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红墙——互助记忆(2)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16 16:02:02

 红墙——互助记忆(2)

 互助村有一条鹅卵石铺就的两米多宽村道,穿村而过,通向五里外的中堡乡梧地村和十里外的永平乡孔厦村。街道两旁大多是用黏土夯筑的农舍,互助大队第一批插队的第2生产队和第11生产队知青的伙食点就在这条街上。这是一间十平方左右的小房间,进门左手边,砌了一个双锅头的大灶,客家山村煮饭烧火大多用“芦基”草,那锅头还要熬猪食,所以锅大,灶也做的特别大,占去了房间三分之一的空间,右边靠墙处放了一张四方形餐桌,还摆放了几张竹椅子,两队知青一共12人,吃饭时根本围坐不下,迟来的人要端着饭碗站着吃。

 伙食点大门隔着那条村道,面对着的是一堵青砖砌成的挑檐高墙,互助村很少能见到青砖砌成的房屋,大都是泥土夯成,木头搭建的土楼房,那大屋是194910月前,互助村大户人家的房屋。绕过那道墙,可以看见一圈青砖砌成的房屋,围成口字形,中间是个大埕,可以翻晒稻谷,地瓜等农作物。我记得大埕里经常有村民们将煮熟了地瓜,晒在竹篾片上,准备晒成地瓜干做储备粮;那地瓜干还未晒干前,十分嫩甜,经常成了知青们口中的点心,即便是那些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般的女知青,在饥肠辘辘时也抵御不了那颜色透亮,散发着芳香味的地瓜干的诱惑,经常手痒痒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一下,看看周边无人时赶紧顺手牵羊,拿它几条,掖入怀中。

 我很惊讶的是,那道高高的青砖墙,还清晰的留着第一次国共内战红军退避武平时刷下的标语,白石灰涂抹的“打土豪,分田地”几个大字,历经三、四十年,依旧那么醒目。

 这激动人心的标语,引发了我们对毛泽东崇拜敬畏之情,我们把在厦门搞“三忠于”的形式与基督教徒餐前祷告的仪式,强扭糅合在一起,开启了饭前祝福领袖的模式。每顿饭前,我们十二人挤在那小小的空间,面对那道青砖墙,面对那道标语,在知青队长老王同学的带领下,手持“红宝书”在胸前,高呼“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十二人的手臂随着口号声,举着“红宝书”整齐划一的向右上方上下挥动。我不知道这些人中有几个人心怀虔诚,真正的在祝福领袖,心中百感交集。

 这样的顶礼膜拜模式注定短命。文革已经三年多了,文革中冲锋陷阵的红卫兵、红旗兵和我们这些狗崽子一样被遣送至山区乡村“接受再教育”,革命的雄心壮志早已疲惫;我记着鲁迅《伤逝》里的话“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我们连自己都养活不了了,疑惑茫然早已弥漫。不到一个星期,在众人无声的抗议中,饭前祷告祝福寿终正寝了。我们终于不要再面对这面青色的、硬邦邦的墙念念有词了。

 这一堵墙,这一副标语,是国共第一次内战在这里留下的印记,那段时间,朱德带领部队曾到过武平,到过我们互助村,这里是老区,是红色的土地,当年红红火火闹过一场革命。村里社员告诉我,红军走时,村里有三个贫困人家目不识丁的不安分守己的小年轻听了红军的宣传跟着红军走了。三人前程各异,其中一人随着大部队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到达了陕北,后来进了南京城成了江苏省粮食厅厅长,功德圆满;一人在征途中战死,尸骨无存,魂归他乡,正是“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壮怀激烈;另一人曾为朱德牵过马,半途当了逃兵回乡了。此人故事有点传奇,回乡多年后,共产党来了,他又积极革命,加入了共产党,土改时却爱上地主小老婆,组织上找他谈话,要党籍?还是要老婆?他倒干脆:要老婆,不要党籍。这是互助版的“爱美人,不爱江山”——人间总有真情在,任尔东西南北风。

