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王阳明故事,请听王明夫说(之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5-14 15:58:10

王阳明故事,请听王明夫说(之二)

蔡汉以

2019-05-14

王明夫是著名的学者、专家,“君商”学院院长。有关王阳明故事,早在47年前,我读中学的时候,就听老师说过。那时的“王阳明”是作为反面教材来说的,如镇压“起义农民”,当时他到现今的平和县……是一名刽子手!后来,“王阳明”从反面……变成正面了。有人说他是“平和之父” 说是他向皇上奏准,而建立了“平和县”。其实,称“平和县”之前,在这一片大地上,早就有“县”了!那是元朝至治元年,即公元1321---称南胜县。

所以南胜县是“平和县”的前身,在这一片大地上建“县”的时间,应从南胜县算起,即至今有698年!这就如“平和县第一中学”,其建“校”时间,应从---平和私立东溪初级中学算起,而不能从叫“平和县第一中学”那天算起。因为叫“平和县第一中学”之前,这里早就有学校了!

然而,在这一片大地上,后来的“县”名,叫“平和县” ,这事却与王阳明有关系!王阳明是否为“县父”?我就不多言了。

但是,我对王阳明是崇拜的!我十分欣赏王明夫院长,对王阳明的客观评价。

 

接(之一)

四、无趣的仕途 1499年,28岁的王阳明参加第三次会试,终于中进士,入仕途,任职于观正工部,首份差事是赴(jùn)县去监督修建威宁伯王越(明朝将军)的陵墓。王阳明不坐轿前往,一路骑马,山路险要处马受惊吓,他从马上摔倒,口吐鲜血,随从惊恐,请求王阳明改乘轿子。他继续骑马,说:这是练习自己的骑马技术。监督修建坟墓,实在算不上是个什么事,但王阳明不仅认真对待,还别出心裁,用来实验兵法。他根据兵法,把造坟民工当士兵,将他们按“什伍之法”(基本的军事单位)组织起来,用训练士兵的方法来训练他们,轮番休息、协同工作。工余空闲,他把民工们组织起来进行军事演习,指挥他们演习“八阵图”。结果事半功倍,工作效率大大提高,造坟工程高效完成。王越将军的家人馈赠金帛布匹,王阳明一概不收,转以将军生前所佩戴的宝剑相赠,王阳明欣然接受。

29岁时,王阳明被授予刑部主事的职务,职责是复查案件、调阅案卷。这种工作,没有什么实权,也干不了什么实事,很无趣。他本对做官没有多少兴趣,官场的无聊令他感觉浪费生命、难以忍受,王阳明干脆告病回到家乡余姚,下功夫修炼道教养生术和佛教禅宗,一度决意出家。时年31-32岁。150433岁时,王阳明重返仕途,主考山东乡试;9月任兵部武选司主事。是年,他跟友人湛若水在北京开班讲学:倡导身心之学。反对官方化、八股化的程朱理学,称其“言益详,道益(huì),析理益精,学益支离”,主张把真正的圣贤之学发扬光大,力劝年轻学子不要沉溺于辞章记诵,应该树立“必为圣贤”之志,致力于真正的圣学。

这是王阳明讲学的尝试期,听众不多,影响不大。此时的王阳明虽然才高八斗、深通儒释道三教,但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而其时学界士子普遍还沉浸在科举考试的应试教育之中(所谓举子学),对身心学无所属意。

五、下锦衣卫狱 小皇帝朱厚照登基,无知、昏庸、荒唐。以刘瑾为首的八个太监构成一股恶势力,号称宫中八虎,玩转皇帝,为非作歹,谋害忠良,致使朝政荒废、势如累卵。北京南京两都忠臣,纷纷上书或进言,要求皇帝下令诛杀刘瑾八虎,却反遭执掌锦衣卫和东厂西厂大权的刘瑾势力革职、贬官或暗杀。一时间朝廷上下,人心惶惶。

