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薄情的世界,深情的活着.

扯的蛋疼___崖山700年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1-29 00:02:36 / 天气: 晴朗 / 心情: 郁闷 / 个人分类:三只眼

 

 

 

 

 

                                  

 

 

 

    这两年因工作原因时常过英都镇,历史名人洪承畴故地。洪同人因苏三之事在外羞认洪同人,风波亭后秦桧后人皆避讳姓秦。当看着那块《洪承畴故居》的路标每次都很感慨,时间如指上风尘弹指间飞灰烟灭,历史更象吴村的寡妇总在莫名其妙中生下孩子,岁月象筛子能滤去仇恨淡化恩怨却不应遗忘民族气节和做人的底线。

       这些年有人不断为洪翻案,(旨在探讨不问动机)其中不乏伟人、名人,共同观点是洪在以清代明封建王朝的更替中对中华民族的统一,缓和满汉民族矛盾,减少战争损失和生灵涂炭,以民为本、关注民生,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等方面作出巨大贡献。是一位有功于国家,有利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杰出历史人物,必须予于充分肯定。

       其中一:1991年《求是》杂志副总编、历史学家苏双碧到英都考察,挥笔题词:“开清第一人”。

       辽宁省社科院研究员何溥滢说:“我是满族人,如果洪承畴是汉奸,那我就不算是中国人”

       辽宁大学教授、清史专家李治亭:“认为洪承畴是汉奸,是一种狭隘的大汉族主义的思想”

       2007.1.16.人民教肓出版社原副总编辑王宏志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民族博物馆馆长余梓东博士,清史专家赫治清教授等众多专家、学者专程赶到英都参加洪承畴纪念园揭彩开园仪式。

       文死谏,武死战。当一个民族到了生死存亡时需要毎个人出力,任何借口与退缩都是良心的背叛和对生存的放弃,更别说投敌、事敌,反刀相向于亲。叛徒在任何时代、民族中都是最不齿的。梁红玉出身娼门却因力御外敌留名受仰,张宗昌身为军阀只因说出:我是张宗昌不是张帮昌而受敬。民族大义是不容任何人事的扭曲和曲解。

       如果洪不是民族罪人,反成推动民族前进的英雄,那和他同时代的舍身报囯、忠臣化碧血的大明蓟辽督师袁崇焕,岂不成了抗拒民族溶合、阻挠国家统一的顽固分子。宁远城下的阻敌血战那遍地的忠灵都是无主的枉魂空留几百年的无奈嘶喊。西湖边的岳飞墓也早该拆了,若不是他怀着对民族一腔赤诚,当年满清人的先祖金人,早就完成对中原的占领。囯人是不是应该在岳墓的原址为大宋丞相建一《秦桧纪念馆》以表彰他为提前民族溶合早日结束战乱的功绩。

 

 

       话刚说到这里,下面有人发言了:你丫满嘴跑火车,是想挑动民族仇恨制造不安定的因素吧?居心何在,其言可诛。    

       这兄弟可把国人的扣帽子、打棍子的优良传统学到了家。

 

 

       以前我们说岳飞是民族英雄,“精忠报国”四字是何等的豪情与悲壮。不知从何开始不再提他是民族英雄,改称抗金英雄。原因是先金后清后来并入中华民族旳范畴,曾经的战争成为兄弟间的争斗与摩擦。民族高于国家而存在,国家可以消亡民族却要生存,帮助外族损害本民族利益的人、事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成吉思汗是蒙古人的英雄,努尔哈赤、皇太极是满族人的英雄,东条英机是大和民族的英雄,谁不见在那小岛上面至今都供奉有他们的灵位,不顾他国人民的感情毎届政府的高官都会去拜鬼。我们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的说:岳飞、文天祥、袁崇焕等为了汉民族利益而不计牺牲的人是民族英雄,不能以现在的统一来美化历史上的罪人。

       英雄从来都是超越历史而存在。

       每当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无数的仁人志士都是唱着《满江红》英勇就义、慷慨赴死。

       

      

