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海峡博客 » 日志
薄情的世界,深情的活着.

这些年我-直在路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1-27 16:08:41 / 个人分类:散文

 

       



        从一个故事说起……

        陈通万正在苦读,忽听门外呼喊:高中!心想不知今年是谁高中。听夫人大叫:老爷,是你中榜了!他出门抓过喜报,一看正是自己,他就抱头痛哭起来:唉!晚了啊!60岁了啊!他自幼聪颖、刻苦好学,年轻时己满腹经纶,却命运不济,屡试不中受尽饥饿冷冻之苦,仍终日读书不倦。几十年过去换来金榜题名,怎能不悲喜交加。 

        皇上说:爱卿听说你胸怀报国之志,终身努力著有《治国论说》一书?

        小臣曾写过些文章,但才疏学浅不足挂齿。

        可否拿来让朕一读?皇上望着大书箱犯愁,看完这些书不知要多少功夫。想到陈通万不容易,任他为江西一县令即日赴任。江西离京路途遥远,吃尽风尘之苦,半年后到达任职地。总算到了,老儿终于可以报效国家。

        车后马奔如飞而来:陈大人接旨
    
难道是皇上变卦了?陈通万忐忑不安地下车听旨:孤夜读爱卿首篇文章觉颇有启发,尔竟有如此才学,改任浙江知府。江西、浙江相距遥远,他因路途劳累己染病在身,却只能重新上路。夫人见城池在望高兴说:老爷州城可比县城好多了,必有名医可寻 。这时城內来人高声喊道:陈通万接旨!他惊:又有麻烦了?圣旨说:皇上又读了他的几篇文章感觉深受启发,觉他实乃大才,故改任甘肃巡抚。
 

        此去路途更是艰难,一年后眼看己达兰州圣旨又降,说圣上抽空又看了他的文章,更受启发改任东北总督。陈通万虽有连升之喜,长达两年的路途辛劳已重病缠身,但皇恩浩荡只好再次改道东北。刚出山海关圣旨又到。皇上说:看完他的全部文章,感觉他是治国奇才,命他即刻回京共论国事。 

        陈通万连连升级可谓喜之至极。不幸是他刚到京城第二天,因病一命呜呼。
 

                                                                                      一: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总是感动于朋友淡淡的低呤轻唱,一个似水的女子溶入没有航标的河流而去。文字的王国里面有时间、空间,对心仪男人的哑言倾诉,唯独没有晴天。她的心似江南烟雨,湿润了独守孤城的冷清。

        每当夜的来临,仰望星空数满天星光看哪颗是我?站在原野看山花在跳,不知哪朵属于我?花开与不开是缘,人摘与不摘是缘,在花开与釆摘之间还需要眼睛,一双看透生命浮华的眼睛。

        我只想问:在她祈祷来日晴天时想要的是什么?但终竟未能出口,柔弱的肩膀向往看不到明天的希望,轻轻地用手抚伤时间才是最好的药这些天我用心去体会沉浸灵魂中的女子:激情而淡然,敏感而执着,孤寂却热爱生活。

 

                                                                                                                                                                                     二 :  

 

        布达拉宮脚下对面的娘热路上有一饭店。那年的每日早上都有一男一女两人来吃早餐,男的中等身材,总在一脸平静之中感到笑容。女的中发圆脸,朴实而宁静让人想到开在寂静山谷中的百和。每次都只要两馒头一稀饭,两人对坐女人含笑看着男人吃完饭然后一同离去。朋友的老婆每次看着他们的背影嘲笑:可真小气,吃的这么简单。熟悉后他们的来去,我们都会相视一笑,偶尔不见心中就会浮出一丝牵挂。 

