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大浪淘沙淘尽天下英雄,细水长流流尽人生百事。 本博文章除注明转外皆是原创,本博主拥有所有权。 引用或发表麻烦告知一声..

发布新日志

  • 红尘(6):花事了无痕

    2010-06-11 20:58:22

    从十六楼的窗户外远眺一番,雨桐折回沙发,从包里找出牙刷,姐姐拿了一个矿泉水瓶要割开,雨桐说不用了,这样就很好用,转身到隔壁的病房,进到卫生间刷牙。医院早已不是五六十年代的医院,新建的高楼大厦已经和酒店差不多一样的级别,电视是液晶电视,配有高级沙发,床也不再是普通的木头床,而是换成高级的可升降不绣钢铁床,医院里配有专门的打扫卫生的护工,所有的清洁都有专人来打理,天热有空调,还是中央的,级别也挺高,就连这卫生间,都配了淋浴房,这不是星级酒店是什么?多少老百姓家里还连个卫生间也没有,空调就更不用说了,听说夏天还有人被热死的呢,瞧这医院,爽得让人留连忘返,躺在医院里就有得吃了,吃的还是营养餐呢。雨桐忍不住想起自己前阵时间生病的事,生病了起不来,没煮饭就没饭吃了,哪象这医院,躺着都有人伺候着。

     三二下刷完牙,雨桐微笑地和对方打过招呼,回去照顾老妈,阿森出去打电话,雨桐和阿珍一起扶老妈尿尿,一天24小时没吃东西了,老妈也只有尿可以尿了,艰难的蹲了下去,肥胖的老妈已累得气喘吁吁,雨桐赶紧帮忙提裤子,没想到,蹲下去时,一股尿臊味扑鼻而来,雨桐只觉得肚子里胃肠一阵翻滚差点就直接吐了出来,赶紧用手摸摸心脏,揉搓胃部,把脸转开,叫阿珍赶紧去测尿量。

     老妈说要先坐一会,太累了,雨桐想,也好,坐着血液更不容易流回大脑,于是,放心的帮老妈整理床铺。

      没一会,忽然通的一声,吓雨桐一大跳,说好要坐一会的老妈怎么突然就又倒下去了,阿森刚巧进来,老妈皱着眉说,好痛,刚好又摔在后脑上了。阿珍也已从外面返回来,老妈突然按住自己的心脏,一脸煞白,豆大的汗从头上冒出,“救心丹!快!给我一粒。”老妈疼得整张脸都变形了,阿森急忙扶了上去,阿珍赶紧从桌上找出救心丹,倒出一粒,给老妈服下去。老妈渐渐缓和下来,吓死雨桐,没见过这么吓人的阵势,高血压+心脏病+脑出血的病人,情况原来是这么糟糕呀,太吓人了。

      阿森破口大骂,你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神经有问题呀,人在旁边,怎么可以让她直直躺下去,后脑再出血怎么办?……

      三兄妹都吓出一身冷汗,难怪昨晚叫阿森回家去休息,怎么样他也不肯,说是在医院他比较熟悉,万一有点事,他比较能处理及时,看来,看护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事事都得小心。

      一天又开始了,经历了早上的那件事,给兄妹几个提了个醒,做任何事都得备加的小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老妈也不再坚持要自己走过去检查了。

      7点,医院开始分稀饭,护工按床号排队分,阿珍去排队,老妈叫雨桐去帮忙,等轮到阿珍时,护工说,你们是昨天才新来的,昨天才报的餐,今天早上还没有饭,要中午才有。这医院还有这么多的规矩!雨桐翻翻白眼,晕死,这是啥制度?医院的饭就这么稀罕?真是的。要不是为了方便,谁愿意吃医院的东西呀!雨桐自告奋勇,下去买饭,顺便走走看看周围的风景。

     高处不胜寒,高处不方便,所有上了楼的都不想下来,能不下来就尽量不下来,原因是电梯难等,人多拥挤。雨桐在经历了几次上电梯,等电梯以后终于明白为何阿森宁可吃泡面也不愿意下楼买吃的原因。而且,电梯里的各色人等,杂不说,有时遇到病人,看了心情都会变得不一样,心态也会改变,就如刚才电梯那会,听那烂脚的故事,车祸的事,哪个不是挺让人觉得恶心的?

      户外阳光明媚,绿叶红花,医院门口的大水池上的一圈莲花,让雨桐的心情好了不少,人世间,凡尘俗事不可少,人类虽说是万物的主宰,可是,面对生老病死,人类却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主宰不了人类自己,雨桐想,要是人间真的有神明,真的有所谓的仙子,人间只有美的一面,那该多好。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莲叶却还是在春光里枯黄,看着眼前的一暮,雨桐不禁为自己的无知而觉得可笑起来。

     

  • 红尘(5):黎明之晨

    2010-06-03 21:27:27

    雨桐躺在铺着凉席的地板上,用姐姐的一件工作衣盖着,却还是觉得冷,翻来覆去,转来转去,正躺,侧躺,折腾了近半个小时,还是无法入睡。长长吐出一口气,向哥哥阿森说:“太冷了,我们换个地方睡好不?太冷了我睡不着。”阿森一下就从沙发上爬起来,兄妹俩换了一个睡觉的地方。柔软的沙发让雨桐很轻易的就进入了梦乡,还做了一场梦,梦见和几个要好的同学见面狂欢。梦得正欢时,传来了几声不合时宜的敲门声,雨桐一下就从梦中醒来,这是什么时间呀,赶紧先去开门,原来是护士长小蒋来查房,天,半夜二点!这护士也太勤劳了吧,生生把人从梦中惊醒!