 这是一堵青砖砌成的红墙,记载着红色年代红土地上红军留下的痕迹。红军掌权后,把注意力集中在繁华的城市,暂时忽略了曾在内战时期付出生命和鲜血的老区,二十多年了,这地方依旧贫困潦倒,以致有些村民兄弟在春荒缺粮吃着蕉芋渣时,私下偷偷对我们发着牢骚,“这日子比以前还难过”。在红墙不远处,有一栋破败的民宅,住着一位孤寡老太婆兰细妹,没儿没女,孤苦伶仃,穷的响叮当,是村里的五保户。知青小徐和小蔡看到兰细妹生活困顿,行动不便主动担当起照看这位孤寡老人的义务,每天出工前和放工后,他(她)们第一个任务就是去看望,帮助兰细妹,帮她挑水、洗衣、烧火、打扫房间、整理内务,这样他(她)们经常耽误了吃饭时间。知青点的男女知青个个都是十几、二十郎当岁的精壮小伙子和大姑娘,又要下田劳动,耗费体力,个个饭量特大,当时还没分配自留地给我们,除了家里带来的鱼干、虾米,就是赶集向农民买一些青菜、鸭蛋,十天、半个月村里有农民兄弟杀猪,才有一点猪肉吃,才能见到一点油水。知青们经常吃饭经常就着盐巴、福州虾油。

 等到小徐、小蔡帮工完回食堂,餐桌上早已锅底朝天,饭菜早已被大伙吃的精光。小蔡是我妹妹,不忍心看她挨饿,只好动用我放在宿舍的战备粮——母亲为我们准备的拌着油葱、猪油、花生麸、黑芝麻的面茶;小徐怎么解决他的肚皮,我就顾不上了。后来这样的事多了,我如果早到食堂,开饭前,我就把他(她)们两个的饭菜,先打起来——总不能让他(她)做好事后,还饿肚皮。

 知青插队前期的日子,有点贫穷的共产主义乌托邦样子。我时不时会怀念那种时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襟怀坦荡,推心置腹,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特别是在如今浮嚣的快节奏的日子。但我渐渐明白,这样的日子,是人家强加给我们的,不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只能是身心解放了之后,还有了财务自由后才能有的,这只是无奈的人生旅途上的短暂的休闲、放松,是一种慢性自杀,把你的思想、把你的青春消磨殆尽,是一种看不到前景,没有未来的日子。我学会了在惶恐迷茫中自我屏蔽,自我保护,自我陶醉。

 我曾躲避在互助深山中三个多月,每天早晨伫立在山上崖边,望着山谷中千百年来一样蒸腾的晨雾,倾听着山林千百年里一样的风声鸟声,焦急的等待着喷薄而出的朝阳;我天天提着一把锄头挥洒着汗水在山头上,挖树根,铲草皮,播下那不知有没有收成的茯苓种子,每天夜里躺在竹床稻草席上,对着一豆飘忽不定的青灯,任凭屋外黑夜里野兽的哀鸣吼叫声与滚滚的林涛声淹没自己,心中默默的拷问,我的人生价值在哪?在这穷乡僻壤,在这荒山野岭?在这红土地中?是的,在这风雨如磐的日子里,我只能在深山老林中蛰伏着,等待着救赎,等待着涅槃重生。

 1998年我和插队的知青农友回到武平,回到互助,互助已变化许多,楼房林立。我循着三十年前的记忆,寻寻觅觅,找到了那堵青砖砌成的挑檐高墙,想看看当年涂抹在那墙上的红军标语,那墙依然耸立着,那标语却渺无踪迹,让我心生惆怅——那堵红墙,那行刻在我心中的标语。

面对红墙虔诚祝福领袖的12位知青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客从足下来 引用 删除 客从足下来   /   2017-12-03 11:21:24
雪梅 引用 删除 snow5678   /   2017-11-27 22:32:57
5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11-23 19:38:00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1-18 23:38:58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11-18 23:38:52
5
海峡明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峡明月   /   2017-11-18 16:43:03
海峡明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峡明月   /   2017-11-18 16:42:58
5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11-18 02:52:06
5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7-11-17 09:54:37
原帖由william于2017-11-16 18:52:33发表
刚好的六对俊男靓女!听说厦门知青出自厦门港,见多识广,定有骚动! .

这12人里只产生一对伉俪,野史兄可乱点鸳鸯谱一下,看看准不准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7-11-17 08:53:06
weizhengao (高维真) 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eizhengao   /   2017-11-17 08:52:34
5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7-11-16 21:50:40
5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7-11-16 21:50:3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1-16 18:54:27
作为革命青年应该有火红的青春,理所当然惊世骇俗的恋爱故事。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1-16 18:52:39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11-16 18:52:33
刚好的六对俊男靓女!听说厦门知青出自厦门港,见多识广,定有骚动!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