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埂师傅——互助记忆(3)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21 16:21:29

过埂师傅——互助记忆(3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闽西客家人大多以种田为生,春耕、夏种、秋收、冬储,农活犁、耙、莳、耘、割、挑、晒……林林总总数十样,最难的是莳田插秧。武平山区农田大多是梯田,从山脚下,层层叠叠,直到山顶。互助村离村庄十里远处的“大林东背”就有一片梯田,蔚为壮观,与广西的龙脊梯田可以媲美:春来,水满田畴,如串串银链山间挂;夏至,佳禾吐翠,似排排绿浪从天泻;金秋,稻穗沉甸,像座座金塔顶玉宇;隆冬,瑞雪兆丰年,若环环白玉砌云端。每每到那地儿劳作,我总被那里的美景感动,总被客家先民筚路蓝缕,开山造田的创业精神、想象力和创造力感动。

 互助村第11生产队的田地面积最大的只有一亩两分,较大一点的有几分,最小的只能插几丛秧。沿山而筑的梯田大都是弯弯曲曲的田地,一块地要绕好几个埂。好的莳田手,大的田地,插下去的秧苗,直看、横看、斜看都是直线,规规整整,十分壮观;遇到不规整的梯田,则要因势利导,插的秧苗,要象几何切线一样,切过多个田埂,在这小小地块,也要插出规矩,插出美感,便于以后的拔草、耘田、施肥。村民们把这样的插秧能手称为 “过埂师傅” ,“调角师傅”。

 村民们说,民国时期,乡村里这样的“调角师傅”、“过埂师傅”最吃香,农忙季节,这种莳田插秧能手很难请的到。大户人家田地多,家有长工也忙不过来,请这样的师傅帮忙,工钱自然开的高,面子也给的足。田边要搭个小凉棚,放着茶水、点心,以便师傅劳作中途休憩时享用;收工后,洗刷完毕,大户人家鱼肉鸡鸭款待,农家米酒伺候,不醉不休。

“过埂师傅”们不仅秧插的漂亮,插的快,他们插的秧水灵灵的,长得好,长得快。

 我们队上的顺通哥和发明哥就是这样的师傅,每到插秧季节,生产队大伙儿每人挑着一担秧苗到了田边,却没有一个人敢先下到田里,大家静静的候在田边,等待两位师傅亮相,下田“调角”先行,插出一排排六束秧苗的秧行来,才以他们的秧行为标志线,跟着插秧。

 这些师傅确实是插秧高手,看他们插秧,有着大师风范,真的是一种享受。他们身着蓝色短袖杉,挽起裤脚,挑着那担秧苗下了田,用眼眯了一下最远处的地角,或腾挪身子瞄了一下弯曲的田埂,顺手就把一担秧苗解开,一把把秧苗,划着美丽的曲线,前前后后,不偏不倚的飞落在他们插秧的线路上。

 只要先插六束秧苗,他们就可以把整块田地的秧苗走向定下来了。我看过闽南农村插秧,经常要拉着绳索,打格子,定方向,我真的佩服客家农民的插秧功夫。你看他,微弯脊梁,两腿弯曲,左臂轻倚左膝,左手握着一把秧苗,快速分秧,几乎看不清秧苗是如何从左手转移到右手的。只见右手左右快速移动,象鸡啄米一样,轻盈的把秧苗一簇簇的插到田里,两脚缓缓向后退行,水面泛起阵阵涟漪,田里面隐约可以看见莳田者两行整齐的脚印。不一会儿,一大片青翠的秧苗规规矩矩的缀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享受着阳光的抚爱,随着山风轻轻摇曳生辉。

 我欣赏“过埂师傅”们舍我其谁的大将风度,欣赏他们潇洒自如的插秧功夫,欣赏秧苗在水面上舞动的姿态,想象着成为插秧高手——“过埂师傅”“调角师傅”的那一天。

       城里来的孩子,虽然每年都在学校里参加过农田劳动,大多是辅助工,放放牛羊,拔拔草,挑挑水,浇浇菜, 跟在耕牛后面捡地瓜,捡花生,并没有尝过乡村农活的真正艰辛。互助的落户,才是我们乡村生活的真正开始。

 第一年的夏收夏种,炎阳似火,汗流浃背,村民们依然着衫裤在田里劳动,我们男知青一热,把上衣一脱,光着膀子就在田里干活,热是一回事,还可以秀秀青春健美的体魄。

 起先农民兄弟不让我们插秧,只让我们挑秧,从秧田里把村妇们拔好整好的秧苗,一担担的挑到大田里,供插秧手插秧,这里莳田插秧的全部是男丁,没有女人,不知有没有什么禁忌?村妇只负责在秧田里脱秧和挑秧送秧苗,我们男知青初来乍到只能干女人一样的农活。想成为“过埂师傅”却连插秧的机会都没有,我只得在午饭后,大家休息的时候,独自一人,面朝水田,背朝天的学起插秧来,水面上的秧苗歪歪扭扭,水面下的步履蛇行一般,过了一会,却见不少秧苗浮上水面,没浮上来的过些天也萎靡了,原来插秧还有不少讲究呢。