      早知要来敲门,睡前不关门就好了,雨桐小声嘀咕道。那不行,现在医院小偷可多啦,前几天,有一个男的,他老婆来医院生孩子,他回家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现金5千多元,在医院等电梯时就被人偷走了。他还庆幸还好不是把他的孩子给偷抱走。阿珍说。那他干嘛那么神经呀,没事带什么电脑来医院,活该被抢被偷,显富呀!雨桐说道。他说是他老婆觉得无聊叫他带电脑来给她玩的,这下好了,没得玩了,安心坐月子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世界更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护士检查完交待要注意病人的血压后立马就转身走人,留下一屋子几个互相看几眼,继续睡觉。夜静更深了,回笼觉更是应该要睡的。隔壁的声音总算慢慢小去,人也渐渐离去,只留下一个男的留守病人。要不是为了老妈,真想冲过去狠狠揍他们一顿,阿森气愤的说道。雨桐点头称是,总算相安无事相处一晚。

      嘟嘟嘟,又传来了一阵的敲门声,雨桐的心情怎么好不起来了,不得不又起来开门,谁叫她离门最近呢。这次来查房的是另外一个护士,雨桐看了一下她的胸卡,双木林。和老妈同姓,脾气和老妈可差多了。老妈说能不能把血压仪拆除,让她好好的睡一晚,林护士立马一脸的不高兴说:“你以为是你家呀,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医院当然没有家里舒服了。要舒服回家去,没人管你。”雷人。雨桐心里回说道,连安慰病人的话都懒得说,直接这么个回法,这小姐够性格的。阿森可不管了,小姐,你们能不能让我们好好睡一下,我妈没睡好,血压自然就升高,您这么勤查房,十分钟来一次,刚要入睡就被吵醒,我们都受不了,老人家就更受不了了,您再多的药也不顶用呀。护士无言的点点,此话不无道理,终于同意了病人家属的要求,答应天亮前不再来“骚扰”。细心而全面的再次检查了一遍导管和仪器,才放心的离开。

    既然开不起玩笑,想着一个护士要管几十间病房,也挺辛苦的,雨桐也就没再答理小林护士,等她前脚一走出病房,雨桐后脚立马把门关上,继续困觉。

      睡着了的时间总是觉得特别短,才觉得刚刚入睡,天已经亮了,雨桐看看手机,6:05,还有点早呢。起来吧,早上老妈要检查,空腹,测尿量,夜,终于过去了。

      窗外,阳光早早的照耀大地,从16层望下去,城市纵横有序,学校操场成了一幅美丽的风景,椭圆形的跑道,红与绿的结合,给人眼前一高的感觉,登高远眺的感觉有如在北京中央电视塔上向下俯看首都,尽收眼底,心胸开阔,而一览众屋矮。春天以绿叶和红花来告诉人们,春来过了,夏天马上就要来临了。清晨的风冷冷的,爽爽的,如同雨桐现在的心情,挺过了昨晚难眠的一夜,今天的阳光再怎么刺眼都是暖和的。

      姐姐阿珍把老妈的尿拿去量杯里,测了一下,却报不出数,雨桐靠近一看,一下就读了出来,200,记在备忘本里,“没文化呀,连数字都看不懂。”阿森戏笑说。“忘了要转过来看了,我刚才是在这面看的,难怪怎么都看不到数字。”阿珍忍不住笑自己的愚笨,三姐弟和老妈一起笑成一团,谁没个犯糊涂的时候。

  • 红尘(4):难眠之夜

    2010-06-02 21:17:17

      雨桐和二姐半年未见过面,难得有机会,二姐妹坐在一起好好聊天,“阿伟呢?现在工作怎么样?”雨桐轻声问道。“已经工作二个月了,再一个月就可以签合同了。”阿珍说道。“哦,那你那未来的儿媳妇呢?”“你说子仪呀,现在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上班,也已经适应了。”想起老妈以前说过二姐家的事,雨桐在心里就佩服起外甥来,看起来挺老实的一个小男孩子,上大学没二年,老婆就有了,还追到家里来了,真是厉害的角色,应验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孩子只有离开家独自生活一段时间,才能真正体现出他的能力,象二姐这么大包办式的家长,孩子在她面前永远只有唯唯诺诺当个乖宝宝,永远也长不大。

      想起二年前,受二姐的影响,雨桐还在担心考上大学的外甥,碗也不会洗,衣服也不会洗,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做,这样的男孩出外读书,那日子可怎么办呢?没想到,人家,边读书边有人义务洗衣服,还一人出门二个进门,成双成对把家还。长江后浪推前浪。

    “怎么那么厉害呀,竟然能进会计师事务所上班,有会计证吗?”雨桐问,“她本来就是学会计的,在学校就拿到证了。是我找我同学帮忙的。”阿珍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妈,轻声说道。手机适时想起“不用来,你在家看你妈就好了,你来了你妈和你儿子怎么办?你还得煮饭给他们吃呢。”原来是姐夫打来的电话,问姐姐要不要他来这里替她。“我婆婆前几天住院开刀,你姐夫现在正在医院看着,来这干嘛,我在这就行了。人老病多,都是上岁数的人了,这个病,那个病的,总离不开年青的来服侍。”阿珍解释道。“啊!你家老婆婆也住院呀!真是多事之夏!”雨桐的嘴张得老大,半天合不起来,这也太巧了吧,这么一算下来,倒下的生病的老人就有将近十个了!太夸张了!难怪说中国已经步入了老年社会!

      “你们都睡吧,我来看着就行。”雨桐对二哥和二姐说道,嘴巴却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阿森叫雨桐和阿珍先休息,阿珍叫阿森和雨桐快睡,各自相持不下。雨桐原本是要到同学家去睡了,同学早已在家里等侯,可是,阿森说,既然不回去,难得陪老妈在一起,那就在医院陪住一晚得了。于是,阿珍和阿森各躺一个沙发,雨桐睡在地板上,铺一张凉席,就地而睡,老妈非要几个孩子们一起睡下才肯睡,僵持不下之际,孩子们妥协了,全部随地而睡,房里只留一粒灯观察输液和血压,阿森关掉中央空调和中间那个大灯,屋内一下就显得柔和起来。

      透着微弱的灯光,雨桐看着肥胖的老妈,越看越觉得造物主的神奇,就是这么一个平凡的身体,竟然生出了五个孩子,而今,二个在家里,三个在这里陪着,个个虎背熊腰,生龙活虎的样子,生命真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地方,五个孩子都是出自老妈这个象水桶一样的大肚子,这五个孩子小的时侯,睡觉的地方都是相同的,个性却相差那么大!一想到这,雨桐忍不住飘过一丝微笑,太神奇了!老妈太伟大了!平凡的老妈躺在不平凡的病床上,今夜是她的关键时期,只有挺过了今晚,老妈才算是安全度过险关。雨桐轻轻呼出一口气,思想从室内飘到空中。

      子夜,医院走廊里突然人声噶杂起来,阿森和雨桐好奇心切,急步朝外赶,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看到二个年青男人在打架,四五个中年妇女在尽力把他们拉扯开,被打的是隔壁病床上的亲戚。打架太过激烈,一个劲的往死里打,真不知所打为何,雨桐看得心惊肉跳,赶紧走回来,吓人,这还是医院吗?怎么有点象菜市场?

