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薄情的世界,深情的活着.

恶灵花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1-23 01:07:57 / 个人分类:散文




      站在世界之巅脚踩祟山峻岭,手抚苍苍森林回望茫茫草原。这里有永远湛蓝如水的净空,这里有干年不化的皑皑白雪,这里有星罗棋布的湖泊如情人的眼睛晶莹欲滴,这里是一江一河中华血液的源头:青藏高原。


       西藏自治区东南念青唐古拉山南簏,雅鲁藏布江以北的喜玛拉雅山森林地区有一块神秘的土地:工布江达。如果把心糸的土地比作女人,那她的心脏就是让我千百次梦回不息的地方:巴松措湖。圣湖座落在雪卡沟境内,由于当地相对海拔较低气候温湿,高山植物分布较多、较广,其中有些种类是具有炅性的我们缺乏了解神秘未知的世界。

       初到雪卡就被先前战友的再三叮嘱惊呆了:不认识的植物都别碰,这就是传说中的毒沟。一枝嵩、狼毒、人头发等各种知名不知名的动、植物遍及望眼所至的原野,如朵朵妖艳的要人命的鲜花开满圣湖那丰盈的身躯。随着时间推移一种不世出的大毒:工布毒。如远去的年轮渐渐清淅在了我的面前。

       象武功高人敬重绝世武学一样,毒药对于施毒者而言地位同等重要,他们把毒药视为神物,配方复杂已到莫测的地步,成份多是本地高山植物的花粉、汁液。提炼过程多在无星无月的深夜,至始至终贯穿着一种神秘的宗教仪式,他们披散着长发脸上涂满末名的液体,口中念着咒语在牛角号声中彻夜不停的走着舞步。据说工布毒的传承关糸相当独特,传女不传男、传媳不传女.

       工布毒无色、无味,配方以每个施毒者的喜好添加而不同,因此无解是绝毒。属慢性毒药中毒后身体无任何不适状况,人却在慢慢地消瘦直至死亡。唯一能确证中此毒的证据是人死后舌苔背部有块暗青。夺福是施毒人的主要目的,为了把别人的福气、好运从而转到自巳身上,福则指权势、地位、金钱、美貌等一切自身缺乏别人拥有的强项。驻地电台中了解此情的工作人员,从不吃当地人送的食物,不论相互间的感情关糸有多深厚。电台的嘎子哥说:前几天当地的老乡给我送了副牛肝,我把它扔了。怕啊!

       据说,多年前他们曾亲眼目睹一同事中毒无救。

       世间万物都讲对立,如老金笔下断肠草的猛烈却是缠绵情花的克星,工布毒也能防就是不能下在加热后的食物中。






 

       我一位有智慧的朋友说:爱是刀尖上的舞蹈。心痛是受伤,伤到无力自拔是绝望,绝路只有一条:死。不论上穷碧落下黄泉,不论生死茫茫两不见。

       她走时临近冬季,从此她从另种状态出现在我生命:严寒与卓立,冰冻与脆弱。不是逃避是用自已方式阐述人生。执着的本质是付出,代价大小己不重要,重要的是以生命为代价明白人生的无奈。

       那年冬天彻夜的雪不只覆盖了门前的路还有我的心,长着六个指头洁白的精灵在万物为之沉睡天空处于静谧状态沉默暴发后的结果。飘飘散散、零零落落的白如同绞绳下的纱巾和着雪的律动舞蹈着向我走来。

 

 

       我知道你是天空的那片

       雪花正消失在我的面前

       洁白是我们唯一的手语

       在我手心你悄悄地化了

       随河流进入到下一季节

 

 

       那晚我吞下五十片安定时以为那是冬天的魂魄刹那间与

血液同行。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在一条净洁如镜的通道中一个孩子踽踽走着,面向一团绿色的光源我突然挺身而起,忽视了周围的语意和目光对身边的哥说:走吧。就这样在两双无声的脚步中我走出梦境。

       医院门口站着我的朋友:袁。他说:昨晚打电话她不接,她妈说天大的事明天再说。还有平在你昏迷时来看你,她说以后不再见你。

       走吧。看着这位从小到大的朋友,我无法说清这一人独守孤城的冷清。

       父亲是位草根英雄,一生嫉恶如仇、好打不平、侠义爽直有古之侠风。由于年青时是国民党宪兵曾守过重庆中美合作所,在以后几十年岁月里走的一路坎坷,以至性格暴躁、易怒,反应在对子女的教育上就是一不如意就用棍棒拳脚说话。我是在认定就不回头的倔强中长大的孩子,在冰与火的冲突中几十年就过来了。

       这件事父亲至始至终未说一句话。我想:在一生好强的他的眼里,儿子带来的失望胜过岁月如刀的手。

       建筑行业一位大哥五十岁生日那天我去了,刚吃完饭就伏在桌上不知不觉睡下,不知什么时候他轻轻推醒我把钱放在面前,那瞬间鲜血轰向上冲的大脑空白一片。我坚定地把钱推了回去,大哥未说话把钱又放了回来,眼神中的关爱、怜惜象针一样直刺心里,血从眼眶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走到了人流的边际。

       当我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出城市,正是新年初一。一小女孩捧着玫瑰跑到面前“叔叔买枝玫瑰吧!把它送给爱的人,很便宜的十元钱一枝”。那天正值情人节。

       好啊!当小女孩走远后我把玫瑰扔进了街边的垃圾桶。笑了,为这速食时代十元钱的爱情 。





                                                                                                             2010-10-5 03:16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金秋送爽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金秋送爽   /   2016-01-26 21:29:01
5
东渡东进 引用 删除 东渡东进   /   2016-01-23 22:11:48
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6-01-23 20:17:04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6-01-23 15:41:14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6-01-23 15:41:11
5
王雪福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王雪福   /   2016-01-23 10:06:5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