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土师傅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12-04 11:41:24

土师傅

 

    

 

 

   老家是个小岛。人人讨海为生。而我父亲,主业偏是“起厝”(建房子),本地话讲就是土师傅。

 

    解放小嶝前夕,战云愈趋浓密。老少弱病残妇受命蹈海北上南安腹地。当毛主席在北京向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后两个月,我父亲在那出生。直到1958年金门炮战渐近尾声,父亲随大部乡人回迁小嶝。回来后,父亲没有继续小学学业,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跟随大人们投入到大小嶝围海修堤的建设中。在修建海堤时,认识了同在工地的母亲。成家后,两个年轻人从野地从海边,挑回一块一块花岗岩,历经多年,硬是白手垒成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婚房一一石头厝。讨海收入微薄,远不足以养家糊口,于是在下海的闲隙,两人继续与石头泥沙打交道。父亲敲打石头起厝,母亲给父亲当小工。

    在我念小学后,两人继续山海兼劳,日夜奔波。还清结婚和建房子的借债后,父母劳作不减反重,除了下海、给人起厝,一间结构更规整、规模更大的自家石头厝也步入建造日程。一去七八年,一幢两层半砖石混砌的楼房终拔地而起。与前一样,这小高楼几乎由父母两双手砌成的。这是岛上当时仅有三间楼房之一。当我初升高时,终搬进了新居,也是从这时候开始,越发觉察到父母身形体躯日趋衰弱,经常听到母亲絮叨:你爸昨晚酸痛得翻来翻去……

 

   地处海岛的缘故,对土木工程的质量要求更高。要是技术责任心不够,墙灰脱落,地砖起拱等现象特别容易发生。父亲经手的,从未让人嫌过。于是大家偏爱雇请父亲,有公家的,有私人的。父亲不擅拒绝人,有一摊做一摊,只搞得自己身体吃不消,母亲埋怨苦劝也不经用。有时不经意间瞅到父亲手掌,切切惨不忍睹。那双手像是掉进了柴火灶烫灼了一样,掌背上黑一块红一块,混杂交揉。红的有的直见血肉。不难想象:父亲赤手敲石提土,难免磕伤破皮,再下海泡了海水,再回岸抓土碰灰,天天如此循环,伤口怎能轻易愈合结疤?往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稍结疤的,又不意弄伤了,还愈抟愈大,叫人绝望。待到我毕业工作了,父母还是不愿轻闲不来。回去看望他们,有时忍不住质问父亲,他老应着:岛上大小东西贵,每月开销大,像你母亲每月要拜多少次佛,烧多少金纸……一听这字眼,内敛的母亲马上反击:几个人像你一天喝两顿啊……再转向我,:节俭用,以后别再买脑白金、镇痛酊……结婚、买房、育子要很多钱啊……

 

    我一个教书的,哪有能力解决结婚和卖房的大事?!所以在认真工作之余,也绞尽脑汁找些挣外块的。父亲看不惯,警告我别误人子弟,一面就是打拼揽活。

 

    后来某天,母亲一个人过海趟车找我,说要带她去某地拜神。在等车回家的站台上,母亲突然聊起父亲,说没人像你爸一样,公家领导叫他把做工剩下的余料拿回去,留着没用。他就是死活不愿;做三五十年的土师傅,从未拿过一样东西回家,一根铁钉也没有……还说,当做完一摊后,村里人跟他结算时候,竟然主动提出让对方少算……载母亲的车子走了很远,我才敢任泪流淌。

    不日将是父亲去世七周年,还好老房子健在。

 

 

 

 

 

 

 

老照片之旧建筑
父亲是“土师傅”
2018-12-0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父母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婚房仍“健在”。

  嶝山郎

  老家小嶝是个小岛,人人讨海为生,我父亲的“主业”偏是“起厝”(建房子),本地话讲,他就是“土师傅”。

  小嶝解放前夕,战云愈趋浓密,老少弱病残妇受命,蹈海北上南安腹地。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向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之后两个月,我父亲在南安出生。直到1958年金门炮战渐近尾声,我父亲才随大部分乡人回迁小嶝。回来后,父亲没有继续上小学,他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跟随大人,投入到大小嶝围海修堤的建设中。在修建海堤时,认识了同在工地的母亲。父母成家后,他们从野地、海边,挑回一块块花岗岩,历经多年,硬是垒成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婚房——石头厝。讨海收入微薄,远不足以养家糊口,于是,在下海的间隙,他们两人继续与石头泥沙打交道。父亲敲打石头“起厝”,母亲给父亲当小工。

  我念小学后,父母继续山海兼劳,日夜奔波。他们还清了结婚和建房子的借债后,劳作不减反重,除了下海、帮人“起厝”,一间结构更规整、规模更大的自家石头厝也步入建造日程。七八年后,一幢两层半砖石混砌的楼房终于拔地而起。与前房一样,这“小高楼”几乎由父母两双手砌成,它是岛上当时仅有的三楼房之一。我初中升高中时,我们搬进了新居,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我越发觉察到父母日趋衰弱,经常听到母亲絮叨:“你爸昨晚酸痛得翻来翻去……”

  海岛的建筑,对土木工程的质量要求很高。要是技术不够,责任心不强,墙灰脱落、地砖起拱等现象特别容易发生。父亲起的厝,从未让人嫌过。因此,大家偏爱雇请父亲。父亲不擅拒绝,有一摊做一摊,搞得自己身体吃不消,母亲埋怨苦劝也不管用。有时,我不经意间瞅到父亲手掌,总是惨不忍睹,那双手像是掉进柴火灶被烫灼了一样,掌背上黑一块红一块的,红的有的可见血肉。不难想象:父亲赤手敲石提土,难免磕伤破皮,再下海泡了海水,再回岸抓土碰灰,天天如此,循环往复,伤口怎能愈合结疤?往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稍结疤的,又弄伤了。待到我毕业工作了,父母还是不愿清闲下来。我回去看望他们,有时忍不住质问父亲,他应着:“岛上大小东西都贵,每月开销大。”母亲则说:“节俭用,以后别再买镇痛酊了,你结婚、买房、育子要花很多钱啊。”

  我是一个教书的,哪有能力解决结婚和买房的大事?所以,在认真工作之余,也绞尽脑汁挣些外快。父亲看不惯,一边警告我别误人子弟,一边拼命揽活。

  某天,母亲一个人过海来找我。在等车回家的站台上,她突然聊起父亲,说没人像你爸一样,公家领导叫他把做工剩下的余料拿回去,留着没用,他就是死活不愿,他做了三五十年的“土师傅”,从未拿过一样东西回家,一根铁钉也没有……母亲还说,当做完一摊后,村里人跟他结算,他竟然主动提出让对方少算钱……载母亲的车子走了很远,我才敢任泪水流淌。

  过几日,是父亲去世七周年忌日,还好,父母建的老房子仍在。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12-05 07:07:37
乐一屋 引用 删除 乐一屋   /   2018-12-05 07:07:22
5
游越妈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游越   /   2018-12-04 21:45:40
被感动 被叔叔阿阿姨同甘共苦,坚定地朝着幸福的小康生活的目标奋斗的相依相守感动;被你如此深情地追述、如此细腻地动情描述感动;也被你的真情感动。 叔叔一定很欣慰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的 所以,你要更加好好地生活
游越妈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游越   /   2018-12-04 21:32:57
5
a7090027郑水忠 引用 删除 a7090027   /   2018-12-04 21:22:03
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12-04 20:57:19
如今新式的屋子感觉都是轻飘飘的。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8-12-04 20:56:15
不容易。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