      战争持续了十几钟,打人的被打的总算被各自劝离打开,夜才刚刚开始。

      被打的开始打电话,“你好,110吗,我在K医院被人打了。”“回去,马上把二个孩子带回来,把小舅子的摊位收回来,不要让他开了,干你老,刚才竟然敢打我,还带人来打我!”……寂静的夜,隔壁的声音一字不落的透过门缝传过来。

      走廊外,刚才劝架的四五个男女高声的说着刚才的事,好象是为了钱的问题,引发的家庭矛盾。听说他们明天就要办出院了,就差那么一天,在医院里就先干起来了。他家的女主人还很年青,说是才40岁,脑梗塞,全身瘫痪,家属下午还在帮她活动手脚,可是却整个没有感觉的样子,任凭家人摆步,瘦得已经没有人形了,一个高高的轮椅放在她的床脚靠窗的位置。

      困意袭来,门外的声音好象也没有停下休息的意思,护士10分钟来敲一下门,好不容易刚要入睡,雨桐听见血压仪滴滴滴的响了起来,赶紧起来把它关掉,老妈却早已被吵醒,阿森见了大骂:“怎么可以乱关,又不是医生,出了事怎么办?”阿珍飞快的跑出去叫护士,“护士,66床病人的血压仪响个不停,显示导管堵塞,您快来看看!”护士急急赶来,一边检查仪器和导管,一边责备雨桐,“不能随便关设备,我们才知道原因,这样我们很被动,不知道哪里出问题。”雨桐象个犯错误的孩子,一声也不敢吭,心里嘀咕着,好心也会办坏事,为了老妈好,谁知道呢。

     护士,您能不能跟外面的人说一下,请他们说话小声一点,都一点了,半夜了,病人需要休息,这么吵,我妈没法睡,老是被惊醒,血压一下就升到220,这可怎么办呢?“好的,我一会出去就和他们说,他们这么做确实不对。”护士飞快的整好导管,重新启动血压仪,走了出去。“你们说话小声一点,隔壁是位高血压病人,被你们这么一吵,没法休息,血压一直往上升……”“哦,好的。”外面的声音慢慢小去。不一会又大了起来,雨桐无可奈何,只好瞪着天花板,真是见鬼,医院也不是一个安静之所。

  • 红尘(3):多事之夏

    2010-05-27 09:55:16

    五月的天,一会冷一会热,下一场雨天气就上升几度,天气主稳定,心情自然也备受影响。

    雨桐打电话回家给妈妈,想告诉她这二天发生的事情,可是妈妈的手机铃声响了很久,却一直无人接听,不会是又忘了带在身上了吧,于是,雨桐又直接打往家里,还是没人接听,于是,只好作罢。不一会,放下没多久的电话响起来了,一看号码,是家里的,于是,雨桐赶紧抓起来接听,是大哥大明打来的,雨桐问大哥,老妈呢?大明问:“什么事?你找老妈有事吗?”雨桐笑着吱唔了二声,想想这种事还是直接和老妈聊比较合适,于是,就说:“没什么事,就是找老妈聊几句,她人去哪了?”大明说:“老妈出去了,去别人家玩了。”“去谁家呀?”大明停顿了一会才道出实情,“老妈上医院了”“干嘛上医院!?”雨桐追问,“老妈早上被一个大孩子撞到了,后脑摔到地板,引起脑出血,上医院检查去了。”

    “要紧不?”

    “没事,有我们几个在,你放心吧。”大明说。

    脑出血还叫没事,骗谁呀,那可是很危险的事,雨桐心里知道,那可是不能拖,要抢救及时,才可能会没事,“在哪个医院?”

    “老二已经送到市医院了。”

    “几楼?”

    “住院部16楼66床”

    挂了电话,雨桐开始收拾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几件换洗衣物,赶往市医院去。

    -------

            多事之夏

    ---哥,我已经到住院部楼下,你们现在在哪?,雨桐一边给哥哥阿森发了手机短信,一边往住院部楼下走。到了电梯口,人山人海的病人家属,把电梯外面挤得水泄不通,医院也是一个人满为患的地方,除了医生和护士,病人和病人家属是最大的主力,各色人等,不分尊bei,不分等级,都是与死神面对面接触的人,这里,生命显得尤其宝贵。

    --16楼66床,你上来吧。在电梯开门前阿森发回了短信。

    四个电梯同时开启,涌出了一大群人,向左还是向右?乘哪个上呢?雨桐走向右边的电梯,发觉人太多了,于是又走向左边,进了电梯才发觉,还好是有拐过来,不然就上不去了,原来这电梯有分高低层,10层以下乘右边电梯,10层以上乘左边电梯。

      16楼很快就到,电梯门一开,雨桐正打算去护士那边询问,发现姐姐阿珍已经在门口等侯了,二姐妹一起朝病房走去。

        ""桐,你怎么来了?”老妈平躺在病床上,一看见雨桐就先问到。

    “怎么样了,老妈?有没有事?”

    “已经没事了,血已经止住了,医生正在用凝血剂止血,只要血止住了,就不需要开刀动手术。”哥哥阿森说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呀,还好现在没事了,没事就好。”雨桐小声说道。看了看老妈床头的监测仪,血压很不稳定,一会儿148一会儿190,老妈咳嗽一下就跳到220,低压也不是很稳,一会72,85,一会95,102。老妈是高血压病人。

      “能不能不要绑这些线呀,我想好好睡一会。”老妈以为遇到她心爱的小桐回来了,雨桐就会帮她,就可以把这些线拆下来,对雨桐说道。

     当然不行了,现在是生死悠关的关键时候,只有挺过了今天,平安度过明天,才能算是真正的安全,再说,现在老妈的血压这么不稳,怎么能拆呢?“妈,只要你乖乖的,度过今天,我可以帮你问问医生。”

    “我渴,我要喝水。”见没法达成目的,老妈继续提要求道。

    “只能一小口,不能多,医生有交待,这二天是不能喝水的,怕引起脑积水,到时问题就麻烦了。”二姐阿珍及时制止道。

    雨桐拿起桌上的一瓶矿泉水,把吸管给老妈轻轻的辍了一小口。

    见哥哥走出病房,雨桐也跟了出去。

    “太累了,二个人要服侍四个老人!”二哥阿森长吐出一口气说道。

    “哪来四个老人?”雨桐惊问。

    “家里二个老的,那边老丈人和丈母娘。”

    “他们又怎么啦?不是身体挺好的吗?”

