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萌(之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7-20 18:30:44 / 个人分类:昨夜星尘

 

本故事纯属虚构。它写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今且搬到博客空间与君共赏。

这是一个夏天的早上。碧蓝的天空上没有一丝云彩,金色的阳光洒在街面上。鹭江日报社楼顶的大钟敲响了八点。

雨吃过早饭,打算出去散步。自回到鹭城半个月来,他每天都是六点钟左右醒来,起床后,就到海滨公园走一走,坐一坐,消磨上半个时辰才回家吃早饭。

昨晚看了一本鲁迅著作,到深夜才睡,因而今天到七点半了才醒。下得楼来,家里人都不在——父亲上班去了,母亲带上妹妹去菜市场买菜,弟弟也跟同学走了。灶台上,母亲给他留的饭,还有微温。雨草草吃过饭,上楼坐了一会,心想那本鲁迅的书,今天该拿去还给莹了。

莹的家在一条巷子里。从雨家到莹的家,只隔一条街路就到。但今天雨却不直接走到莹的家,他绕道走到海滨路,再拐到中山路,才走到莹住的巷子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莹的身影就经常在雨的脑海浮现。自从学校停课,他们几个鹭城同学常在一起玩耍。半个多月前,他们一起坐火车回鹭城。那一次莹坐在车窗边,两眼望着窗外,轻轻地哼着歌,吸引了雨的目光。

雨从侧面端看,莹扎着两条短辫子,手托着下巴,神态自如地唱着歌,心中油然产生爱慕。接触了几次,他感觉莹是个直爽快乐的女生。当他知道莹的家离他家不远时,下了火车便帮着莹把行李拎到家。

在鹭城,几个同学经常聚在一起,或者到中山公园、纪念碑玩耍,或者到鼓浪屿、厦大的沙滩游泳,有时也满街闲逛,……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然而,却是光阴虚度。

有一件事让雨觉得充实,那就是看书。他自己没有书,但同学家有。莹的哥哥是大学生,家里就有许多书籍。手上这本《彷徨》,就是上星期和风一起,到莹家里借来轮流看的。

到了莹家的楼下,雨叫了一声。莹在楼上应了,随即“噔噔噔”从楼梯走下来。

“来啦?”她道,“就你一人?”那口气似乎有点愕然。本来,雨都是和其他同学一道来的,今天却是单独造访。

雨笑而不答,搪塞道:“吃过饭没有?”

“早就吃过啦。”看到雨手上的书,又说,“看完啦?我哥正想拿去还呢。他不知道被你们借走,还到处找。”

雨道,“没有跟你哥说吗?”

“为什么要跟他说?又不会没掉。”接过书,对雨说道:“到楼上坐吧。”

雨略略迟疑了一下,便抬脚跟着莹上楼梯。

这是第二回上来,并且是独自上来了。上一回,雨是跟风一起来的。这回,他的心竟有一些忐忑。从来,他还不曾跟女生单独相处,今天还书,本来应该找风一起来的,但是鬼使神差,他不去找风,而是决定自己一人。

莹的家是一座二层楼房。上得楼来便是客厅,两边各有一间卧室。客厅门外的走廊,一头改做厨房。厅靠墙的中央摆着一张方桌,桌上和墙角堆着一叠叠的纸盒子。莹的妹妹正跟她四岁的弟弟在玩耍。

莹把书拿到房间,出来招呼雨说,“坐吧。”

雨在桌旁的椅子坐下,看了一眼纸盒子道:“你家里也糊纸盒子么?”

莹回答:“是我妈拿回来给妹妹糊的。现在中学也没上课。”

雨东一句西一句的找话说,心头总有七八头小鹿乱撞。莹则浑然不觉,跟雨说起她弟弟如何如何调皮的话题来。

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觉得跟莹在一起真是开心,跟莹在一起说话真是投契。他真希望时间慢一点过去,好让他跟莹多待一会。

环顾莹的家,这环境氛围是那么亲切,莹的弟弟妹妹也是那么可爱,那一叠叠纸盒,让他想到自己家也在糊的火柴盒子……

就在雨胡思乱想的时候,楼下传来叫莹的喊声。细一辨认,是风。莹站起身一边呼应着一边下楼。

雨这时竟有些不自在起来。今天找莹,心里本来就藏着一份秘密,风的出现,会不会觉察出他的心思?作为好友,他似乎不应该跟风隐瞒什么,但他知道,风对莹也是颇具好感的,这使他处在一种矛盾之中。

不要想得太多。雨站起来,也下楼来跟风打招呼。

风是来找莹借一把电笔的。他对于雨出现在莹的家里并没有感到奇怪。他知道,雨对莹一直是怀有好感,他自己也挺喜欢莹的,但同时又觉得,莹一直只是把他们当好朋友而已,所以也不愿有过分之想。

雨对风道,“那本书看完了,今天拿来还。”

莹上楼取了电笔,下来交给风,笑问:“还在装收音机吗?”