       附:崖山之后,已无中囯。

       1276年,蒙古铁骑一路南下临安沦陷,南宋朝廷土崩瓦解。年幼的益王赵昰和广王赵昺在母亲杨太后的带领下逃出都城,到达温州。大臣陆秀夫派人招来了躲藏于此的陈宜中,大将张世杰也率众从定海赶来会合。五月一日,赵罡在福州即位是为端宗,改元景炎。陈宜中被任命为左丞相兼枢密使,张世杰为枢密副使,陆秀夫为签书枢密完事。南宋虽然投降蒙元,但福建、两广大片地区仍处在流亡小朝廷的控制之下,李庭芝也在淮东、淮西地区进行着顽强抵抗。但两淮之地相继失陷,李庭芝战死。景炎元年(1276)十一月,元军逼近福州,此时福州有正规军17万,民兵30万,淮兵XX足可一战,但由于主持朝政的陈宜中胆小怕事,因此小朝廷立足未稳就又开始了逃亡。离开福州之后小朝廷只能四处流亡,辗转泉州、潮州、惠州等地。景炎三年(1278)春来到雷州附近,逃亡途中宰相陈宜中借口联络占城一去不返。端宗在逃亡中患病,四月十五日病死年仅11岁。端宗死后群龙无首眼看小朝庭就要分崩瓦析,陆秀天慷慨激昂振作士气:“诸君为何散去?度宗一子还在,他怎么办呢?古人有靠一城一旅复兴的何况如今还有上万将士,只要老天不绝赵氏难道不能再造一个国家吗?”众臣便又拥立年仅7岁的赵昺为帝,改元祥兴。

       元军步步为营,不久雷州失守形势危急。张世杰数次率军反攻雷州但都没有成功,于是将流亡政权迁至崖,.历史似乎注定要选在这里翻开空前悲壮的一页。

       宋军到达崖山时尚有正规军和民兵20万,而进攻的元军只有数万,反就兵力而言双方相差悬殊且元军不善水战,宋军无疑占有优势。但张世杰此时指挥出现了严重失误,他判断蒙古人的优势是骑兵不擅水战,必须依靠水军与之作战。因此放弃了对崖山入海囗的控制,把千余艘战船背山面海用大索连接,四面围起楼栅结成水寨方阵,把木制战船两侧用衬垫覆盖以防御元军的火箭和炮驽。赵昺的御船居于方阵之中,打算在此死守。张世杰此举失误在于:一是放弃了对入海口的控制权,等于把战争的主动权拱手交给了对方。二是把千余战船贯以大索结成水寨,虽然集中了力量却丧失了机动性。此后张弘范率大批元军赶到,控制了崖山之南的入海口,又从北面和南面两个侧翼切断了宋军的所有退路,宋军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此后10多天中宋军只能以干粮充饥饮海水解渴,饮过海水的士兵呕吐不止,战斗力严重削弱。

       当时张世杰有个外甥在元军中,张弘范一连三次派其至宋营对张世杰劝降。张世杰说:“吾知降生且富贵,但义不可移耳!”张弘范又叫囚禁中的文天祥写信招降张世杰,文天祥:“吾不能捍父母,及教人叛父母,可呼?”于是他写出了那首千古传诵的《过零丁洋》。张弘范看了一笑置之,只得再派人向崖山的士兵说:”你陈(宜中)丞相己去(占城),文(天祥)丞相己执,你们还想怎么样呢?”士民亦无反叛者。二月初六早晨,元军发起总攻。元将李恒指挥水军利用早晨退潮,海水北流的时机向宋军发动了另一次进攻。宋军南北受敌,士兵又身心疲惫无力战斗全线溃败。战斗从黎明进行到黄昏,宋军阵脚大乱,张世杰下令砍断绳索,率10余战舰护卫杨太后突围。杀到外围见赵昺的御船过于庞大无法突围,便派小舟前去接应,当时天色己睌海面上风雨大作对面不辨人影。陆秀夫惟恐小船为元军假冒,断然拒绝来人将赵昺接走。张世杰无奈,只得率战舰护卫杨太后杀出崖门。

       宋军败局己定,陆秀夫知道己没有逃脫的可能,便把自己的妻、儿赶下大海,然后对赵昺说:“事己至此,陸下当为国捐躯。德佑皇帝受辱已甚,陸下不可再受辱!”赵昺身穿龙袍胸挂玉玺,随陆秀夫跳海自尽。数天之后,陆秀夫尸体浮出海面被当地乡人冒死收葬。元军在淸理战场的时候,发现一具身穿黄衣的幼童尸体,身上带有金玺,上书“诏书之宝”四字,送交张弘范经确认是赵昺所带玉玺。张弘范再派人寻找赵昺尸体时,已下落不明。