负责监察和谏言的“言官”戴()、薄彦徽等人,还是忠肝义胆、仗义执言,坚持上书皇帝,要求严惩刘瑾等权奸,端正国法。刘瑾假传圣旨,立即把戴铣薄彦徽等人抓进了锦衣卫监狱。连法定的“言官”都敢抓捕,谁还敢发言进谏?满朝文武胆战心惊、(jìn)若寒蝉。谁敢再言,就是冒死。其时王阳明所任职务是兵部主事,在兵部的属官中是最低一级,正六品,在众多朝廷官员中普通的一员而已,论官阶、论职责,他都可以不言语,保持沉默、明哲保身。可是王阳明挺身而出,冒死上书皇帝,请求释放戴铣薄彦徽,官复原职。刘瑾势力随即抓捕了王阳明,处罚“廷杖四十”,在午门外当众除去衣服、光屁股打四十大棍。经此残酷刑罚和人格侮辱,王阳明被打得血肉模糊、人事不省,在奄奄一息间被扔进了锦衣卫的大狱。是年为1506年,王阳明35岁。

六、君子无往而不适 王阳明入狱后,居然活了过来。他想到了《史记·太史公自序》中的一段话:“昔西伯拘羌里,演《周易》;孔子(è)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jué)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大意是,周文王曾经被商(zhòu)王囚禁于“羌里”牢中,却不堕为天下之志,在牢里推演阐发《周易》微言大义,终于将八卦重为六十四卦,而使《周易》能够贯通天地人三才之道。孔子周游列国,受困于陈蔡之间,绝粮断炊,但他著成《春秋》,使乱臣贼子惧,并为后王立法。屈原遭楚怀王放逐,心中愤懑,却著就《离骚》,成千古绝唱······这些历代圣贤,都是在经受磨难之后,生命反而焕发出异样的光彩。

这些人物,激励了王阳明为人间道义而献身的豪情,也坚定了他想成圣贤的信念。他学习周文王,在监狱里演绎起《周易》来,为自己占卦,表明自己的心志。他还安慰牢房里的狱友放宽心,为狱友们讲学,讲圣贤的故事,说“心底无私天地宽”的道理,“累累(líng)()间,讲诵未能辍”。王阳明身居牢狱、生死堪忧,却能做到意志不倒、胸襟浩荡,“俯仰天地间,触目俱浩浩”。

经王阳明父亲的周旋请托,几个月后,朝廷裁决王阳明出狱,贬为贵州龙场驿驿丞,即贵州修文县龙场“驿站站长”之职。

王阳明从京城回浙江家乡做赴(zhé)准备,刘瑾派出的锦衣卫一路尾随追杀至浙江钱塘江边。王阳明佯装跳江已死,江边遗下衣服鞋子和绝命诗,蒙过锦衣卫,得以逃脱追杀。绝命诗有云:“自信孤忠悬日月,岂论遗骨葬江鱼;百年臣子悲何极?日夜潮声泣子胥。”后来王阳明走到武夷山,曾写诗云:“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七、龙场悟道心即理 贵州龙场处在万山丛棘之中,属于“()()(zhàng)()”之地,少数民族地区,不通汉族语言。经几个月的跋涉,王阳明于正德三年(1508年,37岁)三月到达此地,自己和随从动手搭建了一个茅草房,安顿住宿。后来发现一个山洞,于是搬到了山洞住,可免于风雨。想到孔子“君子居之,何陋之有”之说,王阳明在阴暗潮湿的山洞里起居生活,心态平和、安然处之。他写诗曰:“夷居信何陋,恬淡意方在。岂不桑梓怀?素位聊无悔。”虽然居住在少数民族地区,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简陋的,只要自己的心态平和恬淡,在简陋的环境里也可以发现生活的意义。我当然也思念自己的家乡,但君子无往而不适,我也从来不为自己过去的行为而感到后悔。

王阳明和三个随从,因水土不服、生活条件艰苦,全部病倒。王阳明亲自劈柴火、挑水、煮饭,照顾病情更重的随从人员。为了调动生活气氛和心情,王阳明还带着他们唱家乡小调、讲故事、说笑话。

这样度过一段适应当地环境的艰难日子后,粮食快要吃完了,怎么办?王阳明学习当地人“刀耕火种”的耕作方式,烧山开辟了一片荒地,自己播种粮食。与此同时,他看到当地人的住房相当原始,只是“棚户”,于是他就教当地人打土坯、用木头搭建房子,改善了居住条件。当地人感激王阳明的友好和教导,反过来帮助王阳明搭建了几间房子,使得王阳明有了较好的居住条件。王阳明把这几间房子命名为“龙冈书院”,为当地人讲诚意正心、修身齐家的圣贤之学,与当地民众相处融洽。

王阳明在龙场呆了三年(1508-1510年)。在龙场的环境下,“富贵犹尘沙,浮名亦飞絮”,一切荣辱得失、功名利禄都没有意义,如何“活下去”和“活着有什么意义”成为了唯一重要的命题。人生的出路究竟在哪里?我还能不能成为圣贤?王阳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孤苦无助,不断地设想:“圣人处此,更有何道?”如果圣人处在这样的境况下,那圣人会怎样想、怎样做呢?