风答道:“不是,今天是在五斗橱玻璃柜里安装饰灯。”

莹请他上楼去坐,风推辞说:“不上去啦。事情做一半呢。”

雨也邀风一起上楼,道,“反正也不着急,一起坐坐啦。”

风还是坚辞走了。

雨这时有些为难。同风一起告辞么?舍不得这么快离开莹的家。留下来再坐,可书不是已经还过啦?他心神不安地跟着莹上了楼,仿佛有一块磁铁把他吸住了。

“风整天就爱弄七弄八的。”

莹没有坐到椅子上,而是站到门边上。

“现在没有什么事做,总得找点乐趣。”

雨似乎在为风辩释。他跨过门槛走到走廊上,放眼四望,回过头对莹道:

“哇!别看你家只有两层楼,然而地势高,从这里看视野还蛮开阔的。”

 

莹笑了笑,她看到鹭江日报社楼顶的大钟正指向八点三刻,道:

“从石码开回的班轮这时开船啦,华今天应当回来了。”

华是雨一届的同学,前两天到石码老家玩。

传来噔噔的楼梯声,莹说:

“我妈回来了。”

话音刚落,一位手提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出现在楼梯口,莹的小弟弟扔下手里的玩具扑了过去。

雨忽然对莹说:“咱们到外面走走吧。整天待在家里不觉得闷?”

莹欣然同意,她转身向母亲说了一声。

她母亲道,“把你弟弟也带上吧。”

莹高兴地抱起小弟,同雨下楼了。

他们来到街上,路上少人行走。他们漫无目的的朝海边走去。

雨的心头充满了甜蜜感。他没想到莹会这么爽快同他出来。往日里,都是几个同学一起邀请,一起去玩,他对莹的好感总含而不露,现在,和莹相伴而行,该不该向莹敞开心扉呢?

在雨看来,莹是应该知道雨的心思的呀。今天斗胆的邀请,难道不是明白的表示?然而雨又不敢贸然开口去接触那情感的话题。要是,莹对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岂不是要伤害了纯洁的友谊。

关于爱情,雨从书上看了不少甜蜜的描写,对于那美好的情感心向往之。但是,对于这个年方十八的懵懂少年,当这种机会到来时,怎么去追求,他又觉得茫然。尽管心中浪翻潮涌,他仍是抑制着自己。他赞赏莹,把她看做心中的女神,生怕自己不慎的言语亵渎了她的圣洁。

雨在心中默默祈祷,他希望莹能够感知他对她的情怀。他们走到海边,在如盖的凤凰木下的石凳坐下来。

莹的小弟好动,一个劲吵着要到百货公司去玩。哄了半天拗不过,他们只好站起来。

雨说:“我们从中山路走吧。”

他伸过手去,和莹一人一边牵着她的小弟走。他有一种亲切感,好似,他们就是自己的家人。

这一路上,他们又说了许多,从为什么会考到JD学校,到家里人都在做什么。没有一丝芥蒂,似有“话逢知己千句短”的感觉。

他们有意避开了繁华的路段,走进一条僻静的小街,走着走着,又来到了莹住的巷子口。

莹说,“我该回家啦。”

雨有些不舍:“我送你到家门口罢。”

登上十几级台阶,走到莹家的门口,莹说:

“你也回去吧。”

雨道:“如果有好看的书,一定要借给我看哦。”

莹笑道,“你跟风简直就是书痴。”

雨也笑了。

目送莹和她的弟弟走进家门,上了楼梯,雨这才独自往回走。

忽然,他决定不回家,重循了刚才和莹走过的路,来到海滨刚才两人坐过的地方。

零碎的日光在雨的身上和四周跳跃。他感觉有点热。但是,他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两眼望着鹭江江面,看船来船往,任思绪随着海风翻腾……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细嚼慢咽 引用 删除 金文   /   2013-08-02 20:54:08
5
细嚼慢咽 引用 删除 金文   /   2013-08-02 20:54:05
JB2011(3)班蒋凡 引用 删除 非凡妞妞   /   2013-07-27 07:44:05
5
雅博佳文化工作室 引用 删除 东元居士   /   2013-07-22 12:59:09
陈现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陈现   /   2013-07-21 08:25:54
5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3-07-20 20:26:25
林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林金山   /   2013-07-20 20:26:2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