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蔡家旧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7-14 09:44:58

                                             老蔡家旧事

        老蔡家的祖先徙自河南济阳。河南济阳在哪里?查地图找不到,在地图上我只看到河南南部有新蔡、上蔡等地名。翻阅历史,得知古代春秋有小国曰蔡,就在河南。想来我们的祖先来自河南,并非妄言。扫墓时,见先人幕碑上刻有济阳两字,问父亲济阳什么意思,父亲说,济阳在河南,我们的祖先就是从那里来到福建的,两百多年前清乾隆年间又从漳州乡下迁移到了厦门。曾祖家道小康,薄有房地产,到了祖父手里,就穷得家徒四壁了。祖父会修雨伞,开过雨伞铺子,因吸鸦片,早早过世。他是在大年初三那天离开人世的,死前攥着才四岁的父亲的手,对父亲说:“过年了,也没给你一件新衣……”,眼里含着泪,就背过气了。祖母急得拿过碗,叫父亲尿尿(老辈子人以为童子尿可以救人),父亲惊吓的就是尿不出来。祖父就这样再没有醒过来,身后撇下了妻子和四个孩子。

 祖母是一位陈姓老翁从育婴堂抱来的,取名陈吉。后来,她被送到蔡家做童养媳,十五岁和祖父成亲,四十出头就守寡了。祖父去世时,祖上的房地产卖得仅剩一栋栖身的瓦房和一块坟地。家境穷窘至极,祖母靠擦锡箔挣点钱苦度日。家里常常揭不开锅,吃了上顿,不知下顿在哪里。父亲说,有时响午了,祖母才奔波到一角钱。她把钱交给父亲,让父亲到巷口外大街上的粮店去买一把米,好下锅熬粥。再交给父亲一块手帕,嘱咐他把买来的米包好,放进口袋里,不可以提在手上。为什么呀?是怕你把米掉地上了?父亲说:不是,是怕被人看到只买这么一点点米,让人笑话。

 祖母虽不识字,记性极好,她会念很多很多的童谣,天文地理,风土人情,什么内容都有。我还记得:

 阿妲姐,做人媳妇懂道理。

 晚晚睡,早早起。

 起来梳头、抹粉、点胭脂。

 入大厅,扫桌椅。

 入灶下,洗碗筷。

 入绣房,拿针指。

 哦喽(称赞)兄,哦喽(称赞)弟,哦喽(称赞)父母好教示。

 可惜,我那时小不懂民俗文化,想不到要记录下来,随意记着只是几首简单的。近年,经常在报纸、电视,看到研究闽南风俗文化的报导,也有不少童谣,总觉得不及祖母念的生动风趣,内容丰富。

 祖母给我们讲过一个私塾先生教书的笑话。

 祖母家的隔壁是一间私塾,闲暇时,祖母没事在门外看先生教书。

 先生坐在前面念:

“人之初,性本善……”

 学生坐在下面,摇头晃脑跟着念,眼睛却东张西望。

 先生告诫学生道:

“随字指”。

 学生跟着念:

“随字指”。

 先生一听,气坏了,叹气道:

“吐血吐陀(陀,厦门话是血块)……”

 学生跟着念:

“吐血吐陀!”

 祖母说完,咯咯笑,先生说什么,学生跟着念什么,管它什么意思呢。

 我上学没有学过12生肖,24节气。祖母告诉过我:“今天是秋分,白天和夜里一样长。秋分和春分都是白天和夜里一样长。”我很惊讶她没上过学,又不识字,怎么会知道呢?

 祖母性子好,我没见过她发脾气。她从不骂我们,更不会打我们。所以,我一点不怕祖母,在她的面前再疯,祖母也只是说我:“看你疯的。”

 我只怕祖母一件事。祖母缠小脚,如果我们疯闹时,不小心碰着祖母的脚,那是绝对不行的。我们兄弟打闹起来,靠祖母太近了,祖母会喊起来,我们就怕得赶紧躲开点。祖母那受过摧残的小脚,要是被踩上一脚,那是很可怕的。