    “老了,都70多岁了,老丈人高血压,丈母娘腿风湿痛得不能走路,问题多了,昨天你嫂子才带她妈上医院。”

    真是不幸呐,上一辈的人都上了岁数,都是7、8十岁的上了年纪的人了,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这些亲家亲家母年纪还都在伯仲之间,夹堆一起生病,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这6、7十年代的子女如今面对的问题,是中国社会的社会问题,随着独生子女时代的来临,那些人已经步入结婚生子的年纪,他们的父母也跨入了老年行列,二个人照顾四个老人的社会现象真正来临了。雨桐不禁庆幸自己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有事情,大家聚在一起,互相帮忙,不然的话,二个人照顾四个同时生病的老人,真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分身无术!

    口头的上安慰是没用的,雨桐只默默的走在哥哥的身后,唯一能帮上忙的就是现在人有在,让哥哥好好休息一下。

    二姐阿珍说:“阿森,你今天怎么那么累呀,平时都没看你那么累过。”

    哥哥阿森躺在沙发上,闭眼休息,听闻这话,双眼一瞪:“我能不累吗?你知道我早上开车,时速开到多少?120公里每小时!到医院时,把老妈交给医生,我整个人差点都趴下去!医生说还好送得及时,血已经不再往外流,马上去拍片,大家放下心里的一块石头!”森说完,毕目养神,雨桐和二姐阿珍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观察老妈床头的滴药和监测仪。

     

  • 红尘(2)

    2010-05-25 14:19:23

     

      “雨桐,明天来参加我的婚礼哦!”荣儿带着幸福的笑脸,春风满面的细声说道。

     “在哪?”雨桐问道。这小妮子,去年还在问这个男朋友怎么样,好不好,还在征询我的意见,还要我帮着出主意,现在大学三年还没毕业,这么快就要结婚了。难怪说女大不中留,有了心上人,先婚为妙。哈哈,无形中,我还当半个小媒人当然了,出主意的是我们几个死党,拿主意的荣儿本人。

      “好的,有时间一定去。”我笑着回答。

      其实,在上这所谓的成大,姑娘们都老大不了,小伙子们更是属于晚婚一族,所以,同学间盛传,有的男同学就是专门为了找老婆才来上这所谓的大学的,象荣儿的老公,就是突出的一例,修的还是双学位。

      不巧的事,这二天老下大雨,雨桐都拿不定主意,到底是去参加呢,还是不去。邀请都已经邀请了,去也是,不去也不是,最终还是决定去。难得同学一场,同窗几年,能参加同学的婚礼,也是一种缘份。

      从决定去参加到动身,时间又过去19分钟,离婚宴的开始时间已超过了半个小时,还好,世人的婚宴都是比请贴的时间晚一二个小时,但也不好迟到太久,于是,雨桐招了招手,拦了一辆的士,半个小时后赶到婚宴现场。

      好不容易找到了酒家,上到三楼,见到了美丽的新娘同学,还有她的夫君,果真是男才女貌,递上红包,送上祝福,雨桐抬头看前,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出现在离新人不远处的签到处,正思索间,那人也朝雨桐走来,“姑姑,怎么你也来了?”,雨桐吓一大跳,原来不是老同学,是外甥女,咦,奇怪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雨桐更奇怪了,反声问到:“你怎么会在这?”

    “我来参加我哥的婚礼呀,我哥叫我过来帮忙。”宝玲穿着一身休闲打扮,言谈举止间有一股说不出的少女味道,不再象以前那么五大三粗了,太象她妈妈了,宝玲细细解释道。

    “啥?谁是你哥?”雨桐惊异道。

    “新郎呀!”

    “不会吧,我是来参加新娘子,我同学的婚礼的,那这么推下去,新郎不也应该叫我姑了?连带的我那同学,新婚的新娘也算是我的外甥媳妇了?他是你哪一个哥呀,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号哥哥?”雨桐满脸惊异的一口气说了心中的疑团。

    “他是我表哥,他妈妈的爸爸和我爷爷是兄弟。”宝玲继续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呀,怪不得不认识。那哈哈,这下有戏看了,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真是大水冲倒龙王庙了。

    新郎官见这边突然这么热闹,同学还能和他老家的小表妹聊得这么热乎,于是赶紧过来看个究竟,细问之下,竟然也是惊讶得张大嘴巴,这事比电视上演的还精彩呀!还就这么真实的发生在身边。

     

  • 长篇小说:红尘(1)

    2010-05-24 10:32:59

      红  尘(1)

    蓝梦

      引子:红尘里的纷纷扰扰,红尘中的世俗之事,笑着,醉着,醒着,睡着,哪个又不是红尘之事呢?我在红尘中行走,乐着,笑着,哭着,看人世间的一切一切,生活就是这么回事,可以简单的过着,复杂的过着,也可以那么顺其自然的笑看人世间的人情冷暖。精彩和平淡仅只是不同的人生而已。

      冬天已经结束了,春天珊珊来迟,夏天的脚步更是迟缓得象七八十岁的老太太,步履蹒跚,但好歹也算是春末夏初了。

      我来到了校园,青青的草地,郁郁葱葱,就象那些十年寒窗苦读的学子们,希望在眼前,年青的生命就象那八九点钟的太阳。校园真好,学校的同学真好。

      最近事情太多,红尘之事太烦,早上我在后院拔草,上个月种下的花花草草久未拾掇,有点杂草满园的感觉,这都怪主人的不勤劳,呵,我只负责种下,可不管它们是否能够生存,大自然的物竟生存理论,我想那是真理名言,到哪朝哪代都适用。小清从外面晨跑回来,偷偷告诉我,“你知道我们小区最近发生什么事吗?”