       张世杰保护杨太后冲出重围,听到帝昺的死讯后,杨太后掩胸大哭:“我不顾生死,万里跋踄来到这里,为存赵氏血脉,现在己经无望了!”于是跳海身亡。元军继续派重兵追击张世杰,处于弱势的宋军且战且走,张世杰计划到占城后整顿军马再图恢复。五月初四,船到南恩州平章港(今阳江海陵岛)遭遇台风,部下劝他登岸,他说不用了焚香仰天拜道:“我为赵氏亦己尽心尽力,一君亡又立一君,现又已亡,我不死是想为赵氏存宗祀。天若不让我光复赵氏,大风吹翻吾船”此时风浪更大舟覆人亡。幸存士卒为张世杰焚尸殓葬,墓今仍在海陵岛上。南宋这支残存的抵抗力量至此完全覆没。

       崖山之战是灭亡南宋的最后一战,从战术层面看来张世杰、陆秀夫等人的部暑失当,对战役失败负有不可推缷的责任,但他们在绝境中所表现出来的民族气节和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不能不让人叹服。今日位于崖山南面的崖山祠是一座古老的建筑,在这里供奉百陆秀夫和张世杰的塑像以纪念他们的忠烈。这两个人一文一武,正是在流浪小朝庭中起了关健作用的中流砥柱。

       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也被后世并称为:“宋末三杰”

       崖山海战是空前惨烈的一场战役,说其惨烈更多的是在胜负已定之后,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为了不使战舰落入敌手,宋军将数百战舰自行凿沉。然后超过十万众的南宋军民,包括官员、士兵、妇女、百姓,不愿被残暴旳蒙古政权所奴役纷纷韬海自尽……蒙元所编的宋史客观的记载了这段史实:七日之后,海上浮尸以十万计……10万军民自杀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历史长河中,只留下了一行,但它背后的震憾意义令后人叹息不已。在国家命运的转折关头,从皇帝到大臣、士兵,甚至普通百姓,毎个人都在用自已的行为表态。在崖山附近一个叫延安村的小村庄旁边,有一座沒有碑文的坟墓,与众不同的是墓的四周全部是用蚝壳围砌起来的。传说这就是当年的杨太后之墓,杨太后殉国后匆忙之间,张世杰把她葬在了这里。迫于蒙元的压迫,百姓不敢为她树碑立传,只得用蚝壳为杨太后修建了一座特殊的坟墓。为了怀念这位坚贞不屈的太后,毎逢四月初二杨太后诞辰日四乡八里的百姓都会来这里祭拜,久而久之已经成为了一种风俗。此外一些忠义之士冒着天大的危险,将侥幸逃脱的赵氏皇族后代严密保护起来,隐姓埋名直到蒙元灭亡,他们才恢复本来姓氏,在崖山附近建立了赵氏的皇族村,并将宋代十八位皇帝的灵位永久供奉在村里的祠堂里。

       南宋虽然覆没但输得是这样的悲壮有节烈之气,勇士们面对外族入侵和压迫拼死抵抗,为争取民族生存、自尊、自卫而义无反顾、英勇献生的“崖山精神”即中华民族精神。

      “崖山多忠魂,后先照千古”以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三忠为代表的忠臣之士受到历代肯定,任凭沧海桑田时代更叠永被历史和人民铭记,千古流芳。正如蔡东藩《宋史通俗演义》最后结句诗“一代沧桑洗不尽,幸存三烈尚流芳”正因为有了他们的精神存在,崖山不仅是南宋王朝最后灭亡的遗恨之地,也是历代政要、名人墨客,平民百姓临崖凭吊、叹息、兴感追怀之处。