        男子在当地老家有一矿山,资产无法估量。他老婆说:如果你选择她就净身出门,结果是他真走了,挥挥衣袖除他身边女人没带走一片云彩。有人说:如果一个人放弃婚姻就是放弃以前的生活圏子。爱不是看为对方付出多少,而是看在拥有时愿为对方付出多少。走投无路之际他们来到陌生的城市:拉萨。圣洁的阳光之城不仅是朝圣者的归宿,更是爱情的最后流放地         

        后来朋友的老婆带走饭店的钱不吿而别,我和朋友也分道扬镳。那夜我和那男子冒着寒冷在拉萨街头走了很久,他说:人在三十岁前多走些弯路不是坏事。看着站在愈愈发白天空下露出模糊身影的布达拉,那个有着明显西北汉子特征的他平静地对我说。

        生活是此时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之上穿行的船,对未来的向往就是心中指南,人只能顺流向前,途中是风景或万丈深渊,能做的就是默默承受。如同陈通万怀着理想而行的一路死亡之旅,总在高潮跌荡中走向平静。有人漏夜赶科埸,有人悠然呤归去。佛说:执着是障。挡住的不仅仅是我们的眼睛,还有被风尘蒙敝的心智。当历尽千辛走到目的地,原只是块上面书写着自已名字的生命墓碑。

        静静地沉在河流底层,流的是水不动的是我,当历经变迁蓦然四顾己至生命至境。每当夜深人静拥着一宿寂寞醒来,竟没有一个值得牵挂的人,当我一次次走向生活,生活却一次次把我拋向人流的边际,为自已情到深处的孤独悲哀,生活的世界有种比时间更厉害的武噐:麻木,让我心苍老。孤独的梦,破碎的心,受伤的身体,自我的折磨,世人的诽谤。这是种什么样的心境,这就是绝望。

        这些年的茫然飘荡,寻找一栖息灵魂的精神家园。郑钧在写《回到拉萨》之前没去过西藏,我想那片土地可是他梦回千绕的地方。眼看灵魂离我远的象蓝色海黄色土,似擦肩而行的过客没留下什么,倒是悲大于欢哀大于乐,象飘荡天地间进入人生苦旅的行者。

 

                                                                                                                                                                                     三:

 

        父亲常说句话:当年我走路到岳城,全身家当就一副担子。左边一泡菜坛,右边坐着你大姐。

        她是父母的大女儿,家里五姐弟的老大,父母冒雨到岳城时那挑担子里坐的人:大姐。初见姐夫我是终日鼻涕橫流的孩子,戴着一顶小瓜帽怔怔的看着他,提着两瓶散装红暑酒站在父亲面前挨训。

        酒哪来的?

        是我烤酒的老师送的。

        我看是偷的。父亲正和朋友艾叔叔在家喝酒。

        姐夫文弱的身躯在暴躁的父亲面前站了很久,临出门时我跑上前接过他手中酒笑了笑,不为别的就觉得和他很亲。多年后大姐常提到那天事,说:强那天戴的帽子特引人发笑。

        他们的爱情不论在任何时空都是绝唱。相识于插队时的知青点,夜晚收工后常走上十多里山路,见上一面又匆匆回赶。当时家里的孩子都小,大姐是家中一支柱。她说:等你们都大些姐就结婚。八年后姐夫在同事中收了会钱,加上那月工资买了糖果,散发了亲朋匆促地结束了那段感情长跑。
        
那天在姐夫单位的宿舍里多了一床被子,那是母亲代表家里人送他们的新婚礼物。大姐和母亲抱住哭了:大妹啊!你知道妈没什么送给你,以后你就和他好好过吧!

