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鸡摸狗——互助记忆(4)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28 10:45:22

 偷鸡摸狗——互助记忆(4

 小时候,听母亲讲“小汉偷割瓠,大汉偷牵牛”的故事,总觉得小偷很卑鄙,很下贱,从小看不起小偷小摸;大一点了,看了一点书,总以“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勉励自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正派的人,做事坦坦荡荡,光明磊落;想不到,社会竟是个大染缸,在风风雨雨中,自己后来也干了不少偷鸡摸狗见不得阳光的事。

 让我心态起变化的有两件事,一是文革初期红卫兵登门入室,明火执仗的拿走了我家的金银珠宝,二是我参观过学校里的红卫兵战斗队队部,红卫兵小将向我炫耀他们抄家得来的堆积成小山的金银项链、珠宝钻戒,那些东西随随便便放在抽屉里,也没登记造册,也没专人管理,后来遗落何方,成了无头公案。看到这些,那些做人的基本道德在我心中颓然倒塌——我和两位相交甚深的同学,第一次干起偷窃的勾当——我们翻窗入室,爬进被红卫兵贴了封条,任由他们霸占的学校图书室,偷盗了不少自己心仪的书籍,以此行为,满足了与那些骂我“狗崽子”的红五类子弟抗争的畸形心理,心中有了些许快感,孔乙己老先生的“窃书不算偷”则安慰了自己有些惶恐的内心。

 上山下乡后,窘困的生活,才知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所言不虚。环境是会改变人的,青云之志,也会坠落尘埃的。

 那道书写着“打土豪,分田地”标语的青砖红墙对面就是我们知青食堂,我联想起红卫兵的抄家,那不过是内战时期“打土豪,分田地”在红色中国的又一种实践,我的东西是我的,你的东西也是我的,彼此不分,共产共产大大的好。

 在这红土地上,在这红墙下,我们很快适应了闽西山区的客家生活习惯,因为要上远山劳作,也开始每天吃起捞饭来,这样一次烧火就可以煮两餐饭,捞饭带上山当午餐,早餐的稀饭很稠,很粘,很香甜,它是用早中两餐的米熬成的。可惜就是没有菜配,自留地的瓜菜还没发芽,从家里带来的鱼干、虾皮、肉油粕、肉松、鱼松、还有一罐罐放了冰糖的猪油,总有接续不上的时候,那段时间真的很苦,很饿,吃饭经常只有猪油拌,物资匮乏困难时,就只有盐巴、虾油调味。有的知青也有私心,家里带来的食品私藏在宿舍里,舍不得拿出来共产,这些人“物权”意识比较强,知青食堂营养不够,回宿舍可以偷偷打开那收藏严密的食品袋,弥补一下亏空的身体。

 知青食堂餐桌边的墙上挂着一个小竹篓,邻居农家的一只小母鸡,几乎天天踱进我们知青食堂寻吃,其实地板、餐桌上早就干干净净,白茫茫一片,一点食品渣渣都难寻,那母鸡巡视一番,一无所得后,竟展翅飞上餐桌,再跳进那只竹篓里,静静窝着,过了一会,下了一个蛋,就从那竹篓里飞出来,落在地上,“咯咯咯”的叫了几声,好像在对我说,“我下蛋了”才翩翩然优雅的踱出去,那粒她带不走的蛋成了我们知青的口食。

 几番下来,看着那只可爱的小母鸡,人性中弱肉强食的动物本能竟滋长衍生出来,辘辘饥肠的呼唤,肉体成长对蛋白质的渴求,让我把母亲的教诲置之脑外,我终于伸出饿狼般的魔爪,亲手残忍的扼杀了那只小母鸡。

 那天晚上,五位知青就着龙岩《沉缸酒》狼吞虎咽的消灭了那只小母鸡,这散养走地鸡确实清甜香嫩,我们尝到了“打‘土豪’,吃鸡母”的甜头。以后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发生过多次,但我都没什么印象了,只是那小母鸡的“咯咯咯”叫声,至今还清楚的记得。

