侍卫,五雷将军,

 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

 金光速现,覆护六畜,

 急急如律令。

     拿到了救命符我们又赶回猪栏,此时几位知青也闻讯赶来了。摇仔把小花猪抱到屋外,轻轻放在地上,他拿出北仔张的神符,遥对西天,口中念念有词,恭恭敬敬拜了三拜,然后点燃一根火柴在一个小瓷碗里把那张神符烧成灰烬。我们几位知青七手八脚的帮摇仔按住小花猪的头和脚,摇仔轻轻的拎起小花猪的耳朵把那神灰倒进去,整个仪式肃穆庄重,没人发出一丁点声息。小花猪又被抱回猪栏里躺着,我们在外面等待见证奇迹发生的时刻。

 可是奇迹终于没有出现,北仔张的神符在山高皇帝远的偏远山村失效了,“太上老君”的“急急如律令”无人理睬,小花猪魂归西天了。摇仔神色黯然的操起杀猪刀,解剖了他的小花猪。那天晚上,摇仔亲自下厨,爆炒腰花,红烧猪排,清炖猪肚……我们几个知青在我队知青的餐厅里围着吃了一顿丰盛的死猪宴。摇仔喝的酩酊大醉,却不让我们送他回宿舍,他一边哼着“黑夜无伴守灯火,冷风对面吹,十七、八岁想要嫁,遇到少年家……”一边摇着手,说着胡话:“不要送我!我没有醉!路再宽我也摔不下去……”摇摇晃晃踩着石头卵铺就的田间小路回宿舍去了。

 隔天一早我们去探望他,他依然昏睡在床铺上,床下一大摊血迹,煤油灯摔碎了,满地玻璃片,摇仔的脚底划了一道长长、深深的口子,所幸没伤到动脉,所幸没发生火灾,看了这场景我的背脊不禁一阵阵发凉……

 至今,上高仚的雪花还不时在我面前坠落,小花猪的呻吟声还在耳边回响,北仔张神符焚烧的缕缕青烟依旧在我眼前漂浮,摇仔爆炒腰花的余香依然残留在我的唇边——这些就是我们互助上山下乡生活的真实写照。

 摇仔还记得,“那天晚上你牙齿痛,三斤米饭我吃了两斤,你才吃一斤;小花猪死了,你们还凑了25元钱给我”,说这话时,还带着感激的口吻,听了这话我心中五味杂陈……

 可以慰藉的是,太阳已冉冉升起,那梦魇一般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还了,我们不会让昨日的泪水打湿今日的阳光,记住过去,珍惜现在!

 小花猪的主人摇仔回互助时与村民相拥热泪盈眶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7-12-11 09:58:20
5
吴人山庄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吴人山庄   /   2017-12-10 13:40:00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7-12-10 09:45:41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2-09 11:44:00
5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7-12-09 09:43:33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7-12-09 09:43:09
5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7-12-09 08:55:06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12-09 01:41:05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2-08 22:57:35
出书去,别浪费自己的才华了!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2-08 22:57:03
5
文灶豪士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文灶豪士   /   2017-12-08 21:55:16
中国传统医学有医巫同源之说并不奇怪的,只是后来科学昌明,巫术日微直致消亡。
文灶豪士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文灶豪士   /   2017-12-08 21:52:53
5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7-12-08 21:29:51
原帖由william于2017-12-08 18:42:56发表
这知识青年相信神符?这可是真实的厦门知青?

大部分的知青都相信人能"万寿无疆","永远健康",摇仔相信北仔张的神符可治猪病,也是情理之中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2-08 20:06:46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2-08 20:06:37
5
我有话要说 引用 删除 kjq12345   /   2017-12-08 19:37:38
不堪回首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7-12-08 19:30:55
原帖由william于2017-12-08 18:42:56发表
这知识青年相信神符?这可是真实的厦门知青?

有关北仔张的故事,鄙人几年前有多篇文字,此篇只是从中搞取,都是真人真事。摇仔与北仔张是忘年交。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2-08 18:50:35
关于北仔张的纪念,鄙人多次建议民间集资,就在海口旧日行医处塑一个雕像:一身油腻的国民革命军的外套,表情沧桑而且温和,手里捏着小小的手术刀,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文创!以后大量没有公费医疗待遇的百姓,还会给他烧香,渐渐形成小庙,慰籍人心。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2-08 18:42:56
这知识青年相信神符?这可是真实的厦门知青?
江清良网站 引用 删除 江清良   /   2017-12-08 16:49:31
感谢你经常的支持、建立美好的来往、互通友谊、共创中华情、欢迎你来草蓭作客!!!!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