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王阳明故事,请听王明夫说(之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5-14 08:38:25

王阳明故事,请听王明夫说(之一)

蔡汉以

2019-05-14

王明夫是著名的学者、专家,“君商”学院院长。有关王阳明故事,早在47年前,我读中学的时候,就听老师说过。那时的“王阳明”是作为反面教材来说的,如镇压“起义农民”,当时他到现今的平和县……是一名刽子手!后来,“王阳明”从反面……变成正面了。有人说他是“平和之父” 说是他向皇上奏准,而建立了“平和县”。其实,称“平和县”之前,在这一片大地上,早就有“县”了!那是元朝至治元年,即公元1321---称南胜县。

所以南胜县是“平和县”的前身,在这一片大地上建“县”的时间,应从南胜县算起,即至今有698年!这就如“平和县第一中学”,其建“校”时间,应从---平和私立东溪初级中学算起,而不能从叫“平和县第一中学”那天算起。因为叫“平和县第一中学”之前,这里早就有学校了!

然而,在这一片大地上,后来的“县”名,叫“平和县” ,这事却与王阳明有关系!王阳明是否为“县父”?我就不多言了。

但是,我对王阳明是崇拜的!我十分欣赏王明夫院长,对王阳明的客观评价。

王明夫院长说:王阳明,浙江绍兴余姚人,明代思想家、军事家和教育家,阳明心学创始人,生卒于1472-1529年,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文治武功兼备之人物,“立德、立言、立功”皆居绝顶。他传奇的一生,证成了“知行合一、内圣外王”的理想人格,气象万千、光耀千古。

一、少年雄心 王阳明出生于书香门第,幼时即显天资聪颖,才思敏捷,十余岁能诗11岁时,父亲中状元,于是随父迁居京师(北京),视野从余姚到了皇城。12岁时,问私塾先生:“什么是人生第一等事?”先生回答说:“惟读书登第耳。”阳明说:科举登第不能算是第一等事,人生第一等事应该是成为圣贤。小小年纪,志趣骇俗。

怎样成圣贤?儒家经典《大学》指明了目标与路径:三纲八目。三纲领是:明德、亲民、至善;八条目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成为圣贤的路径,从格物致知起始。什么叫做格物致知?所谓格,无妨理解为面向、直面、面对面(比如格斗的格,两人面对面),物就是事物。格物致知就是要与事物面对面,去探究事物、深入认识。朱熹认为,天下万物,虽各不相同,但所有事物都具备共同的本原、根本的本质,那就是“理”或“天理”。今天格一物、明天格一物,日积月累,格物穷理,透过现象看本质,最终认识到了万事万物九九归一的本原即理,对“理”达到了融会贯通的理解和把握,就是达到圣贤的境界了。这是宋朝理学集大成者和最高权威朱熹的思想旨要。

16岁时,王阳明依照朱熹的理路,面对家里院子里的一丛竹子进行格物。他整天与竹子面对面地“格”,试图格(探究)出竹子的什么理来,如此一连七天,一无所获,却是积劳成疾,病倒了。格竹失败,为王阳明怀疑和跨越理学权威朱熹埋下了重要的伏笔。

18岁时,王阳明在江西拜访当世大儒娄一斋娄一斋点拨他“圣人必可学而至”。自此,王阳明正式立志成圣贤。一生的求索和归宿,皆以成圣贤为主线。

二、彷徨与摸索 少年王阳明“慨然有经略四方之志”。他曾说:读圣贤书的儒者应该以不会用兵为羞耻。儒者以文章词句欺世盗名、获得富贵,以华丽辞藻粉饰太平,一旦遇到社会危机、国家变故,则畏首畏尾、束手无策,实在是读书人的羞耻。孔子也说过: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

有一天晚上,王阳明还梦见东汉伏波将军马援,马援曾经说,“男儿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哪里能病卧床榻死在儿子女儿怀抱中呢?”王阳明14岁时开始研习兵法,学习骑射技术,以求具备文韬武略15岁时,自己私自离家一个多月去居庸关考察边患、察看地形、谋划防务,跟北方少数民族学习骑马射箭,刻苦勤练,箭术一流。“失踪”一个多月后风尘仆仆回到家里,腰带配剑,一副仗剑走天涯的侠客模样。父亲得知原委,痛斥王阳明。

16岁时,鄂豫陕交界地区发生流民暴动,建国号为“汉”,震动京师。王阳明觉得这是自己为国效力、显露身手的机会,他写了一份长篇奏折,结合他的兵法知识和考察居庸关经验,审势谋策,甚至请缨带兵去征讨。他托父亲把奏折转呈皇上,再遭父亲痛斥为“狂生”。