 那些年,知青们一到农闲季节,大多无所事事,就四处串联,从武平到上杭、到永定,从这公社(乡)到那公社,探亲访友,消磨时光。有一回,我们队来了几个知青朋友,却愁着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他们,便打起了“贡狗”聚餐的主意。那只小黄狗是我们耕山队豢养的,我们上山的知青也有份,想到它早晚得成耕山队员的美食,不如借此机会抓来宰了,以飨来访的朋友。

 主意已定,立马行动起来,明哥负责引狗入屋,耀婿、目仔负责套狗。那天天气寒冷,下着毛毛雨,正是“烧酒天”,有狗进补,无疑锦上添花。明哥拿着一袋“肉油粕”,一路哄得那小黄狗乐得屁颠屁颠的跟着他进了屋;目仔、耀婿躲在门后,用绳子做了个活套,一人拉着一头,只等小狗进套。那小狗只顾着吃明哥的“肉油粕”,不知不觉中让人把绳套套在脖子上了。目仔、耀婿见狗头进了套,慌慌张张的把绳子用力一拽,姿势动作配合不默契,扯高了;小黄狗一惊,一挣扎,头从绳套中脱出;眼看小黄狗要从门缝中钻出去了,两人一急,赶紧关门;站在楼梯上看热闹的其他知青,象《列宁在一九一八》那位密探一样双手做出掐扼动作,嘴巴大呼小叫“掐死己(它),掐死己”;那狗被门板一夹,疼的“汪汪汪”大声狂吼起来。毕竟做贼心虚,不是江湖大盗,怕人听见,心一慌,手一松,小黄狗硬生生的从门缝中挤出去了,一溜烟,不见踪影了。狗精灵的很,你欺骗了它,伤害了它,再多的“肉油粕”也诳不进来了。正是摸狗不着,反蚀一袋“肉油粕”,可怜明哥一身“渥甲淡漉漉”。

 这些年,知青聚会时我们偶尔会提起在互助偷鸡摸狗的事情,当着饭后茶余笑料,无不嘘吁一番。同队的女知青们毫不知情,这种事是不太见得阳光的,我们干这种坏事都瞒着她们。她们不知道也不会相信,这些表面看起来那么阳光,一本正经的男知青,竟然会干起偷鸡摸狗的糗事。

 这些年来,看着身边曾经的同事,多少人因多吃、多占、多拿,贪污受贿,被“双规”,身陷囹圄,庆幸自己在体制内只是一个没有什么权力的比芝麻官还小的官,不然“偷鸡摸狗”的恶习死灰复燃,难免有牢狱之灾;幸运的是母亲的教诲还不时在耳边唠叨着,那只长着荔枝冠,金黄色羽毛上有小黑点的小母鸡阴魂不散,它的“咯咯咯”叫声还在警醒着我,不准跨越雷池。

 其实,几乎人人都是双面人,人人都具双面性,都曾戴过假面具;一面阳光明媚,一面阴暗晦涩;一面正人君子,一面男盗女娼。关键时候把握不住自己,归宿在何方,真的难预料。

第一批插队在武平县中堡乡互助村的第2队,第十一队知青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12-09 02:25:05
5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7-12-03 11:19:50
芦苇 引用 删除 折断的芦苇   /   2017-12-02 18:43:02
5
芦苇 引用 删除 折断的芦苇   /   2017-12-02 18:42:39
很久没上海博了!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1-29 18:38:07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7-11-29 10:07:23
5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7-11-29 06:32:18
原帖由老撷于2017-11-28 23:07:37发表
看了心酸,其实是饥啊!不得不做这事的!以后补偿吧!比如小母鸡的主人,狗的主人!.

补偿是必须的,这些年帮了互助乡亲不少忙,至今保持密切来往。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1-28 23:07:37
看了心酸,其实是饥啊!不得不做这事的!以后补偿吧!比如小母鸡的主人,狗的主人!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1-28 23:06:36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7-11-28 14:18:37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1-28 13:33:18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1-28 12:26:38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1-28 12:26:3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