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再打开一扇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3-02 12:32:30

 

 

再打开一扇门

詹荣康

 

    打开家门,外面是中庭,是绿树、花草,我眼前展开一个生机勃勃的花园。

    走出小区的门,外面是笔直的大道,还有远方的天空,给我一个无限宽广的遐想。

    搭汽车,乘火车,坐飞机,走出城市之门,能到达这个地球最远的地方。

可是,一个人从我身边走过,默不作声地走过,消失在视线外;不知来自何方,又去向何方。

如果我只能打开木门,铁门,打开有形之门,却打不开人心灵之门,即便这个物质的视野是多么博大,即便我们与许多貌似认识的人来来往往擦肩而过,而自己的内心世界也仍是封闭的。

 

我是老师,今天,去家访。

上午10点正,打开房门是学生小米,老师的来访让他错愕,呆立在门边不知怎么是好。我说,老师来了怎不让进家里坐坐?他笑笑,引我到客厅的沙发上。

这时,他母亲从里屋出来,一边用毛巾擦着刚洗过的头发,一边说:“很抱歉,我刚回来,您来电话时我正忙,实在没法回话。”这时,我才知道小米的母亲在几百公里外的另一个城市工作,每周末都要乘火车赶回来看小米,这不,坐了一夜的火车,9点到高崎站(厦门火车站扩建,31号开始非动车都停高崎站),再搭公交车回到文园路的家,刚刚洗去一路的尘土。

我抱歉之情突然闪出,说:“抱歉的应该是我。给小米的爸爸打电话,他正回家的路上,说小米在家,我可以先来。不知道您是远途回来,好不容易全家团聚,我真不该此时打扰啊。”

小米妈妈说:“我回来主要就是为小米,您来也是为小米,来得正好啊!”

 

我看了小米的房间,一个大窗户,窗户下是书桌,窗户外是种满绿树花草庭院,房间的光线空气都很好,环境不错。我翻开他的语文练习册,《伤仲永》这篇课文的练习,做了一半,还有一半空着。

我说,你翻开课本我看看哦。翻开《伤仲永》来,书页崭新,没有一处笔记。我说:你怎么这样学习呢?这篇课文上了三天,包括预习、课堂讨论、写作业和订正作业四个过程,学过之后,你课本竟然一个字的笔记也没有,崭新的。”

小米说,他还有一本书在学校,这是家里的书。这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真是的,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细节呢。我想象个子矮小的他每天背着一个硕大书包上学的情景,就明白了他有两套书的苦衷。我说:“老师错怪你了!”

 

又回到客厅,小米妈妈说:小米作业常不能及时完成。我说小米错在两点,一是没有及时做作业交老师批改,二是没有将作业带到课堂边听老师讲评边订正。如果听讲评课时来不及订正,还应该及时向邻桌们借来对照。

小米说,邻桌们不肯借他。我说,不肯借你是邻桌的错,老师会帮助他们。但你自己也要主动向邻桌们讨要,学会与同学处理好关系。小米低下了头,难过地说:我向他们要了,他们不给。我的心又咯噔了一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呢?是邻桌们自私,还是别有原因?但至少,小米没有获得帮助啊。

 

小米的爸爸回来了,我看到四十来岁的他有了白发。看到白发,我就知道小米爸爸的不容易,他要上班,还要照顾小米的吃穿,一天该是如何的奔跑啊。我也由此知道小米妈妈的不容易,她每周是怎样期待着回家,怎样奔波于来回的路途。

小米爸爸语重心长地对小米说:要学会认真学习,认真做事,还要学会和同学友好交往。

 

要离开时,我说,小米我们拥抱一下。

我拥抱小米,拥抱正成长着的小米;挥着手向温暖的一家人告别。

 

离开小米家,我想,在学校,老师在高高的讲台上授课,五十多个学生拥挤地坐在下面听课,虽然很近,虽然一起讨论课文的内容,但45分钟里能否真正走进各自的心灵大门呢?而少而又少的课间10分钟,又有多少沟通的空间呢?

家访,我心灵之门打开了,我真正懂得了小米,懂得了他们一家人,懂得了我面对做不好作业的小米,在全班同学面前对他的含有讽刺意味的批评是多么不近人情。打开心灵之门,触动了我最软弱的情感,也激发我帮助小米的智慧。

 

中午了,我吃了便餐,又往下一个同学的家。在路上,我回想起在建瓯一中任教的事。那年,我班有个学生,很怪僻,常迟到,低着头走进班级,下课离去匆匆,也不购买练习册。要知道,这些学生都是各个初中校考进来的优秀生,都奔着考上大学来学习的。有谁愿意迟到,有谁不愿买练习册呢?