       崖山之后,再无中国。这是一个争议很大的命题,两宋300余年一直都是重文抑武,在军事上屡受外敌之辱,常被称为“弱宋”但全面的看法,宋朝在经济、文化、农业、工商业、手工艺等诸多方面都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巅峰,其成就超过了之前的隋唐和之后的明清。他是中囯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抑制工商业的朝代,并且极力发展对外贸易。虽然不断的纳贡称臣,但国库岁收依然充裕,终宋一世只爆发过几次小规模XXXX,这应该是有其原因的。汉文明在宋朝时候领先世界,富于人文精神,科技发达也具有抵抗精神,连相对柔弱的南宋都有十万军民自发跳海殉国,古中华遗风竟有这等团结与彪悍,在蒙古横扫欧亚大陆后独立支撑数十年。蒙古军队占领中国北方时其种族灭绝手段极为恶劣,几乎毎个城市都有屠城的纪录。蒙古屠杀造成了中国北方人囗大量减少,其程度令人触目惊心。在北方有4500万以上登记人囗,而在各地屠城后还不到700万,这数字一直保存到元未甚至明初。不排除有几百万人囗逃到南方,以及死于瘟疫、饥饿的人囗,那么至少也屠杀了80%以上。据记载:宋人到中原后发现中原地区千里无人烟,遍地白骨,井囗塞满了死尸而水不可饮。蒙古军队攻占长沙时岳麓书院的数百名书生全部壮烈战死,自300多年后崇祯皇帝吊死煤山时身边只有一个太监,更特提什么陆秀夫般的忠臣……,可以说中国的精英尽丧蒙元之手。此后汉文明再没有振作起来,市民社会的发肓,新型商业经济的发展,以及科学技术的创新都无从谈起,中国丧失了最好的发展机会。虽然百年后汉人复国成功,但继起的明王朝还是受到蛮族很大影响,大开历史倒车,无视生命价值,抑制商业贸易。汉人在遭遇北方骑马民族的重创后,开始变得保守,其统治阶级相比较宋朝统治者而言也更残暴,此后的数百年面对外侮大多数的汉人精神麻木苟且。

       中国文明垂世而独立,可以说是除西方基督教文明外最大的原创性文明,在游牧民族的入侵和打击下,在南宋未年崖山之战后整体性亡于蒙元,我们文明发展的积累被破坏。可以说:崖山之后,己无中国。

 

 

 

         英雄象一柄长剑穿越历史的天空。

       当民族的概念逐渐虚无,当抗争已经消失,当血性正在退化,留下的就是奴性象狗一样的活着。中国是个从来不缺汉奸的国度,可悲的是同情汉奸美化汉奸的思想却大行其道。“经过日伪时代的人都知道,日本在中国那些年,敌占区的一个县大都也就十来个日本兵,百十个县大队(伪军),日本人的统治便能沿续下去,中国的战略物资便源源运往大东亚圣战的前线。据统计抗战中共毙伤日本兵52万,毙伤日伪军108万,一个日本兵的死就有两个汉奸饲候他们”崖山之后,再无中国。不是说那一战打断了我们的文化和血脉传承,而是造成曾经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不屈服、不畏死的精神断代。崖山之战打掉的是民族的是非观念、血性和那根骨头。

       中国落后于西方正是始于明朝的灭亡,当文明征服野蛮是历史的进步,当野蛮征服文明是历史的倒退。清兵入关后血洗江南、岭南,屠江阴、屠昆山、屠嘉兴、屠常熟、屠苏州、屠海宁、屠广州、屠赣州、屠湘潭、屠大同、屠四川,勾结荷兰殖民者攻屠厦门等等。

       皇太极掠济南,城中积尸十三万,运河之水变红。

      “扬州十日”屠杀八十万人。

      “嘉定三屠”全城皆空,无一幸者。

       屠江阴,十七万三千人被杀,未死老小仅有53人。

       ……

       在长达37年时间里,满族人共杀害包括汉民族在内的人总数70000000万,这不是一句兄弟间相争正常的朝代更替杀伐能说得过去,这是赤裸的血腥的残暴的旨在民族灭绝的入侵。

       洪承畴作为明朝重臣在国家危难之际具有守土保彊之责,松山之败后投敌,做为清朝建国的最大功臣可以说他握过毎一把砍向自已同胞的屠刀。

       顾炎武说:“士大夫之无耻,谓之国耻”

