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薄情的世界,深情的活着.

耳光响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1-28 00:51:52 / 天气: 舒适 / 心情: 平静 / 个人分类:三只眼

 

 

 

 

 

 

 

 

       抨:   健忘才是真的老了,老了不可怕就怕老了说胡话,就知道盯着裆部扯的人蛋疼。知识份子应是道德的同义词: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这才是读书人的本份。另外建议多吃脑白金胶襄,那玩意补脑又健心,常用洁尔嘴洗液杀毒保健康。

       回招:对不起你没有权限,此评论留待主人审核后发表。

       抨:原来你设了防火墙,你怕什么?要有让不同的声音都来说话的气量。你不过就一不良文人而已。

 

       有时想到个问题,文革亲历者大多已故或老去,再过些年究竟该由谁站在什么角度用何种立场来叙说那段历史。历史不是青楼烟花任人掷金买笑,历史不是过房丫头任人随意摆布。徳国人在二战后反思战争行为,总理为前人的罪行下跪忏悔,是为记住历史而不再犯。有人说:现今的徳国已沦为二流国家。错,能认识错误并勇于纠正的民族永远会跑在最前面。人生病不可怕,就怕讳病淡忘甚至抹杀,以为穿上马甲就是最好的药。如果在一条路上多次摔倒在同一坑里,需要反思的是文化病了。中国文化讲究唯上与一致,属性就是打压与冷漠,缺乏健康发展的潜力和自愈功能。如一朵妖艳的花则是有毒,部份文化人则在其中充当着护花使者,具有打手的功能。            

       认识一老人年轻时曾在国民党部队服役,建国后的历次运动中都是运动员。他性情耿直为人正直敢于向不公正说不,以至跌跌撞撞的走过几十年。78年他得到解放时找到有关部门要求对他错划为特务的身份平反,答复是:组织对你身份从未正式定性,何来平反?只能对你在拘押期间的损失做些补偿。

       原来几十年我就做的是假特务,他笑了笑。笑中有重生的喜悦和对过去的遗憾,如嘴角那抹苦涩。

       六十年代过去不远 ,有些人事相对的还能说的清楚 ,真到事实被扭曲真相被谎言奸淫的那天 ,同样的悲剧就会上演 。(引:马克恩当年在抨论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有关重大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会重复出现的说法时说:第一次出现是悲剧,第二次出现是闹剧。)邓小平当年复出做的笫一件事:否定文革并在党内外形戓決议,目的就是还历史真相。由于他本人也是事件的亲力者和为尊者讳的顾虑,对文革的清算和对主要责任人的抨价打了折扣,以至造成的思想混乱对今天社会的发展起了障碍。三十年改革开放走到今天已至拐点,各种社会矛盾的堆积各阶层人士的对立,解决的出路再次考验着民族的智慧。

       这几年唱红打黑的闹剧上演,再次论证了历史总在惊人重现的说法。民众出于怀旧出于娱乐唱红是自发的需要,如果唱红成为某些人手中复辟的工具,那记住那段历史并把真相写进教科书,时时警省民族的神经。打黑本是政府的职责权限,不在法律框架内只为划定自已权力范围的打黑,那是黑打。践踏法制尊严不遵法律程序的打黑,那是运动似的个人行为。60年代我们有什么理由再回去?同样我们有何理由淡忘。

 

       方韩之争走到现在仍烽烟四起,关注者绝大多数做了跟风者,未分清是非曲直时就站在两点极端的对立,其中韩粉呈压倒性趋势。是学术之争还是文人的口水仗?是打假斗士的坚守还是做伪者的极凶极恶?犹如各执一人的睾丸,谁也不愿同数一、二、三。在一群中有人提到这话题,我说:让方舟子说话天塌不下来,他就是个屁也要让他放出来,才知道究竟臭在哪里?结果由我愤而退群换来群中轮番炮轰的平息。韩有表达思想的权力,方就有质疑的自由。春天里只开一种花,世界只有一种声音,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现象。寂寞、冷清的同时让人感到文化堕落后的悲哀。

       李大喇叭说:我赞同。韩粉们暴力倾向十足,我曾经表示过相同意见,遭韩迷狂骂后才不声张。他说中这个民族的核心行为观:暴力至上。思想暴力先灭口,行动暴力后灭人。

       中国古时曾有一杀头的罪名:腹谤。就是认定你心里有对上不满的思想。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去年七月建议人大立法控制国人思想:我认为人的思维和社会中其他行为规则一样,都应该受到严格的法律制约,个人在思维上的任何想法都要负法律责任。你不能因为是自己的自由思维,就可以任意思考任何问题。

       我说:院长你没逼装什么逼?

       有史以来再残暴昏庸的君王领袖,再荒诞无耻的社会都无人提过要控制人的思维,如果此言成真已获得自由选择权的我们,岂不要回到专制的封建社会。如同要欧洲人回到黑暗的中世纪,伊拉克人回到萨达姆时代,民国时的民众回到晩清同样的可笑。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只能在发展中解决,不能以现实的不公而复辟。清亡有人留辩有人投湖,未名湖悲啊!悲就悲在承载不了那么大的伤痛。

       能站在精神高地误导我们双眼的往往都是,称为民族脊梁的知识份子或精英人士。

       任志强说:我只为富人建房。(为富不仁,富不过三代。建议任总为自家后人多留几套安身立命的房)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李玫谨教授说:药是因为弹钢琴手指习惯向下,属激情杀人。(当时抨论:现今的高知真不乍的,吃人饭、说鬼话、拉狗屎。建议有能力的朋友査下李的背景,先提一假设:不排除她是药的小妈)。

       中国宏观经济学学会秘书长王建:中国民众须忍受更高物价上涨率。(首先要搞清楚一个概念,我们为谁在忍受?是甘愿还是强制)。

        ……

        ……

       对此是否能建议全国人大立法:严重伤害民众感情、扰乱社会秩序罪。对那些因言祸国严重干扰国家秩序和民众生活的人进入法律程序。

    

       我不跟五毛辩,为几毛钱折腰的人轻的不值一提。我不跟脑残辩,先天不足的人那不能怪他。我不跟愤青辩,他们还有时间去辩别去成长,况且存有一腔热血。也不打击隔岸观火的人,不助恶至少守住了做人的底线。我不和墙头草论是非,为谁说话从来就是个原则问题。我只和乌有之乡的朋友辩,颠倒黑白、否认历史自认真理在手,将内斗陋习发挥到极致。一言不和拔刀相向是他们惯用的手段,扣帽子打棍子是他们手中的利器。有人说:他从不进乌有网站,那里除了危言耸听的口号和谩骂再找不到任何东西。真理不辩不明,真相不说不清,现今缺少的正是让不同的声音都来说话的气量,殊不知民主的真谛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让不用的声音都来说话。

 

       如果多年后女儿问我:据说一伟人领导的60年代是国家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我们为什么不回去?我只能对她说:一个民族丧失了对是非的判断能力就失去了生存的底线。

     吴村一寡妇守节多年,后被一村霸强占怀孕而生子,世人纷纷指责、议论。村霸说:那是寡妇多年压抑后的生理需要,她如没有高潮那孩子是怎么出来的?现在她有了孩子又得到满足,我不过是在为民解决实际问题,功德一件。

       你看历史在很多时候就做如此解读。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陈元达 引用 删除 abjerry163   /   2014-06-10 22:20:5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