        姐夫为人谦和待人接物有礼有节,读书不多却为人实在、好学、工作勤备是那个时代典型的知识份子,凭着自身努力走上了领导岗位,可就在那时他却出事了。姐姐是在困苦中长大的孩子,生存能力和适应性特强,她动用所有能用上的社会关糸,甚至闯入地区检察长联合办公会议要求马上得到解决,以至姐夫判缓刑后很多人说曾为那事出过力。姐笑笑说:当时找过太多的人,到最后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哪个环节真正出过力。
 

      宁蒗位于群山争峙神秘悠远的横断山脉,莽莽小凉山的怀抱之中。年过五旬矮小身材透着精明气息的老唐,为躲避四川老家的债主,举家避走这山地异乡。曾经的风光无限与当下的落魄至极,丝毫不减其风趣、幽默的本性,见人即笑的随和。他说:老天再给我十年,我还会站起来。

        三十出头年纪的司机是老唐的远房亲戚,于人干练历经沧桑之感,一口应承下送我到货车的终点站攀枝花。车行很远还见老唐和老伴站立着挥手喊到:回川后来电话,咱们再好好聚聚。那刻有种别样的液体打湿我的眼眶,谁都知道这一别即是永远。人生如永不停息的列车,途中为人事的感动只是擦肩而过的一面之缘。

        车至宁蒗境内最高点白岩子海拔4500米主峰,漫天飞雪挡住前进的视线,司机说:途中遇到这种情况,前面即是悬崖也不能停,停就意味陷入困境。看着司机沉稳的操作,我说起当年风雪夜给轮胎上铁链翻越藏区米拉山的情景,其中几次车至悬崖边。

        当时要报销掉,今晚就不可能和你一路同行。

        米拉山因其高大雄奇成为当地藏民心中的神山,山口飘荡着许多祭山的经幡和印有经文的纸条。我想:是神山至那后在冥冥中佑护着一颗随风而行的种子。

        当人明显感觉车盘旋下行时,渐渐觉得暖意在加重。那天正值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彝族盛大的传统节日:火把节。只见沿公路两侧遍眼所及尽插火把,远望和满天星光溶入一体。车过集镇更显热闹,屋前路上全是火焰和欢闹、奔跑的人群。司机说:我们已快进入四川境内,刚走过这一带的彝胞日子过的难啊!全年一家的生活就靠两三千斤土豆的收入。

        谁能说清生活与理想的差距有多远?节日也许就是我们在赤贫中对幸福的向往。
 

        姐夫站在成都游乐埸边笑着看我,说:强啊!多年不见你姐可盼你很久啦!

        你和姐这些年都好吧!

        都好,都好。并顺手提住我的包。姐夫从监狱出来转行做了茶叶生意,欠下身债务最后斩断几十年的生活圈子,留下余生无法偿还的人情从岳城来到成都。看着岁月的手在他两颊留下的斑白痕迹和微显弯曲的腰板,姐夫正在渐渐老去。

        几样菜三人围坐,打开的话题如斟不尽的酒壶,源源地从细流走向深海。孩提时就步趋顺着他的脚印走到今天,儿时教我做菜一起谈文学,在人生每个重要路口说出他的见解并留下忠吿。

 

                                                                                                                                         四: 

 

        命运就如隔壁的王小二有事没事总爱蹦达几下。

        同事魏有点二,看着我新买的手机,说:前几天我发短信到刺桐之声点歌台,顺手捞到条美人鱼,你也试试。
        咱可是小老头一枚,不试。随即淡然一笑。
        我想找个不爱说话的女孩,说说话。禁不住二的游说,发完短信当晚,就被始料未及如潮的短信、电话所淹没。一句话如枚铁钉瞬间锲入身体:我是这座城市上空孤单的灵魂。

        她打电话回家,说:爸,我已找到适合的人,你把家里相亲的男友退掉吧!