他苦思冥想、日夜沉思。一天夜里,他突然长啸一声蹦起来,手舞足蹈、欢欣不已。王阳明悟到了:心即理,心外无物、心外无事、心外无理;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事物物者,误也。

王阳明悟道后,就开始在龙冈书院讲学,把他自己对圣人之道的领悟、对生命存在意义的领悟,讲给随从听,讲给当地苗族人民听。一些弟子也来龙场看望他,听他讲学。王阳明跟弟子们一起田野散步、溪边赏月、烛下饮酒,一起探讨着圣人的精神境界。“讲习有真乐,谈笑无俗流;缅怀风沂兴,千载相为谋。” 环境恶劣、穷乡僻壤的龙场,变成了文化的胜地。

贵州提学副使席殊闻讯来龙场向王阳明探讨“朱陆异同”,为王阳明折服,请王阳明到贵阳主讲贵阳书院,始论“知行合一”。明史记载“贵州士始知学”。这是王阳明龙场悟道后最早期的思想传播。这期间的讲学,可称为王门一期。

八、当县长1510年春天,三年贬谪期满,王阳明离开龙场,5月到任江西庐陵县知县(今吉安)。上班第一天,县衙涌进上千人上访,要求减免无良官吏摊派的赋税。王阳明了解事情原委后,决定豁免当年所有赋税。这样做,可能得罪朝廷,再次遭贬,但王阳明认为,如果“坐视民困而不能救,心切时弊而不敢言”,我做知县干什么?于是他把去年已经收到的赋税银子全部送到上级政府,同时就免除庐陵县当年全部税赋的情况,写了个公文向上级政府呈报,最后说:“其有迟违等罪,止坐本职一人,即行罢归田里,以为不职之戒,中心所甘。”经王阳明的努力,庐陵县当年赋税得以全免,老百姓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机会。

庐陵民众,喜欢相互告状,诉讼成风,县衙官府疲于应付,各种案件堆积如山,正常公务反受拖累。王阳明到乡下体察民情,了解庐陵的乡风民俗,向全县人民发布文告,劝谕息讼,大兴礼让友睦之风。当年夏天,庐陵大旱,秋粮成熟无望,引发瘟疫流行、火灾频发、贼盗匪患骤起,王阳明全情投入抗旱救灾工作,针对瘟疫、火灾、贼匪,分别提出切实可行的办法,一一加以解决。王阳明担任县长七个月时间,关注民生疾苦,解决实际问题,扭转不良风气,致力于长治久安,政风民风为之一新。

1510年秋,权奸刘瑾被诛,11月王阳明奉命进京朝见,离开庐陵回到北京,被授予刑部主事职务,官复原职。自此至1515年五六年间,王阳明职务频繁变动,最后做到了南京鸿胪寺卿(掌管朝贡、筵席、祭祀、赞相礼仪等),官居正四品。此期间,王阳明所做官职,多为闲职,在各地(北京、南京、滁州、绍兴等)宦游和讲学“知行合一”,成为了他主要的生活内容。一边游山玩水,一边讲学。学生越来越多,学生中的显贵高官也越来越多,吏部尚书方献夫成为入室弟子。这期间的讲学,可称为王门二期。

九、南赣剿匪 南赣匪患严重,朝廷派官兵剿匪,越剿越多。因为官兵对付不了土匪,土匪更加嚣张,普通人家看朝廷没办法,也不断加入土匪。1516年,王阳明45岁,临危受命巡抚南赣汀漳1517年正月到达赣州,刚过完元宵节,十六即开府办公

第一,调查研究、摸清情况。布置几项工作,要求“务求实用,毋事虚言。第二,做战前准备:推行十家牌法;训练民兵;筹措军费(上书朝廷,请求疏通盐法,鼓励通商,以所抽盐税充入军费)。第三,发动进攻,在战争中学会战争,加强军队自身健身,完成剿匪。第四,重建战后民众生活秩序和生产秩序。第五,建立县治,兴建书院(学校),推行教化,兴礼让仁义之风。