 祖母的东西,收在祖母床下的一个木箱子里。有一天,祖母搬出木箱子,打开木箱子,叫我们过去看。祖母从箱子的最底层翻出两样东西,捧出来给我们看。那是两套锦缎衣裙和一双绣花鞋。一套衣裙桃红色、描龙绣凤、新簪簪的,是祖母的新娘礼服。祖母还有这么漂亮的衣服,把我们看呆了。最可看的是那双绣花鞋,也是新簪簪的,那不象是一双让人穿的鞋子,根本就是一对手艺绝佳的工艺品。难怪那让人恶心的缠脚,穿上这样的绣花鞋,要叫三寸金莲了。那套紫色的锦缎衣裙倒很一般。祖母让我们看过后,又小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去,放回箱子底。听母亲讲,祖母留着去世时要穿的。祖母长寿,活了89岁,死于六十年代。去世时有否穿上她最喜欢的服饰,当时我不在家不清楚。我想在那与旧世界决裂的年代,应该是没有。

 祖母供奉的是一尊白瓷的观音菩萨。我见过很多很多观音菩萨塑像,总觉得没见过象我们家的那尊观音那么好看的。直到前年到过天水麦积山石窟,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尊观音是麦积山的美女观音的重版,怨不得那么漂亮。祖母天天虔诚地礼拜佛祖,祷告菩萨保佑一家大小平安、幸福。她对儿孙的深爱倾注于点香、礼拜、早餐禁食里。祖母一生求的是儿孙的福祉。祖母跟妈妈念叨了几次,要把大哥过继给她的大儿子(刚成人,夭折了),可我妈妈不信鬼神,视为无稽之谈。祖母在世时,我不关心,也不孝顺她,现在追悔来不及了。

 祖母生了13个孩子,长大成人的只有4个,两男两女:伯父、大姑妈、小姑妈、父亲。小姑妈从小给了周姓大户人家,和家里很少来往,小时候我见过几次。她高高、瘦瘦的,宽大的裤脚下,露出一双放大了的小脚。脸很白、细细的眉毛、嘴唇薄薄的,说话声音嗲嗲的、高八度,象是舞台上唱戏的对白。为什么说话假门假事、怪里怪气的?母亲说,大户人家规矩多,女人不能大声说话,笑不露齿的。后来小姑妈和我家失去了联系。大姑妈早早地嫁给一个卖肉的台湾人,起先过了几年温饱的日子。记得父亲说过,他放学经过姑丈的肉摊时,大姑妈偷偷摸摸地塞给他一点肉或几角钱,又怕姑丈看见,让爸爸老大的不愿意。姑丈死得早,留下一儿一女,日子就过得很艰难了。晚年姑母随表哥过着平和的日子,也和祖母一样高寿。

 伯父比父亲大14岁,祖父过世后,他俨然是一家之主了。伯父靠肩挑小担、做点小买卖过日,他的一生不传奇,却很格色。他算个智商不低的人吧,但他一生过得稀里糊涂,懒散、窝囊。伯父识字不多,也许是得到祖母的遗传,记性极好。他能象说书人一样,讲出一套一套的民间故事。我七、八岁时,有段时间吃了晚饭后,就躲到店堂去,听伯父给店员宣讲故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近视眼看牌匾》、《吝啬亲家》……,伯父讲故事的特点是故事的主题都是在故事结尾前,画龙点睛的指出,极具警世良言的教育意义。父亲开店后,伯父一直在店里帮忙,社会主义改造后,他又成了肩挑小贩。闲暇时,他的心思都放到盆景的制作上。那盆景层峰叠嶂,山上亭塔楼阁、榕树庇荫,山下小桥流水、鱼翁垂钓,地上绿草细花、水里小鱼游戏。我在家读中学时,时常蹲在他的盆景前欣赏、发呆。盆景建造在一个大石槽上,摆在我们家的阳台上,旁边种了四季盛开的月季花。祖母在世时,到阳台去,就说到花园去。那时,我笑死了,到花园去?这叫花园?而今我历经人生沧桑,才想那精工细作的盆景难道不是伯父人生追求的寄托。祖母夸张地叫着花园,是对伯父的安慰?或是肯定?知子莫如母啊。早年伯父经营小生意,也曾赚了点钱。有段时间,他不走街窜巷挑担叫卖了,在家门里摆摊做买卖。那时,伯父秘方自制了风味独特的甜橄榄,销路极好,供不应求。不幸的是,伯父娶了个好吃懒做的婆娘,会偷家里的钱;手脚不干净,妇德更坏,扔下两个女儿私奔了,杳无音信,大概客死他乡了。也许是受此打击,也许是我伯父的生性,那段时间,伯父很有点不管不顾:私吞标会款、卖祖屋、卖女儿。事情都是闹到我爸爸替他收场才了结。闹腾了一阵后,伯父一直单身过日子,倒也安分守己。后半生他都寄住在我家,小女儿丈夫去世时,曾接他去住,帮女儿看家。毕竟从小被他卖掉,没有感情,住不到一块。不到一个月伯父又回到我们家住。他年纪大了挑不动担子后,就把他的摊贩证租给别人,每月收点钱。伯父死于文革第二年,他倒不是因文革而死的,但和文革也有点关系。文革时到处乱糟糟的,伯父感冒了,老不好。四弟带他去医院看病,医生给他开了药,也在医院拿的药。回家吃了药后,大汗淋漓,就不对劲。四弟服侍他睡下,第二天,伯父没有起来。四弟唤他不应,一看死了。不是医生开错药,也就可能是拿错药。那年,我还关在茶淀农场。接到队长拆开的父亲的信说,伯父去世了,享年76岁。伯父死时,身上还有百十元钱,那点钱就化在他的葬礼上。后来整理遗物时才发现他床铺下的小铁箱里还藏有三百块袁大头和墨西哥鹰洋,在那时算是不小一笔财产,伯父走的突然,来不及交代。萨特说存在先于本质,故而人生过去后,再说如果当初如何如何,就会如何如何是没有意义的。是的,谁也不可能再改变伯父的一生了。可我免不了还会想,如果祖父不吃鸦片;如果伯父娶的是个贤妻良母;如果,那天看病的是个负责的医生;假使一个人一生碰到的是好父亲、好女人、好医生,那么可能又会怎样怎样呢……。哎,范缜说“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散:或拂廉幌坠茵席之上,或关篱墙落粪溷之中”,人生际遇随风而已,孰分优劣!