    “不知道,我很久没有回来了。能有什么事呢?”我一脸茫然道,太阳每天升起又落下,每天都有那么多可有可无的事情等待我去处理,怎么会有时间去管小区的那什么事呢。

    “不知道吧,很吓人呢,在前面那一嶂楼有一个老头子死了二个月了都没有人知道,后来是邻居报警,110来了,强行打开他家的门,才发现他已经死去二个多月了,高度腐烂的躯体,阵阵恶臭从房间飘出,他老婆正在四川旅游,他的儿子和女儿同在这座城市,也都不知道他们的老爸已经死了很久了。”小清一口气说了这么一串故事,听得我目瞪口呆,心里不禁嘀咕开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都市生活?

      “老头已经70多岁,听说脾气有点怪,不喜欢他的孩子来看他,而巧的是他老婆又刚好外出旅游几个月,听说他死前才买了一大堆的鸡蛋,放在冰箱里,有一个小伙子看见他拿那么多东西,好心的想帮他提一下,结果被他臭骂了一顿,以为年青人想抢他的东西……”小清继续播报着,不管我有没有在听,她是遇到我就喜欢给我汇报的人,而我,只能充当她忠实的听众。

      你还在原地方上班吗?小清问我。

      是呀,你呢?上班了没?我反问道。

      没有,找了很多地方,人家都不要我,都说我是城市的户口,不要,会增加工厂的负担,医保社保要多交很多的钱,还嫌我年纪大了。小清说道。

      你年纪多大了?我有点疑或的问道。

     72年的。

      那不才38岁吗?

     嗯。

    ……

      一个生命就这么去了,没有人是知道他是怎么走的,很奇怪的人生,都市人情淡漠,彼此没有往来,城市高楼越建越多,不锈钢窗越封越牢,人与人的交往自然就越来越少,这是都市的另一种生活写照,死了几个月都没有人知道,更是都市人的另一种死法。

      你知道你家四楼的他老婆死了吗?小清无话找话说,试图引起我聊天的兴趣。

      是吗?这可真的不知道了。怎么会呢?她不是身体很好吗?而且还是她一直在照顾她老公的?我吃惊了,如果说前排的不知道那还有话说,同一个楼梯的也不知道也没听说,那更是都市人的悲衰了。这下,我真的被小清的小道新闻给勾起了好奇心,而愿意停下手中的活,专心的听她的报道了。

      “是呀,听说是累死的,又要照顾瘫痪的老公,又要照顾孙子……”小清还在喋喋不休,而我的思绪已飘向太空。

      这人的死法真是千奇百怪,只能说,生命真的很脆弱,说死就死了,活着却有点艰难,有那么一大群生命个体,为了一个斗室,得花几十年的工资收入,才能拥有一套自己想要的房子。每天都在为三餐而拼搏……还好生活中还有阳光,还有鲜花,还有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七七八八的能让人觉得活得有意义的事情。

      学校里好呀,到处是鲜活的生命,到处是充满激情的年青后生,这个世界让人感觉那是美好的。跟这些有积极上进的在一起,生命也是积极的。

      红尘俗世里,总免不了那些生老病死,每天都有那么多的生命离去,每天也都有那么多的生命降临人间,一声啼哭,一声声呀呀学语,那是上帝送给饱尝人间生活艰辛的人们的一个幸福的开心果。

      一大早接听了那么多的垃圾新闻,心情都被搞得乱七八糟,我不禁在思考,以后,我的老年生活又会是什么样的呢?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还是和孩子们同居一室,享受一家子的幸福快乐?

      学校图书馆就在不远的前面,那高大的建筑物,矗立在校门口边上的台阶上,抬头不见低头见,心中总会产生一丝的敬畏感,书里人生,人生写在书里,人世中的恩恩怨怨,尽在书本的白纸黑字中勾勒。我快步踏上图书馆的台阶,把背后的阳光扔在石阶上,踩着自己的瘦长的身影,想象着书中的故事,快乐的走进了校图书室。

      今天来得晚了,图书馆里早就挤满了人,那些老生、新生,男生、女生,都早早的来此占据有利位置,只为图图书馆安静的学习气氛,浓郁的读书环境。

     

     

     

     

  • 啼笑姻缘(一)

    2009-11-03 08:24:30

      仲发,伯俊,季叔还有美丽,丽玉三兄弟二姐妹面色凝重的坐在祖宗祠堂里,他们正在商量,对于同父异母的小妹丽真是否要让她认祖归宗。

      老大伯发首先发言:“虽然二家是邻居,但是会多出这么一个小妹,那是上一代的事,再说了,当实也是事出无奈,是丽真的奶奶求我们的奶奶的,是为了给老黄家一枝香火沿续下去,算是“借种”,我们才会多出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小妹,这总比外面随便认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当妹妹好。”

       故事发生在公元1931年,丽真的奶奶刚好20岁,丽真的爷爷是个瘸子,结婚多年而一直没有生育,丽真的奶奶想着无后为大,对不起列祖列宗,于是,屡次要离家出走,幸被婆婆及时发现。

      婆婆觉得,这一次二次发现了,劝阻媳妇离开了,但问题还是没有根本解决。要把媳妇留下,最要紧的还是让她怀上孩子,可是自己的儿子,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法播种,这个怎么办呢?

      琢磨了二天,邻居阿良家的儿子正好从家门口走过,婆婆灵机一动,对,就这么办!找老姐妹阿良妈去!