王阳明,文才过人,一度驰骋文坛,组建诗社,在京师皇城和家乡绍兴拥有词章盛名,与当时的诗坛领袖唱和颉颃,意气风发,文采飞扬,所谓“泛滥辞章一时期”,但他很快觉得 “使学如韩柳,不过为文人;辞如李杜,不过为诗人”; “吾焉能以有限精神为无用之虚文也!”吟诗作赋,充其量只是个诗人文人,而成不了圣贤。于是,厌弃辞章,退出文坛。再转去研习兵法,得许璋真传,重燃经略四方之志。

32岁之前的王阳明,因为各种因缘和契机,深入学习过道家和佛家。在多地多处求仙访道,行导引术,曾筑居山洞,修炼道家养生仙术(道教的吐纳养生之法);亦常参禅静坐,修炼佛家空性。他厌弃世之纷扰,喜欢道佛的清静,曾经决意出家。但顾念祖母和父亲,觉得子孙当尽孝养之道、赡养之责,此乃人之基本道义,“此念生于孩提。此念若可去,是断灭种性矣!”几经思想斗争,他最终放弃了彻底出家的念头,弃佛回儒,“正德丙寅年元年,始归正圣贤之学”。

上述过程,史书称作王阳明历经五溺:“初溺于任侠之习,再溺于骑射之习,三溺于辞章之习,四溺于神仙之习,五溺于佛氏之习。”

由于家世背景和才赋精力过剩,读书、科举、做官不能满足王阳明的兴趣,他一直在科举考试之外,寻找人生的意义和方向,朦胧尝试了三个方向:一是经略四方;二是做圣贤;三是入佛老。历经五溺的彷徨、迷茫与摸索,最终弃佛老而回儒。王阳明在后来主考山东乡试的时候,还专门出了一道题目叫做《老佛害道,源自圣学不明》。

三、多有不顺 王阳明年少丧母,后常遭继母薄待;读儒家圣贤书,对科举考试提不起兴趣,感觉无聊而迷茫;想做圣贤,去实践格物致知,却是格竹成疾,落下终生肺病咳嗽;有意经略四方,精研兵法和纵横术,学骑射,尚武举,又报国无门、英雄无用武之地,还屡遭父亲痛斥;驰骋文坛,虽以词章拥盛名,又觉舞弄虚文、终是无聊;厌世逃避,遁入道教佛家,终又意识到“此簸弄精神,非正道者也。” 一心想成圣贤,却不知门径、不得其法,不知如何是好。

原本,王阳明性格好动,喜欢饶舌搞笑,常常生事,是个嬉笑怒骂、谐谑搞怪、率真淘气的人。20岁那年,跟随几个堂叔和姑父一起学习,准备科举考试,他白天读书,晚上则收拾书堂,把经史子集等各类书物整理归类,经常一读就忘了时间,回过神来一看,已是深更半夜。有一天,人们突然发现王阳明变了,变得正襟危坐、谨言居敬,有人觉得好笑,王阳明正色回敬道:“我过去放任不羁,如今知道自己错了。春秋时期卫国人()(yuàn),活到50岁,死的前一年即49岁才知道自己的过失,我现在还不到20岁,悔过自新还不晚吧。”21岁,王阳明参加乡试,顺利中举。

22岁会试落第,三年后再次会试落第,两次失败打击。149827岁,王阳明痛定思痛、反思自己兴趣多变、不能专一,于是重回研究朱熹的“格物致知”。精神追求和人生寄托最终回到一个念想:此生要做圣贤。儒家学习,有举子学与身心学之说。举子学,是应试教育、应试学习,读圣贤书(四书五经),参加科举考试,意在登第做官。身心学,是素质教育、能力学习,读圣贤书,领悟它,做到它,身体力行它,把圣贤的主张和道理,变成自己的生活形态和人生状态,达到明德、亲民和至善,真正成为一个圣贤。王阳明本能地不屑于举子学,所以,纵然凭其过人之才赋,也落得个两次科举考试败北。落第后,他说:“世以不得第为耻,吾以不得第动心为耻。”王阳明的志向是成为圣贤,他有兴趣的是身心之学。科举做官非他志趣,格物致知、身心致圣,才是他的追求。

王阳明在寻找人生方向的过程中,把各种思想学说都趟了一遍,在儒、道、释、兵、法、纵横诸家之间出门入户,以其巨大的心量,兼收并蓄地接收了中国的传统思想资源。国学武装一个人的思想世界、涵养一个人的精神境界,能把一个人改造成什么样的能力和状态,王阳明是个典型的标本。

(待续!)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