 到我出生时,我们家已有六个人:祖母、爸爸、妈妈、姐姐、哥哥、还有堂姐桃阿。桃阿是伯父的大女儿。伯父老婆跑了后,卖过祖屋,我爸爸赎回来了。他又卖小女儿给当街的一个寡妇陈查某家作童养媳。没钱了,又把大女儿桃阿也卖了。爸爸把钱给了人贩子,桃阿赎回来后,就和我们家一起过了,桃阿在我们家帮妈妈做许多事情。我出生时,爸爸不在家,是桃阿到龙头街叫来刘倌(刘助产士;倌是旧时厦门人对妇女的尊称,类似现在的女士、夫人)的。桃阿上街,看热闹,看电影,总带着我。厦门小城里,民俗活动不少,元宵节舞龙舞狮,佛祖生蜈蚣阁,普渡节搭台唱戏。她总牵着我,追着罗鼓声满街跑。挺让她生气的,我一听到锣鼓声,就急得要撒尿。她又气又急说:“说好了才带你的,又来了,就在路边撒!”我不肯。她又说:“孩儿郎,没要紧。”我还是不肯。她只好拉我上拐弯的小巷里(厦门的大街都连着好多小巷,就是中山路也不例外)。我蹲一下,就站起来。她又说;又没啥尿,挑迪创治人(恶作剧),急急背上我朝涌动的人群跑。

上小学二年级时,有一天下午,我在大操场玩,忽然觉得嘴里头怪怪的,我伸指头摸摸牙齿。怎么一摸牙,那颗牙就动了,再摸一颗,也动了,摸一颗动一颗,摸了所有的牙,每个牙都动了。我吓坏了,闭上嘴,回到家里。我赶紧告诉桃阿,带着哭声说:“我的牙都动了!”桃阿搬过我的嘴说:“我看看,怎么回事?”她摸摸我的牙,还动了动说:“哪有动呀,一点也没动呀。”我再摸摸自己的牙,真的一点也不动,我安心了。堂姐告诉我,牙会动的,还会掉下来,以后会长大牙。又嘱咐我:“你记着了,牙掉下来时,不可以随便扔。上面的牙掉下来,你一定要扔到床底下,下面的牙掉下来,你一定要扔到屋顶上。千万记清楚了,不然牙就会长得歪七扭八的。”

 桃阿到了那个可以论婚谈嫁的年龄了。那段时间,家里人常在桃阿的背后议论她,说她和隔壁鸭蛋店的一个伙计。我不愿意听到别人背后说她,心里很替桃阿不平。有一天,大人又在说桃阿,让我十分气愤的是,哥哥也插嘴,说他看到桃阿和那个伙计,好象是说他们眉目传情。我忍不下去了,我得把我听到的告诉桃阿,让她知道,大家在背后说她了。那天,桃阿在磨米粉,我小声地、讨好地说:“桃阿。我给你讲,他们大家都在讲你……”要传的话还没讲出来,我刚一开口,桃阿就冲我发火,叱我:“免你家婆!”倒象是是我说她似的。我虽小,也知道学舌是不对的,我本是为桃阿抱不平,才传话给她。想不到结果竟是这样的。这次教训,叫我一辈子忘不了:永远记着做人要守口如瓶。