王阳明用计诱降了土匪头子池仲容,承诺不杀。池仲容归降后,王阳明轮番请池饮宴,以安其心;并让池穿上官服,教他礼仪,和他一起走在赣州街头,以观察他的态度和行为举止。王阳明发现池仲容是一个浑身充满乖戾之气的人,无法改邪从良,最终还是杀了池仲容。杀池后,王阳明曾经为之终日不食

从正德十二年二月至正德十三年三月(15172-15183月),王阳明只用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彻底剿治了江西、福建、湖广、广东四省边界的严重匪患,使当地人民的生活生产重归安宁。江西各地奉为神明,各立生祠,岁时供奉。

王阳明在赣州期间,主要做了三件事:第一处理军政事务,完成剿匪;第二办学和讲学;第三调养身体。此期间,一批有志青年,如邹守益、欧阳德、黄弘纲等人,纷纷投入他门下,成为嫡传弟子,后成为江右王门学派的中坚。

在赣州剿匪的一年多期间,王阳明不像军事领导人,更像教师。只要稍有空闲,就会跟跟随他的弟子讨论心学。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弟子们讲课,偶尔玩玩射箭。每天早上,弟子们到办公室请安,王阳明从后堂走出,大家开始谈论心学。中午时分,大家一起吃饭,午饭完毕继续谈论心学。偶尔有人送来军情报告,王阳明只是看一眼,然后继续讲课。为了大范围传播心学、教化当地,王阳明在赣州一口气建立(lián)()书院、义泉书院、正蒙书院、富安书院、镇宁书院、龙池书院同时在赣州写下心学《教约》,写下心学的入门课和必读书《大学问》。这期间的讲学,可称为王门三期

十、只身平叛 1519年,福建发生军队哗变,朝廷令王阳明前往查处。王阳明走水道,从赣州启程,顺赣江而下,过南昌,转道前往福建。行至南昌附近,突遇(chén)(háo)起兵叛乱,形势危急。朱宸濠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五世孙,都是朱家人,被世袭封为宁王,长期盘踞南昌(宁王封地所在),苦心孤诣、蓄势谋反。15196月,朱宸濠正式发出讨伐皇帝朱厚照的()文,宣布废除正德年号,收缴江西各地官府的政府印鉴,各地政府全面陷于瘫痪,集兵10万,迅速占领九江南康两个城市,计划顺长江而下,攻安庆、取南京,登基做皇帝,与北京的皇帝朱厚照分庭抗礼,南北分治。日后再伺机挥师北伐,彻底取代朱厚照,拿下朱家大明江山。

眼看明王朝将要大乱,战火遍烧,生灵涂炭。王阳明是个过境官员,突遇此变,完全可以不加过问,绕道远遁、溜之大吉。然而,王阳明却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在一无朝廷授权、二无兵马粮草的情况下,赤手空拳、化虚为实,发起和指挥了一场以虚对实、以少胜多的平叛战争,在()阳湖的最后一战里活捉了朱宸濠,彻底平定了叛乱,把战火压制在江西北部的狭小区域,挽救了无数百姓的生命。

朱宸濠盘踞南昌准备了十年之久、集兵十万之众,气势汹汹,大有直取南京之势。王阳明无一兵一卒,纯粹凭个人智谋,就地组织地方政府和民众力量,以临时纠集的万余之众对训练有素的十万叛军,只用了35天就生擒了朱宸濠。整场战争,即遇即起、速战速决、干净利落,叹为观止。

战争一结束,王阳明就投入各项善后工作,安抚军民,遣散军队,恢复人民群众的生产和生活秩序。同时上书朝廷,请求免去江西全省的税粮,使战乱民众得以休养生息。

十一、忍辱负重 朱厚照是个荒唐无比、荒淫无度的皇帝,他虽知朱宸濠已被活捉,却依然坚持要“带兵南下、御驾亲征”。一来可以显示皇帝威严,记表军功;二来可以借此名义南下游玩,搜刮民财。怂恿和跟随皇帝南下亲征的,是骄横()()、无恶不作的亲信太监张忠、张永、许泰、江彬等人。他们率军南下,军需粮饷,一路索求无度,沿途官府和百姓,必遭大殃。皇帝南下船过扬州,要求沿河民房都拆掉,以便于拉纤。御驾亲征抵达南京,南京一带立即陷入鸡飞狗跳之中,北方军天天上街滋事、搜刮民财,老百姓不堪其苦。