 偷偷的练了好几天,插秧的功夫长进不多,背部、肩膀、手臂却被炎阳灼出无数水泡,热辣辣的疼,过了些天,这些水泡的皮肤全部脱落下来,背上、肩膀、手臂换了一层皮,这是真正的接受再教育,真正的脱胎换骨了。这时我才明白农民兄弟为什么一直穿着衣服干农活,也不怕弄脏衣服,原来是防晒啊,难怪他们整天在田里劳作,却有着一身白皙的皮肤。后来男知青几乎人人穿上了“蚊罩衫”,这“蚊罩衫”是用蚊帐布做的,透气、防晒、便宜、又省布票,一尺布票可以买好几尺蚊帐布呢,现在的年轻人是不屑穿的。

 一年两季下来,我终于成了“调角过埂”师傅了,出工插秧时,只要顺通哥、发明哥不在,我在,没有一位农民兄弟敢抢先下田,因为我会“调角”、会“过埂”,秧插的比他们快,比他们好的多了,他们只能跟着我。这“调角过埂”师傅与其他师傅不一样,是劳碌命,不像其他工种的师傅,可以把手臂掖在身后,踱着八字步,袖手旁观,拿腔拿调的指点徒弟干活,而是要身先士卒,永远冲在前。事后,也没有谁再来孝敬鸡鸭鱼肉,农家米酒了。

 当上了“调角过埂”师傅,工分自然也就上了,精神上也得到极大满足,村民们再没有什么理由瞧不上知青了,我们再不是“手无搏鸡之力”的白面书生了。

 那些年,我靠插秧多赚了不少工分,但也多吃了不少苦。我曾经下到烂泥过腰的“浮秧田”插秧,那浮秧田下有泉水眼,田水冰凉,田里埋着杉木,让下田劳作的人踩着前进,一不小心,可能身陷污泥,连命都没了。到浮秧田我挑秧苗的扁担都挑宽大的竹扁担以增加浮力,下田时,扁担就放在身边水面上,随时备用,以防万一,脚则小心翼翼的探寻着埋在泥田的木头,真的是步步惊心。

 我曾一天为了赚二十几个工分,一人承包插一亩多的秧苗(一个工分0.28角,强劳力可定一天10工分,可赚0.28元)。天才蒙蒙亮,我就挑着秧苗出门了,想赶着太阳不热时多插一些。连续插了八、九小时的秧苗,到了下午一、两点,酷暑难当,只剩下眼前三十来平方米的田地了,心脏突然砰砰砰,砰砰砰急促的跳了起来,头晕脑胀,大汗淋漓,我知道可能是中暑了。我只得倚靠在田埂上稍歇了一会,好让心跳的缓慢一点,又弯腰开始插秧,想把承包的任务完成,把工分赚到手。可是心又急促的撞击起来,那“砰砰砰”的心跳声在寂静的田野里,好像连自己都听得到——此时,我竟然连一行秧也无法插下去了。

 抬头四望,茫茫田野里渺无人迹,我想:不能这样死的不明不白,连一个人都不知道。我把手中的秧苗丢了,缓缓的爬上了田岸,慢慢的蹉到路边的一颗树下,死了一般,四脚朝天的瘫软在树荫下的泥土地上,朦朦胧胧的昏睡过去。大约过了一个来时辰,隔壁队的知青固民出工路过,看我躺在地上,问:“猫仔,你怎么啦?”我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可能中暑了,你把那地儿的秧帮我插了吧”,我指了指路对面的那块农田,让固民帮我了却了一桩心事。

 有一年,季末,队里远山的一块田地,已犁耙过,但秧还没插,队长东哥安排我去插。此时的秧苗已长到一尺半长,秧干已很粗糙,那田是沙质土,犁耙后又静置了一天,有点板结,插到最后,我的左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因为分秧、插秧都被磨破出血了。每插一束秧,手指都钻心的疼;每插一束秧,水里就浮起缕缕血丝。

 望着水面上泛起的丝丝红晕,我知道那是我手指渗出的血水,我这个“过埂师傅”心中竟有了“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悲壮情怀;我站在田边,遥望远处群山,天地悠悠,空山不见人;只有那山风的呼叫声,树叶、茅草晃动摩擦的沙沙声,山鸟在林中哀怨的鸣叫声伴随着我,不觉然而涕下。

互助大队晒谷坪——篮球场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12-09 02:25:50
5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7-12-03 11:20:34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7-11-27 22:32:44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7-11-27 22:31:59
5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1-23 19:23:26
5
黄胖HP 引用 删除 黄胖HP   /   2017-11-23 10:27:17
5
老渔夫的多彩世界 引用 删除 hzd   /   2017-11-22 21:55:19
5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7-11-22 10:25:36
5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7-11-22 10:25:29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1-21 22:27:09
同安叫着 “考雷仔”,我也是高手!因为没能看到返城的迹象,只要认真地做农活,为的是一口饭!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1-21 22:25:17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1-21 18:58:01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11-21 18:57:53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1-21 17:03:33
建议你写一写小芳,那才是一首歌。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1-21 17:02:46
如果学过美术,或者做过泥水、木匠工种,对付插秧这道活应该不会太难。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1-21 17:00:55
没有学会一门手艺的自豪感?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