 过了不久我看见,桃阿在灶边烧火,姑母在问她:“……愿意不愿意,你……”桃阿低着头不作声。又过了没多久,桃阿定亲了,对方是香港一个店员,是我妈妈的远亲,家在曾厝垵农村。堂姐出嫁的那天清晨,新姑爷在门外敲门,敲一次姑妈开一道门缝,他塞进一个红包,塞了三个红包才让他进来。二弟跟着婚车当大舅子去了,我们照常上学去。妈妈赞扬桃阿机敏、得体,说她:“从来叫南阿(我伯父名字秋南)阿舅,今早就改口叫阿爸了(堂姐跟着表姐叫自己的爸爸阿舅,厦门人似有这样的风气,小孩从小跟着旁人称呼自己的父母,大人也不去纠正他,不知道有否什么讲究。我有个同学叫她妈妈嫂子,还有一个同学叫他父母名字)。”第三天归宁的日子,堂姐回来了,穿紫红锦缎旗袍新娘装,华丽、贵气,头微微低。楼上楼下都是宴请的客人,我看着新娘,竟没上前叫她。她过来悄悄塞给我一角钱。除了母亲,从来还没有人给过我钱,我拿了钱很高兴的去告诉妈妈。在客人走后,母亲很严肃地说桃阿:“不可以随便给小孩钱,小孩会学坏。” 这使我十分扫兴,一角钱只等于几颗糖就没意思了,那是我这辈子收到的唯一的一次红包,还被母亲没收,还给了堂姐。

 堂姐夫过完婚假就回香港了,堂姐回过几次娘家,给我们带点自家种的瓜果。听说堂姐想到香港去,但婆家没答应。不知是堂姐夫的经济条件还不行,还是婆家想让她帮忙干活。不到一年,堂姐生病了,病了一个多月,就死了,说是“跑马痨”。什么是“跑马痨”?急性肺结核?好象没有这样的病?堂姐死后,听说婆家埋怨我家不该把个病人介绍给他家。妈妈很生气,说白白胖胖的一个好姑娘,到了他们家死了,还说这种话。后来,堂姐夫在香港讨了个媳妇,也给我们家寄来照片。两张结婚照一对比,都说:“看,桃阿多靓!”

 桃阿走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幼时她顶着暴风雨,送我上幼稚园。她背着我,我紧紧贴在她的背上,雨水如注从雨伞四周冲下,雨伞下是跃动的无雨的温馨世界。她永远不回来了!每当春天来到,我如果在有桃树的地方,见到初春第一蕾绽开的桃花,孤零零地粘在枝头上,在乍暖还寒的微风中抖动。我就会问:你是桃阿?

                                                                            作者:琴姐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风中之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风中之烛   /   2017-07-18 15:35:34
写的真好,让我看到了一个旧厦门。
风中之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风中之烛   /   2017-07-18 15:15:05
5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7-07-18 11:35:31
5
引用 删除 cmtiger   /   2017-07-17 18:58:33
厦门社会真实写照
引用 删除 cmtiger   /   2017-07-17 18:56:47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07-16 16:20:40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7-07-16 16:20:35
比作家还作家,这文章写得真是太好了!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7-07-16 14:40:21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7-07-16 14:40:13
5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7-07-15 21:51:10
5
厦门猫仔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厦门猫仔   /   2017-07-15 16:01:06
原帖由东元居士于2017-07-15 11:31:52发表
“济阳蔡氏”的“济阳”是蔡氏的郡望。所以,蔡先若想知道这个“河南‘济阳’”在哪?可以百度“济阳郡”就清楚.

雅博佳文化工作室 引用 删除 东元居士   /   2017-07-15 11:36:01
若您单搜索“济阳”,得到的是今山东济阳,而不是古时的河南“济阳”。
雅博佳文化工作室 引用 删除 东元居士   /   2017-07-15 11:31:52
“济阳蔡氏”的“济阳”是蔡氏的郡望。所以,蔡先若想知道这个“河南‘济阳’”在哪?可以百度“济阳郡”就清楚了。
漂泊者说 引用 删除 shunshengfu   /   2017-07-15 08:09:38
家史是组成社会人文历史的重要部分。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7-07-14 23:42:12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7-07-14 20:14:48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7-07-14 20:14:42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7-07-14 15:36:52
5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7-07-14 11:48:49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7-07-14 10:25:04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