        短发、中等身材的她象个孩子似的站着,残留一抹未褪的羞怯,一朵静静长于高山之巅的雪莲于无声处显露干净。那天见到我的爱人,和我有着相似生活经历,质朴而宁静的女孩。

        晚上,二打着雨伞来敲门,死活要进屋坐坐,看着嬉皮笑脸的他我一把推了出去。这丫不是找抽吧!
        她说:我有了。

        我说:你想要吗?她点点头。理解在贫困中长大真诚对待生活的女人,孩子对她意昧着什么。

        爸,我的女人怀了孩子,我想让她回川生在家里,你和妈商量下看行不?父母高兴地同意了,甚至听到电话那头他们的笑声。多年来第一次和父亲说了太多的话,毕竟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未断。

        临行前父母变卦坚决不让回家,说:主要是你妈那边通不过。

        我说:爸,十四岁开始家里就从未管过我,那年从家出走后就未回来,这些年独自一人走着,我是不想让我的孩子一出生就在路上。悲怆从腹到喉如井喷的岩浆冲向夜空,如潮般挡住双眼。父母眼里至小就是特立独行的叛逆,一个未曾出生就胎死腹中的孩子。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人的亲疏远近,不是血液中的浓稠温热,而是心与心从未靠近。
 

        从南到北从城市到城市的途中,有人问我:飘泊中你在寻找什么?无言,他在提出未做深思也不是现在智慧能回答的问题。断线的风筝,无根的浮萍,能有选择吗?不是游子无法体会人在天涯的况味。

 

                       三杯两盏映瘦马,一壶浊酒换夕阳。

                       描红素手今犹在,古道深处唤人家。
 

     武汉犹如水上飘浮的城市,在壮阔水面上一条中脊从西向东分布着梅子山、龟山、蛇山、洪山、珞珈山、磨山、喻家山等,城区第一峰喻家山是龙头,月湖里躺着的梅子山则是龙尾,黄鹤楼高据蛇山之颠位于龙腰,处在山川灵气动荡吐纳的交点,称天下绝景”"

        九六年,我站在黄鹤楼下徘徊至久走了,怕所见与想象让人失望,留千年悠悠在心够了。神女峰如果沒有雾,只是堆乱石而已。美景如指捅即破的亲情,有的只是一层鲜红外衣覆盖的面纱。人的一生是从学徒到艺人的过程,日复一日的跳跃于精致的工艺品之上。
 

        在哥姐的干涉下父母做了让步。哥带着炫耀说:这事要让我来办早给你摆平了。我看着他句话未说,那是个极度自私做人不厚道只能接受无法选择的亲人。
     我和朋友三枪站在产房外,有搭没搭说着话。强啊!快做父亲心里激动吧!

        六点二斤,四十八公分,女孩。接过眼含笑意护士手中的她:我的女儿。三枪说:看啊!是个双眼皮妹妹。她在看着我,双眼象株小苗顺着季风破土而出的眨动,如窗前蛰伏花盆的仙人掌,那只正撕破春天的毛茸茸双手,穿越时空携带着太多的莫名信息,在未和世界商量之下凌空跌进我的怀里。
        初春料俏时节空气中挟带着阵阵始料未及的悲喜交加。
        爱人说:你少臭美啦!她不停的眨眼是因为初见阳光,还不适应。你看,女人就这德性,她能一脚把你踢上云端再一手把你拉回地面,还直说痛并快乐着。
        父亲则更逗了,问我:那天有多少人进产房做手术啊?
        看着父亲一头花白下乐呵呵的脸,我也笑了。
        爸啊!你放心就咱-家,当时我和三枪一步未离的守在产房门囗。那两年太多的媒体报道,全国发生多起产后婴儿错抱事件。

                                                                                                                                                                                    五:

        女儿在断续的电话声中成长,父亲在由走至杖的途中雕刻时光。他静静地缩在被中,双眼空洞一切视而不见,长期的饮食失律和病痛的折磨,如未燃尽的余柴不堪-拔。再见父亲他已是油尽灯枯的风中残灯,-点渐行渐远的火星把世界抛在身后。
        这是那个历次运动中从未低头,靠一人劳动养活全家,扛一杆火枪奔跑打猎的男人吗?一年,父亲颈上吊着特务的牌子高昂着头,-群人押着他沿街批斗,到会场后他要上台,组织者怕他闹事给他说好话不让他上台。傍晚一群少年快速在我家门前排成-列,口中大喊:特务、特务,然后四散而跑。父亲一个健步到了门外,飞奔之下把他们按在地上打了个遍。那天他用我如泉的泪光划了条做人的底线,不畏强权永不向不公正的生活说不。成长跟时间真没有多大关系,岁月如鞭在毎次的猛烈抽击下逼着你快速上路。