     阿良长得一表人材,人又机灵,已经生了三个儿子,二个女儿,儿子个个继续他的优势,个个长得虎背熊腰,一表人材,这是一个良种啊。

     “阿良妈,你看姐姐平时待你怎么样?”婆婆对阿良妈说道。“很好呀。”阿良妈说。“可最近老大姐我心里有疙瘩呀,日子都快没法过下去了……”说完,婆婆眼圈一红,泪水就直往下淌,阿良妈被吓坏了:“老大姐呀,你有什么心事就说开去,妹妹我能帮的就一定帮,不要这样哭嘛。”婆婆咪着眼偷看了一下阿良妈,见她是真的为她着急,不禁放声大哭:“这件事也只有你才能帮我呀!我都要家破人亡了。我那儿子不那根不管用,播不了种,害得媳妇想不开,一直要离开……”阿良妈笑了:“姐姐呀,这我怎么能帮上忙呢?要找医生看呀,要是缺钱的话,我这里有,先拿去用。”“我们家又不缺钱看病,问题是没有用。”婆婆说道,“那怎么办呢?那就真不知道怎么办呢?”“其实这和我媳妇是没关系的,主要是我儿子没用。”婆婆说。“阿良妈,你要真想帮我的话,你让你家阿良我和媳妇睡一晚,成不成就看她的造化了。你看这样行不?”“这成吗?孩子们愿意吗?”阿良妈皱眉道。“没关系,你这里只要让阿良同意了,我那边我自会处理。”见阿良妈有点心软,婆婆赶紧趁热打铁说道。

      丽真的娘就和阿良睡了一个晚上,从而有了小丽真,有了孩子,丽真娘的心就安了许多,也没再想要着离家出走的事了。

  • 晚秋

    2009-10-29 10:45:17

      一辆天蓝色的的士嘎的一声在小雨眼前停下,车门打开,82岁的老阿婆颤悠悠的走下来,头发发白,手里拿着钱包,边下车,边数钱交的士费。“师傅呀,你得帮我们抬一下呀。”看着小儿子吃力的扶着老头子,老阿婆向的士司机抗议到。小雨赶紧欺身向前帮忙打开的士的后车门。“好的。”的士司机说道,赶紧开门下车,绕一圈走了过来。小小的车门有力气也使不上劲,愿意帮也没用,车门那么小,就只容一个人进出。阿婆的小儿子吃力的抱着老爷爷下车,险象环生,差点把他爸给抱落地上。阿婆破口大骂,“怎么这么笨呀,你哥一个就管用了,一下就可以把你爸给抱起来!”旁边的人建议:“不行就用背的,背的方便!”老爷爷一身硬骨没有多少肉,大概也重不到哪里去。

      人老老脚,树老老根。闽南话说“阿公死手,阿嘛死脚。”形容人类活到一定年龄,先坏的机器有可能就是手和脚,起码一般正常情形都是这样。所以,活得越老越要多适量运动,千万不要让手脚残或废了。可是81岁的老爷爷不幸就先残了双脚,腿脚无力屡次摔倒,还防不胜防,既使买了四脚拐杖也不顶用,扶着站立时,突然脚一没力,整个人就这么扑通一声朝后倒下去。

      进医院成了家常便饭,三天二头要往中山医院跑,这年头,钱不好赚,没事谁愿意跑医院?可是遇到了也没办法,这是老人病,骨质舒松,经不起摔。摔一次就得进医院一次,一次没好二次三次,自苦苦人,还好牵手的老来伴身体还硬朗。餐前饭后,随侍左右。

      生命的烛光就这么在阳光的照耀下,顽强的活着,活着谁说不好呢?活着就是一种幸福。老爷爷担心的只是现在自己生病了还有人照顾,那已经年届49岁的幺女至今未婚,也无意中人,真不知她以后如何是好?虽然上面有二个哥哥,可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儿子们也有自己的家,这个小女儿呀,也许真的是从小太宠爱她了,导致她现在的单身,高不成低不就,马上就要退休的年龄了,好歹嫁个人也好呀。年青时不付出,生个一儿半女,或领养一个也成呀,老时要靠谁呢?既使进养老院也要有那个钱呐。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对自己后半身的考虑作如何打算。

      人老如风中残叶,随风飘零。厦门的秋,早晚凉,白天热,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人来人去人来人往,街上永远是那么的热闹着。一批人走了,又一批人来了。

  • 退场

    2009-03-28 13:40:17

    退场

    蓝梦

    "阿姨,抱抱,明天我就要回老家了,妈妈要我回去订婚,等我搞定了我爸妈,我再带我老公一起来厦门."小叶淡淡的笑着说,紧紧的抱住这个厦门阿姨.

    "来,我们来合影一张.虽然平时是又打又骂的,说你们这些丫头不乖,其实你们真要走了,心里还是挺舍不得的."阿姨略带不舍的自言自语.

    没关系啦,以后我来厦门一样可以去找你玩.小叶还是一脸的笑,一脸的天真.

    到时,等你再回来时,已经是不一样了.

    怎么会呢,我回去后,会给你寄一些我们那里当地的特产.

    那个不关紧要,要是你能不回去就好了.

    不行呀,不把我爸妈搞定,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急什么呀,也不过二十岁,那么早嫁干嘛呢,人生的路还长着呢.

    呵呵,我们老家就是那样,二十岁再没定婚,以后就挑不到好的了.

    行了,行了,照张相作个纪念好了,管你以后来不来.来了再说了,人生,缘聚缘散,聚散皆有缘,相识一场,本来就不容易.何况能相处那么久.你长得这么漂亮,哪里愁嫁不出去呢,要你的人在后面排队呢.

    阿姨又笑话我了.

    真的,这么多女孩子中,阿姨是不是最疼你?

    嗯.

    这说明你是挺招人喜欢的嘛.

    人生舞台,有进有出,有的人正准备进场,有的人正准备退场,人人是自己的演员,人人是自己的戏子,在人生的旅途中,演着^-^,进场是为了生活,退场也是为了生活,每一次的进退,都是人生的一次演出,落幕了,可有几人为你掉泪,为你不舍?

  • 情惑

    2009-03-27 11:54:21

     

    小非走进婚介所,心情一点也不开心,要不是母亲逼得紧,她才不会走进这什么婚介所!三十岁又怎么啦,没听说过现在都市里三十岁的女人才刚要谈恋爱的吗?那些明星不也是都四十多才开始嫁人,才当妈?

    我们是优秀男女,只是在对的时间,没有遇到对的人,所以才会蹉跎岁月,任年龄呈几何阶梯状朝上递增,要是有遇到好的,谁不懂得及时把握,抓住到手的幸福?