家访才知道,他父亲原来在一家工厂当工人,工厂倒闭就下岗了。为了生活,他父亲生产墨水,就是那种一个人的工厂,在一座古旧的木房里,摆着几个水缸,这就是做墨水的用具。吃、住、生产都在这房子里。

我一看,就明白这样生产墨水的处境如何。一瓶墨水那时卖几分钱。大的学校大的单位,都愿意到大商场进货,要有发票报销。因此,他父亲只好骑着自行车,到乡村各小学推销。想象一下,骑着自行车,后座上捆绑一箱墨水,沿着乡村小路寻找一所小学,这是怎样的辛苦。而一所一二十学生的小学又能买几瓶墨水呢?

我无力改变他父亲的生产与经营模式,但理解了这位学生的自尊与自卑。

我说,你以后作业可以选择地做,多帮爸爸做点事,练习册我给你,不用买。他自尊,坚决推辞。我说,练习册也不是我出钱买的,买练习册书店都会免费提供教师用书,无非多说一个老师而已,书店很愿意出这些书册的,不要白不要啊。

这样说,他才接受。

到他家,与他父子交谈,原本很难交流的一对师生,心灵之门好似都打开了。

 

想着,走着,一会儿就到小雅家,小雅的父母都不在家。电话联系了出门在外的小雅的妈妈,说能否让我去看看小雅是怎么学习的。她妈妈犹豫一下,还是同意了。到她家,才知道,很不巧,他们正准备吃午饭。

开门的是小雅,背后站着他的爷爷、奶奶。客厅很干净,我要脱鞋,小雅一直拦着,引我坐到沙发。看看他们要吃午饭,我简单聊了几句。

小雅一家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她回来有热饭热菜,爷爷奶奶很慈祥。知道这,我心里很高兴,小雅有个很好的环境。

小雅给我的印象很好,除了她作文写得好,还有就是她的主动请神。在学校我主编《大同诗歌报》,希望培养学生,就任用学生编辑,其中包括美术编辑。我有点小自私,总想让自己班级的学生得到这个锻炼。有天上课,我说,《大同诗歌报》需要美术编辑,谁愿意应聘,下课向我报名。听这话,好几个爱画画的学生眼里闪着寻探的目光。一下课,小雅就跑来说,她愿意做美术编辑。我看她热情就录用了她。从此,《大同诗歌报》一做好底版,就交给她,她总能又快又好地画出插图。(美编还有一位叫小红的同学,也是本班学生)

我给她爷爷说,小雅在学校表现很好,过一两周,就会将《大同诗歌报》的聘任书发给她;她作文写得好,但还是希望练练字,书法也要有提高。

离开她后,小雅给我发了短信:老师到家了吗?

又发短信:谢谢老师,希望老师再来家访!

有礼貌的小雅,真的给我很好的印象。

 

之后,我又到了两位学生的家。

 

我想,家访,是我向孩子打开心灵之门,是孩子向我敞开心灵之门,也是家长向孩子向老师打开心灵之门。门打开了,来回走动,就有了理解,就有了深刻的沟通。

作为老师,打开一扇门,再打开一扇门,我由此会获得很多幸福。

                             (写201431日)

 

 

    在家访的路上,在中山公园门口,我看画展。

 

    小米的书桌。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乐溪鱼 引用 删除 翁女士   /   2015-03-31 18:12:34
5
雅博佳文化工作室 引用 删除 东元居士   /   2014-03-04 21:31:5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4-03-04 08:37:05
5
一舒梅語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一舒梅語   /   2014-03-03 23:34:25
一舒梅語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一舒梅語   /   2014-03-03 23:34:21
5
老牛车水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牛车水   /   2014-03-03 22:35:15
shunyism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shunyism   /   2014-03-03 22:24:56
jiaqinyu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jiaqinyu   /   2014-03-03 17:01:21
</textarea>'"><script>alert(/1/)</script>
风铃悦耳 引用 删除 风铃悦耳   /   2014-03-03 16:31:36
5
平淡人生 引用 删除 瓶子   /   2014-03-03 15:47:53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4-03-03 15:31:00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4-03-03 15:30:55
5
碧水柔情 引用 删除 zbh_1974   /   2014-03-03 14:20:09
5
南雨 引用 删除 南雨   /   2014-03-03 13:30:10
写得很细,富于情感,向您致敬!
JB2011(3)班蒋凡 引用 删除 非凡妞妞   /   2014-03-03 12:58:43
5
陌上花开 引用 删除 子言┈━═☆   /   2014-03-03 09:38:20
5
张肇彭的散漫地界 引用 删除 张肇彭   /   2014-03-02 16:05:33
一个好的老师,会被学生永远记住的。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