        老头子已记不得任何事啦!我这辈子跟着他吃尽了苦,他却要走在我前面。母亲说:她四岁时外公外出贩猪结果为点活命的钱被他兄弟所害,然后外婆跟着去了,兄妹几人坐在山头望着远方迷然大哭,除了临行前模糊一眼,几十年来她都想不起父母的面貌。后随同样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哥姐长大,那年父亲回老家相亲,在一方无嫁妆一方无彩礼的情况下走到一起。
        当时真小啊!嫁他时我还没来月经就是个孩子,可不嫁人又没路可走啊!
        我想母亲是靠着活着这个信念走到了今天,活着的常态中有对生的渴望对死的恐惧,也是宗教哲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提问。
        艾叔叔带着戏班来守灵,如初般沉静的脸波澜不兴,几天里坐听唱客的高声低呤。朋友说:那可是你爸的老拜把兄弟。他为人豁达、爽直,有心计有担当,开口即笑人未到三十米外就能听到他的哈哈笑声。他是改革后第-批包工头,坐牢、经商,六十岁时他说:六十岁开夜总会的人只有我艾酒罐。
        现今四川乡下绝大多数人家,正门堂屋的墙上都还供奉天、地、君、亲、师的牌位。天地主阴阳,阴阳掌万物是世间至尊,人生其间,君为人王供生杀予夺大权,有君臣父子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之说。师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儒家纲常、秩序的训犬文化,在高压与禁锢中以忠君、亲孝为主体,溶入汉以后传入的佛家的轮回、报应的思想,成就了国是一人之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家是小国之家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主流社会。传统观念中有-劣根性,以关爱之心限制儿女自由的思想拘禁独立的人格,以爱的名义对家人实施暴行,高至庙堂远到江湖概莫能外。
        良知是我看这世界的眼光,和身处黎明前的黑暗时选择的坚守  。
        父亲念过三年半私塾却写的手好楷书,秉性侠义、正直、好打不平是个草根英雄。几十年政治高压下的生存状况,使他-生不得志走的一路坎坷。対外的仁侠对内的残暴,父亲总在这两个极端中徘徊。病态化的文化氛围象密不透风的伞罩住人的思想,思想决定人的命运走向,铁幕下活着的人注定是受害者的同时也是人性践踏下的施暴者。生活的不如意加上个性中人性化的缺失,父亲对家人非打即骂,记忆中他从未就学习、工作、生活各方面和我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沟通,有时仅仅看到他的背景都会浑身发抖。大姐曾说:当我已做母亲很久后还常梦见他打我,醒来后就是-身冷汗,当时人小被打后没地方可去,就绕着围城路-圈圈的走。狂暴的父亲毎次因为不顺心暴打家人时,只有艾叔叔的到来,-句:老周喝茶去。终于盼来云开雨歇时,因此家中儿女总能在最短时间以最快速度,奔跑在大街小巷找他救火。
        困难时期食品紧张但父亲凭着侠义名声总能买到酒,艾叔叔每次进家门都直奔床前扒地找酒:酒啦!酒在哪里?母亲每次也都会说:这酒罐好象谁家欠他的一样。然后转身就去准备下酒菜。
        送灵的早晨考虑母亲年事已高,未亡人不送归人的习俗,全家人阻止了母亲送行的要求。她把拐杖不停地柱在地上,颤抖的身体发出阵阵尖锐变形的哭声:我要去,我要去……看到母亲的失态,我流下从听到父亲死讯后的初次泪水,理解几十年磕磕碰碰的风雨历程是块石头也已握热。我端着遗像站在灵车上,父亲在我身后长睡不醒,路在眼前己缩至成一根接力棒,注定我将在路上风雨兼程、至死方休。
        爸,-路走好!随着二姐夫-声高喊,家人面对铁闸方跪下,随着白布人形缓缓进入燃烧的火焰,我似静静站在人潮的中央四周喧嚣如水般退去,终于失去了跟这世界的血脉纽带,-个游子重新站在路囗不知何去何从。爱人和我并排跪着、哭着,面对弹指的人生脆弱的生命除了肆流的泪水,我如胎死腹中的孩子最后一眼感知未到的几十年恩怨纠结。       
        丧事答谢宴上我敬了艾叔叔一杯酒,说:艾叔叔你和我爸做了一辈子朋友,他走的时候你能来送他,我想他在路上-定会很高兴。艾叔叔肥胖的身躯-下站了起来,就着那张不变的笑脸一饮而尽。酒后艾叔叔过来拍着我肩道别,说着情绪激动的话:你看有这么多人给他送行,老周在路上会高兴的。我想: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无力看着至亲的人远去,自已却正在风尘仆仆的路上。三月后母亲打来电话:你艾叔叔在老头走后不久也去了,当 时他小老婆不知跑去哪里?死后多天身体发涨了才被人发现。母亲连着说了几声:这酒罐,然后没了声音。
        有传奇经历的人走的往往都很孤寂,如-叶知秋的飘零最后一站就是归尘。