     

    家长们都把女儿往婚介所里赶,现在哪个婚姻介绍所不是女多男少,阴盛阳衰。女人们,未婚的、离异的,就象菜市场里的青菜和萝卜,任人挑选。难怪私底下他们开玩笑说,老婆没味,小姐太贵,情人太累,只有婚介所里的女人,又好又免费。

     

    特别是那些有点钱,长相又过得去的男人说话不怕牙疼,尽说着风凉话,说什么他们男人也是很可怜的,被人为的分成五等:说什么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家外找花,四等男人去找野花,五等男人,下班回家,老婆不在家。末等男人,没有家也没有花。

     

    看着婚介所里的单身男女,女人们很多把对方的条件列在有房有车之上,小非只觉得不置可否,什么时候了,新一代的我们沦落到只以物质论英雄,不计其他,将婚姻当做换取某种物质生活赌注的地步。

     

    我们其实是优秀的,可,现实生活中,我们要抵挡多少诱惑,忍受多少孤独和寂寞,才能找到想找的人,建起想要的家?人海茫茫,也许,我们最终什么也不能抓住,就像大海尽头的浪花终将被风冲散。

     

     

    小王凑近小非,不行咱们就内销转出口,说不定还可以钓一个如意金龟婿。小非卟的一声笑开了,亏你说得出来,笑着轻轻的捶了小王一下,天涯同为沦落人。

     

    权且把这当作人生的调味剂,母亲的宽心剂,婚介就婚介呗,谁怕谁呀,只要女方不愿意,男人还能把女人吃了不成?只可惜了那白花花的五百大洋的婚介费。尽是在这里看人类的作秀。

  • 大卫

    2008-11-09 04:54:23

     

      这是1841年12月的下田,大卫知道他的妻子分娩在既,又得再次经历生产的剧痛。想到二年前那次生产差点要了真子的命,他就不禁打了个寒战。
      寒气逼人的风恶狠狠地拍打着大卫位于海边的小木屋。还好他是个手艺不错造船木匠,给家人建了这间挺不错的房子。因此,即使在这场台风引起的狂风巨浪的肆孽中,房子依然矗立着,牢不可催,纹丝不动。
      大卫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场暴雨窨下到什么时候才会停止?接下来几天他都不能出门干活,这意味着家里的收入就又缩水了。再添一张嘴嗷嗷待哺,他得更卖力干活才行。台风一来,他不得不暂时闲散下来,他觉得很不习惯,他深感不安。像他们这样身份卑微的人,享受不起这种奢侈,为了家人,他们只能毕生辛劳。
      前天,小姨子知道她姐姐要生产了,特意托人从老家捎来三百元钱,没想到,半路上,钱被小偷给偷走了,一起丢失的还有一些卡,让大卫空欢喜一场,本来那钱是可以暂时缓解大卫的经济压力,让真子好好的做个无忧的月子。
  • 小说:一网情深

    2008-10-04 14:43:31

     小说:一网情深
    蓝梦
     
    (一)网上初识
     
     

      网络是虚拟的,生活是现实的,一段离奇的网络恋情,一段虚拟的爱情故事。故事中有你有我,有她(他)。

    1、  网上初识

    他想:“难道这就是网恋吗?”

    事情来得太离谱,他觉得不可信,不能要!!!

    这是他第二次上网,同宿舍的人都走了,他打开灯,在宿舍里心安理得的上着校园网,校园网比外面的网吧便宜多了,也实惠多了。记得他第一次上网时,是在学校刚刚开始装好网线,他向同学借钱买了一台二手电脑,让网络公司的的工作人员帮他调好,他对上网还是一无所知,只是为了查线资料,查完时顺便在自己的新建QQ上加了一个他向往的一个海边城市的陌生女孩子的QQ为好友。而对方也爽快的接收同意,没想到两人竟然志趣相同,并有着相同的爱好,这让他精神一振,自我感觉颇为良好。

    网络是虚拟的,但网络中也有真实。他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白马王子”。其实网上叫白马王子的很多,女孩子则喜欢叫“飘雪”、“萧萧静雨”、“上官婉儿”“雨”“云”

    男孩子则叫“雨中漫步”“夏日古铜色”“会飞的狼”“把心放飞”“阳光土豆”“冷月无情”等等。

    他已不是嘴上无毛的小伙子了,今年已经快30岁了,读研究生已经二年,还有一年就毕业,有一个女朋友,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在课外做些兼职,跑各个高校教些夜大的学生,还有考职称的在职人员,赚的收入比普通工薪阶层还高好几倍。在学校,他有自己的粉丝,在同学和学生的眼里,他是一个运用词语的高手,写出来的文章总能叫人荡气回肠,看一遍还不过瘾,加上一米七九的个子,匀称的身材,口若悬河的口材,生活中他并不缺乏众多的异性追求者。

    泡泡聊天室里人来人往,他选了一个“诗情画意”聊天室进去了。其实对诗词他并不是太擅长,只是平时喜欢看看一些唐诗宋词,所以,进去凑凑热闹,还有一个原因,会在这里面的一般文彩会好一点的,阅历自然也会多些,不会太过年青,太年青的对这些古典诗词往往是不屑一顾的。来这里,管他懂不懂看到有人出上联便可以有对跟对,没对在旁边看也不错。

    他在电脑上打字问:“大家好,有谁闲着?”

    没有人答。可是电脑上人来人往,字条一层层滚动,让人着急。“山雨欲来风满楼,可怜无人问今人。

    hi。”

    他快乐地回答:“你好!”

    可是他却不会选择聊天对象,他回答的“你好”是对着大家说的。

    “你要点对XXX说,不然,你成了对大家说,看来是初次上网!”“雨中漫步”的网友道,

    “哦,要怎么用呢?”他虚心请教,本来就是真的初次上网,菜鸟一只,网上能遇到老师,管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能者为师,学业有先后,树业有专攻,如是而已,学习一样,上网也是一样,在新天地新领城里,谁先切入谁就是先为老师。

    “点一下我的名字,用私聊。”对方倒也耐心。

    “你好,你为什么叫雨中漫步?敢情是喜欢浪漫的人了?”

    “因为工作忙,所以很想有时间在雨中漫步,如此而已。”

    “你是男是女?”后来他知道,这是聊天室里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话。

    “雨中漫步”:“女,你呢?”

    他码上一个字“男”

    “是恐龙吗?”

    “帅哥,呵呵,不然,怎么叫白马王子呢?”