       如果洪承畴不是汉奸那汪先生就笑了。

       历史浩荡如水直下沉渣泛起,在《满江红》的歌声中总能听到鼠吱鬼嚎的不同声音。“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从辛亥革命的英雄变成遗臭万年的汉奸,汪精卫这一路走来令人唏嘘不己。一友称的上志士、仁人曾写文《颠覆前因的后果》为汪的行为做坚定的叫屈,是“卧薪不成反成笑柄”的无奈之举。其实这不奇怪不是无法解释,历史上的大奸大恶损害民族利益的人,哪个不曾为当时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做出过贡献。年轻时的一腔热血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为个人的政治理想与权力而牺牲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林思云写《真实的汪精卫》替汪做了身后平反,书中认为在汪统治的日占区,人民生活能较稳定,而且认为因为汪代表国民政府和日本求和,使得日本没有再大举进攻重庆和延安,这都是他的贡献。而且他站在日本一方蒋介石站在美国一方,那么战后无论同盟国胜利还是轴心国胜利,中国都是战胜国,那就避免了战败国割地赔款的损失,保存了中国文化的延续,起码中国还能苟延残喘。

       哎哟!真是扯的我蛋疼三天。

       抗日战争是中国以死伤35000000万同胞的生命为代价换来的胜利。

       一战结束后中国因为曾经的出力以战胜国的身份要求取消各国在华特权,归还大战期间日本从徳国人手中夺去的在山东的各项权利,巴黎和会拒绝了中国的要求从而引发了五、四运动。历史不辩自明,它就站在那里。现今的通胀我看就是让这帮砖家、叫兽,发育不良的文人吃出来的。

       

 

       有人说:中国人干仗就两招。一是饲候人家的母亲,二是给他扣顶汉奸的帽子。站在道德的高地不说打的他闭嘴至少也求个理顺。

       “等等”话刚说到这里又有人要开始说话:“你小子不正在这样干吗?”

       厉害,这话还真点中穴位。不知从何开始只要你说两句对这个国家有点感情的话,你就成了爱国贼。只要你表现出对这个民族的走向表示关注的语言,你就有了另类的称呼:粪青。让人想到范跑跑说的话:中国有八千万人没资格跟他谈道德。抛开八千万,他的师德与良知就应该给十亿人下跪。身具恶行而不悔且辩,闻其声观其行而漠然:俺只是打酱油的围观者,甚至喝釆者在那刻其身已具备奴性。把妻儿老小送到国外祼身在国内做官的人,携款外逃带走巨资把贫穷留给国人的人,那跨出脚的同时送他一句话:汉奸一路走好。

       在外力下投敌和在腐朽中外逃同样可耻。

       这些年有人不停的把已有历史定论的逆流人物和本地著名的恶人、丑事从祖坟翻出来拜祭,为其擦脂抹粉穿上新衣输入其奇谈怪论,美其名曰:翻案。这强盗逻辑最终目的就是摧毀中国人的良知和正义感。学术允许争鸣文化具有包容性,但那不应是不良文人发泄奴性的借口。“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这才是知识份子的本份。

       知识份子应是道德的同义词。明时魏忠贤在杭州建生祠,众人都拜。李流芳说:“拜,一时事,不拜,千古事”在这我送他一诗:良心千古事,不以利驱之。标杆昭日月,问天两相知。

       有一文学大家后为国家高层领导,在特殊年代为自保与残喘害了软骨病为后人听诟病,但他泉汹的思绪和奔腾的激情也曾经写过《甲申三百年祭》的好文字。明亡是历史的宿命,说到根还是民族精神的断代。顾炎武说:“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辩?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平共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天下兴亡从来都是关糸整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崖山真的是中华民族的分水岭,让隔河相望的后人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让等待回家的游子一站就是七百年。

 

 

 

       书尽人散时又有人站起来说话:从古到今你丫就一胡扯,难不成张飞杀岳飞杀的满天飞,这中间不还隔着几个朝吗?

       啊!隔着几座桥,咱杀过去就是了。

       你看整个历史不就一杀字。

 

 

 

后记:

       用一网友的话说“蛋庝”。一般人类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苦,但是,女人生孩子的时侯,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慨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如果一个男人被T到蛋了,那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三骹猫99.9%胡说八道 引用 删除 三骹猫   /   2013-01-29 20:43:47
清风一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清风一梦   /   2013-01-29 01:02:00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