王阳明忧心如焚、彻夜难眠。为了阻止皇帝率军到南昌,王阳明从南昌启程,亲自押解活囚朱宸濠送往南京。走到广信(今上饶),太监张忠发来公文,指责王阳明当新乱之余不在南昌履行职守,要求王阳明带俘虏返回南昌、等候处理。皇帝身边的亲信太监甚至还要求王阳明,把朱宸濠释放回鄱阳湖,然后等候皇帝御驾亲征、再活捉朱宸濠一遍,以显皇帝战功。王阳明哭笑不得,不予理睬,从广信走到杭州,在杭州把朱宸濠交给了皇帝的亲信太监张永。然而,皇帝继续南下之意,并未就此作罢。于是王阳明又从杭州出发,要去南京面见皇帝、当面劝阻。到达镇江时候,突然接到朝廷命令,要王阳明兼任江西巡抚,立即赴任。王阳明只好立即返回南昌。

这时的南昌城,已经陷入了新一轮的深重灾难。太监江彬许泰率领的北方军几万人已经进驻南昌,塞满了大街小巷。他们以搜捕叛贼余党的名义,滥杀平民、冒充军功,随意抢夺民财。一些参与王阳明平叛的有功官员和弟子,遭到拘捕、拷问,甚至迫害致死。江彬许泰还制造谣言,说王阳明本是朱宸濠的同谋,后来知道皇帝南下亲征,迫不得已而将朱宸濠抓获,王阳明是谋反者,而且是最大的滥冒军功之人。许泰、江彬等太监,对王阳明百般刁难、挑衅、谩骂、羞辱、造谣、陷害,王阳明隐忍周旋、委曲求全、斗智斗勇,最终让北方军撤离了南昌。

在皇帝和太监们的逼迫下,王阳明忍辱向皇上报呈《重上江西捷音疏》,将去年呈报的《擒获宸濠捷音疏》重写一遍,并将擒获朱宸濠、平定叛乱的功劳记在皇帝和太监们的名下。至此,朱厚照御驾亲征算是有了结果,“功成名就”、返回北京。

1521年3月,朱厚照死,江彬等太监被处死。嘉靖皇帝即位,传旨要王阳明立即赴京朝见,拟表彰他南赣剿匪和南昌平叛之功。王阳明走到半路,又传来圣旨命令他不要进京。过程几近戏弄。朝廷认为:王阳明未获朝廷授命而擅作主张平叛,乃系蔑视朝廷,不但无功,反而有过。朝廷的这个态度,令天下人心寒,舆论哗然。嘉靖皇帝迫于民意压力,故作姿态,对王阳明加官封爵,封爵为“新建伯”,兼任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概为虚名虚职,无实惠实权。

很快,就有人上书朝廷要求剥夺王阳明的封爵,诬称王阳明是朱宸濠的同谋逆党。朝廷中还有人形成一股势力,诋毁和攻击王阳明讲学,指责他宣扬“伪学”、鼓动天下。1522年,朝廷正式颁令禁遏王学。1523年进士考试的《策问》考题竟然就是批驳和攻击王阳明

很多人士和弟子,纷欲主持公道,为王阳明辩白,王阳明一概息言,默默忍受,无辩止谤。有一天夜深人静时,王阳明()(sàng)()坐,对门人说:“现在如果有一个洞穴,可以让我带着父亲逃跑,从此远遁,我永不后悔。”面对忍辱负重、进退维谷、凶险异常的局面和处境,王阳明只能从自己的内心获得力量,用良知和本心指引自己的选择和担当。1520年王阳明在南昌正式提出“致良知”,从此开始以“致良知”讲学1521年5月在庐山白鹿洞书院,王阳明大事声张,广聚世儒、高谈阔论他的“致良知”学说。这可称是“王门四期”。

王阳明后来说:“某于此良知之说,从百死千难中得来,不得已与人一口说尽,只恐学者得之容易,把作一种光景玩弄,不实落用功,负此知耳。”

(待续)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