     

     

  • 爱情的魔咒

    2008-09-04 08:30:39

     现代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呐!看顺那么老实的一个人竟然心会那么硬!--清一脸苦愁的说道。
      原来顺是清大儿子的初中同学,平时来家里,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有问他话他才会回你一句,没问他,他就象木头人一样,大家都以为顺很老实,老实的没话说。
      于是,清好心好意的为顺介绍一个女孩子敏,是清媳妇的同事,也都是老乡,二人认识后,顺经常送花给敏,过生日了,顺买来蛋糕给敏过生日,二个人刚开始好得不得了,清也乐见其成,心想,这年底,按他们的进度,该可以吃上猪脚了。
      上个月,敏过来说她已经怀孕七周了,问顺什么意思,结还是不结?不结婚就趁早把孩子打掉,要结就早点回家办手续。顺说不要,从口袋里取出1900元给敏,叫敏自己去把孩子打掉。
      敏哭着来找介绍他们认识的清,泪眼婆娑:“阿姨,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呀!怎么这个样?”
      清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第二天敏带着顺给的1900元自己一个人上了医院,从10点坐到12点,一直给顺打电话,问他能不能前来陪她,顺说不行,随后就把手机给关了。敏在打完胎后,自己一个人下到楼下,爬出医院大门,拦了一部的士回到宿舍,没人知道。刚刚一个生命正被扼杀掉。
      敏几天没有吃饭,顺也消失了几天,敏一直给顺打电话:你没空叫你妈过来照顾我几天吧,我都没有饭吃。顺:不行,我没空,我妈也要打工,她也没空……没有人知道敏这几天是怎么活下来的,实在撑不住了,敏给家里打了电话,母亲叫她赶紧回家,敏交待同事帮她请个假,回家休息调养了9天。
     
      清听着敏从老家回来的泪诉,心里那个急呀!这真叫知人知面难知心呐!这好心办坏事,自己看走眼了!这么平日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一个男人没想到心肠竟然这么狠!
      清坐不住了,事情由她而起,自然由她来了断,于是,清向儿子要了顺家里的电话,去问他的母亲,顺的大哥接的电话:没那回事,我妈成天在家没事做呢,不早说,不然我会叫我妈下去照顾她的,即使我妈没空,也可以叫我老婆去照顾她,决不会让她没饭吃。
      这还有点象人话。清自语!转身劝敏:这么狠心男人,你还是不要再和他有任何纠缠了,还是趁早分手的好。
      敏无语。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几天过去了,敏又来找清,“外面谁在风传顺和我已经分手?”
    --难不成,你还想嫁给他?清大惊!那样的男人她还想要?这万一以后再出事,她这媒人可真脱不了干系,毕竟他们会相识走到一起,是她牵的线!只是,知人知面难知心,不知道顺是那样的人而已,如今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敏还想往火坑里跳?这万一以后出事,这人命关天的事,敏的家人问责起来,清的良心又怎么能安呢!真是好心没好报!
     
      难道这也是爱情?
  • 较量

    2008-08-19 02:31:33

    较量

    蓝梦

     
       小豆在城市里安了家,买了几套房子,老公高大帅气,足足高她40厘米,这应验那句老话,高个总要娶矮女,爱情,身高不是问题,地域不是距离。
       在世俗人的眼里,看起来好象是小豆高攀了她老公小荣,可是,谁又能明了,生活是真实的,如果不是用脑子来过子,用身体来过日子那又另当别论,不是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吗?小荣1.80米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一样只会开开车,每月拿那固定的几千元钱过朝五晚九的日子?帅气又能怎么样,店里的那几个小弟,哪个不是在1.7o米以上?还不是照样在她那儿领每月一千多元的日子。
       几年的奋斗下来,小豆老公也有了,女儿也有了,房子也有了,可以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了,可是,最近她却气得把她的婆婆赶回了老家,没想到,婆婆回到老家后,还打了个长途电话过来:
    “小豆呀,以后,我要去厦门还是可以随时去的,我有你家里的钥匙。”
    “我的家,你怎么可以不经我同意说来就来呢?”虽然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家里却可以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随意进出,这点让小豆心里还是很不爽。小豆想起了女儿说的话,
    “妈妈,奶奶为什么老跟爸爸说你很坏?很会花钱很浪费?”
    啊?!小豆张大了嘴,这话从8岁的女儿嘴里讲出来,不禁让她大吃一惊,好心好意让婆婆住来厦门家里,供她吃喝,还好心的买了几件象样的衣服给她,没想到,她是这样待她的!虽然说婆媳关系难处本来就是,但是,她也只是想作为奶奶婆婆只要能疼孙子就行了,其他可以不去计较,但,没想到,婆婆是当着小孩子的面这样说她的!
    还是让你妈回家去吧,小豆对老公小荣说,这样下去,我们的孩子以后性格会有问题。
    ……
    “妈,家里盖的三层房子办产权证时你可一定要写我和小豆的名字呀,那可是小豆出的钱。”
    “我已经写上我的名字了。”小荣妈妈说道。
    “那不行,小豆讲了,那钱全部是从她这儿拿回家的,家里一分钱也没出!”
    “不行,最多只能写你一个人的名字!”荣妈妈坚持道。
    “妈,这样不好吧,这样小豆要生气的!”
    ……
    嫂子来厦门看小豆,二人聊起婆婆,
    “嫂子,我才刚把咱婆婆赶回老家去。”
    “是吗,她来你这还算好的,在家里,她们二口子不仅经常打我,还唆使他儿子打我呢!”嫂子0无奈的说道,
    “不会吧!”小豆大吃一惊,婆婆有这么厉害?
    “不信?你看”嫂子撂起衣袖,“这条疤是去年婆婆打后留下的”
    “怎么这么长!”小豆惊讶得张大嘴巴,好残忍的打法!
    “你没在老家呆过,不知道她们二公婆的厉害”
    公公不是还在你这住着吗?
    “嗯,可是,他嫌我给他的钱太少了,说要到超市去工作,说那里给900的工资,比我这强多了”
    “他不是还吃你的,住你的?”
    “对呀,就是这样赚的900元,这样说是比我给的多,也不想想,在厦门,随便租个房子都要300元以上,还没包吃,他这是帮他儿子,我们还给他工资,还嫌少,没法说,要不是看在他是我老公的爸爸的份上,我才懒得理他。”小豆无可奈何的说道。
    有那样已经不错了,在家里,他们二夫妻跟天皇老子差不多,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