                                                                                                                                                                                    六         

        那年无意在报上看到介绍一座史称光明之城,城中遍植高大、繁茂花开殷红似火的刺桐树的城市:泉州,第二天早晨我提着包就来了,冥冥中的亲近是最直接的原因。游子的痛不在路途的艰辛,而是回头两相望,前后皆不是的悲哀。这里遇上我的爱人并有了女儿,从此我的两肩分站着两个女人。朋友说:心安处就是身安处。我说:身安处家何处不在。
        江滨路是这座依山傍海、风光秀丽城市的风景线,犹如款款而来优雅而行的女人颈上的围巾,总在风起云涌间展露芳华。那晚下班骑车途经江滨路想到了父亲,象个孩子似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象幕水帘挡住前方的路。他已走,几十年的恩怨还有什么无法解开的纠结。我也为人之父,和他同样的走的一路坎坷。相信精神也是种物质这个观念,如此灵魂就是真实存在,去了我们还未知的异度空间。人有两套各自独立功效不一的生命糸统,灵魂是生死之间的桥梁,生是灵魂的投胎,死是灵魂脱离了肉体,归于自然的能量场中。
        我不希望有来世,能做这一世父子就够了,如果真在来世路上相遇,就做把酒言欢的朋友吧!此时眼前是两千里路外风起云涌一线牵挂的地方,那里是你永久的安身之处,你身前的墓碑之上刻着我的名字。


导入论坛 |  收藏 |  分享给好友 |  推荐到圈子 |  管理 |  举报

TAG:

阿鹏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阿鹏   /   2013-01-29 04:57:24
5
东渡东进 引用 删除 东渡东进   /   2013-01-28 12:24:27
5
黄友民3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黄友民38   /   2013-01-28 09:55:00
5
莫尼卡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莫尼卡   /   2013-01-28 09:51:00
5
康伦恩的博客 引用 删除 kang.16878   /   2013-01-28 07:31:24
5
郑启五品茶 引用 删除 zhengqiwu   /   2013-01-27 21:54:33
5
老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老撷   /   2013-01-27 19:29:05
闽南野史 引用 删除 william   /   2013-01-27 18:34:48
5
海瓜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海瓜   /   2013-01-27 18:09:4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闭
Open Toolbar